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80章 舉宗飛昇靈劍餓瘋了的火蛟

第80章 舉宗飛昇靈劍餓瘋了的火蛟


JoqAl宋嫣然坐在書桌前,藉著燈火翻起了書。姬軒然好奇地走了過去,看著她手中翻閱的書籍,來了興趣。“《靈劍》?這是什麼?”

宋嫣然被身邊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一跳,連忙合上書籍說道:“就是一些故事書而已。”

說著便將這本書壓在了其它書的下面。似乎很害怕姬軒然看到。她的小臉緋紅,整個人變得十分扭捏,羞澀萬分,似乎被人發現了自己的小秘密一樣。姬軒然笑著沒有追問,隻是剛纔靈劍二字,讓他留了個心眼。這些書樣式古樸,雖然儲存得很好,但不難看出已經有些年代了。正當他要問自己睡哪的時候,忽然挑了一下眉毛。說道:“你在屋裡不要出來。”

推開門,姬軒然站在門口。對著漆黑的樹林說道:“都出來吧,我看得一清二楚。”

宋嫣然聽到他的話,好奇地從窗戶處探出了頭。恰好看到漆黑環境裡,有人點起了火把。等到火光將此處照亮後,她驚訝地發現,村中的青壯年都來了。雖然不知道他們是想要乾什麼,但是她也察覺到了事情不對。連忙從屋裡走了出來,擋在了姬軒然的身前。張開雙手說道:“你們想要乾什麼?”

人群中一個比較有威望的中年男人提了提手中的刀:“丫頭,它是妖怪!”

“離他遠點,今晚我們要除妖!”

其他人在這一刻逼近了不少。手裡的刀閃爍著橙紅的火光,卻反射出讓她害怕的光芒。即便心裡很緊張,她也沒有退卻,擋在姬軒然的面前。據理力爭地說道:“他不是什麼妖怪,今天白天他還幫我們捕魚,難道你們都忘了嗎?”

任憑她如何爭辯,這些人都不為所動。其中一人帶頭上前。用刀指著姬軒然說道:“你今天也看到了,它的手段分明就是村長口中的要妖術!”

“如果不是妖術,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對,就是。”

一百多號人舉著手裡的火把,他們起了殺心。姬軒然在她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後。溫聲道:“你先進屋,不要看。”

說著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就把她推了進去,關上了房門。雙手背在身後,從容不迫地說道:“你們要把我當妖怪,我也懶得和你們解釋。”

“可你們沒想過,你們根本就傷不到我嗎?”

說話間,抬手往下一壓,這一百多個青壯年雙腿彎曲,跪在了地上。無形的壓力壓得他們根本抬不起頭來。這種感覺讓他們驚悚,汗如雨下。姬軒然輕哼一聲,從他們中間走過,徑直來到了村長這裡。此時樹屋中仍然燈火通明。在外面還能聽到他們爺孫三人說笑。他打了一個響指,樹屋裡的燈火全部熄滅。“怎麼回事?”

三人驚慌的聲音隨之響起。“虎子,快去點燈,估計是風吹進來了。”

“哦,好的。”

虎子摸索著,憑藉著記憶,將一盞燈點燃了。微弱的紅色火光宛若黑夜中的殘火,造出了詭異。讓他們毛骨悚然。姬軒然不知何時已經搬了一張椅子坐在了他們的面前。血紅色的雙眼在這昏暗閃爍的燭光中,是那麼的嗜血。讓他們三人神經緊繃到了極點。老村長更是嚇得將椅子翻倒,滾落在了地上。狼狽爬在了桌子後面。抱著桌腿,驚魂未定地看著翹著二郎腿,手裡把玩著小劍的姬軒然。“你這個老傢夥,慫恿村裡其他人來對付我,卻讓自己的兒子孫子坐上觀,可真是好把戲。”

姬軒然口吐寒氣,聲音冷得讓人發顫。一旁的虎子後退兩步,手摸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武器,膽從心生。咬著牙揮刀向著姬軒然砍了過去。可刀刃在距離對方一尺的時候,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在了空中。他掙紮了兩下,無濟於事之後,便鬆開了手。看著憑空定格在空氣中的武器,下意識地吞嚥起了口水。姬軒然隻是瞥了他一眼。虎子的身體便砸了出去。撞翻座椅,暈厥了過去。他隨手將小劍扔了出去,小劍便懸停在了虎子的頭頂。這時他才說道:“你們有什麼目的我不在乎,你們對我的汙衊,我也不在乎。”

“雖然我不是你們口中的妖獸,但我對你們來說,是仙人。”

“你們的作為,在我眼中不過是螻蟻的不自量力。”

“說吧,說出我想知道的。”

“不然你孫子是第一個,你兒子是第二個,至於你?”

“我會把你掛在樹上,以儆效尤。”

此時的他,在村長眼中形同惡魔。嚇得他大小便失禁,瘋瘋癲癲地叫了出來。姬軒然冷眼看著,對於他這種想要矇混過關的小把戲,心中不屑。手指敲擊了一下扶手。咚的一聲,村長的兒子就被無形的力量震斷了雙腿。疼得他汗水直冒,蜷縮在地上慘叫不止。“你要是繼續裝,我就讓你親眼看著自己兒子死在面前。”

果然,這麼一番操作之後,村長安靜了下來。跪在地上識趣地說道:“仙人饒命,小老兒隻是想要樹立威望,坐穩村長這個位置。”

“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希望您網開一面。”

說著就對姬軒然磕頭。好在姬軒然及時挪動了一下位置。被老頭下跪磕頭,可是要折壽的。“我說了,我不在乎,隻要你說出我想知道的。”

此時的村長已經沒了小心思,也不敢再隱瞞。恭敬地問道:“不知道仙人想知道什麼,小老兒一定如實說來。”

“你們打造武器的礦石哪來的。”

“村子為什麼叫靈劍村。”

這兩個問題直接問到了村長的命根,讓他遲疑了些許。不過看到自己孫子尚處於危險當中,兒子也在慘叫。便全都托了出來。原來這個村長的祖先不是凡人,家中一直流傳著古籍。記載著家族往事。七萬年前,耀陽大陸上存在過一個極為強大的本土宗門。甚至其實力蓋過了來自上界的天青仙門。某一日,耀陽大陸已經無法滿足宗門實力的提升。在其宗主的領導下,想要舉宗飛昇。世人都以為成功。可這個村長卻說,失敗了,幾乎所有弟子長老都被未知的力量磨滅了。宗門如星辰般墜落,墜入了這廣袤的森林當中。被世人遺忘。這個村長,就是當年唯一倖存下來的一個雜役弟子的後代。都不知道是多少代玄孫了。宗門名叫靈劍宗,能夠在當時壓天青仙門一頭,就是靠的靈劍。每一名外門弟子,手中至少都有十柄靈劍。宗外之人少有敵手。聽到這些,姬軒然沉默了。靈劍。靈劍是靈寶,法寶不同於尋常武器。自己目前手中的白金環這四件皇器,應該勉強算是靈寶範疇。靈寶稀少,就連武皇都不一定有,威能遠強於同階武器。他想要。想要靈劍,如果自己能夠煉製上百柄靈劍,想必武皇之下自己能夠橫著走。看來靈劍村能夠不受妖獸的侵襲,就是被靈劍宗殘留的陣法庇護著。不然這一村的凡人,如何繁衍至今。現如今,宗門遺址不知道破敗成什麼樣了。必須得去看看,萬一能夠有所收穫,都不虧。“將你祖上傳下來的古籍給我看看。”

村長不敢怠慢,不似這般年紀的矯健,很快就把東西托了出來。滿滿一大箱子。當姬軒然看到這些書的時候,都忍不住震驚了一下。整整七萬年啊,這些書依舊儲存得完好。古籍的材質都是妖獸的皮毛製成。雖然靈氣微弱,但能儲存至今,這些妖獸生前肯定不凡。不過讓他失望的是,這些書大多是記錄他們祖祖輩輩的事。隻有一本是有關靈劍宗的。裡面還有一套功法,能夠修煉到武師境。應該是特供雜役弟子修行的吧。瑪德,自己拚死拚活,現如今對比靈劍宗,不過是個雜役。想想都激動不已。這靈劍宗如此強大,就連這些古籍都能儲存下來,想必那宗門遺址當中,定然留存了一些好東西。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再次問道:“你們是如何進入宗門遺址的?”

這次村長明顯糾結了起來。姬軒然冷聲道:“怎麼,不願意?”

“沒有沒有!”

說著顫顫巍巍地從懷裡取出了一塊玉石。這塊玉石依稀能看到曾經是令牌。不過隨著時間的打磨,現在已經快要化作原胚了。七萬年了,這都能保留下來,看來這村長的祖上對此很是重視啊。接過令牌,沒有在再多說,轉身離開了這裡。看他走後,村長終於鬆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度日如年。回來後,姬軒然也沒有過多為難這些男人。撤銷壓在他們身上的威壓,冷聲警告道:“下次再打我的主意,讓你們血濺於此。”

“滾!”

眾人如釋負重,拿起武器頭也不回地跑了。作為武者,他不在乎凡人對自己的挑釁,可若不知好歹,他也不介意動手除掉。問過村長後,他心中的疑惑沒有減少。都延續了七萬年之久,為何這裡才幾百口人。而且沒有一個覺醒武魂的人。按理說不應該啊。凡人之中可是有機率誕生武者的。在修行界,天賦越高,修為越高,越難繁衍。所以大多新生武者都是從凡人中誕生的。可這裡卻一個武者都沒有。就連古籍上都沒有記載任何一例。難道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什麼原因在影響著這裡?拋開這些暫時無法解開的思緒,姬軒然回到了樹屋裡。此時的宋嫣然身上穿著輕薄的衣衫,見到姬軒然回來,激動地站了起來。恰好就把胸前那晃眼的雪白送進了他的視線中。姬軒然扭開視線,這才讓宋嫣然注意到。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羞澀地低下了頭。“他們沒把你怎麼樣吧?”

聽出她的關切之意。姬軒然笑著說道:“沒事,都是誤會,我這人比較好說話,他們也挺善解人意的。”

“這樣啊,沒事就好。”

說著她讓出了一步,小手扭捏地指著床鋪說道:“床上我多加了一床被子。”

姬軒然看著她沒有說話。沉默了良久。宋嫣然見對方遲遲沒有迴應,鼓起勇氣抬起頭與他對視。抿著嘴緊張地問道:“怎麼了……”“男女授受不親,我就睡地上就好。”

說完也不等她勸,抱著床上的被子就鋪在了乾淨的地板上。宋嫣然見他動作如此麻利。眼中藏著的那份期待也暗淡了下來。他是看不上我嗎?應該是的吧。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自卑。對於她心中的想法,姬軒然不知。也沒有花心思去猜。現在心裡想的全都是靈劍宗的事。一夜無話。姬軒然早早地就起了床,看著床上沒有睡醒的宋嫣然。簡單地動手熬了一鍋玉米粥之後,便出發離開了樹屋。事不宜遲,不知道那些傢夥什麼時候會追到這裡來,動作得快點。中午時分,姬軒然深入這片樹林。這裡光線比靈劍村暗沉很多。零星的陽光穿過樹縫,將這片黑暗洞穿。帶來了些許自然光。這裡主要的光源是這些站在岩石上的苔蘚。全都散發著微弱光芒。彷彿一片被森林偷偷藏起來的星海。五光十色。“看來這些石頭裡面的礦石,所蘊含的靈氣屬性都不同。”

不同的靈氣屬性,所發出的光自然不一樣。又走了一會兒之後。姬軒然終於看到了自己想找的。一座覆蓋了一層又一層苔蘚,被藤蔓纏繞攀附的山門。連同裡面的台階,都是傾斜的被半埋在土裡。旁邊還有一塊倒在地上的巨大石碑。他走過去,雙手發力。這塊石碑的重量出乎意料。他用儘了全力,身體內的血液甚至都在咆哮。才艱難地將這塊石碑給立起來。喘了一會,抹掉額頭上的汗水。若非自己有悟道吞噬體,不然還真抬不起來。抹掉上面的泥土,三個筆法淩厲的大字出現在了眼前。每一筆畫中,都殘留有鋒利的無形劍氣,割得肌膚生疼。“不愧是大宗,即便七萬年過去了,這些字還有如此威勢。”

他嘴角揚起了期待的弧度。越是如此,他越想要進去一探究竟。山門後面有一個被植被覆蓋的漆黑山洞。他前腳剛踏入山門,面前就有淡薄的靈氣凝聚成了一個虛幻的人影。人影手指做劍,對著姬軒然指出。驚天劍氣還未衝來,他就感覺到了無法抵抗的致命危機。擋不住!!千鈞一髮之際,姬軒然拿出那塊令牌擋在了面前。劍氣向著兩側宣泄。將這些樹木絞成了齏粉。僅僅這一下,就將他驚出了冷汗。險些虛脫。這纔是劍氣!一縷靈氣就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力。“原來是我靈劍宗的弟子,為何不早些將我宗令牌拿出來。”

人影說了一句之後,便消失了。生前留影還是陣法運轉功效?姬軒然不解,也沒有多想。將令牌緊緊攥在手中,釋放神識,將山洞裡面探查清楚後才走進去。山洞不算長,是有宗門墜落時,倒塌形成的。很快他便來到了一處坍塌的閣樓前。大門緊閉。在外面有這許多的碎鐵礦,裡面都蘊含著極其微弱的靈氣。“想來村長就是從這裡撿的礦石。”

這些礦石於他無用,沒有收走。手握白金環,對著閣樓的大門發動了攻擊。用儘全力擊打在上面,發出陣陣悶響。頭頂的泥土碎石都被震下來不少。在他不停地捶打下,堅硬的大門終於是敞開了一條能夠通過的縫隙。他突然回頭,看向了身後。神識掃過去,什麼都沒有。皺著眉頭疑惑道:“難道是我搞錯了?”

心裡留了一個心眼,鑽入了其中。他的手中燃燒著一團火焰,見這裡面照的明亮。閣樓很氣派,即便隔了這麼久。木飾上的紅漆依舊鮮豔,非金似玉的地板上沒有一點灰塵。除了四周的貨架倒了不少,實在看不出這裡是宗門遺址。撿起地上散落的書籍。還沒拿起來,冒出一股黑氣,隨之化成了灰燼。這股黑氣有種窒息感,讓姬軒然的肌肉險些失去力量。“什麼鬼東西!”

他換上金剛杵,灌注靈氣,啟用了裡面的佛性神光。難道這裡有詭異?四周漆黑一片,放出神識去探查,也沒有發現異常。越是如此,他越覺得有未知的存在在偷偷看著自己。恐懼源於未知。饒是他藝高人膽大,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來。好在金剛杵裡的佛性光輝給了他一點心安。“發現不了,那就先不管了。”

看著這遍地的古籍,感覺十分的肉疼,這些可都是損失啊。不甘心地又嘗試了幾次,確定自己帶不走之後,便放棄了。順著樓梯爬上了二樓,這一層上面的櫃檯裡都擺放著許多的靈藥。這些靈藥都還被陣法所保護著,看樣子儲存完好。用蠻力破開一個之後,成功取出了一份靈藥。這讓他欣喜若狂。這些靈藥從靈氣的濃鬱程度來看,品階肯定不低。接連又打破了幾個,耗費了不少的靈力。收起靈藥氣喘籲籲地坐在地上休息了起來。這樣乾不是個辦法。有的甚至都破不開。於是他把心思放在了陣法上。隻要將這裡的陣法破開,這些藥材不是任自己取?取出《小陣典》,開始研究起了四階陣法。憑藉著極高的悟性,他很快便入了門。但是四階陣法的難度遠超三階,一時間他也吃不透。他沒有深究,在知道四階陣法的運轉原理之後,就開始著手於破解。很快,他便注意到,封鎖這一層的陣法是五階的。終究是天賦過人,雖然沒能吃透四階陣法,但依舊破開了這個年久失修的五階陣法。等到他離開之時,這一層的靈藥全都被他收入了囊中。三層不見,被埋在了土裡。於是姬軒然隻好繼續深入。兜兜轉轉,來到了一處廣場上。廣場很大,比之天劍門的都要大。上面有很多交錯的裂縫,大量的碎骨散落在地。有一塊骨頭甚至瑩瑩發亮。能夠留下來說明這些人生前實力非凡。“這些骨頭非凡,說不定能從中得到些什麼。”

打定注意後,姬軒然走過去將那塊骨頭撿了起來。這是一節小拇指的骨頭,發散著微弱的紫光,如玉石一般溫潤。用金剛杵敲打了一下後,骨頭沒事,金剛杵崩出了一個缺口。可把姬軒然給心疼死了。放在嘴裡咬了一下,很硬。舔了一下,沒有味道。“難道要尿一泡纔會有反應?”

是的,他覺得這裡面或許有傳承之類的。思索了良久,他覺得還是不要乾這麼缺德的事。有傷天和。留著當飛劍用吧,這骨頭非凡,估計對付武皇有奇效。收起來之後,繼續往前走。前方的建築裡傳來沙沙聲,引起了姬軒然的注意。他冒著身子,收斂氣息來到了這片坍塌的建築邊上。透過縫隙看到了裡面的東西。一條赤色的蛇。不,準確來說是一條蛟龍!氣息深邃入海,根本感知不到儘頭。打不贏!火蛟正全神貫地吞噬一塊火紅的金屬礦石。礦石很大,讓它難以吞下。隨著它身體的扭動,姬軒然看到了裡面插在地上的一柄赤色的劍。沒有劍格和劍柄,隻有鋒利的劍條。兩段都是尖銳的劍尖。這是靈劍!儲存完好的靈劍!姬軒然心中激動,不慎泄露出了一縷氣息,引起了火蛟的注意。火蛟抽動著覆蓋堅硬鱗甲的尾巴。將此處的廢墟抽成了粉末,然後面的姬軒然暴露了出來。它想要嘶吼,可是礦石還未完全吞下去,卡在了嘴裡。恐怖的氣息碾壓而來,直接將姬軒然震出了一口鮮血。這個地方怎麼會有蛟龍?姬軒然禦空飛行,在這昏暗的空間裡逃竄。身長五十米的火蛟跟在後面橫衝直撞。時刻折磨著他的神經。“老子有沒有搶你的東西,跟著我乾嘛!”

這條火蛟的境界很高,早就能夠說話了。“嗚嗚嗚……人類,我…吃…你。”

嘴裡堵著一塊礦石,說話都說不清楚。姬軒然明白了它的意圖,氣得破口大罵。“草泥馬!老子與你無冤無仇,你憑什麼吃我!”

說著加快速度飛到了那柄靈劍身邊。嘗試著用《控物術》外加強大的精神力讓它飛起來。“快啊,快啊!”

靈劍開始晃動。看著越來越近的火蛟,他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火蛟叫道:“餓。”

姬軒然麻了,這條火蛟都餓的吞礦石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