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45章 兩位神女當狗還要被踹

第445章 兩位神女當狗還要被踹


沒有人迴應,正當血長風要自己上的時候,一群穿著同樣服飾的男女飄然而來,吸引了大家的目光。眾人看去,一名天姿綽約的黑裙女子帶頭,落在了血長風那邊的山頭。沒等他們唏噓,就又有一撥人來到了姬軒然所處的山頭。紫色衣裙縹緲如紗,好似透明一般,可又什麼都看不清,勾起眾人的探知慾。姬軒然站在橋上,如同被夾在中間,他看到那名黑裙女子,情緒有點複雜。妖萱兒。現在她估計已經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了。之後身後那個,他倒是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隻是見過一面的淺紫雲。天命族神女。兩人的到來,難免引起一陣轟動。血長風神態瞬變,展露出一副翩翩君子模樣,咳嗽兩聲面帶微笑的上前。“血鳳族血長風,見過妖神女。”

雖說血鳳族與天妖宮不是同一個陣營,但同為妖族,況且在這道場之中,也不用過多在意立場。妖萱兒正在生悶氣,見有長眼的蒼蠅,不耐煩地皺眉問道:“你很出名嗎?”

“這……”兩個山頭的武者偷笑,可那憋不住的笑聲更讓他難堪。“沒事就別來煩我,小心我拍死你。”

妖萱兒氣哄哄地狠狠瞪他,一股龍帝氣噴湧而出,形成一條虛幻的古帝龍影,瀰漫開來的氣息,將血長風壓得險些跪在地上。來自血脈的壓製,他根本抵抗不了。頓時冒出一身冷汗,不敢再打她的主意,心裡卻將她給惦記上了。姬軒然注意到他臉上的微小表情,在看妖萱兒,此時她正悶悶不樂,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橋上那個,給本公主解釋一下,這裡是怎麼個情況。”

妖萱兒指著姬軒然,氣鼓鼓地命令道。她就是覺得好氣,做什麼都覺得難受,糾結。都怪那個賈無敵,不,墨子安,也不對,姬軒然那個渾蛋!她一想到自己一直被矇在鼓裏,就氣得磨牙。姬軒然忍不住翻白眼,這傢夥還真是,小脾氣都上來。“不知道,你問其他人吧。”

姬軒然不慣著她,轉身就要走下吊橋。有她們兩個神女在,這裡的寶物根本就輪不到他。一轉身,他就看到了淺紫雲對自己微笑,那雙好看又深邃的眼睛,早已經洞穿了一切。姬軒然感覺全身秘密都被看光了,好似在她眼中沒有穿衣服一樣,涼瘦瘦的。他咳嗽著撇開視線,不和她對視。“公子可願為我講解一下這裡的規則?”

“不願意。”

姬軒然張口拒絕,雙手放在腦後,徑直向著下山小道走去。血長風見姬軒然如此大膽,還敢拒絕兩位神女,覺得機會來了,跳出來叫囂道:“臭小子,你以為就可以這樣一走了之嗎?”

“得罪了神女,你不配她們動手,我來!”

姬軒然膩歪,這人好歹也是一個天驕,怎麼這麼喜歡獻殷勤。他實在不能理解,這種腆著臉的行為,跪下當狗都要被她們踹兩腳啊,怎麼就喜歡乾這種事。“你怎麼知道她們生氣了?”

姬軒然對他擠眉弄眼,看得血長風怒氣飆升。“哼!一個無名小卒拒絕神女命令,本就是冒犯!”

“就是,你不要不識好歹!”

“立馬跪在給兩位神女道歉!”

“道歉還不夠,還要自斷一臂!”

在場的其他男武者紛紛站出來,仰著脖子如同得勝的公雞。他們本就妒忌,現在有機會,自然是要好好踩一下。見這麼多人配合自己,血長風朗聲發笑,覺得這事成了,暗自得意。姬軒然看向淺紫雲,後者莞爾一笑,儀態端莊,飽滿瑩潤的嘴唇輕啟,臉上擠出兩個可愛的酒窩:“我覺得他很有個性呢。”

血長風笑容戛然而止,希冀地看向妖萱兒。她不耐煩地揮手道:“你們真是噁心,就知道惡意揣度,不要用你們那無恥的小人思維來看我。”

“啊……”血長風僵硬在橋頭,臉色發黑,丟儘了臉面。兩座山頭上,就隻剩下那些女武者的竊笑聲。剛纔發言的那些男性武者,臉都漲成了豬肝色,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他們把這些恥辱,全都記在了姬軒然身上,對他展露殺意。姬軒然無語,這和自己有毛的關係,這不是你們自找的嗎?血長風紅著脖子怒吼道:“你殺我血鳳族天驕,如今還故意害我出醜!”

“我給你個機會,上來和我決一死戰,讓你死得像個男人!”

姬軒然眨了眨眼睛,看向淺紫雲,後者也看向他,對他搖頭。這是在讓自己不要上啊,看來這血長風,自己目前不是對手。他轉身就要走,卻被一群武者給攔住了。他們凶神惡煞地怒吼道:“你要是像個娘們一樣,我們不答應!”

“對沒錯,必須上去,不然我們一群人圍上來,把你打死!”

姬軒然見數百人都堵在面前,好漢不吃眼前虧。他轉身走上吊橋,相比之下,還是血長風這邊更有希望一些。“哈哈哈,蠢貨,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實力!”

血長風見他走上吊橋,忍不住發出嘲諷。姬軒然撇嘴,雙手一張,一百多柄本命靈劍懸浮在身邊,齊齊對敵。“嗯?你是劍神宮弟子?”

“哼!也好,我今日就拿你開刀!”

血長風翻手間多出一柄血羽刀,薄如蟬翼,輕如羽毛。“血煉斬!”

血色刀光染紅這方空間,速度極快。眾人面露喜色,眼看姬軒然就要被劈死,卻發現他的身體忽然化作一道金光,轉瞬間閃避,險而又險地躲開了這一刀。“怎麼會!?”

“好快的速度!”

“這傢夥修煉了什麼身法?”

血長風意外地看著姬軒然,舔著嘴唇冷笑道:“下一刀,你可就躲不了了。”

姬軒然神色凝重,剛纔那一刀,力量極為驚人,若是硬接,身體至少要留下一條紅印記。體質雖然強,可神力境界遠不及他,想要反殺他難。“死!”

姬軒然再度施展《金鵬通天術》,如金翅大鵬翱翔,在一縷勁風中,退出了吊橋,躲在了淺紫雲身後。速度之快,就連她身邊的族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後知後覺地嗬斥道:“臭小子放手!”

姬軒然直接將他們無視掉,不予理會。“你!無恥!”

血長風這一刀來不及收,嚇得全身炸毛。淺紫雲隨手一揮,便將他的攻勢化解。“多謝神女相助。”

姬軒然裝模作樣地拱手言謝,淺紫雲隻是笑著不揭穿。對面,妖萱兒已經起了疑心。剛纔連續施展兩次《金鵬通天術》,已經讓她看出了端倪。“你剛纔用的什麼身法?”

妖萱兒皺眉,目光直直地鎖定著姬軒然。“我觀想金翅大鵬自創的。”

姬軒然厚著臉皮撒謊,還是等以後再和她解釋吧。至少最近這段時間,先低調一點,發育實力。“哈哈哈,就你?”

血長風大笑,剛纔那種身法等級肯定不低,說不定是某種秘術。他怎麼可能觀想出來。“打腫臉充胖子,撒謊也不打一下草稿,金翅大鵬豈是你能隨便觀摩的?”

“真是不要臉。”

眾人譏諷,想要把姬軒然狠狠地羞辱一番。“小爺我天縱奇才,你們自然無法理解。”

他們說什麼,姬軒然都不可能改口。“都給我閉嘴!”

妖萱兒不耐煩的出聲嗬斥,兩座山頭上,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她黛眉緊蹙,隱隱有威脅的意思:“再問你一次,你到底用的什麼身法?”

事關天妖宮至尊術,她不敢馬虎。“啊,就是我自創的啊。”

姬軒然抿著嘴與她對視,心裡一點都不虛。這傢夥!妖萱兒氣得磨牙,她感覺這傢夥在糊弄自己,可自己沒有證據。“你給我等著,不要讓我逮著機會。”

她偷偷低語,將這個傢夥給記下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