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8章 嗯比你狂

第48章 嗯比你狂


5。N中午,姬軒然獨自來到了船港,藉助弟子牌在港口領了一支單人飛舟。這種飛舟操作起來簡單,飛行速度雖然比不上空中的猛禽和大型飛舟,但也是極好的代步工具,最關鍵的是免費。坐上飛舟之後,姬軒然回頭看了一眼,便禦使著飛舟一頭紮進了厚重的白雲中。等到穿過白雲形成的屏障之後,來到了白雪皚皚的世界裡,現在依舊是寒冬。朔風撫摸著他那清秀的臉頰,讓他冷不丁地打了一個寒戰。姬軒然取出白色的裘衣披在了身上,離開宗門之後心中的壓抑減輕了不少,有種天高任鳥飛的快感。就連飛行的速度都快了不少。穿過凜冽的風雪,姬軒然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餘暉森林。走在裡面,落日的金色餘暉灑落其中,這片森林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光線昏暗得讓人生出一種遲暮的感覺。就好似自己已經步入了晚年一般,行走在人生最後的道路上。姬軒然不敢大意,雖然四周暗沉,但他還是敏銳地捕捉到了周圍的細微動靜。深吸了一口氣,身體裡的血液開始奔湧了起來,他的雙眼也在此刻充斥著嗜血的紅色。他身上的氣息陡然變化,變得極為危險,那些隱藏在暗處的妖獸似乎被他的氣息給嚇到了,漸漸地開始退卻。可姬軒然在宗門本就憋了一股氣,現在出來後自然是要發泄一番,主動衝進樹林裡,一劍下去,大地震盪,樹葉如雨下。妖獸的哀嚎聲不斷地響起,反倒激起了其它妖獸的血性,一道又一道代表著殺戮的嘶吼在林中此起彼伏,數不清的妖獸開始在昏暗的樹林中潛行,向著姬軒然圍殺而去。“來得好!!”

姬軒然手裡提著一個滴血的獸頭,猛地一回頭,赤紅的雙眼猶如深淵中的魔神,深邃的血光壓過了這些妖獸發狂的眼睛,殺機四伏的樹林裡瀰漫起了淡淡的腥味。彷彿它們是來朝聖的信徒一般。隨著手臂上血管隆起,一縷縷紅色的光芒順著被吞噬進了身體裡,姬軒然站在妖獸的屍體上,仰著臉神情愉悅地撥出了一口略帶腥氣的氣。在這幽深的森林裡,嘴角畫出了一抹邪性的弧度。“這種感覺,真不錯。”

冰藍色的靈氣自重淵上浮現,薄冰在劍刃上蔓延,綻放著刺骨的寒光,照亮了這方空間。“機會難得,就拿你們來練玄冰三劍!”

隨著他的揮舞,冷冽的劍光不停地閃爍,每一道光芒落下,便有一隻妖獸被劈成碎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姬軒然將手中的一隻妖獸吞噬乾淨,心滿意足地坐在了地上。他的面前擺放著很多的獸丹,這些獸丹拿到宗門去也能換取不少的點數。正當他美滋滋地清點時,後面的灌木裡忽然傳來了腳步聲。不等他站起來,就已經被十幾個穿著獸皮衣的男人給圍住了。其中一個肩上扛著一把虎頭大刀,即便在這光線昏暗的環境下,依舊能夠感受到上面的鋒芒。那人撚起自己的小癟胡,細細打量了一下,嘖嘖道:“哎喲,我還以為哥幾個抓到了一個小妞呢,本以為還能在這鬼地方爽一把,沒想到卻是個男的。”

“豹哥,男的也行啊,看他這細皮嫩肉的樣子,長得這麼漂亮,趁黑也是一樣的,嘿嘿!”

旁邊一個身材乾瘦的男人搓著手,眼裡有著猥瑣的精光,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是一隻老鼠。姬軒然想要收起獸丹,卻被那個豹哥嗬斥了一句:“住手,我們的東西你也敢碰?”

“這是我的。”

姬軒然面色微冷,將這些獸丹收進了儲物袋中,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抓起重淵重劍,掃了他們所有人一眼,最高不過武者八重天,於是冷聲道:“不想死就滾。”

“謔喲,性子還挺烈的,我喜歡,豹哥我決定了,我要……”還沒說完,姬軒然便捲起一陣風衝到了他的面前,寒光一閃而過,帶起一縷血光。這個乾瘦的男人還沒說完,就已經被一劍劈成了兩半。姬軒然微微偏著頭說道:“你們還不滾嗎?”

豹哥吐了一口口水,指著姬軒然大罵道:“踏馬的,殺了我的人,還敢在我面前放肆!”

“兄弟們把這個小子抓起來,今天你們誰想吃肉都行!”

“哈哈哈哈!”

其他人聽到這話,笑聲中有著濃濃的淫邪,看著姬軒然的眼睛都在放光。姬軒然雖然很噁心,但也不動怒,站在原地譏諷地說道:“真可憐,長這麼大沒吃過肉吧,還是說吃的都是蛤蟆肉。”

“嘖嘖,不能理解啊,嗬~”“他媽的,敢看不起我!”

豹哥眼睛都被氣紅了,用大刀指著姬軒然厲聲喊道:“今天老子就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看著衝上來的幾人,姬軒然微微側臉,身體往後迴旋,揮出重劍,直接帶起一抹妖冶的血光。滾燙的鮮血被灑了出去,落在後面幾人的臉上,混亂了他們的視線。姬軒然下手一點都不含糊,三步踏出,畫出一個慘白的半月,染上了血色。等到他收手的時候,身邊已經躺了幾個屍體了。“沒意思,你們好弱,甚至不能讓我享受殺戮的快感。”

聲音很輕,卻是那麼的邪性,如同一個遊曆凡間的少年魔頭,讓剩下的幾個人忍不住抖了一下激靈。豹哥眼角抽搐,怒火宣泄而出:“小子,你很狂!”

“嗯,比你狂。”

這句話本就狂妄,再加上姬軒然那淡漠的表情,越發地讓人難以接受。“小子你他媽受死!!”

豹哥很機智,沒有直接衝上去,而是踢起大片雪花,想要以此來遮擋他的視線。隨後以最快的速度衝到一側,揮動了手中的虎頭大刀。三階下品武技-歃血刀其一-血煉斬!紅得讓人發怵的血色光芒陡然綻放,隨著血紅的刀刃迫近,照亮了姬軒然那始終從容的表情。看到他表情的那一刻,豹哥心裡咯噔一下,完了。刀刀還未落下,自己的雙臂卻飛出兩股鮮血。“啊!!!”

豹哥的臉疼得漲紅,撲通一下跪在了姬軒然的面前,他想要伸手捂住斷臂,可兩條手都被斬了的他,隻能無助地揮舞著斷肢。聽著耳邊的聒噪,姬軒然因為殺戮有所好轉的心情,此刻也蒙上了一層煩悶的情緒,一把抓住他的臉將他提了起來,眼珠側向轉動,看著他說道:“你以為我為什麼沒有直接劈死你?”

說著釋放出武魂,隨著武魂的旋轉,地上的積雪先一步被吸入其中,而後豹哥的二星血螳螂武魂也被拉扯了出來。兩隻巨大的鐮刀插進地裡,想要抵抗這股吸力,可在絕對的壓製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你要乾什麼?你要對我的武魂乾什麼!?”

豹哥發自內心地感到恐懼,忽然發現自己的武魂不屬自己了。“閉嘴。”

在無情的吸力面前,血螳螂的鐮刀在地上劃出了深深的切口,而後被捲入了漩渦當中。“武魂其實不錯,就是星級低了點。”

說著豹哥就已經被吞噬得一乾二淨,成為了姬軒然強大的養料。等到他從吞噬的快感中回過神的時候,剩下的那幾個已經逃了,這讓他微微有些擔憂:“大意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