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64章 抵達巨闕關

第164章 抵達巨闕關


I天劍門,此時飛舟不斷地離港。這次除了新入門的弟子,老生近一半都要去往邊關,也就是一萬多人。這個數量極其龐大,七大宗的每個人都是天才,比之巡場士兵要強大不少,一旦投入戰爭,那是極為恐怖的。姬軒然眾人所乘坐的飛舟剛一落地,金鳴道人便飛了過來,見他們這副模樣便問道:“路上被其他宗門給襲擊了?”

常裴看了一眼姬軒然,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姬軒然也不隱瞞,主動解釋道:“我把煉丹師協會給得罪了。”

“什麼?”

金鳴道人後退兩步,扶著額頭感覺天黑了。“不過我會煉丹,比他們還厲害。”

金鳴道人看著他,擠著眉毛問道:“常裴,他真會煉丹?”

“是的峰主,姬師弟煉丹的天分很高,才兩天就能煉製四階丹藥了,而且效果格外的好。”

說著他拿出了一個儲物袋,裡面裝的全都是姬軒然煉製的丹藥。金鳴道人吃了一顆,驚歎不已。不過他還是說道:“戰場上的局勢瞬息萬變,這些丹藥還是有些少。”

姬軒然咧嘴笑著,拍了拍胸膛說道:“這個放心,到時候我再煉製就是了,很快的。”

對此金鳴道人也不再多說,隻是叮囑他們萬事小心,出門在外需要團結。金鳴道人離開之後,常裴帶著一些弟子去分發丹藥了,一顆足矣頂兩顆用的丹藥,讓這些弟子驚歎不已。趁著還有些時間,姬軒然來到了竹林小院,這次出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他站在墨柔煙門外,敲響了房門:“先生,我要出發了。”

房間裡傳出淡淡的酒味,他搖頭有些鬱悶,先生又喝酒了。墨柔煙的聲音綿綿的,軟軟的,無精打采地呢喃了一聲。姬軒然沒有聽清,就當作是迴應拱手敬禮之後離開了這裡。此次戰爭不允許武皇下場,甚至高階武王都不能,隻能有低階武王,隻不過也是坐鎮,幾乎不出手。墨先生作為武皇,自然是去不了的。“姬師兄!”

剛出竹林,姬軒然就遇到了一個火紅的身影。南小婉頭上纏著兩條紅色的髮帶,俏皮的同時還很可愛,她跑過來直接撲進了姬軒然的懷裡,這讓他有些為難。這妮子對自己也太沒有防備了。“姬師兄,我們坐同一艘飛舟出發吧。”

“好。”

隨著姬軒然乘坐的最後一隻飛舟離港,天劍門冷清了不少。那些新入門的弟子站在廣場上揮手喊道:“姬師兄一定要好好教訓那些敵國混賬啊!”

“姬師兄一定要小心啊!”

……這些人可真是,姬軒然輕笑沒有迴應。這一次機會難得,自己一定要把握住機會,快速地提升實力,不過在此之前需要將根基穩固,這樣才方便後續快速突破。南小婉挽著他的手,在甲板上四處眺望,即便已經入門半年,經曆過許多大事,她還是一副天真的模樣。“姬師兄,你說那幾個帝國為什麼要和天水帝國開戰啊?”

她一臉單純地望著姬軒然,真的對這件事很不理解。姬軒然同樣不知道,帝國與帝國之間博弈原因或許之後各國皇室才知道,自己所能做的,為邊關貢獻一份力量,並藉機提升自己的實力。“肯定又要死很多的人吧。”

她的情緒有些低落,來到船舷邊看著倒退的風景,嘟嚷著說道:“明明就這樣挺好的,就像下面的山川河流一樣,一切都那麼的祥和平靜。”

“姬師兄這次肯定會殺很多的人吧。”

南小婉突然看著他問道。姬軒然沉吟片刻,隨後對上她那清澈的雙眼問道:“你會討厭那樣的我嗎?”

南小婉搖頭:“不會哦,我知道姬師兄殺人都是有原因的。”

“就像是秘境裡面那樣,殺那麼多人,搶那麼多儲物袋,乾了那麼多無恥的事,都是為了宗門呢。”

無恥嗎?確實呢,這個小妮子真是嘴上不留情啊。他揉亂了她的頭髮,她就在甲板上追著他打。兩人的嬉鬨聲,無形之中緩解了隊伍中的緊張氣氛。“雖然我不喜歡這個姬陽,但有他在,我們應該不會有事吧。”

“肯定的,畢竟連整個東域勢力都敢搶的人,能差到哪去?”

因為所走的方向一致,天劍門的隊伍在出行半天之後,遇到了最近的水月宗,這讓雙方之間的氛圍有些微妙。原本兩宗關係很好,自從上次之後,便算是徹底決裂了。“這群女人真夠噁心的。”

天劍門中有弟子絲毫不掩蓋自己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對面,自然是引起了不少女修的反應。她們言語反駁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劍門衰落了,就要做好被淘汰的準備。”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弱肉強食怪不得別人。”

“好了,都不要說了。”

夜雪從船艙裡走了出來,出聲製止了同門的聲音。這件事確實是水月宗做得不對,這無可辯駁。為了避免雙方打起來,兩宗互相拉開了距離。經過五天左右的風雨兼程,天劍門與水月宗抵達了天水帝國第一雄關,巨闕關。關隘很凶險,兩邊都是山,隻有中間的峽穀才能進入天水帝國腹地。城牆建在峽穀中,足足有三百丈高,城門就是一柄百丈長的金屬巨劍,升起來的時候才能通過,一旦落下將不可能被攻破。隨著飛舟的靠近,姬軒然還發現城牆外壁上留下了諸多的痕跡,甚至多年積累的血液已經在上面洗不掉了。城頭很寬,足有百米,大量手持長槍的士兵穿著鐵甲在上面巡邏。飛舟停靠在峽穀裡後,很快就有人出來迎接,兩宗的長老跟隨著離開,前去商議事宜,留下的弟子大多都呆在了飛舟上。姬軒然和南小婉踏足這片黑色的土地上時,鼻腔裡就湧入了淡淡的腥味,這是血液的味道。久積不散的血液的味道。很難想象這裡到底發生過什麼。“姬師兄,我不喜歡這裡。”

南小婉抓著他的手,臉色發白。“要不你上飛舟去吧。”

這個時候,前面傳來了一陣譏諷:“連這點氣味都受不了,還來這裡乾嘛?”

“難道是來哭的嗎?要是哭能讓敵國退兵那也不是不可以,哈哈哈!”

對面話一說完,就引起了不少武者的鬨笑,就連巡邏路過的士兵也嘲笑了起來。南小婉躲在了姬軒然身後,不敢冒頭。“你們是皮癢了嗎?”

姬軒然冷眼看著,他們臉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怎麼,你還能打我們不成,我們可都是來抵禦敵國的武者,要是你敢對我們動手,可是要被軍法處置的。”

難怪這麼有恃無恐。姬軒然帶著南小婉直接離開了這裡,乾脆不和他們摻和。“切,真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這些武者對姬軒然嗤之以鼻,他們都聽說過他的事蹟,但都沒有親眼見過,並不瞭解他的恐怖。對未知的輕視,就是一個人愚蠢的體現。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