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504章 借屍重生悟道樹為心

第504章 借屍重生悟道樹為心


裂縫中,綠光探出一條枝丫,將屍體捲入進去。蒼翠的大樹釋放著充滿生命力的綠光,將周圍的水流全部隔絕在外,茂密的樹冠之中,一道許多的魂體從中冒了出來。姬軒然的臉上看不出喜悲,可眼神卻比五百年前多了許多沉穩;他輕輕歎息,五百年時光,神魂分離一半出來,蟄伏在這神血江之中,已經過去了三百年。漫長的時光讓他思考了很多事。“真是愚蠢的傢夥,沒有實力嚷嚷什麼,現在落得身死道消便宜了我。”

他從樹冠中飛出,手裡捏動法印,嘴裡唸唸有詞,這棵悟道樹的樹根開始蔓延,將蘇雲的屍體纏繞,包裹在裡面形成一個泛著熒光的繭。“五百年了,我姬軒然回來了。”

他閉上雙眼心神沉入悟道樹之中,順著大樹的軀乾來到了根部的繭中。看著已經被完全煉化,血肉重組的全新身軀,他彷彿沉入了無儘的深淵,等到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擁有了一個全新的身體。“這一世雖然沒有吞噬武魂,但我卻成為了真正的天才。”

他看著自己的手,與本體有著三分相似的面孔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這副身體唯一的缺憾就是沒有心臟,此刻這裡還是一個前後透亮的窟窿,這讓姬軒然倍感無語:“真是沒腦子的傢夥。”

悟道樹被他從吞噬武魂中剝離了出來,隻留了一節枝丫在裡面重新孕育,他將樹帶出來就是為了作為武魂,可如今看來隻能將其作為心臟使用。悟道樹的根莖不斷收縮,形成的繭也隨之打開,體型不斷縮小最終來到了姬軒然的心臟處紮根,根莖刺入他的血肉,連接他的血管,甚至將其替換。傷口開始癒合,等到完全恢複的時候,綠光消失,激流突然湧來將他沖走。“喂?你沒事吧?”

姬軒然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細軟的沙灘上,旁邊蹲著一個十六歲左右的少女。“沒事。”

姬軒然簡單適應了一下,隨後從地上站了起來,他看著自己的雙手,裡面的力量很微弱,隻有武王八重天的修為。體驗過神境時的強大,過往的境界簡直弱小到讓他感慨。“你怎麼在這裡啊,還不穿衣服,不要以為你長得好看,我就不會罵你流氓了。”

少女紅著臉用手遮住眼睛,可手指縫隙卻揭開了她好色的心。姬軒然皺眉,看著自己的身體,搖頭說道:“無妨,這裡應該還在天靈宗對吧。”

少女點頭:“沒錯,你是天靈宗弟子?我怎麼沒見過你?十六歲就有如此修為,難不成是宗門核心弟子?”

“不是,一個普通弟子而已。”

確認自己所處的位置之後,姬軒然也沒有再逗留的意思,使用了許久都未成使用的五行拳。當初這門靈術在下界的時候,提供了不小的助力;隨著他的手掌翻動,旁邊的江水湧動,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套衣服,勉強應付一下。“好厲害!這至少是玄術吧!”

少女兩眼放光,露出一副崇拜的表情。姬軒然不與她多說,向著山上走去。少女跟在後面:“等等我!”

天靈宗是五百年前第一批在此處建立的宗門,門中有破空境中期的老祖坐鎮,是在這個吞噬寶地最為弱小的勢力,一直飽受周圍勢力的欺壓。姬軒然也沒想到,等了三百年結果等來了這麼一個宗門弟子的屍體。這五百年裡他瞭解了外界很多資訊,這個月便是一年一度最為重要的時間點,因為血煉試煉。想到這些,姬軒然忍不住發出一聲嘲笑,血煉試煉是選拔出天才的大賽,最終獲勝的人,可以進入浮空島修煉,也就是自己血液所化的血池。優勝者還有機會被聖地不朽勢力選中,平步青雲。這次試煉,他不能錯過,可以藉此機會聯絡上商會與師父。姬軒然剛到山門,就沒兩名駐守的弟子給攔住了,他們看著這模樣有些變化的蘇雲說道:“蘇雲,我說你最近怎麼不在了,原來是出去了。”

“不過宗門選拔賽就在今天,你要是再晚點就要錯過了。”

另一個弟子笑道:“錯過就過錯了唄,就他那武師境界的修為,就算參加也隻是被淘汰的份。”

姬軒然沒有理會他們,從他們身邊路過,向著山半腰的廣場走去。那個少女在這個時候追了上來,扶著膝蓋氣喘籲籲地說道:“你們不知道就別亂說,他可是武王天才。”

兩名弟子有些哭笑不得,可是他們也不敢造次,畢竟這人是宗主的親女兒。此刻廣場人聲鼎沸,廣場上搭建起了一個巨大的擂台,四周站滿了武者,為場上的武者歡呼。姬軒然到來的時候,立馬就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上下打量著這個蘇雲,和他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蘇雲你竟然沒死!”

有人發出了驚呼,這人姬軒然有印象,當初那個東淩殺蘇雲的時候,他就在後面看著。“沒死命大就算了,你還敢回來,也好,我就替東師兄處理了!”

這人是武靈九重天的修為,一身靈力鼓動迫使周圍人退卻。他們見狀也不敢說話,畢竟東淩在整個天靈宗都有著極高的影響力,他們憐憫地看向蘇雲。“聒噪。”

姬軒然隻是看了他一眼,眉心發出一道精神波動,精神力化作無形的刀刃,將他的腦袋斬了出去,引起一片恐慌。“死了!這就死了!”

眾人驚駭地逃離這裡,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甚至沒有看到蘇雲動手:“蘇雲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何人在這喧嘩!”

廣場上的高台,幾位長老起身嗬斥。有弟子顫抖地指著姬軒然說道:“蘇雲殺人,他在宗門裡殺人!”

姬軒然站在原地,不卑不亢地與三位長老對視,三位都是神王後期的武者,不過他並不懼怕,雖然修為不再,但精神力還有不弱的實力。他主動上前說道:“東淩派人殺我不成,見我活著回來,又想當眾行凶,所以被我斬殺。”

“放肆,你是誰豈容你在這裡滿口胡言!”

其中一名長老指著姬軒然大聲嗬斥。姬軒然奪舍之後,也瞭解了到了一些關於天靈宗的資訊,目前這個長老,就是東家人,也就是東淩的族老。東家在天靈宗有著近一半的權利,因此東淩才能夠在這裡面為所欲為。人群中的東淩聽聞,摟著李慕微的腰,在眾人畏懼又羨慕的眼神中走了出來,戲謔的說道:“嗬嗬,蘇師弟未免太過自以為是了,你還不值得我出手針對,我看你不過是想要搏一些眼球而已。”

他懷裡的李慕微一臉嫌棄地說道:“就是,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在利用東哥哥博眼球,真是讓我犯噁心。”

姬軒然看著她,略有不悅的挑眉,李慕微姣好的面容與身體中央,滲出一道血線,隨後在東菱的懷裡直接一分為二。“哇!”

有人被這駭人的手段嚇到嘔吐,場面十分混亂。不待東淩與三位長老出聲,姬軒然便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走上了擂台,隻見他負手而立,淡淡道:“諸位就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了,一起上吧。”

東淩扔掉懷中的屍體,陰狠地說道:“你還真是狂妄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