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402章 一槍秒抱回師姐

第402章 一槍秒抱回師姐


xGL hn_“你小心些,有人在暗地裡使了手段。”

場外,姬婉清擔憂,抬手招了招。姬軒然點頭迴應,他自然也看出些端倪。天坑下,掀起一陣颶風,將瀰漫的煙塵全部捲起來,形成一道龍捲風。元封的身影,在其中緩緩升空,他獰笑著,揮動雙劍,斬出兩道交叉劍氣。姬軒然揮槍擊碎,化作雷電衝了進去。“哈哈哈,來得好!”

元封見他筆直衝來,放聲大笑,雙劍在手中揮舞,挽出一道道劍光。這些劍光定格在他身邊,不斷融合,蘊含的威能直線上升。這根本就不是元封這個境界所能做到的。他咧嘴發笑,雙劍脫手,以指為劍,劍指墨子安。“去!”

劍光融合,化作兩柄純粹的劍氣巨刃,速度快到髮指。姬軒然面色一沉,捏動劍訣,禦使靈劍擋在身前。砰!撞擊隻在一瞬間,靈劍崩飛,劍光威勢雖減,可殺機猶在。“小心!”

場外,姬婉清見狀,急得叫出了聲。眾人屏息凝神,注意力在這一刻高度集中。“躲不開,這墨子安雙手必斷!”

醒來的金百夜,睜眼便看到這一幕,激動地大叫。“殺了他,殺了他!”

元族與江族弟子歡呼,隻要把攪局者擊敗,兩族接親,就能順利進行。元封嘴角上揚,見此狀況,揹著雙手,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不同於他們,姬軒然面色平靜,眼中的劍氣不斷放大,待到距離不過一尺的時候。他的身體猛地震盪,爆發出一股極強的紅芒。紅芒堅硬如鐵,將兩道劍氣撞成了碎片。他去勢不減,長槍投擲而出,破開屏障,掄拳砸在了元封還未褪去的笑容上。哢嚓!清脆的骨裂聲,讓眾人心中發寒。元封慘叫著砸進了山體,驚出一片鳥獸。姬軒然停在原地,抬手接住了翻騰的長槍。“這!”

眾人瞪著眼睛,沒想到會變成這樣。這墨子安要逆天不成?“不可能吧,就算是大成天神體,也不可能毫無停頓的破開那兩道劍氣。”

“他絕對用了什麼寶物,這不公平!”

“對,沒錯,這不公平!”

“無恥小人,必須受到懲罰!”

元族子弟紛紛站起來叫囂,江族子弟也被氣昏了頭腦,跟著大罵。天上,墨塵東臉色一黑,為他們感到丟臉。虛天擎沒忍住笑出了聲,連帶在場的虛空陣營,都發出了嘲笑。元含風等兩位族長,不知何時,已經悄悄退到了最外面,這實在太過丟人,他們沒臉說話了。漸漸地,兩族子弟,也從他們的嘲笑聲中,反應了過來,紅著臉,憋著一肚子羞惱,低著頭,不敢直面天上的墨子安。見狀,姬軒然隻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愚蠢。”

他看向元封所在方向,那裡已經沒人。後背忽然傳來一陣針刺感,他急忙回身閃躲。一柄利劍,擦著他的衣服掠過,險些傷到皮肉。姬軒然順勢迴旋,手握槍尾,猛地掄出,抽在了元封的腦袋上。這一擊險些沒把裡面強者神魂,給打出來。元封氣急敗壞施展最強手段,身上劍光暴漲,身後飛出八百柄靈劍,斬出一道秘術。“死!!”

“有點水準。”

姬軒然也不大意,施展化龍昇天,電閃雷鳴間,直衝元封。身形從他身體掠過,收槍而立。還未斬下的靈劍,失去控製,散落在地。元封捂著身體上的焦黑傷口,面露絕望,在慘叫著聲中,炸成了碎塊,連他的神魂都沒能留下。天神強者的神魂,想要遁入虛空逃走,卻被一道力量定格。姬有錢嗬嗬笑道:“怎麼,見狀不妙,就想跑是吧。”

“你覺得,我會答應嗎?”

劍神宮這邊無人發言,就連虛天擎也在這個時候,保持沉默。姬有錢探出手,五指成爪,隔空將飛舟裡,天神強者的本體抓在了手中。他用力捏著脖子,幽幽道:“一個老東西,還好意思對小輩出手,活著也是恥辱,我送你一程。”

這名天神強者慌了,看向一旁的虛天擎,伸手求助道:“神君,救我!”

虛天擎不予回答。姬有錢也不給他拆穿的機會,將他打得神形俱滅。現在不宜和虛空殿鬨掰。“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姬有錢似笑非笑,等待著虛天擎的反應。虛天擎揮袖,重重地哼了一聲,正義凜然地大罵道:“此人心術不正,活該如此!”

姬有錢看向對面的墨塵東,不約而同地發笑。姬軒然全程看著,這種事還輪不到他來插話。反倒是上面的虛無道,一臉陰沉地與他對視。甚至傳音。“墨子安,你若就隻有這點實力,我勸你這一輩子,都不要離開劍神宮。”

“你身上的強者,救得了一次,救不了你一輩子。”

姬軒然收起長槍,嘴角微揚:“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當然,這句話同樣也適用於你。”

“你老爹,能救你一次,救不了你一輩子。”

“你找死!”

虛無道咬牙切齒,拳頭沒得哢吧作響,死死盯著姬軒然,恨不得將他挫骨揚飛。姬軒然可不在乎他是什麼情緒,當著眾人的面,向著師姐走去。“站住!”

“你殺了我元族天驕,還想搶人不成!?”

有元族的長老出聲嗬斥,墨子安剛纔那一槍很驚人,可也殺了自家天才。若還讓他將**青帶走,元族還有什麼臉面,在他人面前立威。姬軒然皺眉,抬頭看向了天上的墨塵東,對方同樣也在看他。兩人對視一會後,他說道:“退下,既然已經分出勝負,那我們就沒有理由阻攔。”

“與其埋怨別人,倒不如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看看你們都做了些什麼!”

墨塵東明顯有些生氣,一名神君的怒火,哪怕隻是幾句話,都足以讓他們瑟瑟發抖。兩族之人,不敢阻攔,解開**青上的控製。得到自由之後,**青掀開蓋頭,當著眾人的面,撲進了姬軒然的懷裡,哭得梨花帶雨。“師弟,我剛纔好怕,嗚嗚嗚!”

姬軒然摟著她的腰,輕聲安慰道:“師姐不用怕,隻要師弟在,你就不會有事。”

他撫摸著她的頭,溫聲細語的模樣,讓許多人眼紅。金百夜希望落空,如同被抽走了最後一口氣,身體抽搐,繃直暈了過去。顧楊站在不遠處,不停地用衣袖擦汗,他發誓,自從修煉三十年來,他就沒有出過這麼多汗。衣襬下的雙腿打顫,每每回憶起剛纔那一槍,他就心有餘悸。絕對擋不住,會死,肯定會死的!他想要逃走,躲進了人群後面。姬軒然將他們的反應都看在眼裡,什麼也沒說,但不代表就會放過他們。“抱著一個美女很舒服是吧?”

姬婉清來到他的身後,語氣中略帶有一點酸意。她面帶微笑,溫婉大方地牽著**青的手,卻在姬軒然眼裡,怎麼看,都像是笑裡藏刀。“回去有你好看的。”

分開前,姬婉清在他耳邊冷不丁地說了一句,讓姬軒然心慌慌的。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