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其他小說
  3. 末日求生:開局覺醒了武器係統
  4. 第2章 留校在線免費閱讀

第2章 留校在線免費閱讀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當天晚上8點,李青澤收到了來自班級群的通知。

“請各位在校生留在宿舍,禁止出入宿舍樓,禁止串樓層串宿舍,三餐將由相關工作人員派發!請知悉。”

“我回不去了?”李青澤看著剛剛收拾好的行李,發了會呆,然後默默說道“我還沒吃飯呢。”

李青澤隱約感到事情的不簡單,隨後上網翻看訊息,一打開抖視頻,就在主頁上看到一宗新聞。

“濱城、魔都城市發生了騷亂,城市各處發生咬人事件。”

……

“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來到打假小宗哥的直播間,網上到處都在說世界末日要來了,喪屍危機要來了,而我小宗哥就要打破這些謠言,而小宗哥現在身處的就是煤都啦,而我現在就在這裡最繁華的大街上,大家可以看到,現在大街上還是非常的繁華,人來人往,根本沒有喪屍危機的跡象。”

隨著小宗哥的不斷前行,李青澤在他的直播間裡突然看到了前方的人群發生了騷動。

“哦!前面這是怎麼了,讓小宗哥帶領直播間的各位觀眾們一探究竟!”

隨著鏡頭的移動,前方的景象也出現在了李青澤的眼前,隻見手機螢幕上一個女人突然倒地不起渾身抽搐,熱心的群眾圍了上去進行檢視,突然那個女人的身體詭異的扭曲起來,此時直播間湧入了越來越多的觀眾。小宗哥看著直播間的十萬加,興奮的說道。

“哪位老闆刷一輛跑車,小宗哥走到她面前去拆穿她。”

小宗哥話音剛落,直播間便出現了好幾個跑車特效,小宗哥看著刷屏的跑車,內心歡呼“火了火了,這下我徹底火了。”

隨後小宗哥走上前去,然後讓周圍的一個大哥拿著手機,攝像頭正對著倒地的女人,然後走了上去。

“喂,別裝了,演過頭了,不是你有這功夫你也去開個直播不好嗎?非得在這表演。”

隨著小宗哥的越走越近,倒地女人突然暴起衝著他撲了上來,用嘴巴撕咬著他的脖子,小宗哥倒地,血液噴射出來,從直播間裡聽到了周圍人群的驚呼。

拿著手機的男人被嚇呆在了原地,過了約6、7秒,那個女人猛地回頭朝向男人,男人被嚇得後退了兩步,然後便被撲倒在地,手機也掉落在了地上,手機反面朝上,此時直播間裡已經炸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開了鍋,不斷傳來男人的尖叫聲和肌肉被撕扯的聲音,直播間的畫面也變成了寫字樓上的燈光和街邊廣告牌的廣告。

慢慢的,男人的尖叫聲逐漸減弱直到在直播間完全聽不見。直播間底下的時事評論也在不斷滾動重新整理著。

“我造,你們看見了嗎?死人了!”

“熱烈的馬,這世界真完蛋啦?那我房貸車貸豈不是不用還了!”

“樓上別叫了,你爹大四剛找到工作,一年20個,你在叫什麼啊?”

……

李青澤看著不斷重新整理的評論,突然,直播間螢幕上出現了一滴血液,直播間被染紅,李青澤看著紅色的螢幕。

“啊!”直播間螢幕上出現了一張完全失去人類面孔的腦袋。隨後直播便被封禁了。

李青澤看著手機上突然出現的景象被嚇了一跳,手機甩了出去。

等待著李青澤的心情平靜下來,慢慢的拾起了手機,李青澤不斷喘著粗氣,腦海中浮現出那一張模糊的面孔。

眼眶完全凹了進去,失去了人類所擁有的瞳孔,眼白占據了整個眼球,皮膚呈現出黑色,乾燥且粗糙,隱約看見一張嘴被撕扯到腮幫子,好像是自己硬生生的張嘴所扯裂的一樣。

李青澤久久不能平靜,但隨後他猛的想到“濤子!濤子的家就是煤都的!”

李青澤迅速翻出薑帥濤的綠泡泡聊天窗,打了個語音電話。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嗯?不接。”

“噔噔噔,噔噔,噔噔…”

“還不接?”

隨後李青澤直接撥打薑帥濤的電話。

“您好,你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候再撥。”

“艸!”

“不會出事吧!”

“不會的!他跟著武警部隊走的,屁事沒有。”

李青澤深吸了一口氣,強行把心情平靜了下來。

“世界變了,世界變了…”

第二天,李青澤早早便起了床,因為昨天發生的事太過詭異,李青澤輾轉反側在淩晨兩點才勉強睡著,淩晨五點的時候便被夢裡那吃人的場景所嚇醒。

李青澤起來後,洗了把臉,坐在桌子前,等待著公務人員派發早餐。他實在是太餓了,李青澤沒有吃零食的習慣,所以宿舍一點吃的都沒有,全靠喝水充饑。

就這樣,李青澤硬生生熬到了早晨七點四十,李青澤好像聽到了宿舍樓道傳來了聲音。

踏,踏,踏…

“腳步聲?送飯的來了?而且很近!”

李青澤站起身來就往門口走去,正準備開門時他突然聽到樓道中傳來了開門聲,李青澤正準備擰開門把手的手停了下來,在門口,聽著屋外的動靜。

“我靠,來送飯了,快讓我看看有啥吃的!”隔壁傳來聲音。

“啊?哥們,你沒事吧,你腿怎麼了,怎麼一瘸一拐的。唉不是,你身上為啥這麼臟?你跟人打仗了?”隔壁聲音的主人朝著那個背影逐漸走去。

“唉哥們,飯呢?我們啥時候能回家,不能一直給我們關宿舍裡吧。”

那道背影聽見了背後傳來的聲音,緩緩的轉過了身。

聲音主人看著轉過來的身影。

“啊!”聲音主人後退了幾步,摔倒在了原地。

“不不不,不是,哥們,你你你,跟人打架也也也太狠了,快快快,快去醫院吧。”

那道身影,看著摔坐在地上的人,嘶吼一聲,朝著他一瘸一拐的跑去。

“你你你,你乾嘛?別別,別過來。”他用手撐著後退了幾步。

但那道聲音並沒有理會他,迴應他的隻有嘶吼。

李青澤聽著樓道中傳來的動靜,驚恐的捂住了嘴巴。

隨後,樓道中便傳來了尖叫聲,李青澤想開門去幫忙,但手放在門把手上就是擰不下去,李青澤的手顫抖著。

又過了一會,李青澤聽到了樓道中的腳步聲好像變得密集了,李青澤猛的向後退去,遠離了宿舍門。

等待樓道中逐漸變得安靜,腳步聲也開始變得緩慢,李青澤突然看向了宿舍門的門鎖。

“壞,我沒鎖門!”

李青澤猶豫了片刻,脫下了拖鞋,光腳,緩緩的向著宿舍門走去,但樓道中傳來的腳步聲卻在無時無刻的敲打著他的內心,李青澤摸著門鎖的旋鈕。

“哢!”門被鎖上了,但傳來的動靜還是引起了樓道的騷動。

“咚咚咚!”宿舍門傳來了密集的敲門聲,李青澤被嚇得猛地後退,後退到了陽台上,關上了門並上了鎖,靜靜地看著門口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敲門聲逐漸消失。

“完,我被包圍了!”

……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就這樣,李青澤硬生生熬到了早晨七點四十,李青澤好像聽到了宿舍樓道傳來了聲音。

踏,踏,踏…

“腳步聲?送飯的來了?而且很近!”

李青澤站起身來就往門口走去,正準備開門時他突然聽到樓道中傳來了開門聲,李青澤正準備擰開門把手的手停了下來,在門口,聽著屋外的動靜。

“我靠,來送飯了,快讓我看看有啥吃的!”隔壁傳來聲音。

“啊?哥們,你沒事吧,你腿怎麼了,怎麼一瘸一拐的。唉不是,你身上為啥這麼臟?你跟人打仗了?”隔壁聲音的主人朝著那個背影逐漸走去。

“唉哥們,飯呢?我們啥時候能回家,不能一直給我們關宿舍裡吧。”

那道背影聽見了背後傳來的聲音,緩緩的轉過了身。

聲音主人看著轉過來的身影。

“啊!”聲音主人後退了幾步,摔倒在了原地。

“不不不,不是,哥們,你你你,跟人打架也也也太狠了,快快快,快去醫院吧。”

那道身影,看著摔坐在地上的人,嘶吼一聲,朝著他一瘸一拐的跑去。

“你你你,你乾嘛?別別,別過來。”他用手撐著後退了幾步。

但那道聲音並沒有理會他,迴應他的隻有嘶吼。

李青澤聽著樓道中傳來的動靜,驚恐的捂住了嘴巴。

隨後,樓道中便傳來了尖叫聲,李青澤想開門去幫忙,但手放在門把手上就是擰不下去,李青澤的手顫抖著。

又過了一會,李青澤聽到了樓道中的腳步聲好像變得密集了,李青澤猛的向後退去,遠離了宿舍門。

等待樓道中逐漸變得安靜,腳步聲也開始變得緩慢,李青澤突然看向了宿舍門的門鎖。

“壞,我沒鎖門!”

李青澤猶豫了片刻,脫下了拖鞋,光腳,緩緩的向著宿舍門走去,但樓道中傳來的腳步聲卻在無時無刻的敲打著他的內心,李青澤摸著門鎖的旋鈕。

“哢!”門被鎖上了,但傳來的動靜還是引起了樓道的騷動。

“咚咚咚!”宿舍門傳來了密集的敲門聲,李青澤被嚇得猛地後退,後退到了陽台上,關上了門並上了鎖,靜靜地看著門口的動靜。

過了一會兒,敲門聲逐漸消失。

“完,我被包圍了!”

……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