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48章 奪得神魂靈寶血長風的陰謀

第448章 奪得神魂靈寶血長風的陰謀


姬軒然側身閃躲,這三柄飛刀不簡單。“哼,躲得倒是挺快的。”

血長風招手,將三柄血鳳翎召喚了回來,擋在了姬軒然面前。他自認自己得不到這件寶物,所以他也不想讓姬軒然得到這件寶物。“小子,你帶給我的屈辱,我會一刀一刀地,在你身上還給你!”

他咧嘴冷笑,血紅的鳳瞳充斥著淩厲殺機。手持血羽刀,身後飛出一道血紅的武道意誌,那是一隻強大的血鳳。“血煉斬!”

血色刀光斬落,姬軒然禦使本命靈劍格擋。雖然沒能擋住,但也給了他躲避的時間。姬軒然取出煉血槍,在空中猛地折返,施展秘術化龍昇天。雷光凝聚成龍,或許是因為不遠處本就有一條龍存在,所以這次凝聚的雷龍,威勢極為強大。“死!”

姬軒然口吐雷電,揮槍而上。鐺!沉重的撞擊聲響起,血長風臉上露出驚色,感覺整條手臂都被廢掉了。“怎麼會!”

作為血鳳,體質雖然不似高等龍族那般強大,但也比大部分低等龍族要強,可竟然連他一擊都承受不住。撕裂般的疼痛衝擊他的神經,迫使他原本英俊的面孔,變得猙獰。他捂著臂膀,與姬軒然拉開距離,咬牙道:“你到底是什麼體質!?”

“關你屁事!”

既然得到了優勢,姬軒然自然不可能放棄這個機會,他再去殺去。“你踏馬的!”

血長風見他得勢不饒人,氣得破口大罵,釋放出自己的武魂。五個至尊級武魂,利用其中一個武魂的能力,強項固定自己斷裂的手臂。再次提刀,深吸一口氣,在另外四個武魂的強化下,斬出一道巨大血光。“死!”

姬軒然咬牙,施展《金鵬通天術》極速閃身,躲開了這一刀。下方的雙子山峰,被這刀一斬碎,大地之上都出現了一條長達萬米的裂痕。這個傢夥的境界擺在那裡,即便有體質優勢,不能近身也隻能被動捱打。姬軒然分析優劣,很快便做出決定,掉頭不再管他,搶到寶物要緊。此時寶物已經落入他人之後,多次易手,為了爭奪這件寶物,數千人殺得頭破血流。“滾開!”

姬軒然禦使靈劍,利用劍氣,組成一柄巨劍,對著下方爭奪的武者斬去。轟隆!大地震動,千米長的裂痕將戰場,分割成兩部分。不等他們緩過來,姬軒然踩著靈劍,施展至尊術,一把將銀色剪刀奪在手中,沒有絲毫猶豫地向著遠方逃遁。“站住!”

妖萱兒見狀,脫離與淺紫雲的纏鬥,施展第一階段的《金鵬通天術》,以更快的速度追了上去。打出一拳龍帝真氣,嚇得姬軒然人魂分離,險而又險地躲開了這一拳。前面連綿百裡的大山,直接被她這一拳打碎一半,神力爆炸,衝擊波肆掠而來。讓姬軒然飽受衝擊,被震得咳血。我尼瑪,這要是打中了,小成悟道吞噬體都得躺一兩個月!姬軒然發毛,他怕了,怕被她給打死,張口就要解釋自己的身份。“無恥之徒,去死吧!”

可妖萱兒根本不想聽他廢話,再次打出一拳,姬軒然避無可避。好在關鍵時刻,淺紫雲動手,將他救了下來。這女人也不過才煉神中期,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力量!姬軒然想不明白,隻能將這一切都歸咎於天賦。“紫雲,你攔我做什麼?”

妖萱兒皺眉,不解地看著淺紫雲。淺紫雲微笑道:“我怕你這一拳下去,你就要孤獨終老了。”

“什麼意思?”

妖萱兒不解,疑惑地看向姬軒然,可此時哪還有那個渾蛋小子的影子,早就不知道逃到哪去了。“這個還是等他自己和你說吧。”

妖萱兒不傻,她知道紫雲肯定是看出了什麼。某處開辟出來的山洞裡,姬軒然坐在地上不停喘息,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他這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神女的強大。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他服下幾枚丹藥,緩解了身上的傷勢之後,取出了那把銀色的剪刀。也不過巴掌大小,銀燦燦的光輝格外的乾淨,還很淩厲。上面還有一股明顯的魂力波動,他用精神力溝通之後,才得知其用途。竟然是一件神魂靈寶,能夠直接攻擊武魂和武道意誌,還能破滅敵人的神魂。“好東西。”

收起來之後,他還有很多事要做。先是取出星辰小鼎,和眾多仙藥神藥,根據師傅給出的丹方,煉製神形丹。在雙子峰境界雖然沒有提升,但實力卻在不斷提升,速度太快,導致根基出現了問題。需要儘快解決。在失敗十多次之後,他成功煉製出五枚成色極佳的神形丹。運轉功法,耗費一天時間,將其完全煉化,境界也徹底穩固。隨後他便取出師傅收集來的星辰鼎碎片,開始融合。等到完全成型的時候,星辰小鼎已經變成大鼎,足足有三人高。這要是一下砸下去,能把神女都給砸死吧。姬軒然美滋滋地將其收起來,有開始取出先天之靈,和其餘材料,開始煉製本命靈劍。這天之內,不斷有雷電轟擊這座大山,有武者路過時,還以為有什麼寶物出世,結果什麼都沒有找到。三天之後,姬軒然的氣息已經十分穩固,身邊的本命靈劍數量,也已經到了三百柄。實力提升很多。他摸著小蛇的腦袋,走出山洞,眺望遠方,沒有過多的停留,向著遠處飛去。既然擁有的寶物越多,在寶庫裡面就越有優勢,那就不能放過任何機會。一路飛行,他抓了幾個武者詢問資訊,得知了妖萱兒的動向,聽說是在強多一處內海地,搶奪寶物。他便向著那個方向飛去。不出一日,便抵達這裡。此時這裡已經人山人海,不過他來晚了,這裡的寶物,已經被妖萱兒奪在手中。他還看到了血長風,一想到他之前對妖萱兒露出的怨恨表情,就覺得他要搞事情。妖萱兒本人卻沒有注意,得到寶物之後,帶著族人就向著遠處離去。果不其然,在她離開之後,血長風便有所動作,不知道和誰交流資訊,臉上時不時露出淫笑。作為男人,看到他這種笑容,自然猜到了他想要乾什麼。姬軒然心中,殺意漸起。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