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雲香鬢亂
  4. 第36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可偏偏花枝沒有絲毫的察覺,反倒自扇耳光想要請求王爺從輕處理,卻殊不知,在王爺的眼中,儼然就是一種反抗。

讓王爺很是沒臉。

這纔是佩姑姑被送回望京城的真正原因!

“那王爺可有說過要如何懲處你?”奶嬤嬤繼續問著。

花枝搖搖頭,也正因為如此她才如此惶恐不安的:“奴婢不知道,王爺隻是讓奴婢滾出去……”

“既然王爺沒有說要懲處你,那就說明這件事過了,你還可以繼續伺候在小殿下身邊。”奶嬤嬤說到這,等著花枝的反應。

她還能繼續伺候在小殿下身邊,且王爺這麼輕易地寬恕她了,這是花枝萬萬沒有想到的。

欣喜的同時又滿是驚訝,立馬抬頭對上奶嬤嬤那雙渾濁卻精爍的眸子:“嬤嬤,是真的嗎?王爺不追究這件事了?”

“是啊。”奶嬤嬤應了一聲:“在王爺尚還是皇子的時候,就有不少膽大的宮女,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想要爬王爺的床,被王爺發現後,無一例外都被拖了下去,輕則被趕出宮,重則……”

“倒隻有你,成為了那個例外。”奶嬤嬤頗有深意地說著,眼睛在花枝的臉上盤轉著。

但凡隻要不是一個傻子,都能夠明白其中的意思。

但是顯然花枝就是那個傻子,她隻會感到害怕和慶幸,並不會仔細去品味這話中的意思。

“嬤嬤,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真的是不小心走錯了房間,恰好王爺也睡在了羅漢榻上……”要是王爺睡的是床,而不是榻,那她也就不會鑽到王爺的被窩中去了。

“有意也好無意也罷,你爬上王爺的床,這是事實。”奶嬤嬤想表達的話,以及花枝所理解的意思,已經差到了十萬八千裡。

“王爺發覺後沒有大發雷霆,事後也沒有懲處你,足以說明對你的看重,你可得好好珍惜啊?”奶嬤嬤這句話已經說得十分明顯了。

花枝雖也覺得有些奇怪,但是卻並沒有往其他方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面去想,隻當是因為自己將小殿下伺候得好,而小殿下又十分喜歡她,再加上她又是宋貴妾的緣故。

“是,奴婢定會好好伺候小殿下,絕不會辜負奶嬤嬤和王爺的期望。”

奶嬤嬤看花枝這個樣子,似是還沒有聽懂她話裡的意思。

但是她本身就是個笨的,說不定日後想想自己就能明白了,倒也不急於這一時。

“現在你的臉紅腫成這樣,定然是不能到小殿下身邊伺候的,我就放你幾天假,等什麼時候消腫了,你再到小殿下跟前伺候去。”

“是,奴婢謝謝嬤嬤。”這事情的發展是花枝萬萬沒有想到的。

不由的就想到她是不是可以趁著這幾日功夫,回去看看她的孩子。

於是就抿著唇,怯怯懦懦的看向奶嬤嬤:“那奴婢可以回家看自己的孩子嗎?”

奶嬤嬤看著花枝那雙純澈乾淨的眼眸,裡面盈盈的閃耀著一抹雪光,滿是期翼。

她放她幾天假,就是給她時間想明白,結果她滿心滿眼想的都是她家中的孩子。

奶嬤嬤不由在心中長歎了一口氣,神情嚴肅:“你身為小殿下的奶孃,想要回家看孩子,這可是大事,需得有王爺的命令才行。”

花枝本期待的心一下就萎了,現在她光是聽到王爺這裡兩個字,她就瑟瑟發抖,更別說是去見王爺了。

因昨晚的事,牽扯到王爺,且還是小殿下身邊的奶孃,奶嬤嬤當然下令不允許任何人再議論此事。

但是對於花枝臉上的傷,以及半夜三更的就隻穿著一身褻衣褻褲跑回來,卻沒給一個令人信服的解釋。

這私下裡,當然還是免不得有人議論,沈奶孃是在出去小解的時候,差點兒被人奪去清白。

不然要真是出了事兒,奶嬤嬤也不可能繼續讓沈奶孃留在小殿下身邊了。

這人的嘴巴一向是毒的,什麼難聽就說什麼,有說沈奶孃就是裝純情,其實天生就是個勾人的狐媚子,不然那麼多年輕的丫鬟看不上,怎麼偏偏就看上她一個生過孩子的寡婦?

還有的說是沈奶孃耐不住寂寞,半夜三更的跑出去想勾搭一個年輕力壯的王府護衛,結果護衛沒勾搭到,卻把狼給招來了。

經此一事,花枝在梨花院中的風評完全變了,那三位奶孃看待花枝的眼神中滿是譏諷和冷漠。

倒是平日裡與花枝走得較近的幾個丫鬟,想要弄清楚情況,但是花枝總不能將自己半夜走錯房間,爬上王爺的床說出去吧。

隻能含含糊糊地說著,卻反倒讓人以為,她就是不甘寂寞,自甘下賤,想勾搭王爺身邊的護衛。

開始漸漸地疏遠了花枝,這讓花枝心裡越發的難受了。

雖然王爺並沒有將她趕出王府,但是花枝心裡卻已經產生了離開王府的想法。

覺得這王府她是真的沒臉待下去了。

也更是十分的懼怕見到王爺!

然而她臉上的巴掌印一消,奶嬤嬤就有意安排花枝白日當值,陪著小殿下,跟隨王爺去垂釣。

並且讓李奶孃也去了,都知道李奶孃暈車,這一暈車,又哪裡能伺候好小殿下呢。

等到了地方就隻能有花枝一個人伺候小殿下。

最近王爺換了一個新的垂釣地點。

附近有一處很長的山坡,因為這幾日又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雪,雪凍成了冰,王爺命人打造了一個特製的滑冰車。

抱著小殿下坐在裡面,從山坡上一路滑下來,可別說有多好玩了。

小殿下喜歡的不行,一到了地方,小手就直指那山坡,嚷嚷著要王爺抱著他去玩。

發生了那樣的事,花枝自是十分恐懼見到王爺,抱著小殿下的手都是顫的。

面色雪白,自始至終都緊緊地低垂著頭,身體更是瑟縮著。

“沈奶孃,快把小殿下抱給王爺啊。”細雨開口說著。

楚墨璃一身雪白貂絨鶴氅,身姿碩長傲然地立在那裡,將恍若一座無法跨越的險峻、陡峭高山一般,讓花枝不敢靠近。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上,怎麼偏偏就看上她一個生過孩子的寡婦?

還有的說是沈奶孃耐不住寂寞,半夜三更的跑出去想勾搭一個年輕力壯的王府護衛,結果護衛沒勾搭到,卻把狼給招來了。

經此一事,花枝在梨花院中的風評完全變了,那三位奶孃看待花枝的眼神中滿是譏諷和冷漠。

倒是平日裡與花枝走得較近的幾個丫鬟,想要弄清楚情況,但是花枝總不能將自己半夜走錯房間,爬上王爺的床說出去吧。

隻能含含糊糊地說著,卻反倒讓人以為,她就是不甘寂寞,自甘下賤,想勾搭王爺身邊的護衛。

開始漸漸地疏遠了花枝,這讓花枝心裡越發的難受了。

雖然王爺並沒有將她趕出王府,但是花枝心裡卻已經產生了離開王府的想法。

覺得這王府她是真的沒臉待下去了。

也更是十分的懼怕見到王爺!

然而她臉上的巴掌印一消,奶嬤嬤就有意安排花枝白日當值,陪著小殿下,跟隨王爺去垂釣。

並且讓李奶孃也去了,都知道李奶孃暈車,這一暈車,又哪裡能伺候好小殿下呢。

等到了地方就隻能有花枝一個人伺候小殿下。

最近王爺換了一個新的垂釣地點。

附近有一處很長的山坡,因為這幾日又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雪,雪凍成了冰,王爺命人打造了一個特製的滑冰車。

抱著小殿下坐在裡面,從山坡上一路滑下來,可別說有多好玩了。

小殿下喜歡的不行,一到了地方,小手就直指那山坡,嚷嚷著要王爺抱著他去玩。

發生了那樣的事,花枝自是十分恐懼見到王爺,抱著小殿下的手都是顫的。

面色雪白,自始至終都緊緊地低垂著頭,身體更是瑟縮著。

“沈奶孃,快把小殿下抱給王爺啊。”細雨開口說著。

楚墨璃一身雪白貂絨鶴氅,身姿碩長傲然地立在那裡,將恍若一座無法跨越的險峻、陡峭高山一般,讓花枝不敢靠近。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