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90章 偷取神藥被抓

第490章 偷取神藥被抓


放我下來。”

兩人停在外圍之後,蘇香兒蹬著自己的雙腿,從他肩上跳了下來。姬軒然伸手觸摸面前的雲霧,明顯感覺到了阻滯感,這裡有陣法籠罩:“你打算怎麼做?”

蘇香兒咬著嘴唇歡笑,拿出一塊令牌:“我好歹是首席,我可是有師傅親賜的通行令牌。”

說著令牌便在她的掌心飛出,懸浮在這些雲霧面前,隨著她不斷捏動手印嘴裡唸唸有詞,面前的雲霧開始湧動,打開了一條筆直的通道。蘇香兒見狀,拉著他的手就往裡面跑,很快通道再次關閉。韻律山下,姬軒然看著建在仙山裡的大教,有種回到天劍門的錯覺。“喂,還愣著乾嘛,跟上來啊!”

蘇香兒推開一塊大石頭,站在後面招手小聲呼喊。“這裡怎麼會有一條密道?”

姬軒然手上燃起金焰,將裡面照了個透亮,通道不像是人為的,更像是妖獸挖出來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發現之後,就經常從這裡偷跑出去玩,你放心,這裡就隻有我一個人知道。”

“難怪你修為這麼弱。”

姬軒然隨口說了一句,激得蘇香兒跳起來就要打他,卻被他一把提在手裡。“哼!”

沒過多久,兩人就從地下通道裡走了出來,來到了一處置辦精緻的房間,裡面還瀰漫著淡淡的清香。姬軒然猜到這是她的房間,便問道:“這裡安全嗎?會不會有人來查房?”

“我的房間誰敢進來。”

蘇香兒揮舞著拳頭。姬軒然點頭,坐在桌子上取出紙筆說道:“你來給我畫一幅簡易地圖,我要知道你們的寶庫在哪,以及佈防。”

“你這人,真是沒意思!”

蘇香兒一把奪過毛筆在紙上畫了起來。到了晚上的時候,姬軒然直接離開了這裡,趁著夜色收斂氣息,順著山路向著天音教寶庫摸去。“明面上有八名觀道境後期強者把手,實際上暗處還有兩名觀道巔峰強者。”

姬軒然撫摸著玄雲霖月輪冰冷的鋒芒,現在的精神力可以驅動幾次,如果偷襲的話或許有機會將他們悄無聲息的擊殺。想到這裡他就忍不住歎息,精神力不夠強,看來這次順帶還要找點提升精神力的寶物。月輪是目前最強的手段,能夠越發自如的使用,戰鬥時活命的機會也就越大。“嘖,這個姬軒然也不知道抓住了沒有,一想到他在我們這顆星球上,心裡就一陣發寒。”

其中一個武者坐在小亭子裡吃著東西。“誰知道,反正有一名老祖出手,他就算再狡猾也翻不起風浪,要我說不出兩日,就會傳來姬軒然死亡的訊息,到時候劫雷老祖肯定會賜予獎勵。”

“哈哈,你別說我們現在跟了劫雷教,我總感覺要飛黃騰達了,神君啊,那可是大世界的最強者。”

八個人說著說著就有七個笑了起來,眾人看向那個沒有笑的同伴問道:“陸雲你怎麼了?”

其中一人走過去拍打他的肩膀,卻發現他的腦袋直接滾了下來,嚇得他連退七八步拿出武器說道:“有情況!”

可沒有人迴應他,他回頭卻看到一道慘白的寒光劈落,月輪插在了泥土當中。姬軒然輕輕落在地上,淺淺地撥出了一口氣,八個人全部擊殺,他用魔罐將這裡的氣血全部吸走。另外兩個暗處的強者,按照蘇香兒的說法,基本都處於修煉當中。他四處張望確認沒有任何動靜之後,撿起屍體上的令牌,來到了石壁前。按照蘇香兒給的口訣,打開了寶庫。裡面的火把自行燃燒,將裡面照得透亮。這個時候裡面傳來一聲詢問:“何事需要打開寶庫。”

聲音有些腐朽,隱藏得很深讓人無法辨清方位;姬軒然不慌不忙地拱手說道:“晚輩江流,奉師傅明神子之命前來取一些煉丹的藥材。”

“手信。”

姬軒然拿出蘇香兒偽造的手信拋了出去,刹那間遁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他身體緊繃,不確認蘇香兒偽造的手信管不管用。等待許久沒有迴應,他已經萌生了退意,這裡面的強者是天塹境,他不敢亂來。“可以,藥材在三樓,我已為你開啟。”

姬軒然長舒一口氣,邁著略有些僵硬的步伐,走上了樓梯;到達三樓之後,他險些沒被這裡的寶物閃瞎眼,到處都是外面難尋的神藥。修煉萬化金雷劍陣的三種神藥他都找到了,隨後又在裡面逛了起來,找到了不少有關精神力滋養的神藥;他不敢繼續逗留,因為拿得太多了,足足五百斤,將這裡一半有關精神力的神藥都拿走了。來到門口的時候,他還裝模作樣地拱手告辭,直到走進山林裡直接撒丫子跑了起來。天塹境強者恐怖如斯!半路上他清點了一番,這次收穫頗豐,精神力神藥很多,每種都拿了好多份,到時候種植在丹田裡,可以持續性使用。回到蘇香兒所在的閣樓時,卻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裡面竟然亮著燈火,現在這種情況可不該點燈啊!他向著山林退去,剛要轉身逃走,就發現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一道無法承受的壓力壓在了身上,讓他直接趴在地上。完了!“怎麼,既然敢偷摸進入我天音教,偷我教神藥,還想著逃跑?”

姬軒然咬牙掙紮,調動自己的體質不斷增強自己的力量,想要反抗這種力量,可無濟於事。他冒著冷汗說道:“弟子江流,是奉師命取藥,不知道前輩說得什麼意思。”

“奉師命?哼!上面寫的隻是三味神藥,你卻取了五百斤,當我傻不成?”

姬軒然瞪大著眼睛,心中苦澀,都怪自己沒有管住自己的手。“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姬軒然皺眉?這位強者還問自己話,難道不對自己動手嗎?這讓他察覺到一絲轉機,連忙說道:“是小子不對,但我對貴教並無惡意,隻是想要取些神藥,日後一定會回報!”

“回報?你拿什麼回報,用命嗎?”

姬軒然的身體突然被牽扯進了閣樓,被扔在了地上,他隻看到一條白色的裙子,蘇香兒正跪在這個穿著白裙的女子面前。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