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喬秘書求婚失敗,原來總裁不愛她
  4. 第7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第7章

喬伊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悉的面孔。

她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樣。

雙手緊緊揪著男人的襯衣,聲音虛弱道:“師兄,帶我離開這裡。”

她不想讓陸聞舟看到她如此狼狽的樣子。

她不想要他那個可憐的眼神。

她什麼都不想要,隻想儘快從這裡離開。

顏星丞有些緊張地看著她:“你這樣怎麼回去?我帶你去看醫生。”

“不要,師兄!我就是剛給人獻血了,身體有點吃不消,你把我送回家就行。”

顏星丞溫柔的目光裡多了幾分心疼。

他彎腰將喬伊打橫抱了起來。

低聲安撫道:“別害怕,我帶你離開。”

陸聞舟追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喬伊被一個男人抱上車。

男人看她的眼神裡帶著滿滿的心疼和憐惜。

氣得陸聞舟攥緊了拳頭。

眼神陰翳地看著那輛車子開出他的視線。

——

喬伊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

一天一夜沒吃東西,又被抽走那麼多血,她隻覺得胃裡空空的。

她剛從臥室出來,一股好聞的飯菜味道襲進她的鼻尖。

她有些詫異地朝著廚房看過去。

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朝著她走過來。

顏星丞手裡端著一碗粥,腰上繫了一條粉色小豬圍裙,滿臉笑意看著她。

“昨晚我找醫生看過了,她說你虧血嚴重,需要補補,我給你做了豬肝粥,過來嘗一下。”

喬伊有些不好意思笑笑,“師兄,麻煩你一個晚上,回頭請你吃飯。”

她跟顏星丞都是R**學院的高材生,顏星丞比她大兩屆。

都是法學界泰鬥白老的關門弟子。

三年前,顏星丞碩士畢業出國發展,而喬伊則是當了陸聞舟的秘書。

兩人在專業上算是分道揚鑣了。

顏星丞笑了一下,“好啊,師傅他老人家也說很想你,等你好一點,我們叫上他一起。”

喬伊揉了幾下頭訕笑:“師傅對我那麼好,我沒走他的路,感覺有點對不住他,沒臉見他。”

她是白老最看重的學生。

白老對她期望也很大,曾經對外揚言,他這個學生一旦走進律政界,就會掀起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不小風波。

隻是她畢業以後,為了跟陸聞舟在一起,果斷放棄律師專業,做了一名秘書。

為此,白老還替她惋惜好久。

顏星丞很紳士地給她拉開餐椅,笑著說:“人各有誌,師傅從來沒怪過你。”

喬伊心底泛起一片酸澀。

看著顏星丞問:“師兄在北歐已經是赫赫有名金牌律師了,年收入已經超過十幾位數,怎麼又想起來回國發展了?”

顏星丞眼底折出一抹光亮,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他聲音溫和道:“吃不慣那裡的飯菜,所以就回來了。”

他遞給喬伊一個勺子,看似不經意地問道:“你和他怎麼了?”

喬伊衝著他笑得勉強,淡淡回道,“分手了。”

顏星丞熾熱的目光在她臉上停留幾秒,很快就笑得隨意說:“不怕,有師兄呢,不會讓他欺負你。”

他伸出大手,很輕地在喬伊頭上拍了拍,似是安慰。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她在這段感情中受了多少委屈。

昨天晚上,睡夢中的她一直都在哭。

隻是他的手還沒來得及抽回來,房間的門就被人推開了。

陸聞舟一身寒氣站在門口。

那雙深邃的桃花眼死死盯著喬伊頭頂上那隻大手。

他不等兩個人做出反應,邁著修長大腿朝著喬伊走過去。

一把奪走喬伊手裡的勺子,彎腰將人從椅子上抱起。

急匆匆進了臥室,‘嘭’地一下,將門反鎖。

喬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陸聞舟壓在床上。

門外還傳來顏星丞急促的敲門聲。

陸聞舟周身寒氣逼人,凍得喬伊嘴唇發抖。

“陸聞舟,你瘋了!”

陸聞舟有些猩紅的眸子看著她,聲音嘶啞。

“我還可以更瘋!”

說完,他低頭咬住了她的唇。

他滿腦子都是那個男人寵溺地看著喬伊的眼神。

他從來沒像現在這樣,為了一個女人失去理智。

他瘋狂啃咬著喬伊的唇,順著她雪白的脖頸一點點往下移動。

喬伊一邊掙紮一邊大罵:“陸聞舟,你混蛋!我們已經結束了,不要讓我瞧不起你!”

陸聞舟不僅沒鬆開,反而吻得更加瘋狂。

他用力咬住喬伊,悶聲問道:“這麼快就找到新歡了?”

“我們分手了,我跟誰在一起都跟你沒關係!”

“是嗎?如果我讓他從律政界消失,跟你也沒關係嗎?”

“陸聞舟,你敢!”

“我的女人他都敢碰,你說我敢不敢。”

“他隻是我師兄,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你不要針對他。”

喬伊知道陸聞舟手段陰狠,對自己不利的人,他向來不手軟。

顏星丞剛從國外回來,根基不穩,陸聞舟一個手段就可以讓他前程儘毀。

陸聞舟看著她緊張的樣子,嘴角發出一抹冷嗤。

“跟我回去,否則,我不能保證他安然無恙。”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人用力踹開。

顏星丞沒等喬伊做出反應,迅速衝進臥室,朝著陸聞舟打了過去。

很快,房間內就傳來劈裡啪啦的破碎聲。

喬伊嘶吼的聲音顯得那麼脆弱無力。

不知道過去多久,房間終於恢複了平靜。

顏星丞衣服淩亂,身上還帶著血跡從裡面走出來。

他蹲在地上,有些心疼地看著喬伊。

“喬伊,我不會成為你屈服別人的累贅,起來吃飯了。”

他伸出一隻大手,將渾身發抖的喬伊從地上拉起來。

攙扶著她坐在餐椅上。

喬伊眼含熱淚看著他:“對不起,師兄。”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們是同門師兄妹,保護你是我應該做的。

粥涼了,我去給你熱一下。”

他拿著那碗涼掉的粥,進了廚房。

這個時候,陸聞舟也從臥室出來。

他雖然沒有顏星丞狼狽,但臉上依舊掛了彩。

他抹了一下唇,眼神陰翳看著喬伊:“跟我走,還是留下來喝他的粥,你自己選擇。”

喬伊眼神冰涼看著他,“我們結束了,我不會跟你回去。”

“喬伊,這可是你的選擇,你不要後悔!”

他扭頭剛要離開,宋清雅電話就打了過來。

他不耐煩按了接聽。

“聞舟哥,茶水間錄像被喬秘書抹掉了,我爸媽知道以後,要告她故意傷人罪,你趕緊過來勸一下,不然喬秘書就要坐牢了。”

陸聞舟冷峻的眉眼看著喬伊,不帶絲毫猶豫地說:“那就讓她坐!”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問道:“這麼快就找到新歡了?”

“我們分手了,我跟誰在一起都跟你沒關係!”

“是嗎?如果我讓他從律政界消失,跟你也沒關係嗎?”

“陸聞舟,你敢!”

“我的女人他都敢碰,你說我敢不敢。”

“他隻是我師兄,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你不要針對他。”

喬伊知道陸聞舟手段陰狠,對自己不利的人,他向來不手軟。

顏星丞剛從國外回來,根基不穩,陸聞舟一個手段就可以讓他前程儘毀。

陸聞舟看著她緊張的樣子,嘴角發出一抹冷嗤。

“跟我回去,否則,我不能保證他安然無恙。”

就在這時,房間的門被人用力踹開。

顏星丞沒等喬伊做出反應,迅速衝進臥室,朝著陸聞舟打了過去。

很快,房間內就傳來劈裡啪啦的破碎聲。

喬伊嘶吼的聲音顯得那麼脆弱無力。

不知道過去多久,房間終於恢複了平靜。

顏星丞衣服淩亂,身上還帶著血跡從裡面走出來。

他蹲在地上,有些心疼地看著喬伊。

“喬伊,我不會成為你屈服別人的累贅,起來吃飯了。”

他伸出一隻大手,將渾身發抖的喬伊從地上拉起來。

攙扶著她坐在餐椅上。

喬伊眼含熱淚看著他:“對不起,師兄。”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們是同門師兄妹,保護你是我應該做的。

粥涼了,我去給你熱一下。”

他拿著那碗涼掉的粥,進了廚房。

這個時候,陸聞舟也從臥室出來。

他雖然沒有顏星丞狼狽,但臉上依舊掛了彩。

他抹了一下唇,眼神陰翳看著喬伊:“跟我走,還是留下來喝他的粥,你自己選擇。”

喬伊眼神冰涼看著他,“我們結束了,我不會跟你回去。”

“喬伊,這可是你的選擇,你不要後悔!”

他扭頭剛要離開,宋清雅電話就打了過來。

他不耐煩按了接聽。

“聞舟哥,茶水間錄像被喬秘書抹掉了,我爸媽知道以後,要告她故意傷人罪,你趕緊過來勸一下,不然喬秘書就要坐牢了。”

陸聞舟冷峻的眉眼看著喬伊,不帶絲毫猶豫地說:“那就讓她坐!”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