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18章 神女幼兒神勇霸道的小孩

第418章 神女幼兒神勇霸道的小孩


~!n4zcvS姬軒然心虛,不敢看她。丟臉丟大發了。……姬軒然將魔罐武魂放在地上,取出之前得到的靈液,倒了一部分進去。他拿出幾個瓶子問道:“你要不要?”

“這靈液對我沒用。”

墨柔煙搖頭,她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獨鐘於黑色。“好吧。”

姬軒然點頭,將所有的靈液全都倒入其中。魔罐表面的紋路越發明亮,越發覆雜,漸漸勾勒出一幅畫面,不過還缺失很多。墨柔煙挑眉,這幅畫面很抽象,但古樸浩渺的神韻卻十分明顯,暗合大道。隻是這般注視一會兒,她便有些許明悟,不免心驚。這武魂應該還有其它作用。姬軒然捧著這個罐子,左看右看,雖然是他自己的武魂,可他卻看不出什麼特殊之處。猛地搖晃兩下,裡面的靈液即便揮灑出來,也會在落地之前,自行回到罐子裡。這個罐子也好像永遠裝不滿一樣,無論多少,都隻能裝到一半。“有了這些靈液,等到自己恢複之後,估計能讓我直接突破兩個小境界。”

姬軒然摸著下巴咕噥著,在此之前,必須想辦法搞到一種快速穩固境界的丹藥煉製方法。這種丹藥不多,特別是針對神境起效的,更是少之又少。神境精進極難,對於大世界的武者來說,幾乎都用不到,因為一個小境界提升所需要的時間,動輒一兩年,長達數百年都有。就算是天才,至少也需要幾個月,越到後面越慢。除開姬軒然這種異類。“既然是師父隕落之地,這裡應該有這種丹方吧?”

姬軒然翻閱了吞噬神君留下的傳承,並沒有找到相關的丹方,隻能將希望全都寄托在這個亂戰之地。簡單吃了些東西,姬軒然起身拍拍屁股,手裡抱著魔罐說道:“神女大人,我們出去轉轉,看有沒有什麼機緣。”

“一切隨你。”

墨柔煙點頭應允,就像是來這裡遊玩一樣,不在乎所謂的機緣。兩人沒有耽擱,離開這裡,進入了大山。一去就是兩三天,遭遇不少圖謀不軌的武者,也讓姬軒然在魔罐裡積累了許多能量。可接連幾天都沒有任何訊息,讓他決定回神君城看看,說不定能打聽到什麼訊息。當兩人回到城中之後,一大一小的組合,立馬就引起了周遭武者的惦記。“怎麼還有小孩?”

“那女的真美啊,是小孩的孃親?”

“那女的我認識,之前就有一波人打她的主意,結果到現在都沒看到他們的影子。”

“這女人不簡單,這麼久了還能在這裡混跡,不是有人罩著,就是自身實力強悍。”

“可是她真的美,想要嚐嚐……”有人不死心,想要嘗試。客棧,當兩人再次回來的時候,店小二腆著臉走了過來,熟練地彎腰搓手。可當他看清墨柔煙的臉時,明顯愣了一下,隨即笑得更加燦爛。呼吸都急促不少,不自覺地用力呼吸。“仙子當真是實力不凡,竟然能夠平安回來。這難道是仙子您的幼兒,長得和你可真像啊!”

姬軒然臉色發黑,什麼玩意?自己怎麼就成她的兒子了?還像?像個屁!墨柔煙微笑點頭,也不開口解釋。這讓店小二覺得自己馬屁拍對了,左看右看,沒有看到那個不好惹的男子,搓著手一臉猶豫,厚著臉皮說道:“仙子可是喪夫?”

“嗬嗬,仙子或許有所不知,在這個地方,對於強者不分男女,隻要是強者,女人男人都是玩物。”

說著他一臉期待地看著她,眼底泛光,伸手抹了抹臉,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樣子。客棧裡其他人聽聞,也如同打了雞血一樣,圍上來爭先恐後,唯恐落後於他人。“你個醜八怪,屁本事沒有,也妄想與仙子同床!?”

“滾開!”

一個英俊男子,頭髮紅如火焰,將眾人逼退,整理自己衣冠,微笑著問道:“在下……”墨柔煙饒是不將他們放在眼裡,此刻也心有不悅。她捏了捏姬軒然的手掌心,後者抬頭知其意,抿著嘴略有不樂意。自己都變成小孩了,還要自己動手。他用稚嫩的聲音喊道:“滾遠點,不想死就立刻馬上,滾蛋!”

男子的話語被打斷,也不生氣,反而蹲下身子,露出和煦笑容,伸手摸姬軒然腦袋。姬軒然冷著臉將他的手拍開,男子乾脆說道:“小傢夥不要擔心你孃親,今日之後,我就是你後……”“啊!!!”

男子還未說完,姬軒然的小拳頭就已經擊穿了他的腦袋,鮮血飛濺到眾人臉上,讓他們久久不能回神。這小子,天生神勇,竟能一拳打死破空境初期的強者!姬軒然抽出血淋淋的手,甩著上面的血跡,天真爛漫的雙眼如何冷冽,都展現不出絲毫攻擊性。他冷聲道:“最後在提醒一次,不想死就滾!”

漸漸地,他們反應了過來,幾個膽大的哈哈哈大笑,他們興奮不已。這小子年紀不過三歲多,就有如此神力,想必其母親絕對不凡,說不定能抱上大腿。這幾人抹掉臉上的血跡,粗獷或俊美的臉上擠出笑容:“小傢夥,你還小不懂事,長大的女人,特別是生了孩子的女人,很需要男人。”

姬軒然冷笑,一群精蟲上腦的蠢貨,死不足惜。“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他這句話讓眾人的笑容僵硬,逐漸褪去。“童言無忌,小子,我們也不和你計較,不要以為你是仙子的孩兒,我們就沒有脾氣。”

“孩兒尼瑪幣!”

姬軒然手中憑空多出一杆鏽蝕長槍,粗暴輪出,所帶動的氣勁,將整個客棧一分為二。那條線上的武者,也被砸成了血泥。他掙脫神女的手,扛著比自己還要高的長槍,如發狂的野貓,衝進人群,揮舞著鋒利長槍,濺起一道又一道血色。眾人被激起殺性,都是刀口上舔血的,還能被一個小孩殺了不成?他們施展給自己的武技,絲毫不留手。姬軒然等的就是這一刻,釋放出魔罐武魂,將所有攻擊全部裝入其中,表面的圖紋越發明亮,清晰。“都給我死!”

姬軒然小小的身子,單手舉起一個巨大的黑洞,砸進人群,連同半個客棧都給吞了。武魂全部被吞噬,氣血也都被儲存進了魔罐當中。眾人被打傻了,這哪是小屁孩,分明就是殺神轉世!活著的人狼狽逃竄,連跪帶爬,互相推攘踩踏。店小二全身是血,摔倒在街道上大叫:“殺人啦,殺人啦,有人在內城殺人啦!”

他的叫喊引來不少目光,忽地,一杆長槍飛來,將他釘死在地上。姬軒然從遠處跳來,將他的屍體踏入地裡,拔出滴血長槍,扛在肩上,稚氣未脫的臉蛋突出一個霸氣:“誰要是再不長眼,他們就是下場!”

“一群精蟲上腦的蠢貨!”

眾人唏噓,更多是覺得新奇,這亂戰之地,何時來了一個小孩,還如此強勢?有人坐在其它客棧二樓,倚靠在窗戶上,扔下一粒花生米,引起眾人的注意。“小小年紀,口氣倒是挺大的,你爹呢,叫他出來,讓我們好好教教他什麼叫低調。”

“哈哈哈,說得沒錯,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也敢在這裡逞威風,當真是不把我們放在眼裡。”

“把你娘也叫出來,讓她給我們賠禮道歉,如此我們還可以考慮一下,放你一馬。”

此話一出,眾人鬨笑,相互之間眉來眼去,仿若約定結伴輪迴路。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