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其他小說
  3. 穿越70:軍區大佬寵瘋了
  4. 第6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薑顏的空間來曆不明,好像是末世爆發以後,突然就覺醒了。起初她還以為自己的空間和那些覺醒了空間異能的人一樣,都隻有儲物功能。

後來發現,她的空間更大,裡面不僅有土地,有房子,有山林,還有一汪常年汩汩不歇的清泉。

泉水清澈甘甜,能促進農作物生長,還有幫助傷口癒合,恢複體力的神奇功效。

長期飲用靈泉水,可以提高免疫力,將身體開發到極致。體力、耐力、速度和智力都會有飛越提高。

正是因為空間,她才能將自己的身體淬鍊得十分強悍,在人如草芥的後世生存下來,一手創建了全球最大的生存基地。

還有就是……

空間裡綁定了異世之輪,這是絕對高科技的產物,薑顏甚至一度懷疑它是外星文明。

【大輪子,啟動透視眼。】

【是。】

片刻之後,薑顏的眼睛裡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金色光芒,她快速將小院掃蕩一遍,很快就發現了許多不得了的東西。

徐海豐家的院子裡,埋了六口大箱子,箱子裡埋的都是值錢的東西。

這年頭到處都在搞破壞,不少古董都被視為是封建糟粕,被鬨事的打砸燒燬,許多國寶都是在這個時候銷聲匿跡的。

有些是真的被毀了,還有些是被像徐海豐這樣的人給藏起來了,等到日後風波平息時,再把這些東西轉手一賣,或者是當成了傳家寶。

六口大箱子裡,有兩口箱子裝的古董瓷器,青銅器之類的,生怕磕了碰了,都包得仔仔細細的。

剩下的幾口箱子裡裝的是字畫,金條,珠寶首飾,都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也不知道姓徐的攢了多久,居然攢了這麼多!又或許是抄了誰的家,一網打儘了?

有這個可能。

原主家就是書香門第,家裡的好東西攢了不少,要不是出事前原主父親聽到風聲,將東西都給了原主大伯,隻怕什麼都剩不下。

【大輪子,開啟絕密防護,目標嘛,就以這個小院為中心,方圓五裡之內。】

【收到,開啟絕密防護。】

薑顏表示滿意。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從現在開始,這院子周圍五裡之內,都聽不到任何聲音。

薑顏收東西的速度很快,她甚至不需要將手放在實物上,隔著一米多厚的土層,就能將箱子收到空間裡去。

眨眼之間,徐海豐的私產就進了薑顏的口袋。

像徐海豐這種人,不知道背地裡做了多少惡事,強取豪奪習慣了,還真以為他是土皇帝了?

薑顏輕而易舉地打開了徐家的門。

徐家的人都已經睡著了,有大輪子在,打雷也吵不醒他們。

薑顏的目光在徐家掃了一圈,很快就有了發現。床下的地磚被挖空了,衣櫃裡還有夾層,藏著不少票據,別人送的禮品,還有大量現鈔。

她迅速將徐海豐藏在地磚底下的東西收走,沒動衣櫃裡的東西,快速離開了小院。

【大輪子,撤回防護,清理現場。】

【收到,有我在,一根頭髮絲都不會留下。】

薑顏嘴角微微上揚,【我自然相信你,你就是我最好的夥伴。】

異世之輪十分強大,它更像是一個係統,涵蓋了方方面面的能力,神秘莫測。

能同時擁有空間和大輪子,是她兩世為人最幸運的事。

薑顏離開了新民路,快速地向劉治家的筒子樓奔去。

徐海豐藏在地磚下面的東西對他來說是致命的,隻要劉治不是傻子,就會抓住這個機會,趁機扳倒他的死對頭。

薑顏將東西放到劉治的床頭,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筒子樓,順著來路返回,回到了革委會大院。

徐海豐的小弟張勝還在地上躺著呢,薑顏用腳踢了踢他,還是不醒。

真夠菜的。

桌子上有水,薑顏拿起茶碗潑過去,人在地上打了一個激靈,終於醒了過來。

“醒了就爬起來,出去。”

張勝一臉懵逼地爬起來,下意識地瞥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

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她乾什麼去了?

張勝下意識地問了出來,“你乾什麼去了?”

“明天早上你就知道了。”她坐到椅子上,抱臂,閉目養神,看樣子要睡覺。

不知道為什麼,張勝居然不敢打擾她,出去的時候都是輕手輕腳的。

閉燈,鎖門,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等人重新站在走廊裡的時候,張勝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的汗。他趕緊拍了拍身上的土,重新坐回椅子上,心裡直打鼓。

難道她消失的這兩個小時,是去對付徐副主任了?

她敢殺人不成?

張勝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腦袋裡猛地蹦出兩個字,她敢。

可她要是真的把徐副主任殺了,那自己是不是就成幫凶了?

不行,到時候警察找上門來,自己一定要跟她撇清關係,對,就說她把自己打暈了。

應該不能吧!殺人償命,她本事那麼大,乾嘛非要殺人呢!雖說徐副主任不乾人事,但是對她還好吧,隻是嚇唬一下,不至於丟了小命纔是。

張勝根本不敢睡了,一直想到天亮,他也沒想出來薑顏到底乾什麼去了。

她打聽徐家,又打聽劉家,難道……

金烏破曉而出,天亮了。

革委會上班的時間是八點半,此時剛剛六點,劉治已經穿戴整齊,一臉嚴肅地夾起了公文包。連早飯都沒顧上吃,就急匆匆地下了樓。

出發前,他打了幾個電話,這會兒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新民路徐海豐家門前站著不少穿著製服的,還有戴著紅袖箍的人在敲門。

“有人嗎,開門。”大門被砸得震天響,說話也很不客氣。

“誰呀,大清早上的。”魏麗芳咒罵一聲,“報喪的?”

“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

早起的鄰居都遠遠地圍觀看起了熱鬨。

往常徐家也不是沒來過人,但並沒有這麼大的陣仗,這次怎麼了?

難道徐海豐要完了。

“公安?什麼事?”魏麗芳愣了一下,還是打開了大門,來的要真是公安,她也攔不住。

“徐海豐在家嗎?”

“在,哎,你們乾什麼?”

十幾個人二話不說呼啦一下子湧進了小院,把魏麗芳嚇得夠嗆。

“不是,你們乾什麼呀。”她著急,大門都忘了關,趕緊跟了過去。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道為什麼,張勝居然不敢打擾她,出去的時候都是輕手輕腳的。

閉燈,鎖門,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等人重新站在走廊裡的時候,張勝才發覺自己出了一身的汗。他趕緊拍了拍身上的土,重新坐回椅子上,心裡直打鼓。

難道她消失的這兩個小時,是去對付徐副主任了?

她敢殺人不成?

張勝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腦袋裡猛地蹦出兩個字,她敢。

可她要是真的把徐副主任殺了,那自己是不是就成幫凶了?

不行,到時候警察找上門來,自己一定要跟她撇清關係,對,就說她把自己打暈了。

應該不能吧!殺人償命,她本事那麼大,乾嘛非要殺人呢!雖說徐副主任不乾人事,但是對她還好吧,隻是嚇唬一下,不至於丟了小命纔是。

張勝根本不敢睡了,一直想到天亮,他也沒想出來薑顏到底乾什麼去了。

她打聽徐家,又打聽劉家,難道……

金烏破曉而出,天亮了。

革委會上班的時間是八點半,此時剛剛六點,劉治已經穿戴整齊,一臉嚴肅地夾起了公文包。連早飯都沒顧上吃,就急匆匆地下了樓。

出發前,他打了幾個電話,這會兒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新民路徐海豐家門前站著不少穿著製服的,還有戴著紅袖箍的人在敲門。

“有人嗎,開門。”大門被砸得震天響,說話也很不客氣。

“誰呀,大清早上的。”魏麗芳咒罵一聲,“報喪的?”

“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

早起的鄰居都遠遠地圍觀看起了熱鬨。

往常徐家也不是沒來過人,但並沒有這麼大的陣仗,這次怎麼了?

難道徐海豐要完了。

“公安?什麼事?”魏麗芳愣了一下,還是打開了大門,來的要真是公安,她也攔不住。

“徐海豐在家嗎?”

“在,哎,你們乾什麼?”

十幾個人二話不說呼啦一下子湧進了小院,把魏麗芳嚇得夠嗆。

“不是,你們乾什麼呀。”她著急,大門都忘了關,趕緊跟了過去。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