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喬秘書求婚失敗,原來總裁不愛她
  4. 第5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第5章

喬伊動作敏捷,往旁邊閃了一下,儘管如此,還是有一部分熱咖啡濺到她腳面。

她疼得倒吸一口涼氣。

剛要跟宋清雅理論,抬頭瞬間,就看到宋清雅整個人朝著身後的玻璃櫃子砸過去。

她出於本能,伸手拉了一下。

但卻被宋清雅掙脫了。

“嘩啦啦啦”。

宋清雅胳膊撞碎了玻璃。

鮮血順著她的手臂流到地上。

正在這時,身後傳來陸聞舟冰冷的聲音。

“喬伊,你在乾嘛!”

陸聞舟高大挺拔的身影快步衝到宋清雅身邊。

幽深的眼眸越來越暗。

“你怎麼樣?”

宋清雅慘白的小臉上掛著兩行熱淚,嘴巴一抽一抽地抖著。

“聞舟哥,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小心把咖啡灑在喬秘書身上,讓她誤會我是故意的,所以才推了我。

你不要怪她好不好?”

聽到這些話,喬伊瞬間瞪大了眼睛。

她沒想到宋清雅為了栽贓陷害,竟然用了苦肉計。

她立即解釋:“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的。”

陸聞舟那雙冷厲的眸子在她身上快速掃了一下,黑眸在她腳背上的燙傷停留片刻。

很快便離開。

然後冷聲說道:“等我回來再收拾你!”

說完,他帶著宋清雅急匆匆往外走。

喬伊看著他們的背影,臉上露出一抹難以形容的傷痛。

這個就是他愛了七年的男人。

在她和宋清雅之間,他從來不會選擇相信她。

喬伊立即整理好情緒,她絕對不會讓宋清雅計謀得逞。

雖然她已經跟陸聞舟分手了,他對她到底什麼態度她不在乎。

但是這種栽贓陷害,她不能容忍。

有一次就會有下一次。

她立即找到同事小李,讓她找技術部的男朋友幫忙,把剛纔那段錄像幫她複製一份。

她要證明自己的清白。

處理好一切,喬伊很快就從這件事裡抽出來。

投入到緊張的工作。

陸聞舟和陳卓都不在,高層已經在會議室等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著,上午的例會隻能由她主持。

她有條不紊記錄各個部門的彙報。

也將這週一些棘手的項目拿出來討論。

會議室裡沒有陸聞舟,氣氛輕鬆了不少。

大家紛紛誇讚喬伊能乾,還調侃她和陸聞舟配合那麼好,有沒有可能成為他們的老闆娘。

喬伊麪對大家的恭維,淡淡笑了一下。

“我們隻是工作關係,大家不要胡亂猜測,而且我馬上就要......”離職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會議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陸聞舟一身黑色西裝站在門口,氣場冷厲陰森,宛如從地獄走出來的惡魔。

那雙深邃的黑眸,冷冷朝著喬伊看過去。

會議室剛纔還一片祥和輕鬆的氣氛,這會卻變得逼仄,令人喘不過氣來。

所有人全都站起來,齊刷刷喊了一聲‘陸總’。

陸聞舟沒應聲,邁著修長的大腿朝著喬伊走過去。

冰涼的大手一把攥住喬伊的手腕,聲音更是冷得嚇人。

“跟我來!”

陸聞舟拖著喬伊,從會議室裡出來。

垂眸就看到她白皙光潔的腳背上有幾處明顯的紅腫。

他沒好氣說了一句:“蠢死你算了!”

說完,他彎腰將喬伊抱在懷裡。

到了停車場,他一把將人按在副駕駛上。

從儲物箱裡拿出一盒還沒開封的燙傷膏。

他眼睫低垂,薄唇緊抿。

墨色眸子裡暗潮翻滾。

陸聞舟打開藥盒,將乳白色膏體擠在自己白皙修長的手指上。

然後將藥膏輕輕抹在喬伊腳背上。

眉宇間透著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

看到喬伊因為吃痛,清秀的眉眼緊緊擰著,唇瓣被牙齒咬得發白。

手指緊緊蜷縮。

陸聞舟手指上的力度減弱了不少。

他將所有紅腫的地方全都塗了一遍。

然後挑起眸子,眼神晦暗不明看著喬伊。

似是輕笑道“就你這麼笨,確信離開我你能活?”

他直起身,將手裡藥膏丟到喬伊懷裡,“早晚塗一次,最近兩天別沾水,不然落下疤痕,別來找我哭。”

喬伊低垂著眉眼,聲音裡聽不出任何情緒:“能不能活,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陸聞舟看著她那張倔強的小臉,氣得冷哼一聲。

“喬伊,你鬨脾氣就鬨脾氣,為什麼還要牽扯到送宋清雅,她有抑鬱症你不知道嗎?我跟你說過,她威脅不到你,你為什麼不相信。”

喬伊剛剛燃起的那抹感激之情瞬間消散,眼神冰涼看著陸聞舟。

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

“陸聞舟,我再說一遍,我沒碰她,是她自己故意摔倒的,就是想栽贓陷害我,不信的話,可以查監控。”

陸聞舟抬眼看她,“我還沒那麼傻,但宋清雅有凝血功能障礙,又是熊貓血,她現在失血過多,血庫裡沒有庫存,你去給她獻血,我保證宋家不會動你,這件事到此為止。”

如果剛纔喬伊心口隻是刺痛,那麼現在就是撕心裂肺的痛。

那種痛是無法忍受的,痛得她甚至忘記了呼吸。

陸聞舟要帶著她給宋清雅去獻血。

她可是上週才做完流產。

而且手術中還因為失血過多造成貧血,到現在她還在喝著中藥調理。

喬伊黑眸冷冷盯著陸聞舟,語氣裡帶著少有的倔強。

“陸聞舟,如果我說我的身體現在根本獻不了血呢,你打算怎麼辦,是要壓著我去嗎?”

陸聞舟眸光清冷地看著她。

“你的體檢報告沒什麼問題,隻獻400CC對身體不會有多大影響。

再說,宋清雅是宋郡輝的掌上明珠,不管你有沒有責任,他要是因為這件事動喬家,連我都插不上手。”

喬伊自嘲地笑了一下。

陸聞舟隻知道宋清雅是她爸爸的掌上明珠,她又何嘗不是呢?

她流產的時候,流了那麼多血,他連電話都不接。

宋清雅隻是劃破了一個小口子,就把他緊張得要命,還用喬家威脅她。

這還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喬伊眼神悲涼看著陸聞舟。

“陸聞舟,400CC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大礙,那2000CC呢?”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下疤痕,別來找我哭。”

喬伊低垂著眉眼,聲音裡聽不出任何情緒:“能不能活,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陸聞舟看著她那張倔強的小臉,氣得冷哼一聲。

“喬伊,你鬨脾氣就鬨脾氣,為什麼還要牽扯到送宋清雅,她有抑鬱症你不知道嗎?我跟你說過,她威脅不到你,你為什麼不相信。”

喬伊剛剛燃起的那抹感激之情瞬間消散,眼神冰涼看著陸聞舟。

臉上露出一抹譏諷的笑。

“陸聞舟,我再說一遍,我沒碰她,是她自己故意摔倒的,就是想栽贓陷害我,不信的話,可以查監控。”

陸聞舟抬眼看她,“我還沒那麼傻,但宋清雅有凝血功能障礙,又是熊貓血,她現在失血過多,血庫裡沒有庫存,你去給她獻血,我保證宋家不會動你,這件事到此為止。”

如果剛纔喬伊心口隻是刺痛,那麼現在就是撕心裂肺的痛。

那種痛是無法忍受的,痛得她甚至忘記了呼吸。

陸聞舟要帶著她給宋清雅去獻血。

她可是上週才做完流產。

而且手術中還因為失血過多造成貧血,到現在她還在喝著中藥調理。

喬伊黑眸冷冷盯著陸聞舟,語氣裡帶著少有的倔強。

“陸聞舟,如果我說我的身體現在根本獻不了血呢,你打算怎麼辦,是要壓著我去嗎?”

陸聞舟眸光清冷地看著她。

“你的體檢報告沒什麼問題,隻獻400CC對身體不會有多大影響。

再說,宋清雅是宋郡輝的掌上明珠,不管你有沒有責任,他要是因為這件事動喬家,連我都插不上手。”

喬伊自嘲地笑了一下。

陸聞舟隻知道宋清雅是她爸爸的掌上明珠,她又何嘗不是呢?

她流產的時候,流了那麼多血,他連電話都不接。

宋清雅隻是劃破了一個小口子,就把他緊張得要命,還用喬家威脅她。

這還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喬伊眼神悲涼看著陸聞舟。

“陸聞舟,400CC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大礙,那2000CC呢?”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