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16章 燃我光陰三十載敢以熱血染青天

第16章 燃我光陰三十載敢以熱血染青天


Y%dNx“不要留手,一擊必殺!”

姬寒武大吼一聲,使出了自己的武技,蒼雷劍斬。重劍之上雷霆肆掠,紫色的劍芒彙聚,雷光閃爍照亮了他們臉上的瘋狂與醜惡。一路帶電伴著魏陽發起了必殺一擊,眨眼間衝了過去。人未到,淩厲的殺機猛地喧泄而來,壓得姬軒然險些站不穩。兩人都將武魂催發到了極致。“這天要你死!!”

姬寒武怒吼,姬軒然咆哮迴應。“我要這天遮不住我的眼,我要這地埋不了我的骨!!”

悟道吞噬武魂以目前最快的速度旋轉,姬軒然拚儘全力射出了一道血紅色的光柱,染紅了這方空間。讓每個人都披上了怒火編織的血衣,腥風在呼嘯在席捲。草皮被恐怖的力量撕爛。姬軒然狀若瘋魔,仰天咆哮,黑髮在腥風中張揚,展示著一往無前的意誌。“啊!!!”

兩人與著血紅色的光柱撞擊在一起,地面崩碎,血光吞噬了所有人的視線。一聲沉悶的巨響過後,紅光消散,姬軒然披頭散髮的站在原地,身形依舊筆直,眉頭微皺。眼中有著不甘,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嘴中溢位鮮血,滴落在了姬寒武的重劍上。一把重劍一杆槍,穿透了他的身體,幾乎斷了他的性命。“哈哈哈,一切都結束了,姬軒然,你終於要死了!你終於要死了!哈哈哈!”

姬文近乎病態地拉扯著自己的頭髮,激動地大笑,即便他的面前是一個遍地屍體的血坑。除了他和姬寒武以及魏陽,所有人都在這一擊之中被擊殺。姬寒武兩人渾身浴血,那是他們自己的血,若是那道光束再強一點,死的就是他們。“天命不可違,這是天要你死啊!”

姬寒武兩人肆無忌憚地笑了出來,笑得那麼刺耳,笑得讓姬軒然心寒。濃濃的不甘湧上心頭,血絲侵蝕雙眼,直逼他的瞳孔。“我不甘心……”“我不接受……”“我要你們死……”背後的武魂又一次轉動了起來,這讓兩人感受到了死亡危機。姬寒武眼神凶厲,想要轉動插在他身體裡的重劍,可這沒有讓那種感覺消失,反而越發的清晰。他怕了,徹底怕了,癲狂又膽怯地哀求道:“不要掙紮了,求你不要掙紮了!!”

“求求你去死,去死啊!!!”

姬軒然雙眼空洞,仰望著高天,嘴唇開闔虛弱地呢喃道:“燃我光陰三十載,敢以熱血染青天……”“不!!!”

在兩人絕望的嘶吼中,血紅的怒火灼燒著這方天空。當怒火消散,高天冰寒。姬軒然無力地跪在地上低著頭,身上插著一把重劍,一片雪花飄然落在了他的頭頂。早來的冬雪,白了他的發。風雪無言,泣聲綿綿。眼淚自姬軒然的眼中滴落,哭著哭著就笑了出來,身體顫抖地倒在了地上,淚眼朦朧地側躺在地上捂嘴笑著。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娘,您可以安息了。姬文死了,屍體跪在地上,雙手拉扯著自己的頭髮,眼中全是恐懼,死於絕望,死於瘋狂。大雪掩蓋了這裡的一切,掩蓋了過往。姬軒然杵著重劍,在母親的墳前跪了一天。一個訊息自蒼雲城出發,一路上報滄海郡。當天,滄海郡釋出了一道懸賞,關於一個罪人的懸賞。【罪人姬軒然,濫殺無辜嗜血成性,屠殺蒼雲城姬、劉、黃三族。城主魏陽為將其正法,帶隊緝拿,不幸戰死。】【特此釋出懸賞一萬靈石,四階上品武技一份,斬罪人姬軒然,憑首級領賞。】風雪呼嘯的黑夜中,披著一件破爛的男子杵著重劍,踏入了一處暖洋洋的燈光照耀的地方。姬軒然嘴脣乾澀,起了死皮,蠕動著想要開口,卻撕開了一道又一道細小的傷口,一粒粒刺眼的血珠在他慘白的嘴唇上綻放。長時間的追殺讓本就重傷的他,越發的疲憊,清秀的臉被紫紅色的凍瘡所掩蓋,眼神暗淡,杵著劍跪在了窗前,無力地倒在了雪地裡。或許是倒地的動靜太大,驚動了裡面的人。不多時,旁邊的木門緩緩推開,一個裹著襖子的小女孩手裡拿著一個木瓢走了出來,水靈靈大眼睛裡隻有緊張。可當她看清倒在雪地裡的是一個發如雪的人之後,臉上卻又猶豫了起來,在原地躊躇跺了一下腳之後,抿著嘴決定還是將他拖進屋。明亮的屋子裡,燃燒的柴火中爆起了一顆顆火星,架在上面的小鍋裡面,煮著一塊骨頭。小女孩撚起手刮下了上面所有的肉,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骨頭從鍋裡取了出來,放進碗裡,吸允著手指,眼中有著滿足。盛出一碗熱氣氤氳的湯之後,小女孩端著肉湯來到了床邊,此時姬軒然正躺在上面。“大哥哥?大哥哥?”

小女孩伸手想要喚醒他,可姬軒然猛地坐了起來左手成刀,向著她的脖子砍了過去。“呀!!”

淩厲的殺機帶著氣勁吹動了她的頭髮,嚇得她連忙收回手護住了這碗湯。姬軒然眼中血絲遍佈,神情疲憊地坐在床上喘息著,緊繃著的身體也逐漸放鬆了下來。手刀停在了她的脖子處,好在及時停了下來。“對不起,我還以為……”姬軒然嘶啞地解釋著,害怕嚇到了這個小傢夥。當看到她懷裡護著的那碗寡淡的肉湯時,肚子不爭氣地叫了出來。咕咕的聲音,緩和了些許氣氛。小女孩雙手捧著碗遞了過來,看得出她還是有些害怕。“謝謝。”

姬軒然接過肉湯,迫不及待地就要喝下去的時候,卻發現小女孩看自己偷偷地咽口水,這讓他停了下來。看了一眼手裡的肉湯,沒有說什麼遞了回去。可是小女孩搖著頭揹著雙手後退了一步,目光澄澈地看著他,小嘴抿著。“謝謝。”

姬軒然的語氣比之前沉重了許多,一口將肉湯喝了個乾淨,還有些意猶未儘。“很好喝……”小女孩接過碗,一句話也沒有說,轉身便離開了這裡。姬軒然看著她的背影,掀開被子跟了出去。站在小院裡,這才知道自己是來到了一個凡人小村莊。說是小院,其實就是一個破舊籬笆圍起來的一小片土地。撿起落在雪地裡的重劍,撫去上面的落雪,重淵兩字清晰地映入眼簾。這把劍是郡主給姬寒武的獎賞,四階下品,憑藉著過硬的質量,在自己的攻擊中保留了下來。劍長四尺,寬兩掌,白色的劍身上,藉助燈光反射能隱約看到一個奇特的紋路,刻畫著詭異的力量。旁邊的小木屋裡傳來了動靜,姬軒然好奇地走了過去,掀開門口的簾子,看到了油燈下藉著微弱燈火劈材的小女孩。小女孩也被突然出現的姬軒然給嚇到了,雙手死死的握著手裡的柴刀,警惕地看著他,畢竟他的手裡拿著武器。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