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玄幻小說
  3. 縱素界
  4. 第3章 破境在線免費閱讀

第3章 破境在線免費閱讀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林兄,剛纔堂主他說我們要在下個月之前突破到元定境,可是現在離下個月隻有三天時間了!”周繼明說道。

隻見林言義拍了拍周繼明的肩膀,說道:“別擔心,我們三天之內一定能突破到元定境的。”

周繼明聽林言義這麼一說,感覺頓時有了一些信心。

就在林言義他們準備離開聚生台時,於凝月突然開口叫住了林言義:“林言義,我想與你切磋一下!”

林言義聞言轉過身看向於凝月,“於小姐,你剛纔打敗了比我厲害的人,為何還要找我切磋一下呢?難道想讓別人看我出醜!”

於凝月連忙解釋道:“我真的隻是想跟你切磋一下,沒有別的意思。”

林言義想了想,就答應了於凝月的請求:“好!我答應你。”

隨後,林言義與於凝月走到聚生台上,“於小姐,你先出招吧!”

於凝月點了點頭,隨即釋放出寒氣。此時,聚生台上瀰漫著幽藍色的寒氣,隻見於凝月拔出佩劍向林言義襲來。林言義剛想躲開,卻發現自己的腳動不了了!

就在於凝月快要把劍抵向林言義的喉嚨時,林言義手中凝聚出一杆雷電淩戟擋住了於凝月的攻擊!

此時台下的燭晨陽驚訝的看著林言義手中的雷電淩戟,隻見雷電淩戟通體銀白,上面刻滿了像龍麟形狀的紋路,戟上盤旋著一條銀龍,周圍環繞著白色雷電!

台上於凝月被驚訝到了,“沒想到林兄還藏有這一手!”

隨後,於凝月揮出一道冰錐向林言義襲來!林言義不慌不忙的揮動淩戟擋住了冰錐。

於凝月見狀連忙凝聚出三道冰錐向林言義攻擊而去,林言義隨即使用空間雷電躲開了攻擊,瞬移到於凝月面前!然而林言義並沒有攻擊於凝月,隻是於凝月出於本能反應,揮劍劃傷了林言義。

於凝月見狀,非常自責的說道:“我不是故意的!”

林言義收起雷電淩戟,毫不在意的說道:“沒事,隻是輕微劃傷而已,過幾天就好了。”

說著說著,於凝月從身上拿出裝有療傷藥的藥瓶遞給了林言義:“林兄拿著,這藥可助你傷口快速癒合,真的很抱歉!”

林言義接過療傷藥:“沒事,真的不怪你。”

於是於凝月轉身離開了。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此時,燭晨陽走到林言義的身旁,“林兄,你剛纔那把戰戟叫什麼名字呀?那真的叫一個帥呀!”

林言義迴應道“雷電淩戟!”

“真是個霸氣的名字啊!”

林言義隨即將手搭在燭晨陽的肩膀上,“燭兄,周兄!我們去吃點好吃的吧!”

“好!我正有此意!”

“走!去吃點好吃的。”

林言義他們轉身向素境院門口走去。

到了晚上,林言義三人回到了寢室。此時,當林言義見到張雨成獨自坐在床上修煉時,立馬就想起了修煉一事!

於是連忙盤坐在床上,神識開始進入元靈界。剛進入元靈界的林言義就看到一個身穿紫色戰袍的老者站在一旁,“老頭,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元靈裡的?”

紫袍老者聞言看向了林言義,“我隻是你體內元素的殘靈,等你達到我這種實力的時候,我自會從你的元靈裡消失!”

“那你出現在這裡是有什麼事要做嗎?”林言義疑惑的問道。

隻見那名紫袍老者在手中凝聚出一把雷電淩戟,不過他的雷電淩戟周圍環繞的雷電是紅色的!

“我是來幫你突破境界的。”

話剛說完,紫袍老者就瞬移來到林言義的面前!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紫袍老者一戟刺穿了身體。

“再來!”

林言義的神識重新凝聚好身體。

然而林言義與紫袍老者還沒過夠三招就又被斬殺了!

“再來!”

在林言義的神識第十五次重新凝聚好身體時,林言義手中的雷電淩戟的雷電由白色變成了金色!

紫袍老者見林言義的雷元素已經突破到了第二層次,於是欣慰的走了。

就在這時,一位身穿金袍的老者走了過來!“年輕人,接下來該由我來幫你突破了!”

隻見金袍老者的手上幻化出一道金色圓環,圓環的周圍佈滿了圖紋!

“這是攻防兼備的光元素秘術,名為光紋環盾!”

話剛說完,金袍老者向林言義揮來一道光紋環盾,林言義見狀連忙揮動淩戟抵擋!雖然將光紋環盾擋了下來,但是還是被擊退了數十米。

緊接著,金袍老者開口說道:“你向我攻擊試試!”

林言義聞言揮動淩戟刺向金袍老者,然而被光紋環盾輕鬆的擋住了!

“好厲害的秘術,能不能教我啊?”

金袍老者隨即將這門秘術教給了林言義,“你現在已經突破到元定境第二重了,現在可以離開元靈界,回到現實中了。”

“等等,為什麼是第二重?”

林言義疑惑的問道。

“元定境以上的境界都開始分一至五重,第五重再突破就到下一個境界了,二重境界比一重境界要強大許多。”

話說完,金袍老者就離開了。

片刻後,林言義醒了過來。

“林兄!林兄!林兄!快醒醒!”

燭晨陽在一旁搖晃著林言義。

“林兄,你醒了!你這一修煉就修了兩天,真是嚇死我們了。”

周繼明在一旁說道。

林言義輕輕敲打了一下自己的頭,說道:“唉呀,竟然修煉了那麼久!”

隨後,林言義轉眼看向張雨成:“張兄,你現在是元定境幾重啊?”

張雨成冷漠的說道:“三重。”

“周兄幾重呀?”

“一重。”

“那燭兄呢?”

“我也是三重。”

燭晨陽隨即又問道:“林兄,你幾重啊?”

隻見林言義伸出兩根手指:“二重。”

“二重,也不錯了!”燭晨陽拍了拍林言義的肩膀。

“我們該去拿護甲和護腕了!”周繼明開口說道。

“正好我也餓了,拿完護甲護腕咱們就去飽餐一頓!”

林言義伸了伸懶腰,站起身走出了門口。

當林言義他們拿完護甲護腕,去飯館的路上遇到了於凝月!

隻見於凝月走到林言義面前,

“傷好了嗎?”

林言義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已經痊癒了。”

“痊癒就好。”

於凝月轉身便離開了。

燭晨陽突然拍了一下林言義的後背,“於姑娘是不是喜歡上你了?”

“燭晨陽,這兩天找你怎麼連個人影都找不著?你去哪了?”

雪銀玉正怒氣沖沖地向燭晨陽走來!

林言義和周繼明見狀,連忙說道:“燭兄,我們先走一步了,你先和雪姑娘待會兒吧!”

話說完,林言義他們迅速向飯館的方向跑去了!

“你們兩個真不講義氣!銀玉,你聽我解釋啊!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環盾輕鬆的擋住了!

“好厲害的秘術,能不能教我啊?”

金袍老者隨即將這門秘術教給了林言義,“你現在已經突破到元定境第二重了,現在可以離開元靈界,回到現實中了。”

“等等,為什麼是第二重?”

林言義疑惑的問道。

“元定境以上的境界都開始分一至五重,第五重再突破就到下一個境界了,二重境界比一重境界要強大許多。”

話說完,金袍老者就離開了。

片刻後,林言義醒了過來。

“林兄!林兄!林兄!快醒醒!”

燭晨陽在一旁搖晃著林言義。

“林兄,你醒了!你這一修煉就修了兩天,真是嚇死我們了。”

周繼明在一旁說道。

林言義輕輕敲打了一下自己的頭,說道:“唉呀,竟然修煉了那麼久!”

隨後,林言義轉眼看向張雨成:“張兄,你現在是元定境幾重啊?”

張雨成冷漠的說道:“三重。”

“周兄幾重呀?”

“一重。”

“那燭兄呢?”

“我也是三重。”

燭晨陽隨即又問道:“林兄,你幾重啊?”

隻見林言義伸出兩根手指:“二重。”

“二重,也不錯了!”燭晨陽拍了拍林言義的肩膀。

“我們該去拿護甲和護腕了!”周繼明開口說道。

“正好我也餓了,拿完護甲護腕咱們就去飽餐一頓!”

林言義伸了伸懶腰,站起身走出了門口。

當林言義他們拿完護甲護腕,去飯館的路上遇到了於凝月!

隻見於凝月走到林言義面前,

“傷好了嗎?”

林言義有些受寵若驚的說道:“已經痊癒了。”

“痊癒就好。”

於凝月轉身便離開了。

燭晨陽突然拍了一下林言義的後背,“於姑娘是不是喜歡上你了?”

“燭晨陽,這兩天找你怎麼連個人影都找不著?你去哪了?”

雪銀玉正怒氣沖沖地向燭晨陽走來!

林言義和周繼明見狀,連忙說道:“燭兄,我們先走一步了,你先和雪姑娘待會兒吧!”

話說完,林言義他們迅速向飯館的方向跑去了!

“你們兩個真不講義氣!銀玉,你聽我解釋啊!”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