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2章 潤玉無瑕女先生

第42章 潤玉無瑕女先生


Kro“小子,這裡不歡迎你,去其他地方吧。”

不等姬軒然開口,這三個人便主動發話了,站在台階上,仰著臉一臉不屑。姬軒然不想和他們有過多的衝突,拿出手中的號牌說道:“這是先生髮的牌子,我就住在這裡。”

“那又怎麼樣?我們可不想和你待在一起,不知好歹的東西,看到你就心煩。”

“這麼大一座山,你自己去挖個山洞住唄,別來噁心我們。”

他們的話引來了不少人的關注,那些新入門的弟子都好奇了地圍了過來湊熱鬨,對著姬軒然指指點點。甚至絲毫不掩飾地說出難聽的話。這讓他也開始有了怒氣,語氣微微重了點,凝聲道:“我沒有得罪你們吧!”

其中一個人翻了一個白眼,譏諷地笑道:“就是看你這個白眼狼不爽,沒實力裝什麼裝,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連峰主他們的面子都不給,誰給你的臉啊,自以為是的垃圾!”

兩句話便引起了眾人的附和,全都是對他的鄙視和嘲諷。姬軒然也不再忍讓,表情淡漠地看著他們說道:“既然不想和我住在一棟閣樓裡,那你們就自己搬出去吧,這麼大一座山,隨便挖個山洞也能湊合。”

這話讓那三個人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彷彿能夠滴出水來,咬牙切齒地質問道:“你說什麼!”

“略略略,你們剛纔不是才說了一遍嗎?怎麼這麼快就忘了,記性這麼差,該不會是靠什麼見不得光的手段,混進天劍門的吧!”

南小婉雖然嬌小可愛,但是那張嘴卻像是開過光一樣,一開口就能把人氣得七竅生煙。“你……”三人被她懟得怒火叢生,可是見她可愛動人的模樣,硬是說不出一句臟話來。甩著袖子狡辯道:“他能和我們比嗎?單從人數上來說我們都是他的三倍。”

“沒錯,作為天劍門的弟子就該有犧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

周圍那些看戲的也都笑著起鬨,讓姬軒然自己去挖個山洞得了。“嗬,你們既然都罵我白眼狼了,我又怎麼會犧牲自己的利益成全你們,還是那句話,不想和我住在一起,就自己滾出去!”

姬軒然絲毫不留臉面地回懟,氣得三人無話可說,最終隻能低吼道:“臭小子給臉不要臉!”

罵著便發動了攻擊,武者九重天的修為瞬間爆發了出來藉助地勢一掌拍了過去。“清風掌!”

即便他們動手了,姬軒然依然表現得很從容,抬起手隨手一巴掌就比他快,先一步將他抽飛了出去。“你還敢還手!”

“打你怎麼了?本來就是你先動的手,自己技不如人,還要怪別人,也不嫌丟人!”

南小婉又開口了,懟得他面紅耳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另外兩人也想動手,卻被姬軒然看了一眼,便打消了動手的念頭,這個小子不簡單。隻能厚著臉皮繼續說道:“反正我們這不歡迎你,別來煩我們,要是你不肯住山洞,你就問問其他人願不願意和你擠一擠。”

南小婉回頭看了一眼,那些新入門的弟子一個個嫌棄的甩手離開了這裡,根本就不想幫助姬軒然。氣得她直跺腳,抓著姬軒然的手說道:“姬陽,你不要和他們待在一起了,去和我一起住吧。”

聽到這話,那些沒走幾步的男弟子們又回來了,指著姬軒然大叫道:“不行!”

“成何體統,怎麼能便宜了,不是,怎麼能男女住在一起!”

“我絕對不同意!”

眾人七嘴八舌胡亂一通,無論怎麼說都掩蓋不了眼中的妒忌和羨慕。不能接受,絕對不能接受!這個小子憑什麼!?男弟子和女弟子的住宿是分開的,若真是姬陽去了那邊,就成了人人都羨慕的對象了。南小婉哼哼兩聲,上前走了一步,挺著飽滿的胸部撅著嘴說道:“我和誰住在一起,要你們管?”

“略略略!”

這些男弟子都被氣得急眼了,看著姬軒然眼睛不停地冒著綠光,擼起袖子就要上前和他乾一架。這個小子憑什麼,這麼可愛的小師妹絕對不能讓這個混蛋給拱了!姬軒然雖然知道她是出於好心,不過看到這些傢夥的陣仗,也感到一陣頭大,這麼多自己可打不贏。“那個小婉不要亂說,宗門不允許男女混居的。”

“他們不講道理嘛,那就氣死他們,嘻嘻!”

南小婉拉著他的衣服,踮起腳尖在他的耳邊得意地說道,笑起來就像是個火紅的小太陽一樣。這小妮子,真是調皮啊。姬軒然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你倒是好玩了,我就麻煩了。好在這時有先生出面,群情激憤的人群外忽然傳來了一道冷清的聲音。絲絲若有若無的涼意直達眾人的心底,撩撥著他們的心絃,僅此一句便讓他們丟了魂,呆在了原地。眾人忍不住心頭的悸動,回頭看去,一個窈窕的黑色身影悄然立在了簌簌作響的樹林裡。金色的暖陽被樹葉裁剪成零星的光點,灑落在了她雪白細膩的肌膚上,讓潤玉無瑕的脖頸上多了些誘人的光澤。黑色的修身紗裙和她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將那種動人心絃的氣質深深地烙印在了眾人的眼中。林間山風輕拂而過,帶起幾片落葉,想要與她爭輝,卻反倒成為了襯托她的綠葉。“啊……”在場的男弟子失神地看著這絕美的畫面,不約而同地輕吟了一聲。南小婉聳了聳小瓊鼻,鼓著腮幫子指著這些傢夥,先聲奪人地告狀道:“先生,他們欺負人!”

這話將這些男弟子從癡迷中驚醒,一個勁地搖頭否認,語無倫次地想要辯解,結果連話都說不清楚。“欺負人?”

女先生睫毛輕顫,用略帶憂鬱的眼神看向了姬軒然,大概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姬軒然回過神後,拱手回道:“都是一些小事,我能解決。”

“是指靠武力嗎?”

先生的反問,讓姬軒然啞口無言,他確實是這麼打算的。被看穿心思,不禁讓他感到羞愧。那三個人見此,抓住機會說道:“回先生,這小子品行不端,我們實在不想和他待在一起。”

“若是可以,讓我們搬出去也行。”

說著笑嗬嗬地看著她,此刻意外地表現得十分大度。可女子根本不吃他們這一套,看著姬軒然問道:“他們讓你怎麼做?”

姬軒然心有怒氣地說道:“他們讓我去挖山洞湊合。”

聽聞女子點了點頭,心裡有了計較,這讓那三個弟子有些心虛地不敢看她。女子卻並沒有理會他們三個,而是看向了南小婉,言辭些許嚴厲地斥責道:“女子不與男同居,這不僅是宗門的規矩,也是對女弟子的保護,不可以意氣用事。”

“哦,知道了……”南小婉嘟著嘴,小手揉著自己的衣服,乖巧地應了一聲。見她這般聽話,女先生又一次看向了姬軒然,這讓後者莫名的有些奇怪的想法。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