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44章 躁動的心犬子安敢問父

第444章 躁動的心犬子安敢問父


&S“這等小事,怎麼能勞煩血公子動手,不如就由我來代勞吧。”

一名妖族天驕主動出聲,要獻殷勤。這是一隻龍,黃金龍,一身修為已經達到凝魂巔峰。血長風知道他的打算,黃金龍族不過是一個長生勢力,想要討好自己而已。他觀此人實力雄厚,不是一般的凝魂境後期,便點頭認可。淡淡道:“我要他死,辦成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這個黃金龍強者面色一喜,拱手言謝,隨後抬頭挺胸,走上吊橋,自信滿滿地叫道:“出來一戰!”

姬軒然沒什麼好怕的,走上吊橋,他發現這橋上限製飛行。“哈哈哈,不知死活的東西!”

這名黃金龍強者大笑,手持一把闊斧,向著姬軒然殺去。得益於自身肉身力量強大,他奔跑的速度很快,步子很重,每一步都讓吊橋晃動。闊斧上,湧現一陣白光,金屬性的力量讓它更為堅硬鋒利,狠狠地斬下去。見姬軒然不閃不避,眾人都以為他被嚇傻了。“我去,這個小子,我本以為他還會有點手段,結果直接被這陣仗嚇懵了。”

“我想他都快被這晃動的吊橋,晃暈了,哈哈哈!”

“死吧!蠢貨。”

這條龍咧嘴大笑,認為勢在必得。可接下來,姬軒然抬手,運轉千鈞皇骨術,在手上形成一道防護,承接住了這一斧子。衝擊波震盪,將站在橋頭的眾人擊退。這一斧子的力量讓他們心驚,更讓他們驚訝的,還是姬軒然單手接斧。“這傢夥,扮豬吃虎!”

“不可能吧,就算肉身力量再強,也不可能擋住這一擊吧!”

“多半是用了什麼寶物。”

他們不敢相信。就連這條龍自己也很意外,強行抽離斧頭,退開五米。姬軒然看著自己手,嘴角揚起一抹弧度,這實力還不錯,比之前那個血鳳族的天驕強大很多。不過還是太弱了。“天呐,好厲害!”

“沒想到他的肉身力量這麼強!”

不少女武者看向姬軒然,眉目傳情,讓不少男性武者妒忌。“真想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來自什麼勢力,出去以後還可以去找他,嘿嘿。”

“出去太晚了,我覺得在道場裡就不錯。”

……一群女武者嘰嘰喳喳,面若桃花的樣子,分外誘人。那些男武者妒忌的牙根都咬碎了。更別提站在橋上的黃金龍,他們龍族本就好色,對於姬軒然在女武者面前出儘風頭這件事,十分不爽。“你小子,真是讓我很妒忌啊!”

這條龍逐漸展露真身,化作半人半龍的形態,力量暴漲。“破山斬!”

他高高躍起,舉起闊斧,催動體內神力,向著姬軒然頭頂劈去。“死!”

一道巨斧虛影出現在他身後,伴隨著他的動作,一併向著姬軒然斬落。“不錯力量。”

姬軒然深吸一口氣,難得認真起來,展開雙手,身邊靈劍鳴顫,沖天而起。“破!”

劍氣撞在板斧之上,將其彈飛,順勢破開了天上那道虛影。隨即,姬軒然猛地跳起,待到臨近時,身體在空中迴旋,一記鞭腿,直接將他強大的肉身,抽成血霧。根本不用落下山崖。“好強啊!”

兩個山頭的一些女武者尖聲尖叫,揮舞著手,毫不顧忌自己形象。“小弟弟真棒,我們找個地方深入交流好不好哇!”

“雖然你長得普通,可姐姐不看臉的,看身體的呢。”

姬軒然摸著自己臉,自己為了不引起注意,幻化出來的臉,確實很普通,但沒想到,即便這樣,依舊能引起一番騷動。山頭的男武者嫉妒啊,看向姬軒然的眼神紅得像是染了血。血長風沒料到這小子這麼強,一下就踢死一條龍,正在氣頭上,又見他如此受歡迎,妒火中燒。怒吼道:“都踏馬給我閉嘴!”

“你管得著嗎你?”

“就是,多管閒事,也看看自己什麼樣子。”

“身板瘦弱得跟個雞崽似的。”

這群女武者可不怕,現場有很多自己師兄弟;背景即便不如聖地,加起來也不是聖地能夠忽視的。血長風怒急,被她們的話,氣得鼻子都歪了,可偏偏不好動手。她們人多。自己的樣貌難道不比那個小子帥?自己的體魄怎麼就瘦弱了?“老子是血鳳,纔不是什麼狗屁雞崽!”

他破防了,硬著頭皮與這些女武者硬剛,但很快就被一片貶低聲給淹沒。罵得他都不自信了。他將這一切都歸咎在姬軒然身上,對他怒目直視,想要殺人解恨。姬軒然揹著雙手,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對於這些女武者的示好,他一笑置之。自己的女人都很優秀,也不少,還是少沾花惹草的好。說起來,好久沒看到師姐了哇。姬軒然回想起師姐的好,就忍不住露出一抹諱莫如深的笑容。師姐真的太棒了。“小子報上你的名諱,老子刀下不斬無名鬼!”

一名武者受不了,嫉妒到全身抽搐,按捺不住心中的妒火,提刀上橋。姬軒然嗬嗬笑道:“犬子安敢問父?”

“踏馬的找死!”

凝魂巔峰的氣息很渾厚,比之剛纔那條龍都不差多少。姬軒然側身躲開這足矣開山的一刀,抓住他的手腕,輕輕一折,哢嚓一聲,手臂斷裂。悟道吞噬體小成之後,直接發生了質變,無論是力量還是防禦,都強大到恐怖。“啊!我的手!”

手臂被折斷,這人疼得跪在姬軒然面前,泣不成聲。姬軒然將手按在他的頭頂,運轉吞天悟道經,偷偷吞了一些氣血,險些將他抽空。不等他開口,隨手將他扔下吊橋。慘叫聲迴盪不絕,他的身體墜入雲霧之中,隨後飛出一道血光,湧入姬軒然的身體。這讓姬軒然很意外,沒想到還有這種好處。他舔了舔舌頭,這下好了,不用自己吞噬,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此刻,在他眼裡,對面的人全都是獵物。一些女武者感受到他**裸的目光,還以為有戲,興奮得面色潮紅,舔著紅唇,扭動著身體,發出了令人躁動的呻吟。還不忘對姬軒然暗送秋波。在場的男性,有一個算一個,都發出了吞嚥的聲音。姬軒然眼角抽搐,自己可不是這個意思。一時間,他竟然不敢去面對這些個動情的女子。畢竟這麼**裸地向自己示愛,要是吞了她們,不太禮貌吧。姬軒然猛地一激靈,去除心裡的雜念,嘴角揚起一抹戲謔的弧度,挑釁地看著對面:“下一個是誰?”

他想要更多的氣血,也想要看看此地的寶物,以師父他老人家的眼光,此地的寶物肯定不凡。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