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71章 墨先生有病真的

第71章 墨先生有病真的


mQ)#SK%簡單的休息了一會之後,姬軒然盤坐在了瀑布邊緣邊,被激流打磨的光滑岩石上。將之前得到的蓮子和一朵冰晶蓮依次擺在了面前。“要是自己會煉丹就好了,說不定還能節約不少的材料。”

在他的控製下,三份材料被精純的靈氣包裹,然後壓縮,冰寒氣息突破靈氣,向著四周擴散而出,頃刻間便將洶湧的瀑布凝聚凍結。周圍的環境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運轉吞天悟道經,將這股冰屬性的靈氣引入了體內。通過全身各處的經脈,彙聚到了丹田之中。那顆星球上,最北方,原本荒蕪的大地開始崩塌,空氣中凝結出大量的水分,彙聚成海洋,然後在冷風之下凍結成冰川。一枚由冰屬性靈氣凝結而成的冰晶,墜入其中,永遠地被封印在了其中。外界,姬軒然吐出了一口寒氣,緩緩睜開了雙眼。可出現在面前的,那張在昨晚讓他印象深刻甚至為之心動的臉,出現在了面前。“墨,墨先生?”

姬軒然心中警惕,從石頭上站了起來,顧不得感受精進後的實力,和她拉開了距離。墨先生懷裡抱著床單和被子,有些滑膩膩的濕潤,或許是因為染了血的緣故吧。咳嗽了一聲,撇過頭說道:“墨先生是要洗這些東西嗎?”

“你在練什麼?”

“你練的不似尋常武技。”

“我……”姬軒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遲疑地看著她,隻要不傻就能看出他不想說。墨先生也不過多的逼問,轉身直接走入了瀑佈下的水潭了。“等我沐浴之後,和我一起出去,整個靈森郡變天了,所有宗門都在針對天劍門。”

看來楊師姐已經將訊息告知了高層。“包括水月宗嗎?”

姬軒然試探地問了一下。心裡挺不想與水月宗為敵的。“嗯。”

得到肯定的答覆,姬軒然點頭就要離開,卻被她給叫住了。“你就在這,哪也別去。”

“墨先生,弟子覺得這不好。”

可是她並沒有對此做出迴應。得,反正昨晚都看光了,再看一次也無妨。乾脆直接坐在了這裡,眼神直勾勾的看著她那羊脂玉般的後背,曲線優美,給人一種溫潤優雅的感覺。不得不說,昨晚的藥粉和藥膏效果很好,這個時候身上已經看不到明顯的傷痕了。等到墨先生洗完,轉身上岸穿上衣服時。姬軒然坐在地上已經睡著了,錯過了難得一見的美妙風情。墨先生蹲在他的面前,靜靜地看著他的臉,眼中倒映著他的臉龐,認真聽著他的呼吸聲。伸出手,臉上竟然有些調皮地捏住了他的鼻子。“嗯?”

呼吸不暢,姬軒然睜開了惺忪的雙眼,看著近在咫尺的嬌豔,動人心魄。迷糊間,下意識地湊上去親了一下。嗯,小嘴好軟好甜……臥槽!姬軒然猛地反應了過來,驚慌地往後面爬了幾下,捂著猛烈跳動地心臟緊張地看著她。見她沒有反應,緊繃的神經慢慢鬆弛了下來,臉上惶恐的表情也漸漸變得困惑。墨先生不生氣嗎?我可是親了她啊!想到這裡,他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上面還殘留著餘香,有她獨有的味道,一絲絲甘甜讓人回味。吞下一口口水,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她櫻桃般晶瑩的嘴唇,在誘惑他上前,去一親芳澤。墨先生蹲在原地,眼中沒有掀起一絲波瀾,就這麼看著他,有些傻的可愛。這讓姬軒然的賊心壯大了不少,吞嚥著口水暗自說道:“或許可以再來一下。”

抱著這樣的期盼,他眨了眨眼睛向她靠近,甚至已經能夠感受到她那淺淺的呼吸,拍打在臉上的觸感,像是細軟的絨毛一樣,撓得他心裡癢癢的。眼看就要印上她的嘴唇時,姬軒然自己停了下來,與她對視,深邃的眼睛掩蓋了所有的想法,讓他莫名地猶豫了起來,但那種純淨到天真的眼神,又如同毒藥一樣吸引著他。想要去玷汙,去擁有。這一次,依舊很順利地親了上去。她的唇很軟,表面有著微微的涼意,貼緊了之後卻又能感覺到內在的溫暖。這種感覺讓他著迷,情不自禁地伸手捧住了她的臉,想要用舌頭做些什麼的時候。一個巴掌很突然地抽在了他的側臉,將他抽飛了出去。墨先生眼中有著一絲冷意,站起身向著他走了過去。冷眼看著他,說道:“該出發了。”

這一巴掌直接把姬軒然給抽懵了,同時也冷靜了下來,回想起剛纔做的事,心中一陣後怕。換做是正常的女子,就算自己這張臉確實讓人心動,估計也會被提著刀追著砍吧。墨先生的反應太奇怪了,不僅這個時候才動手,而且她眼中的冷意好假,就像是裝出來的一樣。舔了一下嘴唇,依舊不忘回味那種感覺。“還愣著乾嘛?”

“哦,來了。”

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之後,就乘坐飛舟離開了天劍門。墨先生的飛舟不算小,有一個小船艙,容下兩個人綽綽有餘。看著面前這個倚靠在窗戶上,看著外面風景的絕色女子。姬軒然抿著嘴問道:“先生,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她那深邃的眼珠轉動了一下,看著姬軒然輕聲說道:“墨柔煙。”

雪白的肌膚在黑色衣服的襯托下,更顯白皙,隱隱透著嬌嫩的粉紅,無時無刻不在勾引著姬軒然的視線。為了緩解尷尬,掩飾自己眼底那種不好的**,乾咳了幾聲,再次問道:“墨先生,這次我們是要去哪?”

“我聽說你之前被地元宗長老伏擊了。”

明白了,墨先生看樣子有些護短,雖然自己不是她名下的弟子。心中一暖,不過更多的是擔心,畢竟地元宗實力也不弱,武靈為長老,武王就是宗主。雖說相比天劍門差了太多,但武王始終是武王,強大的代名詞,墨先生能承受住嗎?看著外面倒退的風雪,姬軒然眉宇間難免擠出一抹擔憂。墨柔煙用眼角的餘光看著他,就這樣看著,不知道為何,就覺得很有意義。充實得讓人心安。或許是身邊的目光越來越不加掩飾,灼熱得讓他有些坐立難安。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姬軒然現在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隻能儘量不去看她,不去對上她的眼睛。一想起在瀑佈下做的那種事,心裡就一種懊悔和自責,簡直對不起姬婉清。還好她應該不知道。想到這裡,他又放心了下來,心裡剛萌生的罪惡感一下子就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地元宗位於靈森郡南方,這裡毗鄰滄海郡。兩人一共飛行了三天兩夜,最終在晚上抵達了地元宗附近最大的城池,地元城。地元城裡,地元宗的產業一家獨大,城中其他勢力都是附庸,就連城主府也是如此。進來的第一印象便是,這裡不如青鹿城。墨柔煙帶著他來到了一家客棧門前,加之又是晚上,不少地元宗弟子出來消遣,喝得伶仃大醉。見到裡面的情形,姬軒然很自然地就擋在了她的前面。可即便如此,還是有不長眼的傢夥圍了上來。藉著酒勁,想要行不軌之事,淫笑著就要推開姬軒然,卻發現面前這個少年不動如山,撼動不了半分。當即脾氣就上來了,指著自己仰著臉說道:“小爺我可是地元宗內門弟子,還不像條狗一樣,給小爺我……”啪!姬軒然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上去。這一巴掌將對方的醉意也打散了不少,側著臉抹了一下自己紅得發疼的臉。吐出了一口血。惡狠狠就要抓起姬軒然的衣領,卻被一腳踢在了襠部,整個人面色漲紅的捂著命根子,跪在了他的面前。“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聲撕裂了黑夜,震得兩人的耳朵都疼。姬軒然不想和他們這些傢夥廢話,能動手就少嗶嗶賴賴。“讓他們都滾吧,現在不要把事情鬨大。”

這時,後面的墨柔煙隨意說了一句。“打完人就想走?做夢!”

其他幾個地元宗弟子也清醒了過來,表情凶惡地將兩人圍在了中間。可在猙獰的眼神,都掩蓋不了他們眼中的**。不等墨先生開口,姬軒然就已經忍不住出手了。隨手一拳,便打得他們幾個骨頭斷裂,口鼻流血,速度快得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那些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全都被他的實力給震撼到了。紛紛開始好奇了起來。“這個少年郎是什麼來頭?實力這麼強!那可是地元宗的內門弟子啊?”

“這下他可是惹了大麻煩了。”

“嘿,到時候有好戲看了,說不定這個少年是某個宗門的天才,打起來纔有意思。”

姬軒然沒有理會周圍人的議論,不屑地說了一句土雞瓦狗之後,便帶著墨先生找到了掌櫃。客棧裡其他人都將視線投射了過來,全都為墨柔煙的姿色所傾倒,由衷地發出了驚歎。“先生,就這麼放他們離開嗎?”

看著那幾個逃走的傢夥,姬軒然不放心。“無妨,若是他們要送死的話,再殺也不遲。”

“好吧。”

不再考慮這件事,對掌櫃說道:“開房,兩間。”

掌櫃搓著手很是為難地說道:“那個,公子,實不相瞞,現在夜深了,隻剩下一間房了。”

說著眼睛在他們兩人之間來回晃動,似乎在疑惑。對此,姬軒然不說話,將決定權交給了墨柔煙。“一間也行。”

墨柔煙輕輕點頭,先一步走上了樓,留下了茫然又竊喜的姬軒然,以及眾多嫉妒他的人。房間裡點著幾支蠟燭,暖黃的燈光讓這裡有多了幾分曖昧。姬軒然拘謹地坐在桌子邊,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相處。隻見墨柔煙從儲物袋裡取出了一個又一個小瓷瓶,這是昨晚上的藥粉和藥膏。該不會。“給我上藥,今晚過後,應該就不會留下什麼痕跡了。”

“先生,你的手都已經能動了啊。”

面對姬軒然的抱怨,墨柔煙平靜地注視著他,以不容反駁地口吻說道:“給我上藥。”

“先……”“給我上藥。”

“好…好的!”

姬軒然看著抵在自己脖子處的飛劍,嚇得冷汗連連,這也太霸道了吧!見他如此聽話,墨柔煙滿意地點頭,開始脫起了衣服,沒一會便將自己的美好完完全全地展現在了他的面前。眼前這幅美景,饒是已經看了一晚上,依舊看不夠。姬軒然吸了吸鼻子,將自己灼熱的視線收斂了不少,開始了今晚的忙碌。墨先生有病,病得不輕。清晨,他雙眼佈滿血絲,看著自己的手如是想道。房間裡響起了悅耳的輕吟,墨柔煙睜開雙眼從床上下來,這一晚她睡得很舒服。當著他的面前,毫不避諱地穿上了衣服。相比之下,姬軒然就憔悴的多了。果然有病。“走吧,我們直接殺上地元宗。”

聽到這話,姬軒然眼角抽搐了一下,遲疑道:“墨先生,這樣是不是太過莽撞了?”

“地元宗宗主可是武王啊。”

墨柔煙毫不在意地說道:“武王也不怕。”

這麼自信的嗎?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好猶豫的了,點了點頭便答應了下來。兩人來到街上,沒走多遠,就撞見了前來找麻煩的地元宗弟子。“楊師兄,就是這個小子!”

昨天被打的那幾個傢夥,圍在一個男子身邊,指著姬軒然。男子身材高大,身體也是十分的健碩,雙手環抱在前,直接忽略了姬軒然,癡迷地看著他身邊地墨柔煙。口水都流了出來,嘿嘿笑道:“姑娘,叫什麼……”“啊!!”

還沒說完,姬軒然便冷著眼衝到了他的面前,一記直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看似充滿力量的身軀,在他的拳頭下不堪一擊,被打飛了出去。“還敢回來,看樣子昨天的苦頭沒有吃夠。”

說著再次揮拳,將他們給揍了一頓。一群武者境一個武師,根本沒有還手之力。揍完之後,姬軒然牽著墨柔煙的手揚長而去。那個楊師兄還想爬起來反抗,卻被他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你還要牽到什麼時候?”

墨柔煙問道。姬軒然裝作沒有聽到一樣,就這樣牽著她的手向著地元宗的方向走去。小手柔弱無骨,牽在手裡簡直就是抓著一塊軟玉,怎麼能就這麼放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