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4章 捏肩揉腿搶赤血門女首席

第84章 捏肩揉腿搶赤血門女首席


RnXLK]z“小子,都一個月多沒有訊息,我還以為你死了。”

黑岩看到姬軒然還活著,明顯鬆了一口氣。此時的他狀態很不好。“黑岩你還敢出來,真是活膩了。”

元天罡冷聲說著,主動衝了上去,與他纏鬥在了一起。兩人飛上高空,震動空間。每一次交手產生的悶響,就像是拳頭砸在了自己的心頭上,悶得發慌。僅僅是他們泄露的一絲氣息,就讓姬軒然血液險些逆流。他不敢在這多待,想要逃離,可薑升卻在這個時候出手。神光自天上垂落,截斷了姬軒然的退路。“麻煩了!”

姬軒然回頭看著步步逼近的薑升,禦使著兩柄靈劍擋在了身前。他注意到薑升臉色蒼白,氣息虛浮,像是遭受了重創。薑升陰翳的臉上有著瘋狂,呲牙咧嘴的樣子十分凶惡。握著雙拳佝僂著腰,陰惻惻地說道:“今天必殺你!”

正當他動手的時候,天上一個巨拳砸了下來。他抬頭望去,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砸進了地裡。地面破碎,大片大片的板塊被掀飛,將姬軒然震了出去。隻聽到黑岩急叫道:“趕快離開!”

“我擋不了太久,咳咳!”

說著身體不受控製地猛烈咳嗽,讓人誤以為要將肺葉咳出來。姬軒然意識到了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難道天劍門出事了?他雖然有心想要留下來,可是對方全都是武皇。饒是他有勇氣,也是有心無力,隻能憋屈地選擇離開。不過在此之前,他決定再做點什麼。趁著薑升還未爬起來,他跑到了一棵大樹後面,取出之前在地元宗獲得的一百萬靈石,靈石全部注入小劍當中。奪目的光華閃爍,僅僅是劍光照射在他的臉上,就留下了一個血淋淋了的傷口。劍光很快便隱去,但姬軒然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這把小劍不一樣了。他一直都沒有忘記,這口小劍是一個高階陣器。探出頭看著遠處打得天昏地暗的兩位大能,偷偷摸摸地繞到了隻剩下半座山體的龍首山。他趁著沒人注意,頂著壓力嘗試著啟用小劍裡的陣法。霎時間烏雲彙聚,在此處的高空上形成了一個漆黑的漩渦。漩渦中紫色雷霆猙獰咆哮,可怖的氣息自天上垂落。竟然將兩位武皇強者的氣息都壓了下去,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元天罡抬頭望著天空,漩渦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醞釀,讓他有種心悸的感覺。姬軒然被氣息壓趴在了地上,強撐著身體舉起手掐動法印。小劍在地上動了兩下,想要向著天上飛去。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始終飛不起來。這時漩渦之中一柄紫色的雷霆巨劍緩緩成型。處於正下方的元天罡眉心刺痛,想要逃遁,卻被黑岩趁機抓住了身體。巨劍似星辰般墜落,雷霆劍氣將大地切碎,植被被絞成粉末。雷光充斥著整片天空。隨著巨劍往下落,威勢卻越來越小,體型也一縮再縮。靈氣不夠。這是姬軒然萬萬沒有想到的。不過雷霆巨劍依舊是巨劍,長達十多丈斬在了元天罡身上。大地被洞穿,泥土焦化,樹木燃燒。元天罡的慘叫似乎助長了雷光,雷霆遊走在空間之中,摧毀著周圍的一切。姬軒然頂著強光,看到了雷霆爆發中心的那個漆黑人影。隨著雷光減弱,他也感知到了元天罡的氣息。元天罡的氣息明顯下降了一個階層,這一擊雖然沒能斬殺他,卻摧毀了他的修為。“誰!!?”

元天罡怒吼,全身焦黑,雙眼中充斥著憤怒的血色。自己的境界竟然倒退了一重天,傷了根基。一想到這次偷襲給自己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後果,心頭顫抖,身形踉蹌地吐出了一口鮮血。自己將永遠止步於武皇五重天了。可惡啊!“到底是誰!!?”

暴戾的氣息從身上爆出,震碎了大地,發了瘋似的向著四周攻擊,宣泄著武技。姬軒然不幸中招,一記歸元落在了不遠處,餘波將他炸了出來。立馬就被化作尖刀的眼神給鎖定了。“是你!!”

“姬陽,又是你,竟然又是你!!”

元天罡癲狂地吼叫著,像發了瘋的野獸一樣,向著他衝過去。右手成爪,向著他抓去。沉重如山的殺意壓在姬軒然的身上,彷彿扼住了他的咽喉。讓他呼吸困難。他被氣機壓在地上想要掙紮,可是身上的壓力太強,哢嚓一聲,胸骨碎裂,口鼻中鮮血湧出,甚至發不出慘叫。鮮血侵染雙目,染紅了世界。就這麼結束了嗎?好不甘心。他的手死死攥住泥土,將其捏成了岩石般堅硬的土塊。瞪著眼睛迎接死亡。“死!!!”

元天罡凶狠的雙眼裡亮起了興奮的光芒。終於要殺了他了,終於要得手了!手距離姬軒然的胸膛不過一尺時,一柄黑刀擋住了他這一擊,將姬軒然救了下來。黑刀震動,元天罡被震得連連後退。戴著面具的影一本想上前將他解決,卻看到了一邊的薑升。收起黑刀沒有說話,提著暈厥過去的姬軒然消失在了這裡。元天罡想要追上去,卻被黑岩再次攔下。此時的黑岩十分狼狽,身上有不少的血跡。剛纔的雷光雖然不是攻擊他的,但也讓他受到了不小的傷害。捂嘴咳嗽,鮮血從指縫中流了出來。薑升走過來說道:“你們門中天驕也死的死,傷的傷。”

“一個月後的宗門大比,你們派不出人了。”

“到時候,皇帝就會以這個藉口向你們發兵,天劍門大勢已去。”

“你拚死攔住我們又有什麼用,任憑姬陽天賦卓然,也撐不起天劍門!”

黑岩身後神靈拔地而起,挺著大肚子說道:“雖然一開始,我很討厭這個混賬東西。”

“受不了他的態度,樂得見門中弟子欺負他,想要挫挫他的銳氣。”

“可他終究是我天劍門的弟子。”

“身為峰主,保護門中弟子是我的責任!”

兩人臉色難看,氣得渾身顫抖:“不知死活的東西!”

“今天我沒死,誰都別想從我這過去!”

姬軒然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淡淡的香味讓他記憶深刻,血液不自覺地開始沸騰了起來。強撐著虛弱的身體坐了起來,晃著腦袋,努力讓自己保持理智。“你醒了。”

姬婉清的聲音很清淡,就像是一道色澤誘人的水煮白菜。姬軒然眼皮很重,看到了坐在凳子上沏茶的女人。“我怎麼在這裡?”

“我記得……”他看著自己的雙手,又扒開了自己的衣服看了一下,摸著自己的胸膛很意外。自己的胸骨不是碎了嗎?姬婉清撩起耳邊的垂髮,支著腦袋,手裡搖晃著茶杯。氤氳熱氣朦朧了她的臉,賦予了她此間不曾有的仙人韻味。新剝紅石榴籽般的紅唇畫出了一抹微笑,讓房間的裡的燭火搖曳。暗淡了不少。“你是說差點被那個什麼狂瀾宗長老殺了?”

姬軒然點頭。“他怎麼敢。”

說著,話鋒一轉,修長的**撩起,鮮豔紅裙隨之飛揚。她站起來扭著腰走到了姬軒然的面前。用手指挑起了姬軒然的下巴,笑著說道:“要我派人滅了狂瀾宗嗎?”

他想,可覺得這樣顯得自己很無用,便沒有開口。“怎麼,怕了?”

姬軒然拍開她的手,扶著床站了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飲而儘。“多謝了,不過我自己會解決的。”

姬婉清自然明白的他的想法。直言不諱地問道:“你覺得這樣很沒面子?”

“也罷,既然你要逞強,我也懶得管你。”

姬軒然沒有多說,點頭後就要離開,卻被她給擋在了門前。她背靠在門上,關心地說道:“你消失了一個多月,肯定還不知道現在靈森郡很亂吧。”

姬軒然沒說話,皺著眉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六大宗的人都派了人過來圍攻天劍門。”

“此時的天劍門弟子幾乎無法外出,在外的弟子大多都死光了。”

“門內弟子也是傷亡慘重,若不是有一個不屬於此界的護宗陣法,此刻的天劍門早就沒了。”

聽到這個訊息,姬軒然神情一怔,本就虛弱的身體往後退了幾步,無力地坐在了凳子上。“怎麼會這樣?”

“我的意思是,你就不要回去了,就呆在這裡等到事情結束,你做我瑤雲商會的天驕。”

見他沒有回答,舉著手自信地說道:“隻要你入我瑤雲商會,我可以對你進行資源傾斜,我還會帶你去到那最高的世界。”

最高的世界,師父。聽到這幾個字,姬軒然想起了師父的遺囑,抬頭看著她。不過他還是拒絕了。“我既然是天劍門的弟子,自然不能棄宗門於不顧。”

“宗門有難,我應該儘到自己的責任。”

他的回答讓姬婉清挑動眉毛,雙手環抱在胸前,不喜地說道:“天劍門無非是讓你在伏龍樹下參悟了劍氣而已,不至於搭上自己的前途。”

姬軒然不想過多的解釋,搖頭起身,就要離開。沒走幾步就被姬婉清拉住了。“你現在這麼虛弱,出去也是送死,還不如先在這裡養傷。”

他的自尊心作祟,不想要留在這裡接受她的幫助。可他又覺得對方說得很有道理。糾結之後,點頭留了下來。姬婉清開心地從他身後抱住了他。靠在他的肩膀上,聞了又聞。神情迷離地說道:“我們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吧。”

“呼~”說著在他的耳邊吹了一口氣,撓得他面紅耳赤。這個妖精!姬軒然心中大罵,身體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血液流速加快,呼吸急促。他的**被姬婉清挑了起來,回身摟住了她的腰,主動吻住了她的唇。姬婉清沒有拒絕,反而在迎合。她的身體很輕很軟,姬軒然將她抱起走向了床。就在他打算深入的時候,被一腳給踹了出去。他坐在地上,皺著眉頭不爽地問道:“你乾嘛?”

看著躺在側躺在床上的姬婉清,憋得難受。“三年還沒到呢,就是和你玩玩,不要當真嘛。”

她的手指把玩著自己的髮梢,風情萬種地對姬軒然嬌嗔了一下。草!見他都將氣憤寫在了臉上,姬婉清說道:“就當是給你嚐嚐甜頭。”

“滋味不錯吧,嘿嘿。”

姬軒然舔了舔嘴唇,確實不錯,不過沒能吃到,心裡還是有些不爽。感覺自己被他她給玩弄了。好在就這短暫的親密接觸下,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不少。這讓他驚奇不已,想起了上次和她的接觸,那個時候自己的境界居然下降了,但實力沒有減弱,變相提升了自己的天賦。她到底什麼體質,連師父傳承給我的體質都能強化?嚐到箇中滋味和好處的姬軒然,看向姬婉清的眼神都變了,像是在看一個絕世瑰寶一樣。眼神貪婪又自私,讓姬婉清莫名地感到害怕。她拉起被子,將自己的身體裹在了裡面,紅著臉說道:“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姬軒然笑著不回答,這麼好的機會擺在面前,怎麼可能輕易放過。接下來三天,他都不停地找機會和她親密接觸。雖然捱了不少的打,但是收穫卻是值得的。三天下來,他的實力大幅度提升,體質恢複了不少,實力至少提升了三倍。好在這一次境界沒有倒退,不然都沒地方哭了。“要是武魂也能恢複就好了。”

想到這裡,他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既然做這種事能夠恢複體質,那有沒有其她人能夠讓自己恢複武魂?聽到有人敲門,姬軒然對著姬婉清露出了一個陽光的微笑,卻換來了一個能殺人的眼神。嚇得他背脊發涼,這三天確實占了不少便宜,可實際上都沒有過於親密的行為。他倒是覺得這個女人是故意的,心裡似乎對自己還是有所牴觸。出於這種感覺,他也沒有做出太色急的行為。無非就是捏肩、揉腿等,被完全當成了一個下人使喚,憋的老難受了。打開門的時候,外面的侍女看到姬軒然明顯愣了一下。侍女偏頭想要看清裡面的情況,卻被姬軒然給擋住了。算不上魁梧的身軀向著她逼近,淡淡道:“你有什麼事嗎?”

“我要找小姐,你讓開。”

侍女想要擠開姬軒然,卻發現這個傢夥看起來沒啥肉,卻硬得像根鐵棍一樣。“小姐已經三天沒出門了,你讓我進去。”

姬軒然面不改色,依舊擋在了門口,厚著臉皮說道:“你家小姐很好,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就夠了。”

侍女不信,踮著腳尖質問道:“我在隔壁隱約聽到了小姐在叫,接連三天都有叫聲,這叫沒事?”

這下姬軒然的臉終於繃不住了,紅著臉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好在這時,姬婉清柔聲喊道:“我沒事,你自己去忙吧。”

侍女聽到小姐的聲音也沒有在吵著要進去。她瞪了姬軒然一眼,氣哄哄地離開了這裡。路上她不停地回味著剛纔小姐的聲音,和平常有很大的不同。很柔弱,很魅惑,好像在故意引人侵犯。小姐這是怎麼了?“嘿嘿”房間裡,姬軒然坐在凳子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涼茶。看著她那凹凸有致的嬌軀,嘴角露出了若有如無的笑意。“舒服嗎,我給你捏了三天的肩。”

姬婉清呼吸急促了一點,不過被她掩飾的很好,嘴角勾勒出一抹魅惑的弧度:“還行吧,反倒是你,收穫不小吧。”

姬軒然輕笑,端著茶杯來到了她的面前:“嗯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肯定也有收穫,勞累的就我一個。”

“所以你要補償我。”

姬婉清挑了一下眉毛,淡淡道:“你臉皮可真厚,說吧,你想要什麼?”

“沒想好,反正先欠著,日後用得上。”

中午,姬軒然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姬婉清坐在床上問道:“你非要出去嗎?”

“嗯,六大宗敢來,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

姬婉清覺得這樣不妥,勸道:“外面正在通緝你,一旦你被認出來了,會遭到圍殺的。”

圍殺?這算什麼,來的都是氣血。出於不放心,姬婉清又取出了一張面具。“這個面具你戴著,可以掩蓋你的氣息和麪容,武皇都認不出你來。”

好東西啊。看著這張面具,姬軒然心裡有了想法,沒忍住嘿嘿嘿地笑了出來。似乎是注意到了姬婉清投來的古怪目光,他咳嗽兩聲說道:“我走了。”

隨後轉身從窗戶飛了出去。此時正值春季,到處都有生機綻放。在空中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全身細胞彷彿都迎來了新生。戴上面具,看著天劍門的方向,自語道:“現在,我叫東域土匪姬軒然。”

七大宗之一的赤血門,在九山城這裡設置了據點。姬軒然來到這裡之後,沒有直接進城。看著正在往城裡運送物資的飛舟,姬軒然的嘴角揚起了一抹賤笑。主動攔截飛舟,引起了上面護送弟子的警戒。“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赤血門的飛舟嗎?”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纔來搶的啊。”

姬軒然雙手抱在胸前,仰著臉一副傲氣的樣子。“都給我聽清楚了,這些物資我東域土匪姬軒然要了!”

“東域土匪?什麼東西?”

“好大的口氣,都敢稱自己是東域土匪。”

“師姐,這個傢夥不簡單。”

船艙裡走出了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她生得極美,氣質出眾。剛一出現就吸引了姬軒然的目光。搓著手嘿嘿笑道:“喲,還有一個長得這麼水靈的仙子啊。”

“閉嘴!柳師姐可是我赤血宗首席弟子!”

旁邊那人不說還好,一說姬軒然就來勁了。輕蔑地笑道:“不錯,身份還有些份量,長得也還不錯,最近小爺我腿軟,缺個丫鬟,至於物資,小爺我就放你們一馬,不要了。”

“放肆!!”

那些男弟子見這個土匪竟然敢如此說話,氣得就要出手。可姬軒然比他們更快,抬手間恐怖的氣息鎮壓而下。那些實力是武靈五重天以下的,當場跪在了甲板上。“住手!”

柳馨兒黛眉微皺,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支不知道是何種妖獸的翎羽。空中隱隱有猛禽的尖嘯。“急!”

隨著她口吐一字,羽毛燃燒,幻化為一支烈焰猛禽。向著姬軒然衝了過去。熾熱的溫度讓他心中一驚。不愧是赤血門的首席大弟子,竟然有如此實力。不過還不夠!“看我飛劍!”

兩柄靈劍飛出,將猛禽打散。翎羽卻沒有停下,宛若一支破空利箭射了過來。姬軒然張嘴吸氣,怒喝一聲:“滾!!!”

如雷震的聲音在天地間迴響,驚動了城中的長老。感知到強橫氣息在復甦,姬軒然不敢耽擱。翎羽被他震得失去了準頭,一把抓在了手中。快速接近柳馨兒,想要將她擒拿。柳馨兒見他真想抓自己,怒從心來,嬌嗬道:“無恥之徒!”

身後一團白光出現,那是她的七星武魂。白光所照射的地方彷彿被定格。姬軒然也不例外。“中了我的武魂之力,你就受死吧!”

柳馨兒手下毫不留情,取出一柄寶劍,對著他的腦袋劈了過去。關鍵時刻,身上的小劍鳴顫,聲音化作無邊劍氣破開了這道白光。姬軒然抓住機會第一時間脫困,躲開她的斬擊之後,來到了她的面前,一點都不憐香惜玉,揮舞著巴掌向她抽了過去。柳馨兒身形了得,身體後仰躲開之後,還不忘一腳踹向姬軒然。卻沒想到對方的身體堅硬似鐵,雙腳像是紮根了一樣,根本無法撼動。反倒讓她自己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姬軒然拍了拍衣服,抿嘴笑道:“嘿嘿,這位大姐姐是不是沒吃飯啊。”

拍著胸膛不要臉地說道:“走,弟弟下面給你吃,很新鮮很有活力的那種。”

柳馨兒坐在地上愣愣地看著他,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姬軒然似笑非笑地補充道:“就是不知道姐姐牙口好不好,能咬得動不。我的面很硬,像鐵一樣。”

漸漸地,她會意了他的滿嘴汙言穢語,小臉氣得通紅,祭出了自己的靈寶。破口大罵道:“無恥,臭流氓去死!”

一塊不知何物的碎片在她的祭煉下,釋放出了耀眼的星光。“去,砸死這個臭流氓!”

碎片拖著漫天星光,猶如彗星墜落。被星光照耀之後,姬軒然手上的皮膚竟然被燙出了一個水泡。這個靈寶不簡單!姬軒然連忙躲避,抓住機會向著她衝了上去。碎片華麗地掉頭,畫出了一道絢麗的弧度對他緊追不捨。擺脫不了,他果斷停下,轉身祭出了赤霄靈劍。赤色的匹練迎著彗星而出,兩者撞擊在一起。所釋放的力量,將整支飛舟炸成了兩節,裡面的物資也在一下爆炸中,毀了大半。在姬婉清那裡實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驅動這把靈劍也沒有以往那麼困難了。暴亂的靈氣向著柳馨兒覆蓋了過去,嚇得她連忙躲避。正好退入了姬軒然的懷中。擒拿住她的雙手後笑嘻嘻地說道:“看來姐姐很主動嘛。”

他這裡不敢逗留,收起靈劍就想要離開,卻發現這方空間竟然被封鎖了。“何方宵小,竟然敢挾持我赤血門首席!”

幾名中年人氣勢駭人,衣袍滾動間,強大的氣息毫不掩飾地壓向姬軒然。若非手中有人質,估計他們都已經將姬軒然壓在了地上。姬軒然自然也明白手中人質的重要性。躲在她的後面喊話道:“小爺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東域土匪姬軒然,就是我!”

東域土匪?好大的口氣,怎麼以前沒有聽說過這號人物?幾位強者你看我我看你,都表示不瞭解。“無名之輩,還不快快放了我宗首席!”

“喲,你們是搞不清楚狀況嗎?”

“你們的首席可是在我的手中,要是想要她平安無事,就讓我離開!”

幾人冷笑道:“你不敢下手,隻要你敢,這天水帝國再無你容身之地。”

柳馨兒也適時勸阻道:“我是赤血門的首席弟子。”

“你若對我動手,赤血門不會放過你的。”

“希望你不要衝動行事,把自己逼上絕路。”

姬軒然嘴角勾勒出了一抹賤賤的弧度,在她的脖子上吸了一下。撥出一口氣說道:“怎麼,你是在關心我?”

也不在乎她那厭惡的表情,對著那幾個強者喊道:“不放我,我可就不客氣了!”

“你敢!!”

姬軒然嘿嘿一笑,將她抱在腰間,對著她撅起的屁股拍了上去。啪的一聲,在眾人腦內不斷地迴響,如同魔音一般,不斷的侵蝕著他們的神經。幾個強者愣在了空中,沒能反應過來。這個混賬他怎麼敢!柳馨兒小臉通紅,羞得能滴出血來,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掙紮著尖聲罵道:“姬軒然我要殺了你!”

“啊!你混蛋!”

見她不肯安分下來,姬軒然二話不說,又在她渾圓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這次她安靜了下來。嘴裡帶著哭腔,不敢說話了。“混賬東西,你真敢!?”

幾個強者怒髮衝冠,這是在打首席的屁股嗎?這是在打赤血門的臉!“嗬嗬,有什麼不敢,還不趕緊讓我離開。”

“不然就不是打屁股那麼簡單了。”

姬軒然冷冷笑著,根本就不怕他們動手。什麼?柳馨兒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羞憤地抿著嘴,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這個混蛋,臭流氓!這個時候她決定不再隱藏,從姬軒然手中掙脫。後退三步,施展出了玄術。天華指。隨著她一指點下,姬軒然眉心刺痛。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有玄術!姬軒然不敢大意,施展靈術與她對戰。寒冰覆蓋在手掌上,向著從天而降自雲層中探出的手指。“破!!”

一掌打出,堅冰覆蓋手指,隨後砰的一聲,碎成了漫天冰花。趁著對方失神的時候,姬軒然再度將她抱在了腰間。對著她的翹臀一陣打。“讓你反抗,還想逃!”

“嗚嗚,不敢了不敢了!”

柳馨兒悲憤欲絕,抹著眼淚怕了這個無恥的混蛋。“住手!”

空中那幾個強者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姬軒然停了下來,冷笑著威脅道:“嘖嘖,赤血門首席啊,地位堪比帝國郡主,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滋味的呢。”

幾人眼角抽搐,徹底被這個臭小子的無恥給拿捏住了。拳頭握得劈啪作響。“放我走,我就不打了。”

說著又拍了一下,以示威脅。打的柳馨兒身體抖了一下,啥也不敢說。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