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玄幻小說
  3. 宗族脩仙:我能無限轉生
  4. 第10章 你不要再誇了!

第10章 你不要再誇了!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你……知道就好!”

“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你……這小嘴怎麼跟抹了蜜似的?”

“這麼誇,我們怎麼還好意思罵你?!”

“倒也不是全然不學無術,多少還是明白事理的。”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好為再難你,快點走吧。”

……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雖然王法得本意並非如此,壓根就沒有拍馬屁。

僅僅隻是站在長輩的視角,評價鼓勵後輩而已。

但是。

一眾書生卻因為資訊缺失。

不知道王法能轉生,不知道面前之人就是他們的祖宗。

因此聽起來,就隻會覺得被奉承了。

好在,他們的良心並不壞,本性不差。

雖然被拍了馬屁,但是卻沒有覺得理所應當。

反而是多少有點兒害羞,不好意思。

簡單來說,就是一群少年不禁誇,害臊。

到此,他們也就打消了為難王法的念頭。

隻想著讓對方趕緊離開,免生事端。

然而。

王法卻不依不饒。

不僅沒有離開的意思,反而開始審視起其他人。

“喲~我也認識你!叫……王城,可對?”

“不錯,不錯!遠近聞名的大孝子,臥冰求鯉就是你乾的吧!”

“還有你,沒認錯的話,應該是……王晨。”

“聽說你的父母早亡,作為長兄,獨自將三個弟弟妹妹養活,也是不容易啊!”

“對!還有你,王逞。”

“明明手無縛雞之力,卻敢路見不平,一人喝退攔路土匪,救下往來的商隊,也算是一段佳話。”

王法越說越起勁,將眾人認了個遍。

即便眾人之前出言不遜,他心裡也沒有絲毫芥蒂。

反而覺得面前這群書生,怎麼看怎麼順眼。

隻是。

一眾書生卻越發覺得不好意思。

一個個臉色羞紅,狠話的憋在胸口,怎麼也說不出來。

“你……有完沒完,不要再誇了!”

“你……少來這一套,我們不吃的!”

“你……這都是跟誰學的啊,太過分了!”

“行了,行了,不要再說了,你快快離去即可!”

事已至此,眾人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心裡已經徹底熄滅教訓王法的念頭。

要是再讓他這麼說下去,真的能臊死人。

雖然說得都是大實話,但是少年心性,還是很純良的,不禁誇。

隻不過……

王法卻搖搖頭,“我是來拜訪主家的,門都還沒進去,怎麼能回呢。”

“你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你覺得主家會接見你嗎?”王曉羞紅著臉,勉強應付回答,“別自找沒趣了,趁現在還來得及,走吧。”

“我倒是覺得……他們一定很想見到我。”

王法莫名自信。

神情中透著一絲淡然,彷彿所有事情都在掌握當中。

聞言,一眾書生先是一愣,而後均流露出同情的眼神。

“我知道,你是為了比武招親之事來的吧?”王曉不依不饒,“你該不會真信了李氏家族的話,覺得人人都有機會吧?”

王城點頭,接茬道:“那都是場面話,當不得真。”

“不錯,李氏家族好歹是本地豪強,普通人根本就入不了他們的法眼,更何況你還是……我看就算了吧。”王晨幫腔道。

雖然還是在勸說王法離開。

但是眾人的言語已經比先前溫柔了不少。

隻是王法依舊不為所動,並且也沒有再選擇迴應。

就這麼安靜的待在原地,靜靜等著什麼似的。

見此狀況,王曉等人卻不怎麼識趣。

尤其是當他們看見周遭的人越聚越多之時,心裡的焦躁越發不安。

“王二狗,你當真不聽勸?”

“你仔細瞧瞧,人可是越聚越多,看見你的人也就越來越多!”

“你想過沒有,如果讓其他家族知道此事,如何不會宣揚汙衊?”

“輿論戰,你懂嗎?”

“明天,不!恐怕不用一個時辰,其他家族就會借題發揮,瘋狂製造謠言。”

“說得不錯,我都能將謠言猜出一二來。”

“王氏家族,有敗門風,竟然引賊入室,同流合汙!”

“竊賊之子登大雅之堂,究竟是道德的淪喪,還是人性的毀滅?”

“竊賊入豪門,永陵鎮的地下勢力曝光,百姓永無安寧之日!”

“這些問題你可曾考慮過?可曾想過會影響王氏家族?”

“可曾明白名聲的重要性,會直接影響比武招親,導致祖宗的遺願落空?!”

……

眾人越說越激動。

先前的害臊情緒一掃而空。

取而代之的則是熱血上頭。

一副誓死捍衛宗族名聲的架勢。

對於此,王法不怒反喜,頻頻點頭認可。

沒辦法,說到底,書生們其實是在捍衛王法的利益。

因此,即便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他也絲毫不覺得惱火。

甚至於還有一點兒享受,心裡美滋滋的。

“你到底聽明白沒有?”王曉說的嘴唇都乾了,“快些離開吧,不然我們可就不講客氣了!”

“聽懂了,不過……我不走。”王法微笑迴應,“動手就免了,我真怕傷到你們,那樣一來,可就是宗族的損失。”

說著,王法還特意秀了秀肌肉,將胳膊亮了出來。

“你……冥頑不靈,簡直是胡鬨!”

看著沙包一樣大的肌肉,王曉明顯有些慫。

不過也不能怪他沒有血性,實在是差距太大。

畢竟一個是書生,拿筆唸書的。

另一個從小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耍狠的。

在武力值上有所差距,那也是在所難免之事。

隻不過……

硬的不行,卻可以來軟的。

王曉製止住衝動的眾人後,突然朝著王府的方向,拱手作揖。

“王二狗,如果你還當自己是王氏族人,身上還有一絲榮辱感可言,那就請回答我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祖宗·王法乃是貧農出身,雖然困苦卻也有過意外之財,他是如何處理的?!”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均露出一副瞭然的神色,目光齊刷刷盯向王法。

而後者,也就是王法,明顯愣住,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等了一會兒後,他方纔明白王曉的用意。

說白了就是想用祖宗的事蹟,來教育自己。

不過……祖宗就是他自己啊!

當年,也就是王法的第一世。

確實獲得過一筆意外之財,足足有一百兩黃金。

對於貧農出身的他而言,無疑是一筆钜款。

足以讓其逍遙快活的享受一生,無憂無慮。

隻是。

一切的前提都得是……

那筆黃金得是真的才行!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影響比武招親,導致祖宗的遺願落空?!”

……

眾人越說越激動。

先前的害臊情緒一掃而空。

取而代之的則是熱血上頭。

一副誓死捍衛宗族名聲的架勢。

對於此,王法不怒反喜,頻頻點頭認可。

沒辦法,說到底,書生們其實是在捍衛王法的利益。

因此,即便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他也絲毫不覺得惱火。

甚至於還有一點兒享受,心裡美滋滋的。

“你到底聽明白沒有?”王曉說的嘴唇都乾了,“快些離開吧,不然我們可就不講客氣了!”

“聽懂了,不過……我不走。”王法微笑迴應,“動手就免了,我真怕傷到你們,那樣一來,可就是宗族的損失。”

說著,王法還特意秀了秀肌肉,將胳膊亮了出來。

“你……冥頑不靈,簡直是胡鬨!”

看著沙包一樣大的肌肉,王曉明顯有些慫。

不過也不能怪他沒有血性,實在是差距太大。

畢竟一個是書生,拿筆唸書的。

另一個從小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耍狠的。

在武力值上有所差距,那也是在所難免之事。

隻不過……

硬的不行,卻可以來軟的。

王曉製止住衝動的眾人後,突然朝著王府的方向,拱手作揖。

“王二狗,如果你還當自己是王氏族人,身上還有一絲榮辱感可言,那就請回答我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祖宗·王法乃是貧農出身,雖然困苦卻也有過意外之財,他是如何處理的?!”

此言一出,眾人嘩然。

均露出一副瞭然的神色,目光齊刷刷盯向王法。

而後者,也就是王法,明顯愣住,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等了一會兒後,他方纔明白王曉的用意。

說白了就是想用祖宗的事蹟,來教育自己。

不過……祖宗就是他自己啊!

當年,也就是王法的第一世。

確實獲得過一筆意外之財,足足有一百兩黃金。

對於貧農出身的他而言,無疑是一筆钜款。

足以讓其逍遙快活的享受一生,無憂無慮。

隻是。

一切的前提都得是……

那筆黃金得是真的才行!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