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9章 初入天劍門責問

第39章 初入天劍門責問


3pL3-hV@g)L她的出現,無形之中驅散了姬軒然的傷感,笑著問道:“你怎麼來了?”

南小婉笑嘻嘻地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攤開手,掌心裡有著一個小小的瓶子。“我去金鳴前輩那裡問了一下,金鳴前輩擔心你的傷勢,所以又給了你一顆丹藥。”

說著將小瓷瓶放在了姬軒然的手裡。姬軒然看著淡青色的小瓶子,上面貼著一張小紙條,寫著生骨丹。生骨丹沒有聽說過,但不難猜到這顆丹藥品階不低。“前輩說了,雖然元天罡那個老頭隻用了不過百分之一二的實力,但也不是武者境能夠承受的。”

“你能活下來,運氣占了很大的成分。”

姬軒然聽到這話,忍不住心驚,不過百分之一二?武皇境的強者竟然這麼恐怖嗎?回想起當時的一幕,街道兩旁的大片屋舍都被餘波給推倒了,還隻是用了一點點的力量。除了震撼,更多的是疑惑:“他既然要殺我,為什麼還要留手啊?”

南小婉坐在床邊,仰著小臉認真的想了想說道:“應該是你在他的眼裡就是個小人物,殺你還要用全力,我想他的臉上掛不住吧。”

“不過,你沒死,他的臉上更掛不住就是了。”

“應該是這個原因吧。”

姬軒然點了點頭,也就這個解釋能說得通。金鳴前輩給我生骨丹,也是怕我的斷骨不能續上吧。那一拳,自己雖然用悟道吞噬體硬抗了下來,但是身體的裡的骨頭都已經斷了大半了。到現在都沒能完全續接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完全恢複。在南小婉的攙扶下,姬軒然來到了甲板上,此時這裡有十多個新入門的弟子。他們看著姬軒然,都表露出了一種疏遠的神情。對此姬軒然沒有說話,南小婉卻撅著嘴有些憤憤不平:“什麼嘛,他們那是什麼表情啊。”

姬軒然搖著頭,示意她不要去說:“我被狂瀾宗惦記上了,最明智的選擇當然是遠離我。”

“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

可南小婉依舊為他感到不平:“明明你是受傷的那一個,他們太過分了。”

飛舟鑽入一片白雲當中,濕冷的雲霧從他的臉上流淌而過,帶來了冰冷的觸感,讓他的眼睛都黯然了不少。當飛舟衝出白雲之後,清風撩起他的白髮,明媚的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往他的眼中注入了璀璨星光。三座數千丈高的山峰立於一片河流縱橫的碧綠原野之上,煌煌烈陽之下。山間仙鶴皆啼鳴,半隱仙宮落雲山。飛流倒掛三千丈,疑是披帛垂人間。白雲在這方天地彙聚,形成一個巨大的風眼,將天劍門的宗門籠罩在裡面,放眼望去,姬軒然感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南小婉興奮地在甲板上跳了起來,拉著姬軒然的衣服指著下方,在風中喊道:“哇!你看,好壯觀啊,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壯觀的山!”

“嗯呐,我也是第一次見。”

就在距離三座仙山不過千米的時候,飛舟忽然減慢了速度,慢慢地向著三座仙山半腰處的船港泊了過去。“這是?”

隨著飛舟向著裡面駛入,一道半透明的金色光幕出現在了眾人面前,籠罩整個天劍門。當姬軒然接觸到光幕的那一刻,他的視線突然恍惚了起來,陣陣尖銳的劍鳴聲從高空上傳入了他的耳中。抬頭看去,一柄金色的擎天巨劍懸在天劍門上方。但這個畫面也隻是一閃而過,隨著劍鳴消失在了視線當中。“你看到了沒有?”

“天上那把巨大的劍。”

姬軒然好奇地向南小婉問道。南小婉抬頭向上望去,卻沒有看到他說的劍:“沒有啊,什麼都沒看到。”

“看不到嗎?”

姬軒然沒有再說,隻覺得自己是受傷不輕,眼花了。飛舟穩穩地停在了港口,此時的白玉廣場上,已經站滿了人。還有近千名和自己一樣的新入門弟子。當他們看到金鳴道人隻帶著十幾個新弟子的時候,倍感疑惑地問道:“怎麼回事?金鳴峰主怎麼隻帶了十幾個弟子回來?”

“難道他們都是天分極高的天才?所以隻招收了這麼幾個?”

“也不至於啊?”

聽著那些弟子疑惑的聲音,那十多個新弟子刻意和姬軒然拉開了距離,這個小小的舉動一瞬間讓他成為了廣場上數千人的焦點。被這麼多人以審視的目光看著,姬軒然感覺像是有針紮入了自己毛孔中一樣,渾身不自在。對上他們的視線,心裡不由自主地緊張了起來,好在金鳴道長站在了自己的身邊。“不要擔心,你並沒有錯。”

雖然金鳴道人在寬慰姬軒然,但語氣中的無奈卻掩蓋不了。“金鳴這是怎麼回事?青鹿城為什麼才這麼點弟子?”

一個穿著玄色長袍的中年人好奇地問了出來,讓金鳴道人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釋。看他這麼為難,姬軒然主動上前,拱手解釋道:“諸位前輩,狂瀾宗來青鹿城搶人,所以……”“哼,真敢說啊,如果不是你,也不至於隻有我們這麼點人!”

“就是,都是因為你!”

“喂,你們什麼意思啊,明明他是被欺負的那個纔對吧,怎麼成他的錯了?”

“再說了,狂瀾宗今天本來就是奔著搶人來的!”

“關姬陽什麼事啊!”

南小婉氣不過,轉身就對著他們一頓懟,懟得他們臉色難看。通過他們的話,天劍門的諸位長老也知道此事不簡單,便向金鳴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狂瀾宗怎麼來青鹿城搶人了?”

金鳴道人閉上眼睛長歎了一聲,將事情的始末都講了出來,頓時引起了眾怒。天劍門的弟子群情激憤地說道:“這狂瀾宗也太狂妄了吧,竟然敢到靈森郡搶人!”

“簡直不把我們天劍門放在眼裡!”

“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就是!”

聽著這些弟子的吵鬨,另外兩位峰主頭疼地出聲嗬斥,讓他們安靜了下來。“吵什麼吵,成何體統!”

隨後那名穿著玄色長袍的峰主看向了姬軒然,站在高處俯視著他,無形之中帶給他一種強者的壓迫感,凝聲問道:“你就是姬陽,對吧。”

“嗯。”

姬陽不敢明顯地呼吸,他能感覺到有很多的視線聚集在自己身上。不等那個峰主開口,金鳴道人便說道:“這件事錯不在他。”

“錯不在他?若不是他惹怒了狂瀾宗,我們又怎麼會錯失幾十個弟子!”

另一個較為矮胖的老者指著姬軒然,厲聲質問,讓金鳴短時間內不知道如何反駁。這也讓許多的天劍門弟子都覺得是姬軒然的原因,用厭惡的眼神看著他,讓後者如芒在背。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