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9章 靈劍村宋嫣然他是妖怪

第79章 靈劍村宋嫣然他是妖怪


v("]8aL姬軒然掙紮著站了起來。佝僂著腰走到了河邊。“我還不能死。”

“還沒有報仇。”

“還沒有向姬婉清證明自己。”

“還沒有,還沒有走上世界的巔峰,我答應過師父的……”後面那十多個了聽到他的自語,輕蔑地笑了出來。世界的巔峰?當真是癡人說夢。其中一個人取出一把紫色的匕首,來到了他的身後。抓住他的肩膀,捅進了他的後背。刀尖從正面穿了出來,鮮血彙聚成涓涓細流從上面流淌而下。“將你的靈術交出來,我給你個痛快。”

這人湊到他耳邊說道。說著便將姬軒然扔到了後面,被眾人圍在了中間。“交出來!”

姬軒然被掐住脖子提了起來。他便趁機抓住這個機會,用力掰斷了對方的手。雖然他們天賦實力很強,可沒有體質,在他面前論肉身力量,形同小孩。“啊!!!”

那人連忙鬆手,看著自己已經露出骨茬的手臂,疼得面孔扭曲。“瘋子,你這個瘋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敢還手!”

姬軒然癱倒在地上笑了:“想要靈術,做夢。”

說著強撐身體站了起來,他低著頭兩柄飛劍在他身邊盤旋。身後嘯月銀狼走了出來,迫人的氣勢讓他們以為要垂死反抗。可萬萬沒想到,嘯月銀狼咬著姬軒然的衣服,拋頭將他甩進了湍急的河流當中。兩柄飛劍同時飛出,將他們的步伐阻攔了一瞬。他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姬軒然消失在視線裡。嘯月銀狼嗚咽一聲,也隨之消散。“混蛋!!!”

又一次讓他跑了。十幾人被氣得無處發泄。不計損耗地向著下遊宣泄武技,將寬闊的大河幾乎打得斷流。“追!一定要將他身上的所有秘密都挖出來!”

眾人沒有過多的停留,順著下遊離開了這裡。廣袤森林當中。一座大山下,河流分叉。姬軒然在水面上漂浮著,彙入了一條溪流當中。緩緩流入了一處原始森林當中。擱淺在了小溪裡。沒過多久,一個穿著麻衣的凡人女子便來到了這裡。看到躺在溪水裡的人,急忙地跑了過去,將他拉了上來。揹著姬軒然,女子來到了一個建在參天大樹上的村莊裡。村裡的花季女子帶回來一個男人,難免引起其他村民的注意。女子抿著嘴沒有理會他們的異樣眼光,用吊籃將姬軒然拉上了自己的樹屋。姬軒然被耳邊的水聲驚醒,猛地坐了起來。兩柄飛劍第一時間護在身邊,這纔打量起了周圍的環境。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木房子裡。窗外,清晨的陽光被樹葉裁剪成碎片,灑落在了窗前的書桌上。書桌上還擺放著一堆被翻的有些老舊的書籍。一盞煤油燈靜靜地立在那裡。林間的鳥叫讓他覺得不可思議。太安靜了,安靜到沒有安全感。視線轉動,來到了床邊的女子身上。此時這位女子正緊張地看著他。手裡拿著的是還未擰乾的麻線織成的帕子。女子長得很清秀,白皙的皮膚在棕褐色的麻衣襯托下,更顯動人。敞開的衣領露出了大片的雪白。姬軒然移過視線:“姑娘,是你救了我嗎?”

女子點了點頭,小心翼翼地將帕子遞了過來。“這裡是靈劍村。”

靈劍村?聽名字就覺得不簡單。不過姬軒然沒有往這方面多想,接過帕子擦乾了臉上的汗水。木製的地板已經上了年頭了,踩在上面發生了形變,嘎吱作響。可光滑的觸感,以及這種不屬於修行界的聲音,讓他懷念。懷念以前的生活。“多謝。”

姬軒然站在打開門,映入眼簾的是由幾十上百丈高的大樹組成的原始森林。每幾棵樹之間,都有一棟木頭搭建的樹屋,樹屋之間都有吊橋連接,構成了一個樹上的村落。他很疑惑。在這森林深處,妖獸縱橫,一個凡人的村落是怎麼在這裡紮根的。放出神識,將方圓一裡之內的範圍都探查了一遍。野獸發現了不少,可妖獸卻一隻沒有。靈劍村?靈劍?“你餓了吧,我給你準備了點魚肉粥,你先喝點再走動吧。”

“你身上的傷很嚇人,像是人為造成的。”

女子的話將姬軒然的思緒打斷了。轉身接過她手裡的粥,聞著裡面的香味,下意識地吞嚥起了口水。確實很餓。一口就將熱粥喝了個乾淨。“很好喝,還有嗎?”

吃了一個月的烤魚,早就膩了。“還有,我還炒了兔子肉,就是有點辣,不知道你能不能吃。”

“吃!”

不用吃魚,再辣都能吃!女子的手藝很好,自從離開姬家之後,就再沒有吃過這些東西了。吃到一半,姬軒然嘴裡嚼著,好奇地問道:“姑娘,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姬軒然,是天劍門弟子。”

“姬軒然。”

女子將他的名字唸了一遍,笑了出來。“我叫宋嫣然,我自己給自己取的。”

她的笑容讓房間明亮了不少,眼裡閃爍著光芒,期待地看著他。“你的名字很好聽。”

村裡,幾個精壯的男人手裡拿著武器從吊橋上走了過來,放輕腳步躲在了屋外,想要偷聽。姬軒然挑眉,對他們這種行為很不喜。禦使著兩柄飛劍從窗戶飛了出去,懸停在了他們面前。劍鋒指著他們的頭,嚇得他們一動也不敢動。宋嫣然見姬軒然走了出去,也好奇地跟了上去。看到屋外的幾個男人,心裡一下子就警惕了起來,後退一步說道:“你們來乾什麼?”

他們幾個看著姬軒然不敢說話,雖然不懂這兩把小劍為什麼會自己飛,但他們知道這很危險。姬軒然雙手交疊在一起,身形筆直地說道:“你們不覺得偷聽很讓人生厭嗎?”

“更何況手裡還拿著武器。”

那些武器很粗糙,雖然鋒利,但怎麼看怎麼像刀胚。最讓姬軒然意外的是,這幾把刀裡面竟然有著淡淡的靈氣。這些金屬不是凡鐵。其中一個人壯著膽子說道:“你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我們怕你傷害嫣然。”

嘴上這麼說,可眼睛卻毫不掩飾地看著宋嫣然。姬軒然嘴唇開闔,淡淡道:“將你們的小心思收斂起來,不要想著打她的主意。”

“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不會輕饒了你們。”

幾人從地上爬了起來,慌亂地逃離了這裡。放眼看去,周圍的樹屋前,村民都停下了手中的勞作,用排異的目光看向這裡。姬軒然覺得很不舒服,跟著宋嫣然回到了屋裡。“你父母呢?”

“我爹孃在我小的時候,外出被強大的野獸殺了。”

“村長說,那些是一種名為妖獸的怪物。”

她的話讓姬軒然不理解,妖獸在這耀陽大陸上,難道不是修行者和凡人都知道的存在了嗎?為什麼她卻好像沒有見過一樣。剛纔神識探查,一裡範圍內都沒有妖獸的蹤跡,難道是有什麼東西在庇佑這裡?宋嫣然拿著捕獵的工具說道:“你先在這好好休息吧,我出去打獵了,運氣好的話,今天中午能給你熬豬骨湯。”

說著便離開了樹屋,藉著梯子下了大樹。整個村子裡的人都從樹上下去,除了宋嫣然全都是男人。那些婦人則留下了家裡,忙其他的。看著宋嫣然走的方向,這片原始森林這麼大,姬軒然難免擔心。摸了一下腹部的傷口。必須儘快恢複。而且,剛纔那點東西根本就填不飽。若不是擔心把宋嫣然吃怕了,他也不會停手。關上門,在那些婦人老人和小孩的注視在,憑空飛了起來。現在他是武師六重天,能輕易地做到禦空飛行。這個手段將那些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的人,嚇得不輕。一個個看著他,像是看到了不得了的存在。眼裡充滿了恐懼。姬軒然沒有理會他們的感受,向著宋嫣然離開的方向飛了去。穿行在參天大樹之間,藉助神識,他很快便發現了宋嫣然的位置。見她在沿途設置陷阱,便沒有打擾。向著更遠處飛去。很快便飛出了一裡之外,在這片區域饒了一圈,神識探查範圍內依舊沒有發現妖獸的蹤跡。看來被未知力量保護的區域,比預料的還要大。直到飛出了十裡遠,終於發現了妖獸的氣息,這讓姬軒然放心了下來。可以開始吞噬了。現在有傷在身,他也不顧不了迷失在吞噬中的危險。釋放出武魂,尋找到了那些正在進食的三階四階妖獸。飛劍從天而降,將還未警醒的它們收割,吞噬得一乾二淨。一路下來,他發現了不少四階一二品的妖獸,更高品的也有很多。這讓他不敢太過張揚。這裡人跡罕至,也不知道會有多少強大到超出想象的妖獸,一旦驚動了它們,估計就很難脫身了。姬軒然盤坐在一塊青石上,睜開眼吐出一口濁氣,身上的傷好了不少。看著自己的手,頭疼地自語:“隨著修為的精進,每次突破所需要的氣血越來越多了。”

“這是逼著自己去吞噬啊。”

現在他也終於理解了。第一次見到師父的時候,那足以化為一方宇宙的武魂數量,估計將整個耀陽大陸的武者吞噬乾淨,都遠遠比不上。可耀陽大陸上,武者不計其數。師父到底是殺了多少人,才能稱雄那最高的世界?悟道吞噬體和武魂雖然強大,可成長方法太過詭異邪性了。所需要的代價也是極為驚人的。想要成長,走上那世界的巔峰,就意味自己要比師父更狠,更加的嗜血。一想到這件事,他就頭疼。暫時拋開這些不想。姬軒然起身放出神識,沒有繼續尋找妖獸,向著來時的方向返回。天上烈日當空,冬天也臨近了尾聲。路過大河時,恰好看到靈劍村的村民坐在船上,撒網捕魚。宋嫣然獨自坐在船上,牽著魚線忙碌得滿頭大汗。衣衫和頭髮都被汗水打濕,讓她那細膩的肌膚有了水一般的光澤。因此吸引了不少青壯年的目光。姬軒然從天上緩緩落下,替她擋住了毒辣的太陽。宋嫣然發現天色忽然暗淡了下來,疑惑地抬頭,卻看到了豐神俊朗的姬軒然好似書中仙人一樣,飄然落下。雙腳平穩地站在了水面上。“我幫你吧。”

沒等宋嫣然反應過來,他便抬手一揮。禦使著小劍斬出一道劍氣,將河面劈開,河水被炸上半空。下起了清涼的小雨。跟著一起落下的,還有多到數不清的肥美大魚。活蹦亂跳的魚落進他們的船。他們沒有為此而歡呼,雙眼呆滯地看著那道神一樣的身影。已經被嚇傻了。姬軒然一揮手,便將那些最肥美的魚吸了過來,用靈氣拖在手中。落在宋嫣然的船上說道:“這些夠了嗎?”

面對不知所措的她,姬軒然溫和地笑著:“走吧,回去了。”

上岸後,他釋放出這些人從來沒有見過的武魂,將這些魚都吞了進去。暫時養在了自己丹田裡,那顆已經完全煥發生機的星球上。這也是一次嘗試,結果讓他欣喜。自己的丹田能夠供生靈生存!對於他這種神乎其技的手段,宋嫣然既心驚又好奇。回去的路上,之前所設置的陷阱並沒有捕捉到野豬野兔之類的動物。這讓宋嫣然難免失望。姬軒然便禦使著飛劍飛入樹林裡,捕殺了一隻,帶了回來。“好神奇!”

“都是一些小手段。”

說著抓起野豬,然後摟著她纖細的腰。“抓緊了,我要飛了。”

宋嫣然緊緊地抱著他,隻看到自己忽然離開了地面,周圍的環境在不停地倒退。耳邊風呼呼地叫著,讓她欣喜地揮舞起了手。開心得像個小女孩。落在門前後,她羞澀地收回了手,抿著嘴小臉紅撲撲的,不敢看姬軒然。姬軒然看到她這副模樣,心中微動,不過很快便淡去了。“進去吧。”

今天到吃午飯的時候,宋嫣然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坐在飯桌前,咬著筷子明顯是有心事。姬軒然不傻,大概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可終究武者和凡人不是一路人。他沒有在這件事上多說什麼,夾起一塊煎得金黃的魚肉稱讚道:“真好吃,你的手藝真好啊。”

可心裡,其實吃魚都要吃吐了。得到他的認同,宋嫣然臉上也有了笑容,她笑起來很好看,溫良賢淑。“你喜歡就好。”

吃過飯後,姬軒然獨自行走在這片森林裡。之前那些人手中武器的金屬讓他久久不能忘懷。他想要煉製飛劍,這些擁有靈氣的金屬礦石就是最好的材料。隨著他越往深處行進,一些裸露在外的岩石上,那些覆蓋的苔蘚也釋放的微弱的光芒。能清楚的感知到,這片較為昏暗的樹林裡,這些苔蘚有及其微弱的靈氣。這些靈氣都是從這些岩石裡面汲取出來的。正當他要劈開其中一塊的時候,卻被突然出現的老人給阻止了。老人杵著老樹根柺杖,在一名中年男子的攙扶下走了過來。他的身邊還有這十幾個手持武器的男人。“這裡是我們靈劍村的聖地,你想對這裡的石頭做什麼?”

姬軒然不想和他們起爭端,便解釋道:“這些石頭裡面或許有我想要的東西。”

“那又如何!這是我們靈劍村的!你一個外人憑什麼染指!”

“就是,你不過就是一個被嫣然撿回來的野男人,沒把你趕出去就已經對你很好了!”

“你不要得寸進尺!”

姬軒然沉聲道:“這裡沒你們想到那麼神異,根本算不上什麼聖地。”

“況且這些岩石本就是無主之物,我想要做什麼,輪不到你們來過問。”

說著便一劍劈開了身邊這塊岩石。他眼睛一臉,蹲下身子從裡面撿出了幾塊小指頭大小的碎鐵礦。這裡面的靈氣比較充裕,雖然達不到靈鐵礦的最低標準,但這說明這裡有很大可能孕育有靈鐵礦脈。難道靈劍村附近沒有妖獸出沒,就是以為有靈鐵礦?但這也說不通啊?要真是有的話,應該會吸引很多妖獸來纔對。“臭小子你竟然敢,咳咳!”

村長被氣得上氣不接下氣。幾箇中年人帶著戾氣,手裡握著長刀偷偷地摸了上去。靠近時,雙手握刀向著他的後背砍了下去。幾把刀砍在他的身上,就像是砍在了鋼鐵上,震的他們手臂發麻。姬軒然在他們驚恐地注視下,站了起來。冷聲道:“不可理喻。”

抬手推出一股靈氣,將這幾箇中年男人打成了重傷。隻是露了一手,就將他們嚇得連連後退。姬軒然看了他們一眼,留下一個冷臉色離開了這裡。“妖怪,他就是妖怪!”

老村長坐在地上,指著姬軒然離開的背影這麼罵道。村裡就隻有村長一個人知道妖怪是什麼,在場的人都對他的話深信不疑。“宋嫣然那個傻姑娘,竟然背了一個妖怪回來,這是要害死我們嗎?”

“走,馬上回去,召集村裡所有的男人,今晚上一定要想辦法將那個妖怪弄死。”

“就不信了,我們這多人,還打不贏它一個妖怪!”

好不容易有了點好心情,又被他們給敗壞了。姬軒然眉宇擠出了淡淡的晦氣,回到了宋嫣然家中。“你怎麼了?”

宋嫣然注意到了他心情不大好。“沒什麼。”

姬軒然不想談論這件事,可想到她也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便嘗試性地問道:“你知道村裡用來打鐵的鐵礦石是哪裡來的嗎?”

宋嫣然搖頭:“這些礦石都是村長和他兒子去後山取出來的,從來不告訴我們這些村民。”

後山,明天一定要去看看。那個村長這麼護著後面,還稱為聖地,肯定是想要隱瞞什麼東西。靈劍村靈劍村。他們這些連妖獸都不知道是什麼的凡人,怎麼會知道靈劍這兩個字。看來在去後山之前,還要去問問那個村長。夜幕如期而至。漆黑的樹林裡亮著燈火。在村長的樹屋裡,聚集著一百來個壯漢。他的房子夠大,將這些人都容納了進去。擺放的客桌上掌著燈,所有人都分坐在燈下。此時屋子裡很安靜。甚至有些沉悶。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站了起來,第一個開口說道:“叔叔伯伯們,你們怕什麼,就算它是個妖怪,也隻有一個而已。”

“我們這麼多人,還怕打不贏它嗎?”

青年如此激動,主要還是因為他是村長的孫子。宋嫣然不出意外以後就會嫁給他,可現在他未來的妻子屋裡,住了一個陌生的妖怪。最主要的是這個妖怪還是人形的。雖然長的很好看,但能辨別出是個男的。這不能忍。“虎子別鬨。”

他的父親出聲製止了他。在場的不少人都愁眉苦臉的。說的好聽,人多打得贏。可他們白天見識過那個妖怪的手段。那種奇怪的能力,到現在都記憶猶新。要是打在身上,怎麼可能承受的住。有人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妖怪不除,要是始終賴在村子裡,他們也睡不安生。“村長你發個話吧。”

“你說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對!”

村長在自己兒子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杵著老樹根,昏花的老眼裡有這很狠辣。顫微微地說道:“雖然他是妖怪,有著奇怪的手段。”

“但是我們有從聖地裡帶出來的礦石鍛造的武器,這些武器肯定能夠傷到他!”

“為了靈劍村的安寧,今晚一定要除掉那個妖怪!”

既然村長已經發話了,他們也不再猶豫。每個人手裡都拿著武器,離開樹屋。虎子興奮得想要跟出去,卻被他父親給攔了下來。他不滿地想要反抗起,卻對上了自己爺爺的眼神,最終隻好留了下來。“這個妖怪非同小可,等到他被其他人消耗的差不多的時候,你再出去將他殺了,樹立威信。”

“隻有這樣,以後你們父子才能更好的掌管這個村子。”

父子倆聽了這個安排,都笑了出來。“還是爹想的周到。”

村長點了點頭,眯著眼躺在了藤椅上。老態龍鐘地說道:“這件事結束後,虎子就去把嫣然那丫頭娶了吧。”

“村裡那麼多小夥子,可都眼饞的很呐。”

“謝謝爺爺!”

虎子激動地搓手,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他已經饞宋嫣然的身子很久了。作為村裡最漂亮的女子,從小的時候,她就是靈劍村裡年輕人做夢的對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