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91章 完了不她是師孃能活

第491章 完了不她是師孃能活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女子怒聲質問,讓姬軒然無話可說。“你的膽子倒是挺大的,外面到處都在抓你,你倒好竟然還敢跑進來。”

姬軒然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面前這個女子,樣貌不過接近三十,氣質端莊溫婉,柳葉眉挑出一抹怒火。姬軒然拱手道:“晚輩不知道前輩在說些什麼。”

“還想裝傻,姬軒然。”

女子念出了他的名字。姬軒然疑惑地說道:“前輩是不是搞錯了?我雖然確實有所撒謊,可是晚輩確實叫江流。”

他臉不紅心不跳,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承認,一不小心就會命喪黃泉。蘇香兒瞪大著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厚臉皮。女子輕笑:“你的畫像早已經人儘皆知,你現在矢口否認未免太過愚蠢;就算你如何狡辯也沒有用,我認得你的血脈氣息,我再熟悉不過了。”

姬軒然臉色一沉,不敢與她對視,拱手說道:“我若是將神藥歸還,前輩可否放我一條生路?”

“放了你?現在整個大世界都想要殺了你,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姬軒然啞然,後退兩步手裡多出煉血槍,身後玄雲霖月輪不斷旋轉,做好了拚死一搏的準備。“師父,他不是傳聞裡的那種人,放他一次好不好!”

蘇香兒見情況不對,抓住女子的裙襬仰著臉哀求。女子恨鐵不成鋼地訓斥道:“閉嘴,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替他們求情做什麼,像他這種人,不知道都有多少個女人了。”

“師父!”

蘇香兒抱著她的腿,不斷地撒嬌。姬軒然緊張到了極點,要是撒嬌有用的話,蘇香兒也不會被允許送往劫雷教;手中的長槍不斷蓄力,死死盯著女子。“怎麼,你覺得在我面前還能反抗不成?”

女子素手一翻,隨意拍出一掌,就將姬軒然打得口鼻流血,半跪在地上難以起身。“師父不要!”

“夠了!這種男人不值得,他就和他師父一樣,是個登徒浪子,是個狼心狗肺的無恥賤人!”

姬軒然抬頭愕然地看著她,怎麼感覺她好像和自己師父很熟的樣子?他忽然想通了一切,眼裡亮起一抹光芒,連忙問道:“敢問前輩與我師父是……”“嗬,你難道以為我會因為你師父放過你嗎?”

女子一把捏住姬軒然的脖子,將他提了起來,柔美的面孔擠出怨恨的表情:“就你師父那個賤人,見我懷不上他的孩子,就一走了之,到死都沒有看我一次!”

“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說著她手中的力量增強了不少,讓姬軒然直接翻起了白眼,眼看就要暈厥過去,這才放手。“咳咳咳!”

姬軒然跪在地上不斷咳嗽,貪婪地呼吸著,不知不覺當中汗水已經打濕了衣衫。身上的寒冷,遠比不上心底的寒冷,這是被師父傷害過的女人,估計死都成為了一種奢望;姬軒然抓緊長槍打算拚死一戰。可身上一輕,施加在身上的壓力被撤走了,他不解地看著這個女子。女子冷哼一聲,坐在椅子上冷清的眸子注視著姬軒然,似乎在糾結。姬軒然吞嚥著口水,抓住機會跪在她面前拱手道:“弟子姬軒然,見過師孃。”

說著還偷偷抬頭,想要看她的臉色,並沒有任何變化,這讓他心裡沒有底,對一旁的蘇香兒使了眼神;後者心領神會,跪在旁邊楚楚可憐地說道:“師父,人家都叫你師孃了,你總不能還對他痛下殺手吧。”

蘇韓晴冷笑:“師孃,你若是對所有被你師父淩辱過的女子都叫師孃,你就可以直接在大世界橫著走了,九大不朽勢力八十一個聖地,都是你的孃家人。”

“師孃這個名頭我可不想接受,別想套近乎,你這是在侮辱我!你明白嗎?”

姬軒然腦袋一懵,呆呆地望著她沒有反應過來,張著嘴半天發不出一點聲音。師父這麼無恥的嗎?“怎麼很意外嗎?難道你不是處處留情的人嗎?你體內的血看到女人都走不動路,嗬嗬。”

蘇韓晴冷笑,讓姬軒然抖機靈,連忙解釋道:“師……前輩誤會我了,我和師父還是有些區別的。”

“對對對,這點我可以作證的師父,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還嫌我噁心,想要趕我走,我不走他還想殺我。”

蘇香兒抓著她的裙子,不停點頭解釋。姬軒然被嚇一跳,驚恐地看著她,這話可不能亂說啊!蘇韓晴略感意外地看著自己徒弟,自己徒兒的情況她最清楚,樣貌出眾身材婀娜,性格雖然淘氣但是十分討喜,他竟然還嫌棄?雖然懷疑,但是徒兒目前確實是處子之身,若是換作唐封那個渾蛋,估計已經被奪了貞潔。蘇韓晴看著姬軒然,眼神依舊是那般冷漠,甚是還有殺意,可這種眼神很快便淡去。當初她也對唐封萬分仰慕,自願拜倒在他身下,若不是他最後不告而別,她又怎麼會記恨他百萬年。甚至為了忘記他,從過往的傷痛中走出來,建立了天音教,如今已經三十多萬年,本以為忘了他,結果還是放不下,不甘心。“把玄雲霖月輪給我看看。”

蘇韓晴的聲音柔和了不少。姬軒然遲疑,不想將師父的遺物交出去。蘇韓晴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怎麼,師孃想要睹物思人你還不樂意了?”

“啊……哦哦哦!”

姬軒然長舒口氣,將玄雲霖月輪遞了過去,態度恭敬。師父果真厲害!如獲重生的感覺讓他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下來,癱坐在地上,激動得就要哭了。不愧是師父,都隻剩一個頭骨了,竟然還幫徒兒度過了難關!蘇韓晴撫摸著玄雲霖月輪,思緒回到百萬年前,那個時候他已經成為了談之色變的吞噬神君,自己還是個小小的破空境武者。她將月輪還了回去:“現在外面很危險,你這段時間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我知道你的成就不止於此,不會留在這裡,但我要告訴你,不是所有被你師父欺辱過的女子都喜歡他,還有很多恨不得將他扒皮抽筋,所以不要見到一個就上去喊師孃,明白嗎?”

“弟子明白!”

姬軒然對她磕了三個頭,不說放過自己這件事,單論她是自己師孃這層身份,就足矣讓他下跪磕頭。至於留在這裡,他最多將精神力提升一番之後,將萬化金雷劍陣修煉到第一階段,就會離開,想要成長必須去外面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