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1章 靈劍九解詭異與火種

第81章 靈劍九解詭異與火種


jfS靈劍在姬軒然的極力催動下,終於脫離了地面。化作一縷赤紅,向著火蛟射了出去。速度之快,火蛟根本來不及閃躲,就被這一劍擊中。堅硬的鱗片驚起一片火花。靈劍刺入血肉中,導致它流出了大量的鮮血。“吼!!”

鑽心的疼痛讓它哀嚎了起來,身體在空中不停地掙紮翻滾。鮮血如雨一般揮灑了出來。姬軒然連忙躲避。這隻火蛟很強,即便是灑落的血液也能夠對自己造成致命傷害。火蛟忍著疼痛向著上面飛去,鑽入了一個漆黑的通道,離開了這裡。等了很久,姬軒然纔敢從廢墟中走出來。望著頭頂的那個幾乎不可見的通道,十分的心疼。那把靈劍很厲害,還想收起來的說。不過剛纔火蛟掃尾,將這裡的地磚都抽碎了。讓原本藏在下面的一個地下通道暴露了出來。他的手裡燃起一團火焰,手中緊緊攥著金剛杵,向著下面摸索了去。通道裡面很潮濕,有股令人作嘔的黴味。雙腳踩著淺淺的水窪,這是此刻唯一的聲音。通道向下延伸了很長一段,姬軒然走了將近半個時辰。好在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平安無事地來到了儘頭。他的面前矗立著一個宏偉的青銅門。雖然表面覆蓋了厚厚的綠銅鏽,但是依然能夠看到上面篆刻的陣法路線。裡面還有著殘餘的靈氣供陣法運轉。姬軒然頭大了,這個陣法品階很高,以他現在的實力,肯定不破不開。用金剛杵在上面敲了兩下,清脆的聲音噹噹響。就這試探性的兩下,金剛杵竟然又出現了兩個缺口。“這門,是個好東西啊!”

這次他沒有心疼,而是兩眼放光地上下打量著。要是能將這個門搬走,到時遇到了強大,放出來絕對能救命。說不定還能拿來拍人。有了這麼一個想法,他的思緒大開。在青銅門的上下摸了起來。揮舞著拳頭,砸著四周的岩石。這些岩石原本也有陣法的痕跡,用來加固。可在舉宗飛昇的時候,被打得崩碎。現如今隻是普通的岩石,根本承受不住他的捶打。很快,整塊青銅門就被姬軒然給錘了出來。沒了岩石的固定,宏偉的青銅門發出嘎吱聲,有要倒下的趨勢。嚇得姬軒然急忙釋放出武魂,將其吞噬進了丹田裡。星球上,青銅門從天而降。好在它的出現,並沒有引起什麼異常。姬軒然鬆了一口氣,看著大開的秘庫興奮地搓起了手。庫密不算大,但是裡面的東西卻有很多。三排置物架立在牆下,中間還有一個置物台,單獨存放了一本古籍。不過上面已經積滿了灰塵。姬軒然沒敢去動,擔心這本古籍也像之前那些書一樣化作黑煙。來到置物架前,上面擺放的是一些金屬礦石,能清楚的感覺到,這裡面還蘊含著充足的靈力。他二話不說,就將這些金屬礦石收入了囊中。這些可都是煉製靈劍的好材料啊。除此之外,還有幾枚水晶。這幾枚水晶裡面有著火苗在燃燒。七萬年了,一直在燃燒。拿起其中塊,仔細看了起來。自語道:“難道是火種?”

不論是煉器還是煉丹,都需要火焰。平常而論,隻要修煉了火屬性功法或者武技,都能夠釋放火焰。可一種好的火焰卻對煉器和煉丹有著極大的幫助。不僅能夠提升成功率,還能讓品質更上一層樓。旁邊的牌子上有註釋。“九階獸火,紫焰晶精。”

其它三枚也都是九階,不過都是天生的地脈火。全都收起來之後,姬軒然將注意力放在了那本古籍上。小心翼翼地在上面吹散了上面的灰塵。《靈劍九解》“竟然是煉製靈劍的法門!”

姬軒然激動地伸出雙手,將古籍拿在了手中。好在這本書沒有化作黑煙。就在他拿起書的這一刻。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道影子。綠油油的眼睛幽幽地注視著他。讓他感到一陣毛骨悚然。猛地回頭和這個影子面對面貼臉。“什麼鬼玩意!”

姬軒然嚇得舉起金剛杵就砸了下去。佛性光輝果然有用。光芒照射在它的身上之後,發出滋滋聲,像是在被烈火灼燒一般。影子不可名狀,尖叫著扭動著身體。聲音刺耳,震懾了姬軒然的心神。他紅著眼捂住了耳朵,影子乘機衝進了他的身體裡。漆黑的紋路在他的身體表面開始蔓延,向著雙眼彙聚而去。“什麼東西?給我滾出來!”

悟道吞噬體的血液震動,極力抵抗。詭異不詳之物雖然被鎮壓,但卻紮根在了姬軒然的身體裡。“這是什麼東西?”

最讓他疑惑的是,這個詭異之物進入身體後,自己的修為竟然突破了。現在已經是武師七重天的修為。力量又強大了不少。即便如此,他也不放心。靈劍宗遺址很大,花了兩天時間,也不過在裡面轉了一小塊區域。期間遇到了不少已經被時間磨損了的靈劍。好在也不是全無收穫,撿到了一柄依舊鋒利,光澤駭人的紫色靈劍。出來之後,姬軒然對之前那柄赤色靈劍戀戀不忘。那把靈劍品階很高,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放棄了。看著靈劍宗衰敗的山門,心中不由感概物是人非。“改日再來找找,這裡有沒有靈鐵礦脈吧。”

看到消失兩日的姬軒然回來後,宋嫣然開心地跑了上來。“我還以為你離開了。”

“不會這麼快,我應該還會在這裡待上一個月。”

“在此期間,就有勞你了。”

聽到這話,宋嫣然沒有開心,反倒失落了起來。還是要離開嗎?姬軒然此時的心思全在煉製靈劍上,沒有注意到對方的感受。他打算在這待上一個月,煉製靈劍。下次再遇上那群人的時候,勝算會大不少。“那個,你餓了沒有,我去給你做點吃的。”

姬軒然愣了一下,點頭迴應道:“好啊,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

見她去廚房忙碌後,姬軒然來到了樹林裡。找到了一處不錯的山岩,在裡面開辟出了一個洞府。現在身上有火種,倒不如先嚐試煉化一個,然後再去煉器。取出四枚封印火種的水晶。權衡之下,選擇了金色的火種,金砂地心火。通過翻看靈劍九解瞭解到。想要煉化火種,需要許多的材料,其中名為血火丹的五階丹藥是必備。這種丹藥關鍵時刻能夠保命。姬軒然沒有,但他已經等不及了。將封存火種的水晶拿在手中,微眯著眼下定了決心。釋放出武魂,直接將水晶攪碎,金色的火焰釋放出恐怖的高溫。金色的光華大漲,火種跳動著,似乎在對姬軒然發出威脅。它想要逃走,姬軒然自是不能讓它如願。頂著身體被灼燒的痛感,利用吞噬之力,將它吸了回來。一點點的向著武魂拉扯去。隨著距離的接近,火種跳動的越發激烈,釋放的高溫,甚至讓姬軒然的身體開始焦黑。“今天非得將你煉化不可!”

他的血肉開始焦化脫落,血液被蒸發。關鍵時刻,漩渦中的悟道樹幼芽釋放出一道清涼的光芒,修複著姬軒然的損傷。可剛修複完,血肉又立馬被火種燒燬。兩種力量互相抗衡,將他折磨的夠嗆。看著面前還在掙紮抵抗的火種。姬軒然心中一橫,伸手將火種抓在了手中,強行按進了自己的武魂當中。他的手也在短短地接觸中,化成了焦炭。血肉從骨骼上脫落,隻剩下漆黑的骨頭。火種被吞噬的那一刻,武魂彷彿成了一個火源,漆黑的悟道吞噬武魂此刻已經變成了金色。漩渦中央的嫩芽釋放出圍觀,將自己保護的很好。很快金色開始褪去,逐漸恢覆成了黑色。成了!若是讓外人知道,肯定會驚出一身冷汗。直接吞噬火種對於他們來說簡直不可能。稍有不慎就會魂飛魄散。姬軒然如釋負重,身上大片血肉被燒爛,右手甚至隻剩下骨頭了。火種吞噬之後,他的修為又迎來了一次突破。達到了武師八重天。看著自己已經沒了的右手,強撐著身體離開洞府,尋找妖獸。現在需要氣血來恢複。回到靈劍村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宋嫣然坐在飯桌前,雙手支著腦袋,情緒低落。炒菜出來之後,發現姬軒然又不見了。“他走了嗎?”

“不會吧,他說了還要待一個月的。”

“可怎麼現在還沒有回來?”

她坐在屋裡患得患失,讓窗外的姬軒然沉默了。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在窗外躊躇良久之後,推開房門笑著說道:“我回來了。”

宋嫣然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激動地跑了過來,可當她站在他身邊的時候,卻又手足無措的不知道說什麼。抿著嘴小臉羞紅的低下了頭。“吃飯吧,我都已經餓了。”

姬軒然主動坐在了飯桌前,開始品嚐了起來。不吝地誇讚道:“果然啊,你的手藝就是這麼好。”

“喜歡就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