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2章 離別斬仇敵與火蛟獲龍鱗

第82章 離別斬仇敵與火蛟獲龍鱗


cDvO9,goj“第一柄。”

姬軒然看著面前有些餘溫的冰藍色靈劍。終於是鬆了一口氣。半個月,他一直都在嘗試煉製靈劍。可靈劍的煉製難度遠超預期,即便有悟道吞噬體的天賦加成,依舊失敗了很多次。期間他又回去了靈劍宗的遺址,在裡面撿了許多品質不高的靈礦。用這些練手,最終才煉製出這麼一柄五階靈劍。看著洞府裡堆積的那一堆失敗品,姬軒然一陣肉疼。這靈礦再不濟也是四階五階的礦石,要是拿出去賣,怎麼也能賣個幾十萬上百萬靈石。現在自己手裡有一口勉強算半個靈寶的金令劍,一口不清楚具體等級的陣器小劍,兩柄靈劍,都是五階。來到洞府外,姬軒然嘗試著將他們同時操控,金令劍第一時間做出了迴應。隨後是他煉製的那柄靈劍,之前在靈劍宗裡撿到的也開始有了反應。此時的他精神力負擔有些大了,額頭上冒出了許多的虛汗。“怎麼回事?小劍怎麼不動了?”

他換了一個方法,先驅動小劍,然後再驅動其他靈劍。金令劍依舊是第一個做出迴應的,可剩下兩柄根本不做反應。現在他算是明白了。以前還不覺得,現在才知道小劍很不一般。小劍的非凡遠超自己的預期。腦海裡忽然萌生了一個想法。拿起小劍和金令劍對砍了一下。叮的一聲。金令劍直接被砍出了一個缺口。若不是及時收手,估計會被斬斷。“這麼鋒利!”

剛纔的撞擊很輕,可金令劍就是被崩出了一個缺口。還好收手了,不然這個六階的皇器,可就毀了。驅動小劍消耗太大,不如將其收起來,暫時禦使三柄靈劍,這樣實力還會更強一些。三柄靈劍在他的控製下,如飛鳥般在空中自由穿梭。破空的尖嘯聲僅僅是聽著,就讓他感覺到一陣刺痛。附著上劍氣之後,威能更甚。他操控著靈劍擊向了遠處房屋般大小的巨石,一聲悶響過後。巨石被洞穿。靈劍圍繞著它快速切割,很快就將其切成了石片。看到這個威力,姬軒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那些人報仇了。出於保險起見,姬軒然決定還是先提升一下修為。現如今武師八重天,依舊有些不夠。取出之前在熊妖那裡奪得的靈藥。靈氣縹緲,在他周身繚繞,一呼一吸間,讓人心曠神怡。“可惜了。”

如果自己學會了煉丹術,就能將這靈藥最大利用。必須想辦法煉丹。不再多想,將靈藥服用之後。磅礴的靈氣在他的經脈中奔湧,甚至現在程度的悟道吞噬體無法承受這麼強大的靈氣。導致海量的靈氣從經脈中溢位,衝入了血管裡,混著血液運往全身。滋養著渾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靈氣太過渾厚,讓姬軒然雙目圓瞪,全身青筋暴起,彷彿要被撐爆了一樣。急忙運轉吞天悟道經煉化這些靈氣。身體裡在咆哮,似有大海在翻湧,掀起滔天巨浪拍打著他的骨骼與內臟。這種致命的疼痛感,讓他忍不住慘叫了出來。大意了!一呼一吸間全都是精純的靈氣。隨著他張嘴呼氣被吐了出來。可他不願意浪費,每一次機緣,每一次提升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就這麼浪費了不值得。鼻子用力一吸,又將那些吐出去的靈氣吸了回去。導致反覆被折磨。好在這一切的付出都是有收穫的。他身上的氣勢在肉眼可見地增長。很快身體裡就傳出了一陣桎梏被突破的聲音。到了夜晚,第二道聲音也隨之響起。結束的這一刻,姬軒然如釋負重地大叫出來。興奮地嚎叫嚇得黑夜中那些野獸躲在窩裡瑟瑟發抖。拳頭握在一起,關節發出力量爆炸般的響聲。“武師十重天了!”

不過兩個月,就能有如此精進,這種滿足感讓他欣喜若狂。“接下來,就是我狩獵你們了!”

第二天一早,他回到靈劍村的時候,宋嫣然正呆呆地坐在書桌旁。小手支著腦袋,雙眼失神地望著窗外。直到姬軒然走入視線當中,點亮了她眼中的光。“你回來了!”

“早飯已經做好了,你餓了吧,趕緊趁熱吃了吧。”

看著飯桌上色香味俱全的麪條,姬軒然站在門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現在自己已經基本掌握了靈劍的煉製方法,也沒有必要在此處久待了。似乎是從他的臉上看出了什麼。宋嫣然目光閃爍,低著頭情緒低落的問道:“你是要走了嗎?”

姬軒然嘴唇開闔,猶豫了許久。“嗯。”

“時機已經成熟了,我該離開了。”

“可你不是說要待一個月的嗎?”

計劃總趕不上變化。對此,姬軒然也很無奈。對於她那已經快要表達出來的情感,姬軒然心中愧疚。可兩人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這次回來,就是和你告別的。”

“那吃完麪再走。”

宋嫣然伸出手抓住了姬軒然的手,乞求地望著他。姬軒然心中歎息。“好。”

看著宋嫣然那悵然若失的樣子,姬軒然沉默了。用小劍割下了自己一縷白髮。隨著自己修為的提升,壽命延長,滿頭的白髮根也變成了黑色。“你這是乾什麼?”

宋嫣然不解地看著他。見他用自己的白髮編織著什麼。等到完成的時候,纔看出來是一個潔白如雪的手環。姬軒然在上面刻錄很多陣法,每一條髮絲上都有。若是讓那些陣法大師知道,肯定驚為天人。他笑著沒有說話,清秀的臉上染上了淡淡的羞澀。牽起宋嫣然的手,將手環套在了她的手腕上。叮囑道:“不論什麼時候,都不要取下來,就算是洗澡都不行。”

看著他握著自己的手,還說了這樣的話,宋嫣然的俏臉紅得似水蜜桃一般,引誘著姬軒然湊上去要一口。不過這種**,被他給壓製了下去。中午,姬軒然離開了靈劍村。正當他打算禦空飛行的時候,後面傳來了急促的喘息聲。宋嫣然香汗淋漓,扶著大樹擦著臉上的汗水。“真的要走嗎?”

“嗯,我因果纏身,留在這裡會給你們遭致禍端。”

有些話,他沒有說。害怕傷到她。也沒有過多停留,害怕做出一些讓自己後悔的事。“再見。”

說完便拔地而起,飛向了高空。隱約能聽到她在下面呐喊。“姬軒然我要等你!”

“我要等你回來!”

回來。他看著下方被森林掩蓋的靈劍宗遺址,這裡還有很多自己沒有探索完的地方。或許會有一天再回來。希望那個時候,你……算了。將心裡那份懵懂的感情壓在了心底。頭也不回地飛向了遠方。對於姬婉清的喜歡,更多的是源於責任。對墨柔煙的感情,更多是基於對**的**。對於宋嫣然,是因為一個少年對感情的渴望。……因為河流分支太多,他們也不知道姬軒然流到了何處。在危機四伏的原始森林裡搜尋一個多月。雖然收穫不少,每個人的修為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是始終沒有姬軒然的蹤跡,還讓他們不耐煩。“踏馬的,那個臭小子到底跑到哪去了?”

“著急也沒有用。”

在這一個多月中,他們也算是共曆生死,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成了兄弟。排在第一的大哥,開口安撫眾人的情緒。他望著遠處狀似猙獰龍首的山峰說道:“還記得半個月前,我和你們說的火蛟一事嗎?”

“我看到它就是飛往了那個方向。”

“大哥,真有火蛟?”

其他十個兄弟最開始不相信,畢竟蛟龍罕見,在耀陽大陸上幾乎都絕跡了。如今聽大哥再次提起,他們也不由的熱切了起來。最小的十一第眼中放光:“若是我們煉化了蛟龍血,幾位哥哥體質也能獲得提升。”

“甚至我們都能獲得蛟龍血,增強氣血!”

“十一弟所言不錯,屆時,就算再遇到那個小子,在肉身上,我們也不見得會吃虧。”

大哥點頭,遠眺山峰。“我就是這個意思。”

“秦陽之所以能夠穩坐這一屆天驕榜第一,和他的體質脫不了關係。”

“走吧,我們去斬了那火蛟,將那份機緣收入囊中。”

當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恰好被前來探查的姬軒然發現。他本來見這裡地形奇特,形似龍首,便想要一探究竟,卻沒想到正好就撞見了他們。“真是巧啊。”

不過姬軒然沒有妄動,而是躲在了暗處觀察。他們手裡拿著武器,警惕四周,想來是在堤防著什麼。不妨來一次漁翁得利。跟著他們一路進入了龍首山當中。進來之後,才發現這座山不隻是像龍首。裡面也是空的,頂上還有兩個巨大的眼窟窿。就好像是在告訴眾人,這曾經是真龍的頭骨。這一幕將他們深深地震撼到了。如此大的頭骨,讓他們激動。“大哥,這裡面肯定有寶物!”

“說不定有龍!”

當然這種話,他們都沒有當真。因為他們處於七大宗,瞭解了很多秘辛。耀陽大陸從來都沒有關於龍的記載。龍族這種神獸,隻存在於上界當中。聽到他們的話,姬軒然也期待了起來。從師父的傳承中得知,像耀陽大陸這種低等級的世界中,確實不會存在神獸。至少在諸天萬界穩定之後,就再也沒有了。可,曾經有過!這麼大一個頭骨,說不定還真是龍頭。萬一在裡面得到了什麼,定然不凡。山體深處,一雙赤紅的雙眼突然睜開。熾熱的殺機在腥臭的血氣中碾壓而出,衝擊著他們。僅僅是這道氣息,就將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爾等竟敢闖入吾之洞府,當誅!”

火蛟鱗片有規律的呼吸抖動著,隨著鱗片的抖動,縫隙裡噴湧出了耀眼的火光。它全身都在燃燒著烈火,猙獰恐怖。“火蛟,當真是火蛟!!”

當看清之後,他們非但不害怕,甚至激動了起來。大哥拿出長槍,朗聲道:“諸位弟弟們,殺了它,練體!”

“狂妄!!”

火蛟怒火暴漲,照亮了整個山體內。此時它的身上依舊插著那柄赤色的靈劍。盤旋著飛上了半空,對著他們吐出了一口蛟火。“散開!”

眾人不敢硬接,這蛟火太過嚇人。暗中的姬軒然也看到了。受限於火蛟自身實力限製,它的蛟火威能甚至不如自己的金沙地心火。這時,火蛟怒目圓睜,鎖定了姬軒然藏身的位置。口吐火焰厲聲喊道:“踏馬的臭小子,你還敢來!!”

蛟尾猛地隔空一抽,火光抽打而出,將姬軒然直接打了出來。姬軒然出現之後,讓那些人激動不已。沒想到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我們逮到你了。”

看著虎視眈眈的眾人,姬軒然卻十分的從容。雙手揹負在身後,身姿挺拔。身邊三柄靈劍盤旋,氣勢無雙。“逮我?”

“不,是我殺你們!”

說罷,姬軒然悍然出手,三柄靈劍在他的控製下,向著他們衝了過去。他們中,老七和老八全然沒有放在心上。不屑地主動迎了上去。“別以為就你有機緣,突破了!”

“哼!比氣運,我們也不弱!”

說著爆發出了自己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武靈五重天。“今天你逃不了!”

“愚蠢。”

姬軒然冷眼看著他們,靈劍破空,筆直地向著他們兩人刺去。“雕蟲小技,不足掛齒!”

可所有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三柄飛劍徑直的洞穿了他們的軀體。血灑此地。“怎麼會?”

其餘人看著自家兄弟慘死,大驚失色。姬軒然躲開火蛟的攻擊,落在一邊淡然地說道:“不要以你們的天賦,來衡量我。”

此刻他的心裡也是激動萬分,沒想到五階靈劍竟然如此強悍。目前的他能夠百分百地發揮其力量。這也是能夠一擊必殺的原因所在。作為大哥,眼光自然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姬軒然的飛劍不凡。冷聲質問道:“你這是什麼劍?”

“廢話可真多。”

在他們對峙的時候,火蛟趁機發動攻擊。火光籠罩而下,攻向了他們。最小的老十一沒能躲開,被瞬間燒成了灰燼。“混賬畜生!”

火蛟出手偷襲,將他們激動怒火中燒。對著火蛟發起了致命的攻擊。雖然他們修為不足,但是九個武靈境天才加在一起,竟然能夠硬抗五階火蛟。見他們打得有來有回,姬軒然自是不會閒著。祭出赤炎珠,砸進了他們當中。火光瞬間將他們所有人吞噬。“姬陽!!!”

“臭小子竟然敢偷襲!”

迴應他們怒火的是三柄靈劍。靈劍破開火焰洞穿了老九的身體。本就被火焰灼燒的他,沒能抗住這一劍,飲恨當場。“九弟!!”

火蛟看他們互相打生打死,樂的如此。還沒等它笑夠,忽然全身鱗片炸起,向著一邊躲去。可終究是慢了一步。紫色靈劍和冰藍色的靈劍切開了它的鱗片,留下了兩道血淋淋的傷口。疼得它仰天咆哮。驚恐地喊道:“靈劍,你這是靈劍!!!”

火蛟的話,將他們幾兄弟也嚇得不輕。靈劍啊,臥槽!靈劍幾乎都在耀陽大陸絕跡了,姬陽從何得到的?“嗬嗬,有些見識。”

姬軒然冷笑著投出了白金環,宛若慘白的天星砸落。火蛟不想硬接,急忙躲避。可姬軒然本就是衝著它去的,怎麼可能讓它躲開。三柄靈劍齊出,封鎖了讓它的周身。就在要命中的時候,白金環卻被那幾個兄弟給擋了下來。隻聽老大說道:“火蛟前輩,我們聯手擒拿這個小子。”

火蛟看了看身上依舊在流血的傷口,身上還插著一柄靈劍,都是這個小子造成的。點頭道:“好,若是殺了他,我就不責怪你們闖我洞府之罪。”

聯手?姬軒然表情依舊從容,怎麼可能讓你們聯手。雖然能夠傷到火蛟,但是想要藉助這三柄靈劍就和它抗衡,是不可能的。五階妖獸堪比武王,實力差距還是太大。“與其和這隻畜生聯手,不如和我聯手,將它斬殺。”

“你們之前可是說了,要殺了它,煉化血脈的。”

“你覺得我死了之後,它真的會放過你們嗎?”

這番話讓幾人臉色沉了下去。眼神閃爍。凝聲道:“不要把我們當傻子!”

說著,剩下的七個兄弟,突然對火蛟發動了攻擊。打的它措手不及。身上的鱗片雖然沒有被斬開,可打在身上也是疼的很。“草泥馬,你們這些人類果然狡詐!”

火蛟吃痛的時候,他們來到了姬軒然的身邊。他們很想現在動手將姬軒然拿下,可是自己幾兄弟剩下的,不足以抵擋火蛟。“你們不算蠢。”

姬軒然揹負著雙手,譏諷了一句。到時候,你們都要死!“廢話少說動手吧!”

“無恥的人類,想要殺我,你們還是太弱了!”

火蛟仰天咆哮,腹部一塊金色的鱗片綻放出了刺眼的金光。恐怖沉重的氣息壓在他們身上,讓他們奔跑的腳步頓時滯澀了起來。彷彿身上揹負了數千斤的巨石。“可惡,這是什麼?”

就連姬軒然也感到了難以承受的壓力。“哼!你這混賬的氣血之恐怖,本蛟在你身上放了數萬斤重壓,感覺如何?”

火蛟得意的在他們身邊遊動,似乎在炫耀。它的話可把這幾兄弟驚了一跳。自己等人承受幾千斤上萬斤都不行了,這個姬陽身上數萬斤,竟然都還能站著!他到底是個什麼怪物?特別是那個兩個身懷體質的人,心裡更是升起了濃濃的妒忌。似乎是覺得自己勝券在握,火蛟講起了自己過往。“本蛟原本隻是這龍首山一小小蛇妖。”

“偶然得此龍鱗,方纔有了今天的火蛟王。”

“你們這些小畜生還想殺我,簡直可笑。”

“龍鱗傍身,就算是那六階妖獸和武皇都殺不了我!”

“一群不自量力的蠢貨,嗬嗬。”

“在這浩浩龍威之下,化為肉泥吧!”

龍鱗釋放出的威壓再度攀升。他們幾個兄弟直接被壓趴在了地上,陷入了泥土當中。可讓火蛟意外的是,姬軒然依舊身形筆直地站在原地。即便膝蓋以下,已經陷入了泥土當中。“這點壓力,還不夠啊!”

姬軒然怒喝一聲,三柄靈劍在劍氣的加持下,爆發出了極為恐怖的鋒利之氣。強幾乎凝實的壓力破開,撞在了龍鱗上。迸發出了大片耀眼的火光,遮擋住了火蛟的視線。“哈哈哈,小把戲,龍鱗豈是你能夠撼動的!”

“有靈劍都不行!”

姬軒然嘴角裂開一道不服的弧度。雙腿肌肉繃緊,砰的一聲,從地上跳了起來。在壓力之下,雖然無法跳得過高,卻也剛好讓他夠到了龍鱗。一把將其抓住。悟道吞噬體突然爆發,無法抵抗的氣息噴湧而出,將龍鱗碾壓。籠罩這裡的壓力隨之消失。手裡攥著龍鱗,姬軒然在三柄靈劍的保護下退了出去。冷眼看著瘋狂的火蛟,大聲喊道:“你們還想等到什麼時候!”

陷入地裡的七個兄弟,立馬跳了出來,對火蛟發動了最強的攻擊。“混蛋!!”

被這些強悍的攻擊命中。沒了龍鱗的保護,它的防禦力大幅降低。身上的鱗片在這些攻擊下出現了裂縫。“吼!!!”

姬軒然抓住機會,三柄靈劍飛出。向著它的眼睛捅了進去。鮮血頓時噴湧而出,姬軒然連忙躲避,讓這些血液淋了在地上。地面被寶血中蘊含的力量擊碎腐蝕。他看著這麼多寶血浪費,很是心疼,運轉悟道吞噬體嘗試將這些氣血煉化。不愧是蛟龍血,體質恢複了一點。嚐到甜頭之後,姬軒然釋放出了武魂,強大的吸力,將那些還未落地的血液吸了過來。不斷的煉化,恢複著體質。可終究實力差距太大,隻是煉化了一點就讓他險些爆體而亡。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停下來,利用武魂不斷地將它的血液從身體裡抽離。取出一些特製的瓶子,裝了不少,留在以後煉化。“不,不!!”

“我是火蛟王,怎麼會死在你們這些蛀蟲手中!!”

火蛟感覺到了身體裡的血液在不受控製地快速流失。這讓它絕望。身上的氣息越發的微弱,扭動著身體,展現出了最後的驕傲。體內的靈力紊亂,開始躁動。身上的鱗片崩飛,身體鼓脹扭曲。“它要自爆!”

“跑!!”

老大怒吼,轉身逃離。其他六個也毫不猶豫地逃跑。姬軒然看著衝過來的,已經瘋狂到失去理智的火蛟,沒有逃跑。將靈力灌入龍鱗當中。龍鱗自發地飛到了他的身前。火蛟身體爆炸,駭人的力量撼動天地。赤紅的能量球體不斷膨脹擴張,將所到之處的一切東西全部磨滅。巨大的龍首山因此被毀了一半。待到火光散去,方圓一裡之內,皆為焦炭。唯獨姬軒然身後還有一方淨土。接住緩緩落下的金色龍鱗,他的眼神熱切。有了這片龍鱗,就算是武皇,想殺我也不再簡單!剛纔為了擋下火蛟的自爆,消耗了不少的靈力。此刻的他,在不停地汲取著那些靈脈產生的靈氣。隨著他的意唸的驅使,那柄在爆炸中依舊完好的赤色靈劍動了兩下。另外兩柄靈劍主動飛了回來,隻不過金令劍卻在爆炸中毀了。金令劍即便是六階皇器,勉強算半個靈寶,但在蛟龍這種強悍生物的力量下,也沒能抗住。“毀了就毀了吧。”

現在有三柄靈劍,他也沒有心疼。在學習過《靈劍九解》之後,他也看出了赤色靈劍的品階。所用材料乃是帝級,也就是七階。靈寶的品階隻受材料的影響,所有材料等級越高,靈寶的等級越高。帝級靈寶。血賺。在他的控製下,赤色靈劍飛了過來。“赤霄。”

姬軒然輕聲念出了它的名字。操控赤霄十分地困難,甚至不能長久驅動。僅僅是這麼一會兒,他就已經覺得頭疼欲裂。拿出小劍在赤霄劍上輕輕砍了一下。叮的一聲,赤霄劍崩了一個缺口。姬軒然:“……”為什麼!?姬軒然懵了。自己操控小劍可沒有操控赤霄時費力啊,為什麼赤霄還崩了?看著那個不起眼的缺口,他很是肉疼。好在還沒有將它煉化,不然崩出這個缺口,自己估計得遭受精神創傷。小劍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預料。“嗯?還沒死。”

他感覺到了那幾個人的氣息。此時他們幾兄弟隻剩下了兩個。老大和老二從焦土中爬了出來。跪在地上,劫後餘生地大口呼吸著空氣。“你們的命挺硬啊。”

聽到姬陽的聲音,他們的身體猛地一顫。心神緊繃到了極點。這個小子果然沒死!好不甘心!兩兄弟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甘心。兩柄靈劍架在他們的脖子上,冷聲問道:“還有什麼遺言嗎?”

“嗬嗬,姬陽,別以為你就贏了!”

兩人臉上有這狠辣和瘋狂。低著頭髮出了低沉的吼叫。能聽出他們很不甘心。姬軒然皺眉問道:“什麼意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