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1章 我姬軒然此生隻有一位師父

第41章 我姬軒然此生隻有一位師父


d7B}5n“小子,你不能說出一個合理的原因,老夫定然不會輕饒了你了!”

華木被他的話氣得臉色漲紅,這幾年來心境都沒有過這麼大的起伏。這小子一天內就給辦到了。“姬陽……”南小婉擔憂地喊了一句。姬軒然回頭拍了拍她抓著自己的小手,讓她不用為自己緊張。隨後吞嚥了一口口水,舔了一下乾澀的嘴唇,如實說道:“因為,我此生隻有一位師父。”

這話讓在場的人第一時間產生了誤會,那些弟子覺得他太過自以為是。“哼,難道我天劍門三位峰主還不配為你的師尊嗎?還入不了你的法眼!?”

“裝腔作勢!”

“小子,真不知道是你眼界狹隘,還是不知所謂,門主可是武帝強者,即便放在整個耀陽大陸,都是極有威望的存在!”

“真是給你臉了!”

“住口!”

門主背對著數千弟子,怒聲嗬斥,頓時就讓廣場上安靜了下來。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原因,沒想到自己也會有看走眼的一天。看著姬軒然的眼睛裡,有著濃濃的失望。“罷了罷了,看來老夫與你無緣。”

華木和黑岩的臉色也難看到了極點,對姬軒然的觀感一度降至冰點。金鳴也對他的解釋感到不喜,不過還是問道:“你當真覺得我們配不上?”

姬軒然拱手解釋道:“不是,晚輩已經有了師父,雖然他已經駕鶴西去,但他依舊是我唯一的師父。”

“原來如此。”

聽到他的解釋,金鳴的臉色好了很多,甚至對姬軒然的欣賞多了一分。另外兩位和門主聽聞,內心的鬱悶情緒也都消減了不少,如此還能勉強說得過去。可那些弟子卻不這樣覺得,指著姬軒然罵道:“你那師父能和諸位峰主比嗎?”

“你不要不知好歹!”

“就是,門主都親自開口了,你還不懂得感恩!”

“有本事說出你那個師父的名號,我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能夠比過我天劍門三位峰主和門主!”

“有膽量就說出來!”

姬軒然拳頭緊握,咬著牙關,眼睛裡有著怒火和淚光,為他們的話倍感氣憤,想要說出自己師父的名諱。可任憑心中的憤怒如何燃燒,他還是沒有開口,一直謹記著師父臨終前的叮囑。不能讓外人知道自己是他的徒弟,至少站在世界巔峰之前,不能!“師父於我,有救命之恩,重生之情,複仇之義,我沒齒難忘。”

“哼,空口無憑,連你口中師父的名諱都不敢說出來,鬼纔信你!”

面對數千人的質疑,姬軒然低著頭一句話都沒有說,他心裡很委屈,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解釋。門主見他如此態度,也不好再多說什麼,揮了一下手中拂塵說道:“既然你不願拜我等為師,想來門中其餘長老和先生你也不會選擇。”

“那你就成為一名外門弟子吧,自行研修。”

“你可有異議?”

姬軒然很感激門主,搖了搖頭說道:“晚輩沒有異議,隻求門主能夠給我爭奪秘境令牌的機會。”

聽到這話,那些弟子頓時炸開了鍋。原本那些隻是旁觀的弟子也終於忍不住了,指著他大罵道:“得寸進尺!”

“真以為我們天劍門的都是傻子嗎?”

“還想要秘境令牌?你哪來的臉面說出這種話!”

“臉皮可真厚啊,就是不知道我這劍能不能破開!”

秘境少有,每一個都是耀陽大陸至強者死後所留,裡面有著那些強者的畢生財富和傳承,每當一個現世都將引起血雨腥風。秘境隻要是符合限製條件的武者都能進去,在裡面搜尋天材地寶和機緣。可真正的傳承卻在秘境的第二層,需要秘境令牌才能進入,而秘境令牌極為稀少,就連天水帝國皇室也沒有幾枚。對於七大宗來說,更是少得可憐。不然貴為滄海郡的郡主,也不會出手搶奪自己意外得到秘境令牌。為了那枚令牌自己也是險些喪命。對於他們的謾罵,姬軒然都在沉默中承受了下來,對此並不爭論。自己想要報仇,秘境令牌就必須得到,隻有這樣自己在秘境裡纔有更多的機會報仇。“師兄。”

金鳴抬手壓下了數千弟子的怒火,看向了門主。門主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身邊的兩位師弟,歎了一口氣說道:“罷了罷了,既然是我天劍門弟子,不論內外門,都有資格去爭取一年後的秘境令牌。”

說罷,座下仙鶴啼鳴一聲,扇動著三米長的羽翼飛向了天上的懸空島。華木冷哼了一聲,氣憤地甩了一下衣袖,撇了姬軒然一眼,直接離開了廣場。黑岩也是搖頭歎息,轉身離去。“前輩,抱歉。”

姬軒然對金鳴感到很愧疚,雖然前輩沒有說,但他知道對方希望自己能夠拜他為師。金鳴苦笑著搖頭,歎息道:“老夫曾說過,我不乾預的你的選擇,隻能說老夫與你無緣吧。”

說完也離開了這裡。隻留下一眾長老和先生在現場主持秩序。直到黃昏時,弟子分配問題才解決,姬軒然被分到了金鳴峰下,不過和其他外門弟子不同的是,他沒有直屬教導的先生。說白了就隻是掛著天劍門外門弟子的名號而已。即便如此,姬軒然還是對天劍門心存感激,對方能留下自己已經是很仁慈了。南小婉陪著姬軒然走在山林裡,時不時就能看見一棟又一棟的閣樓,這些都是新入門弟子的居所。等到晉升內門,就會擁有單獨的宮殿。“什麼玩意!”

“切,看到這小子就來氣!”

身邊時而路過的那些外門弟子,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態度,毫不避諱地在一旁說了出來。惹的南小婉氣鼓鼓的就要回懟,若不是姬軒然讓她不必在意,估計已經將他們罵得氣急敗壞了。姬軒然不讓還口,南小婉心裡就憋了一口氣,為他感到不平,氣得跺腳:“真是的,他們怎麼能這樣。”

嘟著嘴說道:“我就覺得你沒錯,而且還挺好的。”

“謝謝。”

姬軒然很開心她能這麼說,宛若暗淡星空的眼眸中多了些光亮,笑起來讓人倍感親切。“嘻嘻,走吧,前面就是你的居所了。”

南小婉笑起來臉上有著甜甜的酒窩,有著極為自然的歡快天真的感覺。兩人來到這裡,閣樓構造典雅,雕梁畫棟外觀很是精緻,建造在這靜謐的樹林裡,有著難以言喻的意境。若是凡人想要上山拜訪仙蹟,或許這閣樓就足以讓他們停下腳步當作仙人居所祭拜了。此時門口卻站著三個新入門的外門弟子,雙手環抱在胸前,自以為是地擋住了入口。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