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27章 神女之間的默契天命族投資者

第427章 神女之間的默契天命族投資者


S"2vSL虛空這邊唏噓,五百萬太過驚人。可一教首席,值得這個價格,畢竟能被選為大教首席,未來是有望成為天神。這種損失巨大,就算是長生大教都難以承受。劍神陣營這邊,強者發話,但凡有神境天驕上場,他們將出手抹殺。虛空也不示弱,兩個大教強者直言,願意上場者,必會出手庇護周全。一時間,因為姬軒然的驚人表現,整個天驕擂台火藥味十足。“哈哈,這五百萬,老子要了!”

一名妖族天驕登場,一身血氣恐怖無邊,隨著他走上擂台,空間都染上了血色。這是一隻擁有上古凶獸,肥遺血脈的蛇妖!姬軒然血液沸騰,戰意強盛,但他的理智告訴他,打不贏。凝魂中期的境界,加上體內一些肥遺血脈,能夠輕易把現在自己按死。他沒有過多猶豫,即便身體再亢奮,他也果斷回頭,跳下擂台。眾人沒有想到他會這樣,整個通天峰都安靜了下來。一雙雙錯愕的目光看著他。他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道:“我又不傻,非得和他打。”

對面兩大大教的強者,被他這種行為,氣得跳腳,指著他大罵:“你快上去打!”

“我不!”

“你上去!”

這幾名強者抓狂,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轉折。“憑什麼,我惜命,我不去。”

“你怎麼能臨陣逃脫!”

這些強者嘶聲怒吼,無力地指著姬軒然。“怎麼說得這麼難聽,我那叫進退有據。”

眾人:“……”台上,妖族天驕也惱火,冷聲道:“我就不信你能在台下躲一輩子!”

相比虛空那邊的憤怒和壓抑,劍神這邊就歡快許多。不少天驕圍上來,都想要近距離看看這個小天驕。面對眾人的熱情,姬軒然也難以招架,慌忙逃竄,躲進了劍神宮營帳當中。“玩得挺大的啊,連長生大教首席都殺了。”

“變小了都不安分。”

墨柔煙跪坐在案幾前,手持毛筆,掌燈臨摹。見他進來,這纔將手中毛筆放下,端坐在毯子上,嘴角含笑。“那是他們自己湊上來的,我本來隻是想要收集一點能量。”

姬軒然來到案幾前,看著她畫的畫,心裡覺得膩歪,黑著臉說道:“神女你可真是無聊。”

畫上,墨柔煙自己牽著小孩子姬軒然,行走在山野之間,宛若慈母與孝子。“沒,覺得乏味,便畫出來調劑一下。”

姬軒然指尖彈出一縷金焰,卻被墨柔煙挑眉驅散。他再度點火,火球飛出,又被墨柔煙輕描淡寫地掐滅。“我就不信了!”

他抬起手五指火焰升騰,猛地向畫像拍去。轟——!營帳裡爆發轟鳴,掀起一股熱浪,眾人望去,就看到姬軒然從裡面滾了出來,坐在泥土地上,灰頭土臉。“這是神女教訓自己惹事的兒子?”

“應該是吧。”

“畢竟殺了一教首席,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周圍人竊竊私語,讓姬軒然無語。起身拍了拍身上灰塵,找了一個空置的帳篷,鞏固今天所得。今日打下來,寶術精進許多,需要及時領悟一番。轉眼間,十天已經過去,兩大陣營的天驕擂台依舊打得熱火朝天。死了不少人。在這十天裡,劍神宮神女的兒子展露天賦實力一事,也傳播得更廣,甚至聖地和不朽勢力的高層也有所耳聞。“劍神宮神女都有兒子了?”

虛無道面露訝然之色,劍神宮與他爭鋒的那個天才,被隱藏得很深,傳聞天生主宰武魂和體質。至今也不知道,到底是神子還是神女。他摸著下巴輕笑,神女在這個時候生孩子,多半不是她。若真是天生主宰,又怎會看得上這世間糟粕之人。“如今閉關許久,也該出去看看了。”

他退出修煉,起身走出練功房,來到甲板之上,俯瞰下方天驕擂台。目光穿過薄霧,鎖定在了那個十歲出頭的身影上。“這就是神女的兒子?難不成丈夫真是一頭上古凶獸,不然如何長得這麼快?”

此刻,饒是虛無道也覺得離譜。那些上古凶獸避世不出,哪一個不是絕世大凶,自認站在生靈巔峰,竟然會看上人族女子。姬軒然經過十天的梳理整合,對於千鈞皇骨術的感悟更深,所帶來的防禦力,也穩步提升。他自信若是木子雲還活著,絕對破不開防禦。所以他又來了。隨著他登場,天上,各大勢力的飛舟上,首席、聖子聖女,神子神女都紛紛出現,甚至不乏這些勢力的長老執事。“來來來,我又出來了,那個誰,不是一直等著我嗎?現在我來了,也別磨嘰了!”

姬軒然扛著長槍,指著對面叫囂,讓虛空這邊的天驕,怒火升騰。“這小子當真是凶獸幼崽,難怪能夠單憑肉身,就抗住木子雲的秘術。”

“好好的神女,竟然被一隻凶獸給拱了,可惡!”

有人痛恨,痛恨自己不是那隻凶獸。天上,妖萱兒望向對面的祈墨秋,對著她揮手。兩人同屬劍神宮陣營,自然是沒有那麼多規矩。妖萱兒徑直飛了過去,挽住她的手,笑吟吟地說道:“祈姐姐覺得,這小傢夥能贏嗎?”

“不知道,不過我更好奇,他真的會是墨柔煙的兒子?”

妖萱兒嘟著嘴,剛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她也覺得不可思議。雖然那個女人有些病態,但很驕傲,怎麼可能會輕易看上別人,更何況是一隻上古凶獸。“大家都這麼說,估計是真的吧。”

“畢竟她浪起來,連仙門的璐瑤瑤都怕。”

妖萱兒對著她眨眼。這是她們這些神女之間眾所周知的事,她們之間也形成了一種默契,不要和姬婉清炫富、不要與璐瑤瑤比豔、不要深挖墨柔煙的癖好、不要和淺紫雲撒謊、不要和祈墨秋比氣質、不要和妖萱兒較真。後者失聲發笑,這話雖然沒錯,可讓她覺得恍惚。都已經有同齡人育有一子了,這時間過得也太快了。下方,之前那位妖族天驕從天而降。砸在擂台上,雙手抱胸,兩米多的個子,從氣勢上,就把姬軒然給壓了一頭。“小子,你膽子很大,難不成是因為你體內的凶獸血脈?”

他感知一番,隻知道這小子血脈驚人,但具體是何種上古凶獸,他也不看不出來。上古凶獸都避世不出,各自為營,之間交往不深。“要你管!”

姬軒然皺眉,對於外面流傳的謠言,他已經不想去解釋,這事單憑一張嘴,解釋不清。“哼,不說也罷,等我將你擊殺,自會弄清楚。”

隨即他自報家門,名為滄元,背景讓眾人意外。“他竟然被天命族看上了!即便隻是最低的丁等投資!”

“難怪啊,我說他的境界,怎麼會比之十天前還提升了,快到不可思議。”

說話間,他們臉上流露出豔羨之色。天命族,除開瑤雲商會最有錢的勢力,耳目遍及大世界,天生地養,上古時期,唯一能夠與凶獸抗衡的種族。他們都想被天命族投資,那是對天賦的認可,也是扶搖直上九萬裡的契機,可遇不可求。姬軒然也聽到了這些話,他皺眉看向對面這個妖族天驕。滄元仰起臉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眼中不屑之色濃鬱。“小子,現在你知道你面對的是誰了嗎?”

“知道了。”

姬軒然點頭,神色也逐漸凝重。之前他隻當滄元是有上古血脈的天才,如今能被天命族看上,這說明,這傢夥真實水準更恐怖。“那還不跪下!”

他怒聲暴喝,音波陣陣,想要將姬軒然壓塌。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