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6章 地心火之威打算綁架其他幾宗首席

第86章 地心火之威打算綁架其他幾宗首席


85![Y$r~“臭小子,有點實力還喘上了!”

十名外門長老再度出手,要將他鎮壓。姬軒然抬頭凝視,嘴角揚起一抹不屑的弧度。在他的控製下,兩柄靈劍飛了出來,施展玄冰三劍,劍氣淩厲。劍氣爆發,刺痛著在場的每一個人。這十名外門長老不敢硬拚,急忙拉開距離,警惕道:“倒是小看你了,竟然還修煉出了劍氣。”

姬軒然笑而不語,靈劍左右夾擊,封鎖了他們橫向逃竄的退路。本人則主動衝了上去,想要近身。對面也看出了他的意圖,譏諷道:“笑話,還想接近我等,不自量力。”

說罷,他們施展武技,釋放出武魂,要將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鎮殺在此。姬軒然也不示弱,釋放出嘯月銀狼武魂,破開了來自他們武魂的封鎖。整個人如同嗜血凶獸般,向著他們打來的武技揮舞拳頭。“破!”

他怒喝一聲,拳印逆衝而上,將擋在面前的所有攻擊橫推。靈氣風暴在此處肆掠,吹得那些武者甚至都不能站穩。他們驚訝地看著爆炸中心,心頭髮怵。換做是自己等人,估計已經成灰了。有人鬆了一口氣:“這個小子自不量力,已經屍骨無存了。”

不過礙於上次的轉折,有的人用精神力掃了一下,確定沒有人之後,這才笑了出來。像馬後炮一樣,嘲諷姬軒然:“我還以為是什麼英雄豪傑,結果也不怎麼樣嘛。”

“這點實力也敢綁架柳仙子,簡直作死。”

“根本都不用諸位長老出手,我都能殺了他。”

柳馨兒注視著紊亂的靈氣散去,隻看到一片破布,終於是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笑容,站起來說道:“諸位長老,還請幫我解開。”

“這個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就這麼死了,簡直便宜他了。”

“哦?是嗎?”

姬軒然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口吐寒氣,聲音冷冽如刀,颳著他的後脖子。刺激得她縮緊脖子跳了起來,蹦著想要逃跑。姬軒然將她抱在了腰間,當著眾人的面,直接教訓了起來。抬手對著她的翹臀拍了下去。“我不知死活,屁股癢了是吧。”

柳馨兒撅著嘴,帶著哭腔求饒道:“我錯了我錯了。”

這個混蛋命怎麼這麼硬啊,還當著這麼外人的面打我屁股,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啪啪幾下,看得周圍人目瞪口呆,隨即就是這些武者的暴怒。這個混蛋竟然敢當著我們的面羞辱仙子!“姬軒然,你好大的狗膽!”

無論是這些自發前來的武者,還是赤血門的長老弟子,個個都怒髮衝冠,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可偏偏首席還在他的手中,自己等人不敢輕舉妄動。姬軒然聽到他們的怒罵,停下了手,望著他們舉起了打人的手,嘴角揚起一抹賤笑:“不愧是天水帝國聞名遐邇的柳仙子,這個屁股可真軟啊。”

“嘖嘖,可惜你們體驗不了。”

“狗賊!!!”

就在他們暴起動手的時候,被姬軒然趁亂藏在四周的靈劍突然射出。從側面將赤血門三名長老洞穿。他們捂著自己脖子上的血洞,瞪著眼睛,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死不瞑目。“該死!”

有人被這突然的變故嚇得身體哆嗦,剛燃起的怒火,瞬間被鮮血澆滅。這些武者與赤血門的人拉開距離,至少在目前看來,這個姬軒然還沒有對自發來的武者動手。赤血門的長老弟子也被他的偷襲嚇到了,但更多的是憤怒。還活著的七名長老氣得鬍鬚抖動,面孔猙獰,握著拳頭厲聲喊道:“你找死!”

靈劍帶著鮮血在空中畫出了兩條弧線,來到了姬軒然的身後。“殺敵人,何來找死一說。”

姬軒然不屑。“還有你們,你們就是嫉妒,**裸地嫉妒。”

扭頭又對這些自發來的武者說了一句。他並沒有要殺他們的意思,畢竟自己和他們無冤無仇。將悲憤欲絕的柳馨兒扔到一邊,他扭動著脖子,全身肌肉戰栗,嘴裡吐出了略帶腥氣的白氣。遠超武師境的力量在他的身體裡覺醒。眾人看到這一幕,感覺面前有一個墜入凡塵的神靈在覺醒。洶湧的氣息在澎湃,彷彿要構建出一個偉岸的身影。這怎麼可能,他不是一個武師嗎?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氣勢!“你們這些傢夥,不想死,就趕緊給我滾!”

“小爺我今天高興,隻殺赤血門的人!”

姬軒然出口嗬斥,震懾在場眾多武者的心神,讓他們瞳孔收縮,面露驚容。他們身體上已經表露出了退意。就連赤血門的弟子也被他的這兩句話給嚇到了。那種濃烈的殺意讓他們膽寒,將目光放在了剩下的七位長老身上,想要從他們的身上尋求安心。七位長老嘴皮子哆嗦,氣得眉毛倒立,怒聲嗬斥道:“宵小狂妄!!”

“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定要你屍骨無存!”

“眾弟子聽令,結陣!”

“是!”

兩百名武靈境的赤血門弟子,手持作為陣器的武器,各自站在一個陣法節點上,釋放出了靈力。一個驚天陣法正在成型,姬軒然可不會坐視不管。他能看出這個陣法不簡單,若真是成型了,自己未必能夠扛得住。“去!”

兩柄靈劍破空,射向了那些弟子,卻在半路上被七名長老攔截了下來。“還想反抗,做夢!”

姬軒然輕笑,雙腳踏碎地面,整個人射了上去,衝進他們之中與之戰鬥。直到此刻近距離搏鬥,他們才意識到自己眼中這個宵小之輩,到底有何等的恐怖。捱了一拳,骨頭都出現裂痕。在場的七位長老甚至沒有一個能夠硬抗他一拳。隻是交鋒一次,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他們想退卻不敢退,後面的陣法還未結成,不能功虧一簣。“滾開!”

靈劍爭鳴,化作驚鴻,出其不意地洞穿了其中兩名長老的身體。血花在空中凋零,染紅了他們的視線,激起了姬軒然的殺性。“不滾就死!”

靈劍飛行速度極快,讓他們難以捕捉,隻能被動防禦。他們祭出防禦寶物,將自己等人保護在其中。靈劍撞在上面,震得他們氣血激盪,為靈劍的威力心驚此子不死,必成禍害!姬軒然咬著牙冷聲道:“以為躲在龜殼裡,就安然無恙了嗎?”

張開雙手,金色的火焰在掌心升騰,宛如握手驕陽。灼熱的高溫將視線扭曲,讓遠處觀望的那些武者熱汗連連。“這是什麼火焰,竟然如此恐怖。”

“好恐怖的高溫,這絕對不是凡火!”

有人認出了這種火焰,激動地大叫:“是九階金沙地心火!”

“這種火焰,在幾萬年前就從耀陽大陸上消失了啊!”

“馬兄,真的假的?真是九階火焰?”

有人不信,即便這人是師從煉丹師。“我在古籍上看過,絕對沒有錯,這絕對是金沙地心火。”

“在耀陽大陸上,任何法寶都擋不住九階火焰的灼燒!”

在他們爭論的時候,姬軒然手握金焰對著他們法寶砸了下去。火拳灼空,還未接觸,他們幾人手中的防禦法寶便已經變得赤紅,有要化為金屬液體的趨勢。“都給我去死!”

火焰落在法寶表面,堅不可摧的法寶頃刻間炸成了鐵水。後面的長老被一拳打成了灰燼,連慘叫都沒來得及叫出來。隨後姬軒然轉身扔出了一個金色火球,將三名長老籠罩在其中。在眾人的視線中,被燒成了灰燼,隨風而散。金沙地心火的恐怖威能,讓這些武者狂咽口水,幾乎看不到貪婪的眼神,都被嚇得不輕。可那些煉器煉丹的武者,卻眼神熾熱。不論是獸火還是異火都是極為難得的至寶。這個時候赤血門弟子組建的陣法也已經成型了,一個體型高達三十丈的血色虛影立在了空中。血色妖魔伸出利爪向著下方的姬軒然抓了去。剩下的幾個長老第一時間退出,期待著姬軒然被震殺。柳馨兒看著天上的血魔身影,眼中也有著期待。心裡不停地咒罵他混蛋,祈禱著把這個混蛋按死。利爪還未落下,姬軒然的額頭上就已經滲出了血跡。此時的他,身上承受著極為沉重的壓力,這股壓力直接將他從天上壓了下去,壓在了地上。他咬著牙強行站直了身體,抬頭望著天上的落下的血爪,手上火焰升騰,那是他的戰意在燃燒。那些武者看出了他的意圖,覺得他瘋了。“這個時候還不跑,等死嗎?”

“還想還手,簡直是不自量力!”

“血魔大陣可是四階極品陣法,武王來了都要留下點什麼,他就是作死!”

柳馨兒跑到懸崖邊,從千仞峰上往下看。山間瀰漫的雲霧被血魔的利爪剝開,讓她得以看到此時的姬軒然。此時的他全身是血,可是眼中沒有一絲懼意,有的隻是不屈服的戰鬥意誌。他瘋了嗎?柳馨兒覺得他就是個蠢貨,這個時候竟然不知道逃走,還想硬抗。“我怎麼會敗給你這個一根筋的混蛋!”

看著他一副找死的樣子,柳馨兒就為自己感到不值。埋怨自己無能,竟然被這個傻小子給抓住了。“哈哈哈,犯我赤血門者,殺無赦!”

天上的長老看到這一幕以為結局已定,暢快的笑了出來。那些武者也跟著附和,走過來恭喜,想要過去解救柳馨兒。血魔的利爪落下,地面震動,千仞峰群肉眼可見的搖晃,林間飛出大片的飛鳥,發出了陣陣驚叫。濃煙滾滾,吞噬了下方山澗。看著整片石林都在震動,他們唏噓不已。“這下是死定了。”

“活該啊,誰讓他綁架柳仙子的,就這麼死了,簡直是便宜他了。”

那些煉器煉丹的武者,看著下方的煙霧,眼裡湧出了貪婪的神色。剛纔那種火焰,若是能得到,實力必然精進。就在他們以為塵埃落定的時候,濃煙中,金色的光華破開煙塵,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眾人發現血魔的手在顫抖,被一點點的抬起來。那些維持陣法的弟子,個個臉色潮紅,顯然是承受了極大的壓力。“這是怎麼回事?”

“他不可能還活著!”

那幾個長老不信,想要一探究竟。金色的火焰在血魔的手臂上不停地蔓延,很快血魔全身燃燒氣了火焰,金色的火光染紅了半邊天色。將這驚駭的一幕,深深烙印在了眾人的眼中。“想殺我,還不夠!!”

姬軒然的聲音穿透力極強,讓他們心神顫抖。“給我破!”

他的全身燃燒著火焰,雙手猛地撕裂,將血魔的手臂撕開,金色的火焰炸裂,血魔哀嚎。維持陣法的兩百名弟子,遭到反噬,同一時間吐出了一口鮮血。金色的火焰好似天穹破碎,落下的碎片。火苗落在他們的身上,如附骨之蛆一樣,無論怎麼拍打都不能熄滅。甚至越燃越猛,很快便將他們全身點燃,在成片的哀嚎中燒成了灰燼。“這,這麼可能!”

他們怕了,這可是能讓武王吃虧的陣法啊!柳馨兒都已經看傻了,那可是四階極品陣法啊!這個姬軒然到底什麼來頭?姬軒然嘴裡吐出一口金色火焰,眼神冰冷刺骨,寒聲道:“我讓你們滾,留下來是想死嗎?”

這一次,這些武者終於不再觀望,恨不得自己多生兩條腿,發了瘋似的逃跑。留下的幾個長老吞嚥口水,想要逃離,可姬軒然不會放任他們離開。打了一個響指,金色的小火苗從他的指尖飛出,落在了他們的身上。他們絕望的跪在山巔,眼神哀求地看著姬軒然,想要求饒,張開嘴卻發出的是撕心裂肺的慘叫。直到看著他們全部化為灰燼,姬軒然這才收回視線,落在了呆滯的柳馨兒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兩下,讓她回了神。“發什麼呆呢,走了。”

柳馨兒看著被打的面目全非的千仞峰,為姬軒然的實力感到心驚。原來這纔是他真正的實力嗎?他怎麼可以這麼強?自己都是武靈一重天了啊,還比不過他。“你為什麼要抓我?”

他怎麼會想不開,得罪赤血門都要抓自己?姬軒然停下腳步,背對著她不耐煩地說道:“不是都已經說了嗎?小爺我缺個丫鬟。”

“你長的不錯,地位也很高,在天水帝國擁有眾多追求者,拿你當丫鬟,多爽啊。”

那些逃跑的武者想必這次回去,能夠掀起很大的波瀾吧。到時候就能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不過這樣還不夠,需要把六大宗的人都吸引過來,僅憑一個柳馨兒還不夠。他轉身摸著下巴對她問道:“給我說說其它六大宗的首席唄,也不一定要首席,有極高份量就行。”

柳馨兒與他對視,心裡有個猜測,他該不是要……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