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78章 自以為是

第478章 自以為是


“不知死活。”

姬軒然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這人不過才凝魂巔峰的境界,也敢來觸自己的黴頭。“狂妄!青決神意!”

他捏動法訣,萬千樹葉組成一個偉岸的人形:“死!”

人形揮拳將姬軒然砸入了地底,他忍不住笑道:“如何?我這門法術能夠讓我在凝魂境爆發出煉神初期的實力。”

“你若是在不同意,下一拳可就要了你的命!”

他極為自信,憑藉這一招,他在劫雷教當中也小有名氣。“差了不少。”

姬軒然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毫髮無傷地走了出來,化作一道金光眨眼間來到他的面前,掄起巴掌抽打在了他的臉上。這一掌抽得他牙齒崩飛,口吐鮮血,砸進大地裡面險些暈厥過去,他捂著臉怨恨地看著姬軒然:“你敢打我!!!”

姬軒然從天而降,砸在他的面前,一腳踩在他的臉上,淡淡道:“沒錯,我敢打你,不僅如此我還敢殺你!”

說著他的腳下用力,將這人的腦袋踩進了泥土當中。他奮力掙紮拳,卻發現毫無作用,這個人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這就放棄了?你剛纔的那副得意姿態呢?”

姬軒然輕哼一聲,抬起腳直接將他踩得半死,就在這個時候他身上飛出一道人影。這人俯視著姬軒然,皺眉問道:“你就是姬軒然?”

“你是他口中的韓師叔?”

“放肆,我在問你,回答我!”

韓龍怒聲嗬斥,架勢十足。姬軒然不去理會他,當著他的面將這個傢夥給吞了,氣得韓龍面色冰寒:“你竟然敢無視我!”

“很好,我本來還想收你當狗,現在看來你這條狗不聽人話,還是殺了好。”

姬軒然抬頭看著他,眼底有著不屑:“你很驕傲,希望遇到我的時候,你還能保持這份驕傲。”

說罷他擺著手向著遠處離開,韓龍在後面喊道:“你覺得你能是我的對手?連一個入微境初期都要仰仗外物才能擊殺,你這種廢物如何與我鬥!”

“我給你機會當狗,那是你至高無上的榮譽!”

韓龍自顧自地說著,姬軒然卻頭也沒回地向著遠處走去,這讓他感覺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十分不得勁,皺眉說道:“你要是有膽子就來雷淵洞窟,我在那裡等你。”

說完虛影消失。姬軒然站在地上眺望前面,想來雷淵洞窟那裡,就是劫雷神君的傳承地,肯定有很多的武者聚集,說不定還會有強者。他摸著下巴思索了一番,嘴角揚起一抹弧度,現在自己修煉了《金鵬通天術》,全力飛行就算是虛神都不一定能夠追上自己,要真是惹上了大麻煩,跑就是了。他不再猶豫,整個人化作金光向著前方飛去,半日之後,他便抵達了這裡。這裡的人很多,將大地上的一個巨大的坑洞圍得水泄不通,坑洞下面十分複雜,裡面有著奇異的生物在移動,數量不少。在場的武者看到姬軒然到來,面露驚色自覺讓出一條道路。他雖然疑惑但也沒有怯場,閒庭信步地走在他們中間,一直來到坑洞邊緣。這裡站著三個人,一女兩男,其中一個正是之前的韓龍。韓龍見他敢如此大搖大擺地走過來,譏諷道:“蠢貨。”

姬軒然沒有迴應,在存在絕對的實力差距時,說什麼都是狡辯。另外四人看向姬軒然,上下打量一番後說道:“這就是傳聞中的曠世魔頭?怎麼看起來如此親切。”

“嗬嗬,你不過是覺得他長得好看而已,你們這些女人就知道看臉。”

另一個男武者不滿的譏笑,看向姬軒然的眼神多了些妒忌。姬軒然聳肩,對此也很無奈,自己長得好看是天生的。“小子,你知道你的處境很危險,為什麼還敢出來。”

江柔饒有興致地看著他,似乎對他有想法。姬軒然也沒什麼好隱瞞的,直言道:“打不贏我可以跑,況且我離你們這麼近,想要殺你們很容易。”

“哈哈哈,笑話!”

剛纔那名男武者忍不住嘲笑,一身肌肉如同虯龍充滿力量感,他擠著自己的肌肉冷笑道:“你要是敢動,我一拳就能打死你。”

“不要覺得我在說笑,死在我拳頭下的強者不計其數,觀道境後期都扛不住我一拳。”

他對姬軒然瞪著眼睛,似乎在威脅。“這麼自信,那你打我試試。”

在姬軒然眼中,他就像是一個小醜。“你找死!”

他握拳就要動手。“南宮城住手!”

江柔連忙阻止,皺眉說道:“你要是把他打死了誰下去探查情況。”

南宮城不滿的哼了一聲,用手指戳在姬軒然胸膛上,還沒放狠話,就被他掰斷了一根手指,隨後一腳踢飛。“啊!!”

南宮城落在百米外,捏著自己的手指疼得抽搐;韓龍眼角抽搐,這傢夥膽子真是大,在這四面楚歌的時候都敢動手。“你真當我們不會殺你嗎?”

韓龍身上的氣息湧動,沉著臉走到姬軒然面前,卻沒想到直接捱了一巴掌。嘩——!周圍人嘩然,看著牙齒崩飛,身體飛出數百米遠的韓龍,忍不住捏了一把汗。那可是韓龍啊,劫雷教的觀道境強者!“你們想要拿捏我?抱歉我不吃這一套。”

姬軒然看著韓龍,神色淡然地說道。江柔見他這副傲氣的模樣,輕笑提醒:“你很有脾氣,可是沒有實力脾氣就顯得很可笑。”

姬軒然多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說。江柔見他沒有回答,以為是他知道其中利害,感到了害怕,當即說道:“你若是想要在這裡活下去,可以投靠我,我會給予你庇護。”

“當然作為回報,你得為我辦事,如何?”

姬軒然無語,這些人怎麼都這麼自以為是,他看著江柔說道:“你很厲害嗎?在這裡這麼多人都想殺我,你憑什麼覺得能夠保護我?”

江柔的臉色也逐漸沉了下來,看著他沒有再說話。這個時候南宮城走過來說道:“還和他廢話什麼,將他扔下去探查下面的情況,留著他不就是為了乾這個嗎?”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