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喬秘書求婚失敗,原來總裁不愛她
  4. 第9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第9章

“您說什麼?當年是您把我推到陸聞舟身邊的?”

喬老太太冷哼一聲。

“不然呢,你還真以為是陸聞舟英雄救美?你也不動腦子想想,陸聞舟那種身份的人,怎麼會無緣無故跑到那麼偏僻的巷子。

如果不是我和你哥設局騙他過去,哪有你這三年的優渥生活。

可是你竟然不知足,還想爬上陸太太這個位置。

你也不想想,有一個那麼不要臉的母親,整個B市,有哪個豪門敢娶你進門。

你無論都要回到陸聞舟身邊,不然,我就把你媽那點事全都抖落出來。”

老太太說得咬牙切齒。

好像喬伊跟她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一樣。

喬伊額頭上的血順著臉頰流進嘴裡。

一股血腥味道迅速傳遍整個口腔。

她忽然感到一陣噁心。

是對自己有這樣的家人感到噁心。

她的奶奶聯合大伯家的堂哥,把她當成商品一樣推到陸聞舟身邊。

最可悲的是她竟然毫不知情,以為自己追到了真愛。

三年期間,她全心全意愛著那個男人。

為了跟他在一起,她放棄自己喜歡的律師職業,放棄自己對婚姻的渴望。

死心塌地,毫無怨言地當了陸聞舟三年的秘密戀人。

原來這一切在別人眼裡都是權色交易,而這一切都拜他最親的人所賜。

喬伊抹了一下臉上的血跡,笑得有些苦澀。

她聲音裡帶著從未有過的倔強,“我不會再任由你們擺佈,也不會回到陸聞舟身邊,從今以後,喬家是死是活,都跟我沒有半點關係。”

說完,她扭頭朝著外面走去。

剛走出沒幾步,就看到父親站在門口。

他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

眼睛裡含著淚花。

喬父一手捂住胸口,滿眼不可思議瞪著喬老太太。

他聲音虛弱道:“媽,是我不夠孝順,還是我給喬家賣的命不夠,你竟然這麼對我女兒。”

一想到女兒是被自己最親的母親設計的,喬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父心口傳來針紮一樣的刺痛。

額頭上瞬間佈滿汗珠。

喬伊感覺不對勁,立即跑過去扶住他。

“爸,您不要生氣,我沒事的,您心臟剛做完手術,不能動怒的。”

喬父心疼地看著她,伸出大手輕撫著她額頭上的傷口。

聲音低啞:“對不起,是爸爸沒保護好你。”

“爸,別說了,我帶您去醫院看看。”

喬伊攙扶著父親上了車子,直奔醫院。

醫生檢查以後,告訴喬伊,病人手術後太過勞累,再加上剛纔刺激太大,對術後康複造成很大影響。

要求住院觀察幾天。

喬伊安頓好父親,一個人走到樓道,拿著手機給父親秘書打過去。

瞭解以後才知道,公司跟陸氏有個合作項目,父親看到前景很好,就把公司大部分資金全都投進去。

可是就在昨天,陸氏那邊忽然終止合作,還說父親向同行泄密。

如果真是這樣,喬氏不僅收不回那筆資金,父親還會被立案調查。

面臨牢獄之災。

喬伊拿著手機的手緊了又緊。

那個項目她瞭解,是陸氏新開發的領域。

前景確實很可觀,如果成功的話,利潤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她不相信父親那麼信守承諾的人,會做出這種事。

除非是有人故意刁難。

喬伊臉上表情逐漸變得冰冷。

立即拿出手機給陸聞舟打了過去。

連著打了好幾個,都被無情掛斷。

直到第五個電話,那邊纔出現一個冷漠無情的聲音。

“後悔了?”

喬伊咬了一下唇,儘量讓自己冷靜。

她聲音有些疲憊過後的沙啞:“陸聞舟,我父親不是那種不守信用的人,你想要報複我,就衝著我來,不要詆譭他一輩子的名聲。

他向來把信譽看得比命都重要,他剛做完手術,你這麼對他,會要了他的命你知道嗎?”

陸聞舟聽到這些話,先是一僵,隨後深邃的眸子裡露出一抹幽光。

“想救你父親?”

他很輕地笑了一下,“到醫院停車場找我。”

喬伊雖然猜到是陸聞舟下的手,但親耳聽到他承認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沒想到,他真的不顧及他們在一起的三年時光。

但凡他對她動過一點心,哪怕隻是一瞬間,都不會這麼冷漠無情。

想到此,喬伊忽然感覺喉嚨哽咽,眼眶濕潤。

她仰起頭,盯著樓道上刺眼的燈光,冷聲說道:“陸聞舟,你等著,我一定會為我爸討回公道,不會讓你平白無故冤枉好人!”

陸聞舟啞笑:“好,等會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討回這個公道的。”

五分鐘以後。

喬伊在地下車庫找到陸聞舟的車。

陳卓看到她過來,朝著她招招手:“喬秘書,陸總在車上等著你呢。”

他將車門打開,讓喬伊坐進去,然後很懂事地走到很遠的地方。

陸聞舟看到喬伊進來,一眼就看到喬伊額頭上的傷口。

黝黑的眸子裡瞬間染上一層血色。

“誰給你弄的?”

他一把捏住喬伊下巴,眼神晦暗不明看著她。

喬伊扭過頭,沒好氣道:“不用你管。”

“喬伊,這就是你說的離開我也能活?你就給我活成這個鬼樣子!”

說完,他從儲物箱裡拿出藥膏幫喬伊塗在傷口上。

又翻出一個最醜的創可貼,那是上次他因為喝酒喝多了,不小心把臉磕破,喬伊懲罰他時買的。

看到那個奇醜無比的創可貼,喬伊身子往後躲了一下,“我不貼。”

陸聞舟一把將她拉進懷裡,將創可貼強行貼在她腦門上。

貼完以後,還報複性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嘲笑道:“醜死了!”

喬伊被他氣得臉色發白。

他都把喬家整成這樣了,竟然還有心思耍她。

“陸聞舟,你到底想怎樣放過我爸。”

陸聞舟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她,喉間溢位一個清冷的笑聲。

“很簡單,乖乖回到我身邊,我保證,不僅你父親沒事,喬家也恢複原狀。”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他很輕地笑了一下,“到醫院停車場找我。”

喬伊雖然猜到是陸聞舟下的手,但親耳聽到他承認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沒想到,他真的不顧及他們在一起的三年時光。

但凡他對她動過一點心,哪怕隻是一瞬間,都不會這麼冷漠無情。

想到此,喬伊忽然感覺喉嚨哽咽,眼眶濕潤。

她仰起頭,盯著樓道上刺眼的燈光,冷聲說道:“陸聞舟,你等著,我一定會為我爸討回公道,不會讓你平白無故冤枉好人!”

陸聞舟啞笑:“好,等會讓我看看你是怎麼討回這個公道的。”

五分鐘以後。

喬伊在地下車庫找到陸聞舟的車。

陳卓看到她過來,朝著她招招手:“喬秘書,陸總在車上等著你呢。”

他將車門打開,讓喬伊坐進去,然後很懂事地走到很遠的地方。

陸聞舟看到喬伊進來,一眼就看到喬伊額頭上的傷口。

黝黑的眸子裡瞬間染上一層血色。

“誰給你弄的?”

他一把捏住喬伊下巴,眼神晦暗不明看著她。

喬伊扭過頭,沒好氣道:“不用你管。”

“喬伊,這就是你說的離開我也能活?你就給我活成這個鬼樣子!”

說完,他從儲物箱裡拿出藥膏幫喬伊塗在傷口上。

又翻出一個最醜的創可貼,那是上次他因為喝酒喝多了,不小心把臉磕破,喬伊懲罰他時買的。

看到那個奇醜無比的創可貼,喬伊身子往後躲了一下,“我不貼。”

陸聞舟一把將她拉進懷裡,將創可貼強行貼在她腦門上。

貼完以後,還報複性地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嘲笑道:“醜死了!”

喬伊被他氣得臉色發白。

他都把喬家整成這樣了,竟然還有心思耍她。

“陸聞舟,你到底想怎樣放過我爸。”

陸聞舟幽深的眸子緊緊盯著她,喉間溢位一個清冷的笑聲。

“很簡單,乖乖回到我身邊,我保證,不僅你父親沒事,喬家也恢複原狀。”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