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38章 嗜血悟道樹姬軒然拿大頭

第438章 嗜血悟道樹姬軒然拿大頭


R“這是什麼東西!?”

這一幕太過驚悚,嚇得他們驚聲尖叫。“殺人了,一棵樹在殺人!”

“救命,救命啊!”

他們嚇得連滾帶爬,向著無邊的虛無奔跑,想要遠離那棵詭異的大樹。這裡的動靜,引起極大的恐慌,頓時大半個奇異空間都亂套了。可作為當事人的姬軒然,卻渾然未覺,依舊盤膝打坐,通過吞天悟道經,搶奪一縷縷光芒。可漸漸地,他也發現了異常,總覺得自己的思緒越發清晰,捅破了一層又一層不可言喻的桎梏,在不斷強化著。精神力強化著,悟性也在穩步提升著。他很意外,不過此時不是去深究的時候,他全神貫注地投入捕捉天道之力的工作中。藉助這些神力,他在內心開辟出一片淨土,一片白茫茫。唯有腳下桃花鋪滿地,身旁一棵桃樹花開。他在桃樹下不斷演練春秋拳,試圖抓取其中奧義,一遍又一遍。不知春秋幾何,不知日月鬥轉。一片片桃花飄落,被他身體的氣流所牽動。漸漸地,一片桃花融入了他的身體,打出的拳擊多了一絲神韻。他沒有驚喜,沒有疑惑;他閉上雙眼,沒有停下。一次又一次。他不知疲倦,不厭枯燥,不嘗乏味。隨著他拳法而動的花瓣越來越多,如影隨形。這些花瓣組成人形,學著他的動作,打起了春秋拳。花瓣似乎永遠都落不完,身邊的花人越來越多,整齊劃一地學著他的動作。姬軒然微笑,他感覺很微妙,好像感悟的速度變快了。成倍的提升,就像是有成百上千個自己,在同時參悟。可他很快就疑惑了,春秋拳進步神速,卻好像永遠沒有儘頭。學無止境,甚至學不到精髓。難!好難!隨著這個念頭的出現,悟道吞噬體運轉的速度越發快,上方灑落的光,如螺旋般圍繞著他彙聚。不斷地融入他的身體。這引得越來越多的天驕不滿,可他們不敢靠近。即便不靠近,也會被那棵奇怪的參天大樹所盯上,洞穿,榨乾!“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

有強者出手,祭出一件神魂法寶,一把斷頭斧。在他神力的灌注下,體型不斷變大,待到足矣劈開山嶽之時,向著悟道樹劈砍下去。一片樹葉飛出,輕易地將勢大力沉的板斧擊碎。這名強者遭受反噬,神魂都虛幻了不少。沒等他緩過神,一條枝丫極速射來,將他洞穿,拉了回去,掛在了樹冠上方。“該死!”

“大家一起出手,將這棵樹劈了!”

有人一呼百應,數百名天驕,祭出自己的神魂寶物,對悟道樹,發起攻擊。霎時間法寶如流星墜落,落葉飄零間,法寶儘碎。可這次悟道樹沒有再攻擊他們,這讓他們覺得有機會。“大家一起攻擊,不然我們都得錯過這次機緣!”

越來越多人的加入,甚至有人利用魂力施展武技,展開了密集的轟炸。原本一場機緣,此刻卻變成了修羅場。成千上萬的天驕聯手,不停攻擊,打得悟道樹難以招架。還在參悟的姬軒然,眉頭緊鎖,覺得精神略微刺痛。“有人在攻擊自己?”

他沒有停下修煉,釋放出魔罐武魂,將飛來的攻擊全部吸收,得以讓悟道樹喘息。趁著這個機會,悟道樹瘋狂攻擊,樹葉如刀,他們根本無法抵擋。“該死,該死,該死!”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有人被殺到膽寒,看著那棵樹心生絕望,自認天縱之資,卻不如一棵樹。那些被擊殺的神魂,與蘊含的魂力全部被吸收,悟道樹因此越發壯大。漸漸地,姬軒然的眉宇開始舒展,再次投入參悟之中。隨著吸收的光越來越多,他的身體也開始成長,六歲八歲十歲,很快便成長到了二十歲左右。他被悟道樹所遮擋,外人根本看不到他的樣貌,甚至不知道這裡面有個人。外界,皇帝搶奪天道之力,攪弄風雲,修複自己殘破的肉身。閉著眼的他,忽然發覺有些不對勁,怎麼天道之力流失得這麼快?他睜開眼,看向下方,雖說有數百萬天驕在此參悟,可也不可能影響到自己纔對?“到底怎麼回事?”

在場的其他強者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似乎天道之力不夠……“奇怪,莫不是有人在搶奪?”

“難不成是唐封那個傢夥?”

虛天擎在侍女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地走了出來,他臉色蒼白,望著天上。他惡狠狠地想道:“唐封他一定是想藉此機會重塑神魂,甚至複活!”

“不可能,他的肉身已經被打碎,神魂徹底湮滅,僅憑一道武道意誌,不可能重塑。”

虛重雲搖頭,並不認可他的猜測。“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人能給出一個解釋。天華神君神色古怪,看著身邊的徒兒,心裡所有猜測。皇帝急了,急得語無倫次,握劍的手都在發抖。我尼瑪,要是這次不成功,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奪天地造化的機會,一生一次,下次再犯,就是死!“踏馬的,到底怎麼回事!?”

皇帝怒聲質問,看著修複一半的肉身,全身都在發抖。“不夠,一定是不夠!”

他扶著臉,披散著頭髮,喘息道:“加,加更多的天地至寶,我不能失敗!不能!”

天宮神朝強者,再次取出海量的寶物,堆積在祭台上,這些寶物化作精純的能量,維持著祭祀的進行。皇帝閉目享受,可很快他又皺眉,不夠,又不夠了!他眼神淩厲地掃過下方,都很正常啊?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心頭滴血,剛纔加了那麼多天地至寶,已經讓神朝傷筋動骨了。他不敢再加了,可也不敢放棄,於是將目光放在了虛天擎身上。這一眼,不言而喻,氣得虛天擎直咳血。不給不行,畢竟是自己這邊的人,不能寒了他的心。虛天擎與父親對視一眼,必須給,但不能隻有虛空殿當冤大頭。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