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94章 姬軒然你休要血口噴人

第394章 姬軒然你休要血口噴人


*l}^{G7xq“你們這是什麼意思?如今我虛空殿神子,親自到訪,你們擺出如此態度,這是要乾什麼?”

背靠虛空殿,這名天神說話十分硬氣,聲音鏗鏘有力。抬起手錶達自己的不滿。仙山中,商會的其他人也不明白會長為何會如此迴應,急得焦頭爛額。這要是將虛空殿激怒了,以後可就麻煩了。“不是說了嗎?不見。”

姬有錢的聲音慵懶,甚至不想和他們廢話:“要是沒事哪來回哪去吧。”

天神強者氣得渾身發抖,可無奈隻是一個天神,也不敢在這發脾氣。虛無道心裡也滋生不滿,主動踏空,拱手作揖朗聲道:“晚輩虛無道,前來拜見嶽父。”

“誰是你嶽父,你不要亂叫,我不想讓我的女婿誤會。”

女婿?虛無道眨眼,陷入深深的困惑?誰是女婿?不該是自己嗎?他不死心地說道:“嶽……”“說都說了,我不是你嶽父,不要亂叫!”

姬有錢直接打斷他的話。虛無道臉都黑了,愣在原地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仙山裡,姬軒然捧腹大笑,指著那個虛無道說道:“我都替他尷尬。”

姬婉清淡淡道:“你還好意思笑,現在的你,一巴掌就能被他拍死。”

天上,虛無道終於忍受不住,眼角抽搐,沉聲問道:“敢問前輩,這番態度是為何?”

山中遲遲沒有迴應,這讓他有種被戲耍的感覺。姬軒然不服氣道:“我是打不贏他,可我有你啊,還有師傅。”

“師傅?”

姬婉清好奇,怎麼又多出來一個師傅?他也不解釋,面孔變成秦陽的模樣,淩空而起,嗬嗬笑道:“還不明白嗎?當然是因為我,姬軒然啊!”

大拇指指著自己得意的嘴臉,氣得虛無道雙目充血。“是你!”

這副面孔,他終身難忘。就是這個渾蛋,逼得自己被父親救走,一世英名被毀!“姬軒然,你竟然還敢出現在本神子面前,找死!”

虛無道一出手,就是九大體質齊鳴,九個太初武魂齊出,威勢達到巔峰,全力向姬軒然殺去。“死!”

“放肆!”

仙山中,一名天神強者嬌喝,斬出驚天劍光,嚇得虛無道膽寒。好在旁邊的強者及時出手,將這一劍擋了下來。兩人退回飛舟,一陣後怕。要是再晚一步,他就死了。這名天神強者氣得青筋暴起,指著天上的青羽質問道:“你想乾什麼!?想要與虛空殿作對嗎?”

“不要忘了,我們這邊有四個不朽勢力,一半的大世界,都站在我們這邊!”

青羽手持利刃,高高在上地俯視兩人,根本沒有將他的威脅放在心上。姬軒然摸著自己的臉,準確說是秦陽的臉,笑容燦爛地來到青羽身邊。“多謝青夫人出手,小子感激不儘。”

青羽點了點頭,隨意道:“為何要變成這副面孔,現如今你有我們支援,沒必要再隱藏身份。”

姬軒然撓頭解釋道:“這個,有一些個人原因。”

“那為何不換一張更討喜的臉,這張沒你原來好看。”

姬軒然:“……”秦陽啊秦陽,這可不是我說的。虛無道氣得發抖,指著姬軒然厲聲道:“你們可知,這姬軒然是天魔?你們真要袒護他不成!?”

天魔二字,讓整個仙山為之動盪,所有人看向姬軒然,神情嚴肅。天魔是大世界的敵人,絕對零容忍。這讓姬軒然不好解釋,好在青羽主動說道:“神子還是好好管好你的嘴,禍從口出。”

“商會可不會因為你的惡意汙衊,就矇蔽了雙眼。”

她在看到姬軒然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把他看透了,雖說他體內確實有些天魔氣,可一直處於被控製的狀態。為了防止仙山中出現異動,姬有錢也向眾人解釋了一下,暫時打消了他們的疑慮。“我可沒有亂說,我說的都是事實!”

虛無道面色冷峻,這商會難不成真想袒護他?青羽反問道:“既然神子如此篤定,那應該有證據吧,不妨拿出來看看。”

“這……”虛無道為難,主動向眾人承認,自己被他暴揍了?那是恥辱,他也放下不那個臉面。“既然沒有證據,就憑空汙衊,真當以為我們商會,就能如此戲弄?”

她語氣略顯冰冷,殺氣肆意,讓虛無道冷汗直冒,面對一個絕對強者的壓迫,即便是他,也隻能服軟。天賦絕高?在沒有成長起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自己再天才,現在也隻是個天才。對於這點,虛無道有著清楚的認知。不過也不是毫無辦法,他深吸一口氣道:“是不是真的,讓他和我打一次,我必定讓他原形畢露。”

以他自身實力,絕對不是自己對手,隻要將他打到絕境,到時肯定會求助身體裡的天魔強者,到時一切偽裝,都將不攻自破。這麼多強者在場,隻要姬軒然露出馬腳,他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自己也不必擔心又一次失敗。青羽看向姬軒然,征求他的意見。姬軒然張了張嘴,顯得為難,單論自己的實力,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萬一這小子,上來就是必殺技。說不定青夫人還來不及出手,自己就掛了。他連忙搖頭,拒絕道:“不行,你這人卑鄙無恥,指不定想著怎麼陰我呢,我不和你打。”

虛無道表情僵硬,一口鮮血險些吐出來,自己卑鄙無恥?我踏馬!“姬軒然,你休要血口噴人!”

“嗬嗬,我沒有。”

姬軒然一口咬定,就是不動手。這個時候,姬婉清也主動現身,來到姬軒然身邊,她望向氣急敗壞的虛無道,神色淡漠:“神子,不要在這自找沒趣了,還是趕緊回去吧。”

“婉清,連你也這麼覺得?”

虛無道身體顫抖,不能接受。“你是什麼樣的人,對我很重要嗎?”

冷冰冰的一句話,讓他臉色鐵青,衣袖裡的拳頭死死捏著,指關節發白。“好,很好!你們瑤雲商會,會為你們的決定付出代價!”

虛無道那雙充滿殺意的雙眼最後看了姬軒然一眼,將那張面孔,刻入了他的記憶深處。此子必須死!“我們走!”

钜艦撕裂虛空,離開了這裡。姬軒然心裡懸著的石頭也算落下,摸著下巴甚至有點小得意。這樣一來,估計虛無道已經把秦陽恨得死死的。等到兩人鶴蚌相爭,鬥得兩敗俱傷,自己再來一手漁翁得利,吞了虛無道,痛宰秦陽,也就隻剩下那個劍神宮的傢夥了。“你為什麼要變成秦陽的模樣?”

姬婉清將耳邊垂髮別在耳後,側臉精緻秀美,不失端莊大氣。姬軒然意外道:“你不知道?”

她黛眉微蹙:“不就是一個有點天賦的傢夥嗎?難道你還沒殺了他?”

姬軒然將雙手放在腦後,忍不住感歎:“沒啊,那傢夥現在老鼻子厲害了。”

“身懷永生神通,氣運不凡,還有劫道魔神相伴,還頂著自己的名字做儘壞事。”

“讓自己背鍋。”

“剛纔我要是不用他的臉,怎麼噁心那個混蛋?”

他隨後眨眼,得意地笑著:“說起來,我和秦陽,都把那個勞什子虛無道給揍了一遍。”

這是姬婉清不知道的,自從回到上界,她每天的樂趣就是收集姬軒然的資訊,至於其他人,她都不太瞭解。沒想到這個秦陽也能有如此際遇,能夠走到這種地步。“現在嘛,他倒是成為了我最大的威脅。”

“難道不是虛無道?”

姬婉清不解,目前來看,這秦陽確實有些機緣,但也不可能比過虛空神子。他眺望著遠處,沉默良久,最後說出一句讓她錯愕的話。“他甚至不如秦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