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92章 沒錯這是吞噬武魂

第392章 沒錯這是吞噬武魂


wL~!1 青羽不說話,讓姬軒然覺得有點尷尬。這也算是見丈母孃了吧,得好好表現一下。“夫人是……”青羽打斷他的話,隨口解釋道:“我不是婉清的娘,隻是夫君的小妾,你就不用多費口舌,想著和我套近乎了。”

姬軒然:“……”他的丹田裡,天華神君笑得止不住地拍大腿。他撓著頭,視線到處打轉,這確實沒有想到。全程無話,來到接近山頂的紫金閣樓時,青羽停下腳步叮囑道:“我們知道你在外面用了賈無敵和墨子安的假名。”

“也大概能看出你的性格,所以你不想惹麻煩,就最好收斂一點。”

面前九丈高的大門緩緩開啟,縫隙裡湧出成片的仙氣,讓姬軒然神清氣爽。沉悶的聲響過後,裡面的神光填滿整個空間,讓他看不真切。青羽站在門口催促道:“不要愣著了,進來。”

“哦……”面對孃家人,他虛得很。進去之後,光線也柔和不少,得以讓他看清裡面的情況。空間很大,四周看不到牆壁,和穹頂一樣,隻是一片浩瀚的雲海。數十根華麗的柱子直通天際,撐起了這方空間。最前方,還有一個白金高台,上面擺放著一張椅子,鑲嵌著各種價值不菲的寶物,極為奪目。一輪看下來,就兩個字,奢華。“小子別看了,就算是柱子上的一塊寶石,你在我這裡打一輩子工,都買不起。”

不知何時,高台的椅子上,端坐著一個富態的中年男子,他手腕上帶著串,一邊一串。姬軒然看不懂,反正價值不菲。更別提脖子上掛著的,三串同樣驚豔的佛珠。那重量看起來都不簡單,姬軒然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懷疑要是自己帶上,脖子都會被壓斷。“晚輩見過,額,見過前輩。”

他拱手示好,一旁的青羽點頭,這小子還算是把話聽進去了。姬有錢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手裡不停轉動著手中的兩塊混沌白玉,上下打量一番道:“你就是姬軒然?”

沒等他回答,他就繼而說道:“也不怎麼樣啊?”

“嘖,我女兒說,你身懷主宰級的武魂和體質,是不是真的啊?”

“小子,你該不會仗著我女兒不懂事,騙她的吧!”

“不應該啊,也就長了一副好皮囊,我女兒不是這麼膚淺的人纔對。”

姬軒然瞪著眼睛看著他,舔了舔舌頭,一時間不知道該從哪回答。武魂一事,他也不好證明,畢竟現在就隻是帝級,說不清。“小子,我也不為難你,你說吧,你這次來找我女兒有什麼事。”

“儘管說,我都幫你解決了,不過至於我女兒,你就有多遠滾多……”“死胖子,你說什麼呢,信不信抽死你!”

大門被粗暴地推開,一把匕首自姬軒然身邊飛過,插在了姬有錢的腦袋邊上。聲音很熟悉,讓姬軒那感慨萬千,轉身看著那個魅惑萬千的女子。“姬軒然,你終於來了。”

姬婉清依舊是熟悉的紅衣,端莊不失魅惑。見她還是一如往常,姬軒然難以想象,剛纔那種話竟然能從她的口中說出來。姬有錢將匕首拔下來,急匆匆地來到兩人身邊,把匕首歸還給了女兒。他好聲好氣地說道:“女兒啊,不要被這個小子給騙了。”

“你給我滾一邊去!你少在這裡故意刁難。”

姬有錢面對如此霸道的女兒,也隻能認慫,點頭規矩地站在一邊,眼神幽幽地看著姬軒然,像是在警告。姬婉清牽著他的手,溫聲笑道:“走,我們不要理會這個傢夥,去我家裡說。”

“不行!”

姬有錢炸毛,青羽則第一時間擋在了門口。“女兒啊,這個小子指不定是個騙子,你年輕不懂事,被他騙了都說不定。”

姬有錢急得冒汗,要真去了女兒閨房,那指不定搞出什麼人命來。不行不行,絕對不行!姬婉清隻是回頭瞪了他一眼,他就舉手發誓道:“行,隻要他能夠證明自己武魂和體質的真實性,我就不為難他。”

“讓我資助也可以,我姬有錢有的是錢,灑灑水就能將他培養起來。”

“我說到做到。”

姬婉清算盤敲得啪啪響,就等這句話呢。她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啊。”

姬有錢拍著胸膛保證道:“這個你放心,要是我敢食言,你大可和你娘說。”

既然如此,姬婉清對姬軒然使了一個眼神。他也不再猶豫,將身後的兩個武魂都釋放了出來。姬婉清看到兩道紫色神環,心中很是欣喜,不過一年時間不見,就已經提升了這麼多。姬有錢則恰恰相反,指著姬軒然叫道:“開什麼玩笑,就這麼兩個聖級武魂,也好意思冒充主宰級!?”

“女兒啊,我就說他是個騙子嘛!”

“你給我閉嘴!”

姬婉清狠狠地瞪他一眼,堵住了他的嘴。她牽著姬軒然的手,沒好氣地說道:“用你那隻看錢的眼睛好好看看。”

姬有錢不情願地仔細觀察,忽然感覺到很熟悉的氣息。這種氣息已經一百多萬年沒有感覺到了。“這是?”

“沒錯,吞噬武魂!”

姬婉清說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臥槽,那個強盜!”

姬有錢嚇得人魂分離,第一時間躲到了柱子後面。往日的陰影再次浮現,嚇得他渾身的肉抖三抖。那個男人不是死了嗎?難道奪舍了?“女兒,快離這個渾蛋遠一點,當初這傢夥差點就把你娘給禍害了!”

姬軒然黑著臉無語至極。姬婉清忍不住翻白眼,忍不住鄙視:“他是吞噬神君的徒弟,又不是奪舍。”

“啊?這樣啊。”

姬有錢長舒一口氣,不是他就好,不是就好。很快他就殺氣騰騰地閃現,拎起姬軒然,以勢壓人:“吞噬神君沒死是不是?快說他在哪裡?”

“青羽,立刻馬上通知大世界所有神君,所有費用我一併承擔,乾死那個渾蛋!”

姬軒然被他的殺氣嚇得發怵,連忙安撫道:“前輩稍安勿躁,我師父他已經死了,已經死了。”

“小子,你還想糊弄我?真當我傻啊!”

姬有錢冷笑,根本不相信他的話。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