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57章 姬軒然是劍神宮神子

第457章 姬軒然是劍神宮神子


1姬軒然沒有說話,猛地抬起頭,吐出一口腥紅的血氣,如同失去理智的嗜血凶獸,上前一口咬在了虛無道的肩上,吞噬他的血肉。吞噬之力展開,虛無道在慘叫聲中氣血被牽引,進入了黑洞當中。“不要!!!”

在恐懼之下,虛無道也激發出了潛力,身後九個太初武魂齊出,身上忽然套上一套赤金色的神甲,將姬軒然震開,忍著劇痛將煉血槍拔了出來。他失了智一樣大叫,他的肩膀竟然被姬軒然咬下一塊肉,當著他的面吞了下去,而姬軒然自己身上的傷勢竟然修複了一點。這讓他無法接受。“該死的怪物!”

虛無道扔掉長槍,取出自己的神道器,一柄赤金色長劍,鎏金赤雲!他舉起手還未斬下,手臂又被一道青色光柱擊斷,現在雙臂齊斷讓他無法施展手段,他甩動著自己的長髮怒吼道:“誰!”

遠處,梁碧雲在徐鳳兩人的追擊下不斷靠近,她強撐著的身體,甚至燃燒自己的血液催動《金鵬通天術》,加速來到了姬軒然面前,將他抱在了懷裡想要逃走。“你跑不了!”

一柄巨劍從雲端垂落,重重地轟擊在兩人面前,阻斷了逃生的路;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個困陣,將兩人再次封鎖。“神子!”

那箇中年人急忙上前,餵給他一枚神丹,隨後他的手臂肉眼可見的恢複,除開腹部前後通透的血洞。神道器殘留的氣息,讓它無法短時間內癒合。這一槍不斷刺穿了他的脊椎,還險些破開他的丹田,讓他成為廢物。虛無道一陣後怕,想到修為儘失的下場就忍不住全身冒冷汗,對姬軒然心中的殺意越發洶湧。“殺了他,給我殺了他!不!把他的腦袋砍下來,我要把他腦袋泡在藥液裡,封印他的神魂讓他一直痛苦地活著!”

他發了瘋的嘶吼,嚇得中年人不敢說話。梁碧雲抱著垂危的姬軒然,警惕著他們,她退到邊緣心裡已經絕望。虛無道大笑著嘲諷道:“你的幫手呢?你倒是讓他們出來啊!”

“剛纔你不是很自信嗎?現在你都要死了,你的人還沒有來!”

他咬著牙面孔猙獰地吼道:“整個大世界沒人敢和我作對,得罪了我沒人敢幫你,他們不敢為你站出來!”

“你現在明白了嗎!?”

他竭儘全力嘶吼,想要證明自己的威望。徐鳳看向虛無道的眼神多了些厭惡,這種人真的能成為主宰嗎?姬軒然沒有理會他,他平靜地與梁碧雲對視,臉上擠出一抹笑容:“沒想到抱上了你的大腿,結果還是淪落到了這個地步。”

梁碧雲淚眼如珠,搖著頭自責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太弱了是我沒有保護好你。”

姬軒然輕笑,這和她沒有關係,她已經做到了極限,是自己太弱了啊。“砍下他的腦袋,沒人會來救他!”

虛無道逐漸恢複了之前的冷漠,看向姬軒然兩人如同在看兩個死人。中年人點頭,這場鬨劇持續太久,是該結束了;他手裡多出一把暗金色匕首,無情斬向兩人。梁碧雲想要孤身上前阻擋,卻被姬軒然死死抓住。“轟!”

陣法破碎,一道熾烈的火焰噴射而來,將中年人瞬間吞沒,轟入了旁邊的大山之中。“抱歉,你說什麼?沒人敢幫他,沒人敢得罪你?”

一名帶著面具的黑衣人掏著耳朵,淩空而立;他的身邊還有很多身影,剛纔那道火焰就是他身邊的人打出來的。放眼望去,除開站在前面的幾個煉神境天驕,其餘的全都是觀道境,足足有三十人。看到這個陣仗虛無道也難以置信,眼角抽搐,厲聲嗬斥道:“你們難道是想要與我虛空殿,整個虛空陣營作對嗎?”

徐鳳見他還妄圖以勢壓人,已經不報任何希望開始往後退,很快就退到了視線之外,轉身遁逃。虛無道被他的背叛氣得破口大罵,可也無濟於事,徐鳳已經跑遠了。“嗬嗬,虛空殿固然厲害,但那又如何?你不過是一個神子而已,殺了你爹可以再生一個。”

“他既然能把你生出來,想必也能生一個更厲害的吧。”

虛無道渾身發抖,捂著腹部的血洞,額頭上青筋暴起,甚至咬碎了牙根。三十多個黑衣人中,飛出來一名女性,她來到姬軒然面前取出一枚丹藥給他喂下,在丹藥的幫助下,姬軒然的身體釋放出一陣柔和的光芒,斷裂的骨骼和失去的血肉開始修複。這枚丹藥品質極高,不到半柱香時間,姬軒然的傷勢已經完全恢複,就是損失氣血過多還很虛弱。他從梁碧雲的懷裡起身,活動著關節看著眼前這個女子,用鼻子聞了聞,聞到了熟悉的香氣,猜出了她的身份。梁碧雲也在神丹的幫助下,傷勢得到了治療,氣色也紅潤了不少。“虛無道,我說過我不怕你虛空殿,你們確實很強,但站在我這邊的人更多。”

姬軒然抬手將山澗裡的煉血槍吸了回來,冷眼看著他看向那三十多個人,問道:“今日我想殺他,可以嗎?”

在場的三十名觀道強者沒有說話,隻是看著姬軒然,讓他自己做決定,幾乎是默認了他的想法。虛無道是虛空陣營凝聚的原因,若是將他擊殺,虛空陣營自然會崩潰,到時候隻剩下劍神宮那位。到這關鍵時刻,虛無道反倒冷靜了下來,他看著步步逼近的姬軒然冷笑道:“嗬嗬,確實小看了你,不過在這道場之中,不隻有你的人!”

他後方出來一陣怒喝:“放肆,竟敢傷害神子!”

二十多名觀道境強者飛來,與姬軒然這邊的強者對峙,氣氛一下子到了巔峰。看到他們到來,虛無道總算鬆了一口氣,面對姬軒然咧嘴笑道:“小子,難道你就是劍神宮那位與我爭鋒的天驕?”

姬軒然之前那句話有點歧義,讓他誤以為他說的是整個劍神陣營站在他身邊,同時因為吞噬武魂的存在,所以劍神宮見他身份隱瞞,這也能解釋為何劍神宮不敢讓他現身的原因。這樣想來,他覺得茅塞頓開,看向姬軒然的眼神充滿了戲謔:“就因為你有吞噬武魂,所以他們覺得你能成為主宰?笑話!簡直可笑!”

“劍神宮私藏吞噬神君弟子,甚至將你培養,這是可是觸犯了大世界的大忌,你說我們該如何?”

虛無道眼神幽幽地盯著姬軒然,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一點慌張。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