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9章 神秘碎片偷襲武王郡主的震驚

第89章 神秘碎片偷襲武王郡主的震驚


%%v-Q接連兩道陣法被破,姬軒然也不著急,同時啟動兩道陣法,向著場中的人施壓。陣法吸收天地靈氣,在陣法內凝聚出了三隻翼展超過五十米的火鳥。炙熱的高溫讓三宗弟子備受煎熬。他們看著天上襲來的火鳥,嚇得驚慌失措,甚至忘記了防禦。火鳥落下,從飛舟上掠過,直接將十多個人燃燒成了灰燼。“不要亂!都給我結陣抵抗!”

武靈境外門長老怒吼一聲,想要將這些混亂的弟子組織起來,卻被天上落下的水蛟一口吞入腹中。他的鮮血將水蛟染成了紅色,化作血龍在人群中穿梭。“有點本事。”

高天啟手持黃金戟,全身熱血沸騰,猶如猛獸一般,向著飛舞的火鳥與水蛟撲殺而去。黃金戟在他的手中畫出一個金色圓輪,向著那些火鳥捲去,輕易地就將它們打成了靈氣。“小道爾,不足為懼!”

順手將黃金戟投擲了出去,空氣爆鳴,化作金色光華,洞穿了六道陣法屏障。天上的火鳥與水蛟頓時消失,救了三宗弟子的性命。這些弟子如獲重生,對高天啟極為推崇。“多謝高公子救命之恩。”

“不愧是高公子,實力非凡,不是姬軒然那種鼠輩能夠比擬的!”

“高公子威武!姬軒然有膽出來受死!”

他們叫罵聲一片,姬軒然在陣法外面卻一點也不在意。最後這一道陣法纔是這幾天的得意之作。他捏動法訣,陣法之內瞬間變成了赤紅色,彷彿他們被置身於烈火之上,被無情的炙烤著。恐怖的高溫讓下方樹林自燃,升起滾滾濃煙,阻礙了他們的視線。“這是怎麼回事?”

有人不解,走到船舷便往下看,一柄火焰凝聚的長劍頓時刺穿了他的腦袋。一個個火焰形成的士兵爬上了飛舟,將他們包圍在其中。最讓他們震驚的是,這些士兵全都有武師三重天甚至以上的實力,放眼望去,數量過三千。這究竟是什麼陣法!?就連那些武靈長老都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傻了。與此同時,姬軒然揹負雙手,悄無聲息地走進了陣法當中,身後十柄靈劍在身後圍成一個環,隨時準備射出去。藉助濃煙的掩護,他輕易地就來到了三宗飛舟的附近。他看著被火焰士兵壓製的弟子們,嘴角揚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今天就吞了你們,衝擊武靈!”

說著,十柄靈劍射出,洞穿空氣帶著尖嘯聲收割著這些弟子的性命。姬軒然從天而降落在了一支飛舟上,這些弟子忙於斬殺火焰士兵,完全沒有注意到多出了一個人。他釋放出悟道吞噬武魂,將吞噬領域擴張到了最大。那些還在拚死戰鬥的弟子,忽然發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製地飛了起來。體內血液被抽離,武魂被粗暴野蠻地扯出身體的感覺讓他們絕望地大叫。這邊的聲音太過淒厲,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地方的注意。高天啟從上方投來視線,看到了狀如魔頭的姬軒然,怒喝一聲就要出手,卻被突然飛來的靈劍給擋了去路。“什麼東西?”

三柄靈劍斬在他的黃金戟上,震得他身形後退,手臂發麻。高天啟看著穿梭在濃煙中的靈劍,瞳孔收縮到了極點。這難道是傳說中的靈劍!?這個姬軒然到底什麼來頭?此刻,他的眼中少了些輕蔑,多了些貪婪。若是自己能夠將靈劍弄到手,實力定然有一個質的飛躍!想到這裡,他便忍不住笑了出來:“嗬嗬,真是給我帶來了不錯的寶物啊。”

“你可以去死了!!”

高天啟怒吼一聲,聲音如同雷震,震散了漫天濃煙,身上綻放著耀眼金光,長髮飛舞,好似高天之上的戰神。他手持黃金戟,化作墜落的金色隕石,向著姬軒然所在之地砸了下去。飛舟上,甲板炸裂,整支龐大的飛舟為之傾斜。飛舟內部結構承受著重壓,發出了近乎哀嚎的咯吱聲。“還差點。”

姬軒然呢喃了一句。他看著落下的高天啟,臉上浮現出了笑意。“看來你已經等不及了。”

高天啟不屑道:“你不過是區區弱者,本不值得我親自動手,甚至不配讓我注視。”

“若非你綁架柳馨兒,你我此生都不會有任何交集,因為你不配。”

姬軒然笑了,這個大個子哪來的底氣,竟然如此自負。他笑得很是玩味,好奇地問道:“這麼說你很傾慕柳馨兒了咯。”

“不想死得太難看,自覺地將柳馨兒放了。”

姬軒然做出一副瞭然的神色,嘿嘿笑道:“我怕放了後,你嫌棄啊。”

“而且她這麼潤,把我伺候得老舒服了,不捨得噢。”

這句話直接讓高天啟炸毛,雙眼血紅的低吼道:“你怎麼敢!!”

姬軒然看著這個發狂的天驕,笑了。“沒辦法,她長得好看,身材棒,叫起來還很好聽呢。”

“給老子去死!!!”

高天啟動手的這一刻,整個飛舟都被他的怒氣壓得嘎吱作響,身上的金光都多了一絲令人心悸的血紅。“破軍!!”

他手持黃金戟,周身金光閃爍,向著姬軒然劈了下去。姬軒然頂著壓力,禦使著靈劍替自己擋住了這一擊。火花飛濺,甲板崩碎,差點將飛舟打成兩半。飽含怒意的氣浪將周圍的武者都震飛了出去。他們全都看著發狠般的高天啟,被他恐怖實力所震驚。“這就是真正的天才嗎?”

“如此實力,這個姬軒然真是愚蠢,竟然還敢去挑釁。”

“嗬嗬,不過是仗著自己會陣法,沒想到如此的目中無人。”

“他這種人註定夭折,都是自找的。”

“滾開!”

高天啟出言震懾,五柄靈劍頓時被音波震飛了出去。他身體迴旋,藉助旋轉之力,為黃金戟上蓄力而後猛地刺出,好似金色蛟龍出海。尖銳的靈氣先一步落在姬軒然的胸口上,撕裂了他的衣服,露出了下方那強健的體魄。他的胸膛感覺刺痛,不過依舊沒能破開他的皮膚。“靈劍,來!”

這一次,十柄靈劍同時飛來,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個金屬屏障。黃金戟點在上面,火花四濺,讓周圍那些武者紛紛避開視線。“給我開!!”

高天啟全身肌肉隆起,繃得如同精鐵,撐裂了衣服。他推著金屬屏障不停地向著姬軒然壓去,想要迫使他後退。可姬軒然根本就沒有感受到壓力,從旁邊衝出,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高天啟的側身,壓低身體,左腿橫掃了出去。高天啟躲避不及,被這一下掃地在空中轉了一個圈,還未等他落下,姬軒然的拳頭捲動著熱浪錘在了他的小腹處。打得他頓時吐出了一口鮮血。“高公子落了下風!”

“這個姬軒然竟然這麼強!怎麼可能!”

局勢陡轉,這些武者害怕得和姬軒然拉開了距離。連高公子都不是他的對手,自己等人上去就是送死。“你很不錯,但也僅此而已。”

高天啟從甲板上站了起來,吐出一口血水,抹掉嘴角的血液,依舊不覺得姬軒然能夠打敗自己。姬軒然眉頭也皺了起來,如此看來,這個傢夥還有一些非凡手段沒有使用出來。十柄靈劍在他身後盤旋,他說道:“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吧。”

高天啟冷笑道:“我高族能夠在這天水帝國立足六千多年,靠的可不僅僅是天賦!”

雙手托出一個塊不知何物的碎片,綻放出的星光是那麼的眼熟。姬軒然看著那絢麗的光芒,想起了之前綁架柳馨兒時,她所使用的碎片。“此乃我族傳承數千年的寶物,就不信鎮壓不死你!”

“去!”

高天啟實力更強,讓碎片爆發出的實力更加的強大,還未落下,便讓姬軒然的呼吸不暢,隱隱有窒息的感覺。姬軒然捂著胸口,臉色漲紅儘力地想要呼吸空氣,身體虛弱地後退了兩步,口鼻中流出了鮮血。“去死!”

高天啟見效果非凡,心中更是得意,高族六千多年上下,積累了無數寶物,豈是一個無名之輩能夠抗衡的。抬手就要用碎片鎮壓姬軒然。卻沒想到他的身體裡爆發出一道驚天劍氣,破開了碎片所產生的壓力。碎片從他的手中飛出,劍氣斬在了他的皮膚上,留下了一個血淋淋的傷口。疼得他慘叫了出來。身上的壓力消散,姬軒然急忙從懷裡取出了小劍,此時的小劍失去了光澤,恢複到了最開始的模樣。甚至小劍表面上出現了一道肉眼可見的裂紋。剛纔的劍氣就是小劍釋放出來的,這也讓它遭受到了反噬。姬軒然驚疑不定地看著那塊落在甲板上的碎片,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自己最強的底牌,都遭受了損毀。看著掙紮著要從地上爬起來的高天啟,兩人的視線都鎖定在了碎片上。姬軒然第一時間衝了過去,這等大殺器必須握在手中。高天啟忍著劇痛,從地上彈了起來,揮拳向著姬軒然打了過去。“滾開,休要染指我高族寶物!”

姬軒然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將他抽飛了出去,先一步將碎片撿了起來。神識探查過去,卻什麼特殊地方都沒有發現,就好像是一塊平平無奇地,不知道什麼材質的碎片。可剛纔的威能告訴他,此物不凡。“交出來!你若敢強取我高族寶物,整個高族都不會放過你!”

高天啟見姬軒然根本不理會自己,拱手對著三宗的武王長老說道:“還請諸位前輩出手,製服此等宵小。”

赤血門武王最先迴應,他撫摸著鬍鬚踏空而行,來到了兩人所在的飛舟上。用俯瞰螻蟻的眼神看著姬軒然說道:“將寶物歸還,老夫給你一個痛快。”

其他兩位武王也站了出來,出言嗬斥:“不要自找苦吃。”

姬軒然收起寶物,面對三位武王卻一點都不懼怕,靈劍護在周身,冷聲道:“想要殺我不成,反被我搶了寶物,這不是活該嗎?”

“我得來有理有據,為何要還。”

“敬酒不吃吃罰酒。”

赤血門武王冷哼一聲,抬手就要將他鎮壓。他也不虛,十柄靈劍帶著劍氣斬出,破開了他壓下來的靈氣大手,轉守為攻向著武王斬了下去。“狂妄,還敢還手!”

赤血門武王怒髮衝冠,被一個後輩攻擊,簡直就是侮辱。“怕你不成!”

姬軒然拳頭上金沙地心火燃燒,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心悸。一個共同的聲音在他們的腦海中響起,此火不能沾染!姬軒然手握地心火,主動衝了上去,身邊靈劍保護,隔絕了來自武王氣息的壓迫。讓他輕易地就接近了武王,抬手握拳向著武王砸了下去。三名武王不敢硬抗,在周身形成氣罡,試圖擋住這一擊。可讓他們所有人都害怕的是,武王境的氣罡雖然沒有被擊穿,卻被金色的詭異火焰所燒穿。嚇得三位武王急忙拉開距離,憑空將破碎的甲板掰扯了下來,卷在一起向著姬軒然砸了下去。武王能夠隔空禦物,這是武王真正的強大之處。在姬軒然將砸來的碎片擊碎之後,對面三位武王下令讓所有弟子都撤離飛舟。他們三人共同出手,憑空握住三支飛舟,向著姬軒然砸了下去。“這次,要你命!”

十柄靈劍飛出,想要將飛舟攪碎,可是數量太少,根本來不及。三位武王的壓力讓他的身體無法承受,身體開裂,像金屬一樣出現了裂縫。姬軒然不敢硬接,踩著飛劍掉頭就跑,衝出陣法範圍,遠遁數百米外。身後轟隆一聲,陣法應聲破碎,等到他們追出來的時候,姬軒然已經不見。“該死,不能讓他給逃了,繼續追!”

高天啟沒有捕捉到他的蹤跡,氣得破口大罵!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逃走了,放鬆警惕之際。側面一道赤紅的劍光綻放,赤霄靈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洞穿洞穿了赤血門武王脖子。姬軒然踩著靈劍極速靠近,抓起武王的屍體逃走了。殺了武王!雖然是偷襲,但他殺了武王!高天啟等人愣在了原地,武師殺武王,這怎麼可能!另外兩位武王背脊發涼,就那麼一瞬間,就死了一位武王,讓他們感覺了致命的危機。“不能讓他逃走!”

兩位武王立即追了上去,速度很快,不一會就看到了姬軒然的身影。“小子,你逃不了!!”

“去死吧!”

兩位武王發動了最強攻擊,武技向著姬軒然碾壓而去。讓他飛行不穩,墜落在了森林裡。武技落下,打在了他的身邊,將他炸飛了出去,一條手臂被暴虐的靈氣絞成了血霧。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放過手中的屍體。他忍著劇痛第一時間從地上爬了起來,踩著靈劍在樹林裡面快速飛行。同時他釋放出武魂,吞噬武王的血氣治療傷勢。虛弱的身體有了補充,速度也提升了不少。兩位武王在天上窮追不捨,對著下方森林驚醒轟擊,所到之處樹木摧毀,大地被撕裂,妖獸還未來得及哀嚎,便被打成了肉泥。他們的攻擊雖然沒有直接打在姬軒然的身上,可釋放出來的力量,卻將他震得遍體鱗傷。姬軒然雙眼血紅,嘴角溢位鮮血,不停地吞噬血氣強化自己的身體,想要突破。可這也讓他的身體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武王根本就不是他現在能夠吞噬的。身體表面的裂痕擴張,滲出了大量的鮮血。生死之際,他的修為終於突破,身體內的桎梏被打破,丹田如同一個無底洞一樣,瘋狂地吞噬靈氣,同時身上的傷痕也在快速的恢複。斷掉的手臂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重新生長了出來。姬軒然鬆了一口氣,回頭看了一眼緊追不捨的兩位武王。現在武王不是自己能夠抗衡的,若非赤霄靈劍是帝級,加之他們放鬆警惕,根本不可能得手。突破之後,他的速度也提升了不少,在經過半個多時辰的追殺後,終於將他們甩開。沒了姬軒然的蹤跡,兩位武王氣得抓狂。高天啟他們無功而返,心驚不已。這個姬軒然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能夠斬殺武王!“怎麼辦,難道就讓他這麼逃了?”

高天啟丟了魂似的,不複之前的意氣風發。姬軒然的種種表現,甚至動搖了他武道信念。他從未想過一個人的天賦能夠強大到如此地步。自己二十五歲突破到武靈六重天,六重天以上都算摸到了武王門檻,算的上天水帝國有名有姓的天驕,卻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怪物存在。武王啊,那是自己都無法抗衡的存在。他怎麼能做到!怎麼能!!“不能讓他就此逃走,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

這些弟子害怕,可更害怕這樣一個敵人變得更強,現在都已經有如此實力,若是讓他繼續成長下去,不敢想象。就在他們下定決心的時候,遠處飛來了一隻赤羽烈鷹,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高天啟的坐騎似乎受到了血脈的壓製,主動落在了一座山頭上,匍匐低鳴。“來者是誰?”

兩位武王擋在了赤羽烈鷹的面前,這隻坐騎的境界讓他們動容。“小姐乃是滄海郡主,蒼雲筱筱,你們是何人?”

閣樓外的侍女報出身份,讓他們鬆了一口氣。兩位武王帶著一眾弟子拱手道:“原來是蒼雲郡主,老夫音律宗內門長老,這位是水月宗內門長老。”

蒼雲筱筱從閣樓裡走了出來,看著他們身上有戰鬥的痕跡,便居高臨下的問道:“你們可知道姬軒然?”

高天啟心中一喜,上前問道:“你也和那個小子有仇?”

蒼雲筱筱皺著眉頭看著他:“你是高族少族長?”

“正是在下。”

論家族實力,高天啟甚至強於蒼雲筱筱,他也不比對她行禮。“原來是高公子,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實不相瞞,我本是打算直接去帝都的,可路上聽聞姬軒然那個賊子在此,就順道來了。”

高天啟開門見山地問道:“你身邊可有武王?”

現在自己這邊已經損失了一位武王,如果她身邊跟隨有武王,就是一大助力。雖然蒼雲筱筱不喜歡他的態度,但是對方家族實力雄厚,她也不敢得罪,隻能說道:“身邊有兩位武王,你問這個乾什麼?”

“哈哈,這就好,有了你身邊的兩位武王,定能將姬軒然斬殺!”

“你是說,姬軒然剛纔從你們手中逃走了?”

蒼雲筱筱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們,這裡不是有武王嗎?他是怎麼逃走的?才半年,以前那個隨手可以捏死的廢物,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了嗎?高天啟等人的臉上有些掛不住。她追問道:“現在那個小子是什麼修為?”

“武師……”他們極不情願地說了出來,這就是在打自己的臉,武師?蒼雲筱筱覺得可笑,武師怎麼可能在武王手底下逃走。她還注意到,此處還有赤血門的弟子,卻沒有看到赤血門的武王。於是她好奇地問道:“怎麼不見赤血門的武王?”

這句話直接問到了他們的痛處了。在場的沒有一個人回答。赤血門外門長老和弟子臉上掛不住,其中一個長老拱手道:“門中召喚,我們就先退出了,告辭。”

說罷,帶著自家弟子坐上剩餘的飛舟離開了這裡。赤血門一走,無疑是氣勢上的打擊。高天啟的臉色難看,一句話也沒有說,回到了自己的坐騎上,躲在閣樓裡喝著悶酒。今天發生的事,讓他難以接受,需要時間去沉澱。他甚至能夠預想到,赤血門的人回去後,姬軒然斬殺武王的訊息,定然會傳開。到時候,這個名字將傳播整個天水帝國,甚至東域。一想到那個混蛋玷汙了自己內定的女人,還能有如此名聲,氣得捏碎了酒杯,一拳砸裂了酒桌。“姬軒然,你搶我寶物,玷汙柳馨兒,我發誓要殺了你!用你的血洗去我的恥辱!!”

姬軒然回到藏身處,將兩女從丹田裡放了出來。夜雪隻覺得視線恍惚,就在此從那個宛若仙境的世界出來了。柳馨兒還掀起裙襬,包著一堆的靈果,突然出現在姬軒然面前,嚇得尖叫,捂住了裙子,靈果也撒了一地。姬軒然閉上了眼睛,坐在地上覺得她好吵。“閉嘴。”

柳馨兒立馬閉上了嘴巴,卻發現他的臉色慘白。最讓她意外的是,居然在這裡看到自己宗門的武王,隻不過是死的。柳馨兒顫抖地問道:“江長老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