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7章 綁架夜雪竟然還想逃

第87章 綁架夜雪竟然還想逃


xVf|A=4赤血門大敗的訊息彷彿稀世靈寶出世,頓時在靈森郡炸開,人儘皆知。甚至傳到了整個天水帝國。赤血門位列七大宗第四,傳承四千多年,在整個東域,都算得上一方霸主。結果被一個不知名的土匪給打敗了,著實讓人笑話。此事鬨得人儘皆知,讓赤血門丟儘了臉面。更多的,天水帝國上下都好奇這個姬軒然從何而來。就像是憑空出現一樣。此事傳到了皇宮,秦陽聽聞姬軒然之名,淡淡道:“不過一小醜,何故說於我聽。”

“退下吧。”

揮退仆人之後,他眉毛忽然一挑,想起了什麼。他思索著自語道:“姬軒然?這不是半年前滄海郡的殺人犯,被筱筱下令追殺的人嗎?”

“還記得筱筱當時很生氣來著。”

“也不會知道筱筱會怎麼做。”

滄海郡郡守府中。一隻赤色火羽的巨型猛禽,匍匐在空地上。身上神火燃燒,眼珠似火紅燈籠,蘊含著凶悍野性。它的背部馱著一棟三層精緻閣樓,恭迎著一名貌若天仙的少女。“天呐,這不是赤羽烈鷹嗎?傳聞擁有朱雀血脈的恐怖凶禽!”

“這是誰家的弟子出行,竟然如此大的陣仗?”

街道上那些武者看著城中強大的身影,驚歎連連。這是猛禽竟然是五階,堪比武王。滄海城本地武者聽聞,上前說道:“看樣子兄弟是外地人了。”

“這赤羽烈鷹在這滄海郡,也隻有郡守府中纔有,郡守大人尤為疼愛自己的女兒。”

“這不,最近傳聞,郡主要去往帝都,這是給郡主代步的。”

“不是吧!”

那些外地的武者唏噓不已,武王猛禽代步,這還不是一般的猛禽,可是有一縷神獸朱雀血脈的猛禽啊。這種手筆太大,讓他們一時間接受不了。蒼雲筱筱在一眾侍女和護衛的擁護下,走向了赤羽烈鷹。聽著周圍人討論自己的坐騎,那一臉豔羨驚歎的樣子,讓她的虛榮心很是滿足。她仰著光潔的下巴,像一隻華麗的孔雀一樣,在眾人的眼中走過。姿貌絕色,令人流連忘返。沒等她走上閣樓,卻聽到了其他的聲音。有人在談論將赤血門大敗而歸的少年天才,這讓她來了興趣,若是能將那人收入門下,倒也是一件美事。可當她聽到姬軒然的名字時,眉頭皺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憂慮。快步走進了閣樓,命令赤羽烈鷹起飛。火焰燃燒的雙翼展開,翼展達到了驚人的一百五十米,宛若烈焰灼空。雙翼扇動,灼熱的氣浪將下面的人烤得熱汗連連。猛禽長鳴一聲,化作一支燃燒的箭矢衝上了雲端。閣樓裡,蒼雲筱筱坐立不安,眉宇間擠出了難以化解開的擔憂。她支著腦袋看著外面翻滾的雲海,心裡始終懸著一塊石頭。“來人。”

“小姐。”

一名侍女走了進來,恭敬地低著頭。“先不要急著去帝都,先去靈森郡。”

侍女不解地抬起頭,張了張嘴不敢發出疑問,隻好點頭應了下來。小姐不是吵著要提前去帝都找二皇子嗎?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房間裡,蒼雲筱筱雙眼飽含殺意。“都半年了你不但沒死,竟然還混得風生水起,不能讓你活著,不然我搶奪令牌的事,讓秦陽哥哥知道了,他會責罵我的。”

上一次赤血門慘敗,一個人都沒有活著回來,這次他們也重視起了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姬軒然。赤血門門主赤雲峰坐在高台上,一手支著腦袋,無精打采地問道:“諸位長老,如何看待姬軒然一事啊?”

一個貌似年過七十的了老頭站了出來,拱手說道:“門主,那個姬軒然綁架我們首席,實乃膽大妄為,還讓我們赤血門丟儘了臉面。”

“必須將他斬首示眾!”

“我覺得二長老說得沒錯,那個混賬小子,當著眾多人的面,羞辱首席,絲毫不將我赤血門放在眼裡,讓我們同狂瀾宗一樣,成為了笑柄。”

其他幾位武皇長老也紛紛出言,覺得應該將姬軒然誅殺。大長老撚起自己的鬍鬚說道:“現如今六宗合圍,天劍門仗著詭異的護宗陣法和天劍陣,讓前線吃緊,我們拿不出太多的實力。”

“難道就這麼算了?”

有長老不樂意了,覺得應該將姬軒然斬殺,以儆效尤。不然人人都敢犯,赤血門豈不是威望全無。赤雲峰看著下面爭論不休的場面,咳嗽了一聲,坐直身體說道:“這姬軒然敢綁架我宗首席,就該讓他付出代價。”

“去,派一位武王長老前去,領三百弟子,十名武靈弟子和長老,前去擊殺小賊。”

“莫要讓外人以為我們赤血門好欺負,落了我宗威名。”

既然門主都已經發話了,大長老持這些遲疑的人也不再說話。這時,殿外傳來了一聲通報。“高族少族長高天啟到訪!”

“高天啟來了!?”

殿中不少長老都很激動。高天啟仰慕柳馨兒早已是人儘皆知,高族又是大族,傳承甚至比赤血門都要長。若是能夠與高族結盟,赤血門的影響力將在這天水帝國更上一層。赤雲峰坐在高座上,頓時來了精神,身體坐直一副長輩模樣。抬手道:“還不快快將高賢侄請進來。”

很快門外就傳來了一道響亮的聲音。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赤叔,現在可有馨兒的訊息?”

高天啟龍行虎步,周身神華流轉,好似天上神子,英俊非凡。舉手抬足間都透露著一種大族風範。赤雲峰看著實力比之幾年前精進許多的高天啟,撫摸著鬍鬚開懷大笑,起身走了下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吝讚揚道:“賢侄果然天資無雙,不過二十五歲,便已經摸到了武王門檻,真是讓赤叔慚愧啊。”

高天啟拱手迴應,不想過多的耽擱,對柳馨兒擔心得急。追問道:“赤叔,我聽聞那賊子有些手段,讓赤血門吃虧了。”

“晚輩願自告奮勇,替赤血門挽回尊嚴,還請告知馨兒下落。”

在場的人精聽聞,都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這個高賢侄會做人。赤雲峰也不含糊,說道:“賢侄莫急,我們已經派人準備出發了。”

“若是賢侄想要出力,隨他們一起去便可,路上可要注意安全啊。”

“那個小賊不簡單。”

高天啟嘴角都揚上了天,臉上寫滿了不屑,衣袖拂動揹負雙手傲然道:“區區無名之輩,不過一些小手段而已,我還不將他放在眼中。”

“赤叔不必擔心,這一次,我定能將馨兒救出來。”

說罷,便迫不及待地走出了大殿,坐上自己的猛禽乘風而去。赤雲峰等一眾長老站在大殿門口,望著遠去的身影,不禁感歎:“高賢侄乃人中龍鳳,馨兒當真是給我們釣了一個金龜婿啊。”

“這場鬨劇就要結束了,我們還是將注意力放在了天劍門上吧。”

黑耀城。姬軒然踩著靈劍來到了此處,透過雲層俯瞰下方。這裡有他需要的目標。他落在城外,就這麼明目張膽地走進了城中。大街小巷裡全是談論他的事。好在有姬婉清給的面具,沒人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其中一條訊息引起了他的注意,砸路邊找了一個小茶館坐了下來,在一旁偷聽那些武者的談話。“這下那個姬軒然是完蛋了。”

“沒那麼簡單吧,上次赤血門連血魔大陣都用出來了,結果還不是一個都沒活下來。”

“小老弟你所不知,這次不一樣,赤血門出動了武王。”

“聽說啊,高族少族長已經到了,正跟隨著赤血門一起搜尋姬軒然的下落。”

高天啟?姬軒然皺眉,這不是之前叫囂要找自己算賬,從自己手中救下柳馨兒的天才嗎?這麼快就到了,不知道是個什麼水準。更讓他擔心的是武王,必須多留個心眼才行。離開小茶館之後,姬軒然來到了一處府邸外面。此時的目標正在其中。他一點也不耽擱,找了一個地方摸進去,一路來到了涼亭處。涼亭裡正有一個面冠如玉的男子撫琴。輕聲悠揚,薄紗製作而成的簾子隨風飄揚,卷出了音律的形狀。“夜仙子覺得如何?”

夜雪坐在他的對面,臉上帶著面紗也阻擋不了對方那傾慕且熾熱的目光。她點了點頭,柔聲道:“薑公子的琴技在整個天水帝國都是一絕,夜雪能夠聽曲一首,心中自是欣喜。”

薑寒眼睛發亮,整個人的神情都雀躍了起來,站起身想要去抓她的手,卻被人從後面用金剛杵砸中後腦勺,一個踉蹌跪在了夜雪面前。姬軒然拋了拋手中的金剛杵,見這個傢夥還沒暈,就知道自己下手輕了點。當即再補上一下子,哐噹一聲,這個音律宗的首席就倒在地上,頭頂大包不省人事了。本來他此行的目標是這個薑寒,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了熟人。不過他不敢暴露:“沒想到在這居然還遇到了夜仙子,真是巧了啊。”

“你是誰!?”

夜雪看了一眼地上的暈厥的薑寒,能夠悄無聲息靠近自己,這人實力一定不簡單。取出碧綠長劍,擋在身前,美目警惕地看著這個不知來曆的傢夥。姬軒然自是不會解釋,把玩著手中金剛杵戲笑道:“我這兩天名聲也是夠響亮的了,沒想到還是沒能入得夜仙子的眼啊。”

“你是姬軒然,綁架柳馨兒的姬軒然?”

確認身份後夜雪更加緊張了,眼中甚至有了殺意,碧綠長劍在手中輕吟,似乎在警告他。姬軒然也不想和她起衝突,畢竟兩人也算熟識。“嘿嘿,你放心,我的目標是他。”

說著他蹲下身子,開始扒薑寒的衣服。身上的一切寶物都被他給收入了囊中。“住手!”

“我在這裡,你休得亂來!”

夜雪見姬軒然竟然搶東西就算了,還要扒人衣服,壞人名聲,簡直無恥,出於心中的禮義廉恥與古道熱腸,對他動了手。他抓住薑寒的一條腿連忙躲避,指著夜雪製止道:“你乾什麼,我又不是脫你衣服。”

夜雪俏臉瞬間染上了紅暈,面紗被她那急促地呼吸吹得險些脫落。她紅著臉嬌喝道:“無恥淫賊,去死!”

“住手,不要逼我動手!”

姬軒然拖著薑寒的腿,在庭院裡四處躲避,一來二往,薑寒那張英俊的臉不僅沾滿了灰,還撞出了不少包。夜雪始終不聽勸,姬軒然無奈之下,隻能還手。反正你們水月宗也是圍攻天劍門的一份子,把你綁了我也心安理得。“這是你逼我的。”

姬軒然扔掉手中的薑寒,禦使著兩柄靈劍對夜雪發動了攻擊。靈劍威能太盛,將夜雪的寶劍都斬出了許多的切口。她眼見自己不敵姬軒然,便直接施展了玄術,想要將其鎮壓。姬軒然自然不會讓她得逞,玄術動靜太大,會引起了外面的人的注意,快步衝上前去,雙手抓住了她的手腕,身形一轉將她給控製住。隨後抬手打在了她的後腦勺上,力道很強,震得她直接暈了過去,姬軒然這才鬆了一口氣。姬軒然先將她綁好,然後將薑寒扒了個精光,掛在涼亭上,身上還寫了幾個大字。“姬軒然到此一遊。”

隨後便揣著薑寒的寶物,扛著夜雪踩著靈劍揚長而去。直到夜晚,那些音律宗的弟子纔回來,就看到了自己師兄被**裸地掛在了涼亭上。那些女弟子更是發出了尖叫,覺得十分辣眼睛。在一名弟子幾個巴掌之下,薑寒恢複了意識,精神恍惚間從地上坐了起來:“我這是怎麼了?”

“薑師兄你被人扒了。”

迷糊的薑寒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陣晚風拂過,讓他感覺渾身涼颼颼的。他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身上一絲不掛,肚子上還寫了幾個大字。薑寒雙眼血紅,面孔猙獰地怒嚎道:“姬軒然,我與你勢不兩立!!!”

聲音淒厲婉轉,聞者皆知其悲傷與憤怒。很快,音律宗首席弟子薑寒被姬軒然扒光,掛在了庭院裡一整天的事,鬨得人儘皆知。姬軒然凶惡之名,再度出現在了天水帝國武者的口口相傳當中。他的身份也越發地讓人好奇。很快又一則訊息傳出,水月宗首席弟子夜雪也被綁架了。之前薑寒之事,隻是天水帝國的飯後笑話,可夜雪被綁架一事,徹底激起了民憤。夜雪美貌傾天下,是少數幾個冠絕整個耀陽大陸的女子,擁有的追求者不計其數。水月宗第一時間站出來,威脅姬軒然放了夜雪,不然挖其祖墳。那些本對於柳馨兒被綁架一事坐上觀的天驕,也都在此刻站了出來。六大宗的天驕義憤填膺,誓要斬殺姬狗賊。成片哀嚎聲中,有人站了出來。“我乃禁地小白龍白千秋,小賊姬軒然立刻將夜仙子放了,不然我率領白族上萬門眾斬你首級!”

“天水皇門雲海清,請你一戰!”

“趙族二少趙戰向你挑戰,小賊可敢應戰!”

“千嶺獸脈,紫血雷蛟雷鳴想要請教一番姬軒然手段!”

……一個個難得一見的天才,在此刻都冒出了頭。陣容之恐怖,讓天水帝國上下驚訝不已。姬軒然這是觸犯了眾怒啊。有某族老祖發言:“若非此事還未傳出天水帝國,怕是整個東域的天驕都會趕來。”

“這小子,真是膽大妄為啊。”

狂瀾宗內,宗主揚平天聽聞這個訊息之後,急忙聯絡在外的瑤月月,叮囑她小心一點,不要被姬軒然綁了去了。不僅是狂瀾宗,那些大族也都在叮囑自家天之驕女,堤防姬軒然。回到藏身之處的姬軒然,第一時間就瞭解到了外面的情況,頓時被嚇了一跳。不就是綁了一個夜雪嗎?至於這麼激動嗎?嫉妒,都是嫉妒!柳馨兒看著被扛回來的夜雪也是一愣,覺得姬軒然簡直牛逼上天了,竟然連她都敢綁架。“你膽子可真大,連夜雪都敢綁架。”

聽出了柳馨兒話中幸災樂禍的意思,姬軒然嘴硬說道:“我管她是誰,你已經被小爺我玩膩了,換一個新鮮口味。”

“以後你端茶倒水,她就負責給小爺我暖床。”

柳馨兒氣得從地上蹦了起來,張開嘴想要咬他。被他輕鬆躲了過去。柳馨兒破口大罵,一點仙子的氣度都不要了:“無恥流氓不要臉!!”

“我詛咒你一輩子都立……嗚!”

姬軒然不等她說完,捂住她的小嘴將她抱在腰間,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她的翹臀上。打的她渾身抽搐,嚶嚀一聲,差點沒讓姬軒然手軟。“屁股癢了是吧,還敢詛咒我。”

說著又是一巴掌,直到打的她不敢再說,姬軒然才停手。打歸打,鬨歸鬨,麻煩是真沒想到。夜雪居然有這麼多的追求者,讓姬軒然頭疼。動不動都是什麼大族,連天水帝國第一大宗天水皇門的首席都站出來了。禁地家族是個什麼玩意,他不知道,但能在禁地裡面立足,肯定很牛逼。最關鍵的是,妖獸都站了出來,還是一隻蛟龍。這也讓他好奇,夜雪到底長什麼樣,能讓這些多天才都站出來。來到夜雪身邊,看著呼吸平穩陷入昏睡的女子,那恬靜的睡容讓他莫名的心動。姬軒然以前都沒有好好看過她,沒想到隔著面紗都讓人難以自拔。他的呼吸急促,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伸出手緩緩摘下了面紗,露出了下方那驚為天人的容貌。彷彿讓整個山洞都明亮了起來。看的他獸血沸騰,這個女人竟然與姬婉清不相伯仲。不過對比姬婉清她身上多了一種紅塵氣質,與姬婉清的嫵媚與不食煙火形成了鮮明對比。“姬婉清肯定來自上界。”

回想起了之前她說的話,姬軒然有了這種斷定。若是沒有見過姬婉清,他都會覺得夜雪這副容貌氣質已經是天上仙子了。難怪啊,他們就是嫉妒,嫉妒我綁架了他們觸不可及的仙子,嘿嘿。要怪就怪你們水月宗對天劍門出手吧。短暫得意之後,姬軒然開始著手於做準備。現在這麼多人想要殺他,給他造成了預料之外的壓力。取出《小陣典》繼續研習了起來,四階陣法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還是有不小的難度,要花費的時間不少。時間緊迫,他還要抽出時間煉製靈劍,越多越好。越多就越強。如今他已經是武師十重天,精神力遠超常人,堪比武靈五重天強者,能夠同時控製更多的靈劍。夜雪悠悠轉醒,睜開眼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山洞裡。聯想起自己之前遇到了姬軒然,立馬就反應了過來,自己也被綁架了。下意識地檢查起了自己的身體,確認衣衫完整沒有被奪去身子之後,這才放下心來。坐在妖獸皮上揉了揉自己還有些昏沉的腦袋,她發現自己的面紗不見了。身邊柳馨兒正在聽話的生火做飯,洞口處坐著姬軒然,手裡捧著一本書,在搗鼓著什麼。此時已經是黑夜,除了山洞裡有燈火,外面一片漆黑,還有陣陣妖獸的吼叫。夜雪不想驚動姬軒然,偷偷地喊道:“柳馨兒?”

柳馨兒聽到夜雪的聲音,回頭小聲問道:“感覺怎麼樣?”

夜雪搖頭,現在腦袋還昏沉著呢。不過她也沒有忘記關心柳馨兒:“你怎麼樣?你沒有被那個小賊給……”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是柳馨兒知道她什麼意思。她嘟著嘴搖頭,湊到夜雪耳邊小聲說道:“這個臭流氓根本就不行,他除了打我屁股,什麼都沒乾,就不像是個男人。”

夜雪難以置信地看著洞口的姬軒然,柳馨兒生得花容月貌,斬獲眾多武者的心,這個傢夥竟然忍得了。難道真的不行?不過這是好事,現在也不是想這麼多的時候,夜雪牽著她的手小聲說道:“我們兩個聯手,一定能夠逃出去。”

“就趁著他沒注意我們的這個時候。”

柳馨兒遲疑,看了又看姬軒然,覺得兩人根本逃不了。那個混蛋太強了。就沒見過他那麼變態的傢夥,年紀不怎麼大,實力卻恐怖的很。不過看到夜雪那自信的眼神,她決定賭一把。她早就受夠了,想要狠狠地教訓姬軒然這個無恥混蛋。“好,我們一起施展玄術,用最強一擊速戰速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