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19章 神君之子他們看我小就想要奪舍我

第419章 神君之子他們看我小就想要奪舍我


AKai!t“看來你們是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姬軒然沉聲,這群傢夥滿口淫穢,讓他不爽。“嗤!”

“哈哈哈!”

“這小子還上頭了,真以為自己有兩把刷子。”

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扭動著脖子,在人群中上前,手指撚起自己的鬍鬚,露出大板牙,賊眉鼠眼地說道:“小傢夥,把你孃親叫出來,讓我們好好欣賞一番。”

又是一陣嘲笑聲,不少人瞪眼,尋找著獵物。在他們看來,這小子多半是跟隨父母躲避仇家而來,尋常人怎麼可能帶著小孩來這裡。“小娃娃不要怕,大叔……”啪!煉血槍掄出血色殘影,如刀起血光劈落,這人在爆裂聲中,被拍得稀碎。姬軒然一手持槍,一手托著魔罐,人死之後,氣血全都被吸入魔罐當中。“不知死活。”

這一槍,讓所有的笑聲戛然而止,調侃銷聲匿跡。他們眼神不善地盯著街上的小子,除開心驚,更多是不爽。在這亂戰之地,沒人會因為對方的年齡而手下留情。“哼,小子,你還真是無知者無畏。”

“在這內城殺人,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有人主動走出,全身氣息鼓盪,體魄猛如虯龍,氣血氣貫長虹。“也罷,不用勞煩神血衛,我們代為出手,除了你這小子,還能領些獎賞。”

“到時,你那孃親,說得不定也能成為我們的獎勵。”

“哈哈哈!”

“死!”

壯漢收聲,突然出手,拳勢如風,向著姬軒然腦袋轟去。“黃口小兒,死不足惜。”

眾人冷笑,這小子死定了。姬軒然清秀的眉毛扭了扭,嘟著嘴說道:“還有些本事。”

“狂妄!”

壯漢氣得脖子漲紅,被一個小孩子點評,丟儘臉面。“這一拳,你扛不住!”

壯漢拳勢在上一個台階,將沿途的青金石板全部壓碎,霸道異常。“我那是看得你起你。”

姬軒然有恃無恐,抬起小手作勢要徒手承接。眾人搖頭,簡直愚蠢。壯漢的勢頭頓挫,好似撞上大山,硬生生停了下來。轟!街道在擴散的氣勁中轟然坍塌,姬軒然髮絲飛揚,衣袂飄飄,雙腳立於原地,不曾後退半步。“他竟單手接下!?”

在場目睹之人,無不驚愕,瞪眼張嘴,抬手指人。“這不可能!”

“他也不過三歲左右,怎會有如此恐怖的肉身力量?”

“難不成是他是古帝幼龍天驕!?”

“不,就算是古帝龍幼龍也絕不可能在這個年紀,有如此強悍的肉身!”

“他一定是神君之子!”

姬軒然聽著眾人的猜測,眼角止不住抽搐,抓住壯漢一根手指,轉身過肩摔,砸出一個數十米大坑。隨即長槍刺下,結束他的性命。他呲著牙,身上湧現出一股凶性:“噶你娘,你們所有人都是我兒子!”

眾人狂喜,這人多半來曆不凡,血脈通神。若是換作其他地方,他人自然是避之不及,可這裡是亂戰之地。他們作為亡命之徒,心中隻有一個念頭,奪舍!此等天賦,就是他們逆天改命之契機!“小子,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可既然來了,不妨換一個身份。”

眾人眼神幽冷,嘴角噙著一抹冷冽弧度,不約而同地將他包圍,向他圍攏。其中甚至不乏一直觀望的神境強者,他們氣息迫人,逼得周圍人不敢抵抗,隻能退去。最讓姬軒然心裡發毛的,還是那個樣貌年過花甲的老者,眼冒綠光。他的修為,更是蓋壓全場。“老傢夥,連你也打我的主意?”

姬軒然緊緊握著長槍,思索著應對之策。不過就目前看來,什麼辦法都沒用。連這種老傢夥都現身,隻為奪舍,這是他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怎麼,你們是想要欺負我的小傢夥?”

墨柔煙在人群外輕語,隨後一揮,便將擋在身前的十幾個武者泯滅成灰,邁著修長的**,一步步踏在了眾人心頭。就連那些一直觀望的女武者,都被吸引了目光。她來到姬軒然身邊,熟練地摸了摸他的頭。姬軒然抓住她的手腕,偏頭躲開她的手,鼻子噴出一道氣,哼哼道:“少說這些不明所以的話。”

眾人為她的傾世容顏失神,有武者癡笑,上前伸出手問道:“仙子就是這小子的母親?”

“難怪,我等剛纔還疑惑,這小子怎會生得如此秀麗有靈氣,原來仙子便是如此美人。”

“不過仙子既然現身,那我等也不再獻醜了。”

有人清醒得很快,這小子天賦都如此恐怖,作為他孃親,實力至少也得是驚世駭俗吧。他們不清楚前,不敢亂來。就連那個老者也猶豫不決,昏花老眼透過白眉細細打量,實在看不透。可他不願意就此放棄,他的壽命快要結束了,若再不奪舍,神魂也會跟著肉身消亡。墨柔煙紅唇微揚,雙目自有情意,勾人心魂:“諸位剛纔是想要對我的小傢夥做什麼?”

眾人眼神逃避,不敢回答。反觀那名老者卻步步逼近,反正沒多久可活,不如拚殺一把,搏出一片未來。“自然是奪舍!”

老者厲喝,催動武魂,全力施展自身力量,向墨柔煙轟殺。驚天偉力摧枯拉朽般推倒屋舍,他的頭頂一團熾熱的太陽橫空。“寂滅!”

他往下拋出,熱浪滾滾,在這種力量在,姬軒然根本站立不穩,隻能機智地抱住神女的大腿上。雙手雙腳閉合,如同樹懶一樣,掛在她的腿上。墨柔煙巍然不動,黑色裙裾飛揚,將姬軒然籠罩了進去。她微微揚起下巴,眼波靜如止水,一道身影自她身後浮現,奪目光華綻放,一切歸於平靜。姬軒然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被籠罩在了裙底,掀開裙子爬出來後,隻看到老者全身是傷,躺在地上吐血。“發生什麼了?”

他抬頭望著淺笑的神女,覺得不可思議。那老頭可比之前遇到的屍傀夫婦都要強,她竟然都能力壓,假的吧!“如你所見。”

姬軒然還是不敢相信:“他什麼境界?”

“不強,百劫而已。”

百劫……姬軒然抬頭望著這個身材頎長的女子,她的臉他看不到,被胸擋住了。他陷入了沉默,神女到底有多強?難道她是上一屆神女,又或是上上上屆神女,甚至更久遠的神女,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強的實力。這一刻,他覺得之前的自己陷入了一個誤區,誤以為她是這一屆的神女。如此推斷,一切都說得通了。他揮拳笑出聲,這豈不是意味著,自己可以肆無忌憚了?畢竟有這麼大的腿抱不是?街道對面,一陣沉悶整齊,急促厚重的蹄聲襲來。姬軒然回頭,街道上出現一隊身穿血色戰鎧的士兵,手持長槍,腰間掛刀,騎乘龍血戰馬,殺氣滾滾。領頭的強者環視現場,殺氣淩然地喝道:“誰乾的!?”

長槍插在地上,嚇得在場之人發抖。姬軒然眼珠子滴溜溜地轉,見領頭的強者是一名女性,便心生一計。不等其他人指出,便扁著嘴,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抱著神女的腿,指著地上的老者說道:“他想要奪舍我!”

帶著哭腔,一副惹人疼的模樣。眾人神態不一而足,皆以其無恥而無言。“還有他們,看我小就想奪舍我,我,我……”說道一半,他抬頭看著神女。墨柔煙也笑著低頭看著他。姬軒然舌頭打轉,不想喊出口。叫她孃親,這真的做不到啊!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