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5章 她要你死你就得死

第15章 她要你死你就得死


1H5MKERf遠處,城主魏陽身穿黑色的金屬戰鎧,帶領著一支百人騎兵立在樹蔭下。旁邊的副將有些著急地問道:“城主,那邊看樣子姬軒然是承受不住了,再不出去,我們可就真的錯失攀附郡主的機會了?”

魏陽眉頭緊蹙,雙手緊緊地抓住韁繩,神情糾結。“你這個混賬東西!”

姬寒武眼神瘋狂,將姬軒然的頭按在了水中,想要嗆他。姬軒然也不反抗,偷偷的運轉吞天悟道經,利用吞噬體吞噬水中的血氣。鮮血自四面八方的向著姬軒然的彙聚,邊緣的水澤甚至恢複了清澈,可沒有人一個人在意,全都將目光集中在了兩人身上。當姬寒武再次將他提起來的時候,姬軒然突然抓住了他的臉龐,抬起右手,火音環鳴顫,五行拳在它的加持在,威力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滾!!!”

火焰炸了,姬寒武那魁梧的身軀被一拳打飛了出去,砸在了三十多米開外。這一拳打出去之後,這裡的電流弱了不少,讓他的腿恢複了些許知覺。姬軒然佝僂著單薄的身子,頭髮淩亂地披散在身後,不停地淌著水,扭頭看向了一旁的劉家主。後者被他看得心裡發毛,舉劍擋在了身前,卻看到姬軒然抬起了左手,隨著他往上一招。劉家主的背脊發麻,心裡萌生出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五行拳-弱水。”

姬軒然低聲呢喃了一句,一柄又一柄水凝聚而成的飛劍向著他射了過去。打得劉家主猝不及防,飛劍從各個方向飛來,擋一劍中一劍,不多時他的身上便多了好幾個血洞,看得那些家族子弟不敢出聲。“爹!!”

劉若蘭慌張地叫著,卻喚來了一柄水劍,直接被一劍梟首。在姬文那得意的臉上濺滿了鮮血,嚇得他雙腿發軟直接跪在了地上。“你,你這是什麼手段!?”

劉家主捂著身上的血洞,可惜傷口太多,沒有任何作用。血液流失過多,雙腿失去力量跪在了姬軒然的面前,絕望的抬頭看著他。姬軒然冷漠地迴應了兩個字:“靈術。”

說完抬起手,在他的頭頂形成了一柄巨劍,這時那些還活著的劉家兩個長老衝了上來。“小子你敢!!”

姬軒然冷眼看了他們一眼,揮手一甩兩柄水劍輕易的洞穿了他們的身體,如今武者七重天在他面前,揮手可斬殺。隨手殺長老這一實力,將那些想要衝上來救自己家主的劉家子弟,嚇得愣在了原地。姬軒然打了一個響指,水彙聚而成的巨劍垂直落下,斬掉了劉家主的頭顱。一把抓起他的屍體,開始吞噬了起來,利用這磅礴的血氣修複著自己的傷勢,剛纔姬寒武那一拳力量很強。但自己還給他的那一拳也不輕。姬寒武嘴裡咳出了兩口鮮血,緩緩站了起來,眼中有著無窮的怒火。“我還是小看了你!”

雙拳劈啪作響,全身肌肉繃緊,將身上的衣服撐裂,吐出一口血水鎖定了姬軒然。火音環再次旋轉,姬軒然又一次使用了靈術。靈術所釋放的氣機讓姬寒武心頭一緊,每次他用這個武技都讓自己感覺受到了壓製,這到底是什麼等級的武技,他這個境界怎麼可能連續使用?高等級武技一般都是作為壓箱底的手段,而這個小子卻屢屢拿出來使用,靈力絲毫不見消耗,姬寒武甚至有點絕望了。眾多的疑惑湧上心頭,最終姬寒武在心中給他打上了一個怪物的標簽。姬軒然沒有過去,一旦離得太近,他武魂所釋放的出來的電流會麻痹自己的行動。雙方隔著三十米的距離,在火音環的加持下,姬軒然一拳打了出去,熾熱的火焰彙聚成火柱衝擊而去。姬寒武催動著武魂,雷霆附著在拳頭上面,揮拳出擊,將火焰打散,主動衝了上去想要靠近姬軒然。可是姬軒然根本不給他的機會,後退的同時,使用弱水操控著水彙聚成了一把大劍。看到這一幕姬寒武停了下來,依靠武魂在身前形成了一道雷霆屏障。大劍激射而出,撞在了雷霆屏障上面。“給我破!”

姬軒然雙手往前一壓,大劍劍尖刺穿了屏障,向著姬寒武逼近。看眼就要刺入他的眉心時,樹林裡飛出一杆漆黑長槍,洞穿了姬軒然的肩膀,帶著他飛了出去,釘在了一棵大樹上面。“姬家主,魏某來遲了,還請不要怪罪嗬嗬。”

魏陽帶著一支百人騎兵從樹林裡走了出來。來到姬寒武的身邊,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冷笑。半眯著眼看著被釘在樹上的姬軒然,暗自得意。姬軒然啊姬軒然,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讓我得到了這麼一個機會。一開始魏陽就計劃好了,錦上添花的事不乾,要做就做雪中送炭,這樣才能將利益最大化。“多謝魏城主出手相助,若不是你今天可真就讓這小子得逞了。”

姬寒武看到他身後的一百鐵騎,心中踏實了許多,不過還是問道:“魏城主為何這時纔到?”

“姬家主勿怪,我為了召集這一百精銳,所以耗費了不少的時間。”

聽到是精銳,姬寒武的眼睛亮了起來,點頭說道:“他日,我必定在郡主面前好好推薦你。”

魏陽見自己的目的達成,露出了一抹滿意的笑容,揹負一隻手長身而立,顯得極為從容,看著掙紮的姬軒然說道:“小子,你的命數已定,放棄掙紮吧。”

“我的命,你說了不算!”

說著姬軒然忍著劇痛,雙手抓住長槍,從身體了拔了出來。他怎麼也沒想到,魏陽作為城主,會不分黑白幫助姬寒武。“哦?倒是有骨氣。”

魏陽抬手一吸,將長槍從姬軒然手中奪了回來,冷笑地說道:“你和姬家作對,就是和滄海郡郡主作對。”

姬軒然扶著大樹,低著頭反問道:“那又如何?她是郡主又如何!?”

“她是郡主就可以隨意搶奪他人的東西,主導他人生死嗎!?”

“我不服!!”

“不服?嗬嗬,真是可笑,真是天真!”

魏陽譏諷地笑道:“你不明白權利的力量,在這滄海郡,郡主她父親就是天,她要你死,你就得飲恨於此!”

姬軒然笑了起來,緩緩抬起頭雙眼淩厲,背後吞噬武魂快速旋轉,積蓄著力量。“動手!”

姬寒武取回了重劍來到了魏陽的身邊。“好。”

一百鐵騎連同其餘三族子弟圍攏了上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