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17章 魔罐武魂難道我不比我女兒誘人尿床

第417章 魔罐武魂難道我不比我女兒誘人尿床


P;;K^u{]回到藏身的山洞後,姬軒然看著還沒回過神來的蔣萱說道:“你也看到我現在的樣子了,可沒能力照顧你。”

“這個地方很危險,不適合你,你還是趕緊離開亂戰之地吧。”

他攤開小手,稚嫩的臉上有著些許無奈。她為什麼來這裡,姬軒然不在乎,也沒有興趣去知道。蔣萱張了張嘴,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自己留在這裡或許隻會添麻煩。“秦公子,這幾日多謝照顧。”

蔣萱微微欠身。“我不叫秦陽,我叫姬軒然,那隻是我用的假名。”

姬軒然不想到最後她感謝的人,都是秦陽那個渾蛋,選擇解釋。蔣萱離開了。山洞裡,隻剩下他們兩人。姬軒然要想落地,卻被墨柔煙抱在懷裡不撒手。“你別這樣,我自己能走路。”

任憑他如何請求,可墨柔煙就是不願意鬆手。“你剛纔用的是神通?我可不記得大世界有這樣一門神通啊。”

墨柔煙將他舉起來,嘴角含笑,那種笑意讓姬軒然臉紅,甚至害怕。這女人,或許有特殊的癖好。他在她手中蜷縮著,不敢看她的眼睛。“我,那是我自創的……”瞞是瞞不了,這個女人眼界很廣,他乾脆大大方方地承認。墨柔煙見他摟在懷裡,坐在鋪設在地上的妖獸皮毛上,挽起耳邊垂髮,好奇地問道:“神通是隨天地誕生的,不可能人為創造,除非你是主宰。”

“小傢夥,你是主宰嗎?”

她用手指在姬軒然鼻梁上輕輕刮蹭一下,溫聲細語地問道。姬軒然紅著臉,小手捂著發癢的鼻子,面對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他哪裡受得了。身體變小了,但年齡心智都沒有啊。他奮力掙脫,坐在一邊,腦袋暈乎乎的,全身都在發燙,這個女人怕不是吃迷藥長大的。“我不是……”他說話都在顫音,讓墨如煙興趣盎然。側躺在皮毛上,一手支著腦袋,嘴角含笑:“那你就是有成為主宰強者的天賦咯!”

這個姬軒然沒法回答,選擇沉默。以她聰明的思維,肯定猜到了一些東西,對於她來說,自己也就是承認不承認的問題。現在身體變成這樣,想要出去浪,怕是沒有可能。他將注意力放在自己多出的那個主宰武魂上,前幾天出來時,他都沒空去檢視有什麼功能。這個武魂是一個罐子,漆黑如墨,深邃似淵,彷彿永遠都填不滿。觸碰這個罐子武魂之後,他也得知其能力。儲存,可以存儲一切能量,就算是敵人的攻擊它也能儲存下來。儲存下來之後,可以用於自身修為的突破,也能用於反擊。反擊時,威能將能提升三倍!這讓他雙眼發光,這不就意味著,自己還能繼續浪嗎?將敵人氣血和攻擊全部儲存下來,等到恢複的時候,用於提升修為!不過具體上限還比較模糊,他需要嘗試一下。於是起身道:“神女大人,你嘗試攻擊我一下,當然不要太暴力。”

他小心翼翼地看著墨柔煙,現在他修為弱,害怕一不小心給打死了。墨柔煙美目泛起一抹異色,看著他手中的那個陶罐武魂。隨即笑道:“好啊。”

她抬起一根纖細如青蔥的手指,對準姬軒然。姬軒然閉著眼用小陶罐擋在面前,緊張地說道:“輕點,射罐子裡。”

墨柔煙挑眉,臉上的笑容越發意味深長。一道墨色的光華從她指尖射出,被小陶罐吞入其中。這一刻,泥土陶罐模樣的武魂,竟然綻放出華麗的光芒,表面更是出現一點好看的紋路。這一擊力量不小,姬軒然被震得後退了兩步,這還是陶罐緩衝後的效果。姬軒然清澈的大大的眼睛裡,倒映著這些紋路,期待地問道:“神女大人,你用了多少力量?”

墨如煙把玩自己的頭髮,依舊側躺著:“凝魂後期。”

姬軒然眼睛更亮了,雙手捧著陶罐,如此看來,等到自己晉升凝魂境,最多可以承受凝魂巔峰的力量。“哈哈!”

他抱著陶罐,坐在地上發出清脆的笑聲,與真正的小孩一無二般。夜幕降臨,姬軒然的肚子咕咕叫了起來,沒了修為他也做不到辟穀。墨柔煙早有準備,白天的時候,就順手狩獵了一隻大妖。她架起篝火,將一隻蛟龍腿架在火堆上燒烤。火光搖曳,蛟龍腿滋滋冒油,香氣四溢,姬軒然忍不住抿著嘴,吞嚥口水。在他全神貫注地望著烤腿的時候,墨柔煙輕柔地來到他身後,跪坐著。俯身在他耳邊低語:“我這還有其它的,你要不要嚐嚐?”

其它的?姬軒然回頭,臉就埋在了她的胸脯裡。“想吃嗎?”

“啊!”

姬軒然被她嚇得不斷往後爬,眼淚都快流出來了,躲得遠遠的,蜷縮在一邊。這女人絕對有特殊癖好!“神女大人,我喜歡的是你女兒,不是你!”

“還請你矜持一點……”墨柔煙心中欣喜,湧現出絲絲甜意,不過臉上卻露出一抹幽怨,皺著眉,向他一點點逼近。“難道我不比我女兒誘人嗎?”

姬軒然炸毛,一腳踹空,反倒被她抓著腳,倒提了起來。“小傢夥別那麼緊張嘛,姐姐也隻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

姬軒然怕啊,怕她對自己這個小小身體,圖謀不軌。……吃飽喝足之後,兩人圍坐在篝火邊。姬軒然問道:“神女大人能告訴我墨先生埋在哪嗎?”

“等離開這裡以後,我想去祭奠。”

他語氣低婉,有著道不儘的憂傷,自從那一別,竟成了陰陽兩隔。他抱著膝蓋,神情落寞地望著身邊這個酷似墨柔煙的女子。墨柔煙沉默些許,隨後說道:“這怕是做不到。”

“為什麼?”

“因為我女兒死無全屍。”

姬軒然心中抽痛,覺得她太過無情,竟然能若無其事地說出這番話來。墨柔煙也不管他怎麼想,反正墳墓是沒有的,分身已經和自己融為一體了,哪去找?“能告訴是誰殺了先生嗎?”

安靜許久,姬軒然捏著拳頭,不甘心地問道。墨柔煙倒是認真想了想,手指點著櫻唇,敲出一抹笑容:“虛無道。”

姬軒然小小的身體上,迸發出沖天殺氣。“竟然是他!”

他紅著眼,咬牙切齒,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是呢,他看上我女兒了,我女兒自然不會答應,反抗的時候,就被他打得神形俱滅。”

墨柔菸嘴角含笑,隨意編製了一個謊言。“虛無道!!”

姬軒然厲聲低吼,小拳頭錘裂地面,想要發泄心中的殺意。一定要殺了他!墨柔煙很滿意他的反應,心裡不僅甜蜜,還很得意。這真是一舉兩得呢,不僅糊弄過去了,順帶坑了虛無道一次。她將姬軒然抱進懷裡,柔聲安慰道:“你也不要著急,虛無道有的是時間殺。”

說著,便躺在了妖獸皮毛上。姬軒然掙紮著想要脫離她的懷抱,可她怎麼也不願意放手。“你放手,我去另一邊睡。”

“有什麼不好的?難不成你怕尿床?”

她咯咯地笑著,讓姬軒然急紅了臉,閉著眼大聲反駁道:“我沒有,你別亂說!”

這個他心裡真沒底,畢竟現在還是小孩子的身體。最終姬軒然都沒能反抗成功,被墨柔煙抱在懷裡,被迫體驗洗面奶。這一晚姬軒然睡得很沉,等到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涼瘦瘦的。睜開眼就看見墨柔煙跪坐在身邊,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你乾嘛?”

墨柔煙撚起自己濕漉漉的黑色紗裙,笑而不語。姬軒然瞪著眼睛,忘記了說話。過了好久才支支吾吾的無力反駁:“那不是……”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