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喬秘書求婚失敗,原來總裁不愛她
  4. 第10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第10章

喬伊想都沒想就回道:“除了這個,我都可以答應你。”

陸聞舟捏著她的下巴輕笑一聲:“可我隻想要這個。”

“陸聞舟,就算你認為我有目的接近你,可這三年我都把你照顧得好好的,我不欠你什麼,你沒有理由不放我走。”

陸聞舟看著喬伊那個倔強的眼神,那張叭叭不停的小嘴。

還有她那個若隱若現的事業線。

喉結忍不住滾動了幾下。

他一把將喬伊抱在腿上,下巴抵在她肩上,聲音暗啞:“那你給我仔細說說,你是怎麼照顧我的?”

他低沉磁性的聲音震得喬伊頭皮發麻,大手很不老實地伸進喬伊的衣服。

喬伊想要掙脫,卻奈何陸聞舟抱得很緊。

情急之下,她低頭咬住了他的肩膀。

她把自己所有的委屈全和不滿,全都放在這個咬痕上。

直到嘴裡有一股血腥味道傳來,她才鬆開。

喬伊眼睛裡含著淚花,聲音有些發顫:“陸聞舟,不要把我惹急了,兔子急了也會咬手的。”

說完,她一把推開陸聞舟,帶著滿臉哀怨地離開。

陳卓回到車上的時候,正好看到他家總裁拿著手機對著肩膀拍照。

透過後視鏡,他看到總裁肩上那個冒著血漬的咬痕。

嘖。

總裁這是又把人惹急了。

他很同情地問道:“陸總,要上藥嗎?”

陸聞舟冷眼睨了他一下:“我有那麼嬌氣?”

陳卓:不是您沒那麼嬌氣,而是您想留著證據,找喬秘書算賬吧。

陸聞舟連著拍了好幾張照片,這才把衣服穿好,冷聲問道:“喬家的項目誰停地?”

陳卓垂頭,猶豫半天才道:“是夫人。”

“為什麼沒人告訴我?”

“是夫人不讓說的。”

“陳卓,你是我的助理還是她的!”

陳卓立即說道:“陸總,夫人好像知道了您和喬秘書的關係,派人調查了喬秘書這三年所有行蹤,還有喬氏集團跟陸氏的合作。

我看她這次來者不善。”

陸聞舟骨節修長的大手用力扯了一下領帶。

眼底泛著陰冷。

他拿出手機,給母親打了過去。

電話剛接通,對面傳來女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人清冷的聲音。

“如果想替喬家求情,那就免了,我不會放手!”

陸聞舟臉色難看至極,“她是我的人,你沒有權力動她。”

陸夫人冷笑一聲:“就因為她是你的人,所以我才動她,你知不知道當年她母親曾經勾引過你父親。

那麼不擇手段爬上男人床的女人,她女兒又好到哪兒去?”

陸聞舟不以為然輕笑:“那是她母親,跟她沒有關係!”

“陸聞舟,我們陸家絕對不會讓這種女人進門的,你跟她在一起不會幸福!”

“難道你跟我爸就幸福嗎?你們從我很小就吵個不停,分分合合幾十年,讓我對婚姻恐懼,讓我姐不相信愛情,三十幾歲還單身。

難道你們還不反省,非要把我們逼上絕路?”

陸聞舟說話聲音都是抖的。

他滿腦子都是父母經常吵架的畫面。

姐姐帶著他躲進小黑屋裡,摟著他默默流著眼淚。

如果沒有奶奶細心照顧,恐怕他們不會健康長大。

他靠在椅背上,手指輕輕按著太陽穴。

每當想起這些事,他都頭痛得要命。

陸夫人沒有半點心疼,絲毫不讓:“那是我一個人的錯嗎?你父親如果不到處沾花惹草,我會跟他吵架?

陸聞舟,我告訴你,喬伊這件事我管定了。

我絕對不會讓那個女人待在你身邊,哪怕當個情人都不行!”

說完,她無情將電話掛斷。

陸聞舟氣得眉心橫跳,從煙盒裡抖出一根菸,低頭點上。

靠在椅背上深深淺淺地吸著。

——

幾天以後。

喬伊照顧父親吃完午飯,突然接到醫院婦產科電話。

上次流產完以後,她做了一個婦科全項檢查,應該是結果出來了。

她拿著手機走出病房,按了接聽。

“喬小姐,你的檢查報告出現點問題,你最好立即過來一趟。”

喬伊感覺事情不妙。

掛斷電話,叮囑父親幾句,找個藉口離開。

醫生擰眉看著報告數據,又看看喬伊本人,然後問道:“經常吃事後藥?”

喬伊點頭。

陸聞舟隨時隨地都會發情,有時候來不及買套,她就隻能吃事後藥。

上次懷孕也是因為被陸聞舟折騰得太狠了,導致她高燒不退,忘記吃藥了。

醫生很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你子宮後位,內壁又薄,再加上你經常吃事後藥,卵巢有點早衰跡象,懷孕對你來說已經很難了。

這麼難有了孩子,你卻不好好保護,讓她流產,還大出血,對你身體造成很大傷害。

報告顯示,你再次懷孕的機率很低,應該不超過百分之二十。”

聽到這些話,喬伊心口就像被人戳了一把刀子。

鑽心的疼痛令她喘不上氣來。

冰涼的小手死死攥著衣角。

她記得有個親戚,懷孕機率百分之四十,結婚五年了,到現在還沒懷上。

那她這百分之二十的機率,是不是這輩子都做不了媽媽了。

喬伊啞著聲音問:“醫生,那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嗎?”

醫生無奈搖頭:“給你開中藥調理一下吧,或許機率會提升,不過我警告你,事後藥不許再吃了。

女人一旦失去做母親的權力,後悔的可就是一輩子。

男人如果真的愛你,避孕的方法有很多,不會隻顧自己爽了,而不顧你的身體。”

喬伊悲涼地笑了一下。

是啊。

如果陸聞舟真的愛她,又怎麼捨得讓她承擔這一切。

喬伊拿著單子踉踉蹌蹌往外走,剛到門口,下一個病人已經推門進來。

她顧不及看清那人的臉,跌跌撞撞擦身而過。

隻是大腿剛邁出去幾步,耳邊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醫生,我想做個備孕檢查,想結婚後就要孩子。”

喬伊頓時身形一僵。

過了許久,她才慢慢回頭。

看到的正是宋清雅那張帶著幸福的笑臉。

陸聞舟不願意跟她結婚,不想跟她有孩子。

甚至為了不讓她懷孕,讓她吃了那麼多事後藥,害得她懷孕機率隻有百分之二十。

可他轉臉不僅要跟他的白月光結婚,還要有個孩子。

果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喬伊沒有比此刻更加心痛的。

她渾身僵硬地朝著外面走去。

剛走出去幾步,身子就跌進一個熟悉的懷抱。

沒等她反應過來,頭頂就傳來陸聞舟清冷的聲音。

“你懷孕了?”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為被陸聞舟折騰得太狠了,導致她高燒不退,忘記吃藥了。

醫生很同情地看了她一眼,“你子宮後位,內壁又薄,再加上你經常吃事後藥,卵巢有點早衰跡象,懷孕對你來說已經很難了。

這麼難有了孩子,你卻不好好保護,讓她流產,還大出血,對你身體造成很大傷害。

報告顯示,你再次懷孕的機率很低,應該不超過百分之二十。”

聽到這些話,喬伊心口就像被人戳了一把刀子。

鑽心的疼痛令她喘不上氣來。

冰涼的小手死死攥著衣角。

她記得有個親戚,懷孕機率百分之四十,結婚五年了,到現在還沒懷上。

那她這百分之二十的機率,是不是這輩子都做不了媽媽了。

喬伊啞著聲音問:“醫生,那就沒有什麼辦法了嗎?”

醫生無奈搖頭:“給你開中藥調理一下吧,或許機率會提升,不過我警告你,事後藥不許再吃了。

女人一旦失去做母親的權力,後悔的可就是一輩子。

男人如果真的愛你,避孕的方法有很多,不會隻顧自己爽了,而不顧你的身體。”

喬伊悲涼地笑了一下。

是啊。

如果陸聞舟真的愛她,又怎麼捨得讓她承擔這一切。

喬伊拿著單子踉踉蹌蹌往外走,剛到門口,下一個病人已經推門進來。

她顧不及看清那人的臉,跌跌撞撞擦身而過。

隻是大腿剛邁出去幾步,耳邊就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醫生,我想做個備孕檢查,想結婚後就要孩子。”

喬伊頓時身形一僵。

過了許久,她才慢慢回頭。

看到的正是宋清雅那張帶著幸福的笑臉。

陸聞舟不願意跟她結婚,不想跟她有孩子。

甚至為了不讓她懷孕,讓她吃了那麼多事後藥,害得她懷孕機率隻有百分之二十。

可他轉臉不僅要跟他的白月光結婚,還要有個孩子。

果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喬伊沒有比此刻更加心痛的。

她渾身僵硬地朝著外面走去。

剛走出去幾步,身子就跌進一個熟悉的懷抱。

沒等她反應過來,頭頂就傳來陸聞舟清冷的聲音。

“你懷孕了?”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