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88章 我真的不想做人

第388章 我真的不想做人


I2o5隨著時間的推移,化龍湖裡越來越多的武者回來,裡面發生的事,也被大眾所知。當他們聽說,虛無道被墨子安和姬軒然暴揍之後,瞬間不淡定了。甚至有人開始懷疑虛無道的天賦。這讓虛空殿的天才弟子坐不住了,跳出來解釋,可很少有人聽他們的話。氣急之下,幾名虛空殿的天才,找到姬軒然,叫囂要和他打一架,藉此證明真偽。姬軒然懶得迴應,單論實力,他在虛無道面前,根本沒有還手的能力,沒有證明的必要。“墨子安,你這個懦夫,有本事就出來和我打一架,讓眾人看看你真實的實力!”

“就是!出來讓大家看看!”

這幾個人在飛舟下面叫囂,姬軒然受不了他們,來到外面皺眉道:“虛無道和我有沒有任何關係,我為什麼要為他正名。”

“再說了,他確實被我打了。”

眾人聽聞,好奇心越發的重,有人找到那些進入秘境的武者,不停地追問。虛空殿在大世界當中,一向強勢,如今出了一個虛無道,更是讓虛空殿一舉成為大世界的中心。虛空殿弟子也因此擁有了更高的地位,這一切都是虛無道換來的,他們不能容忍有人詆譭。“你找死!”

其中一個核心弟子大發雷霆,倚仗自己神王初期的修為,對姬軒然發動突然襲擊。兩者的距離太近,就連劍無痕想要救援都不行。“放肆!”

他急得大叫,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完了,高出兩個大境界,這墨子安怕是抗不住。”

“是不是真的能夠打贏虛無道,藉此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來。”

更多人期待,他們緊緊盯著。“殺我?你的實力還不夠!”

姬軒然冷笑,釋放出子沁武魂,將他封印。失去力量的他,如同石頭一般,砸到了姬軒然面前。姬軒然將他拎起來,將他打暈,隨後交給了一旁的師姐。這個傢夥好歹是虛空殿核心弟子,天賦實力都堪比一些長生大教首席,吞了比殺了管用。“臥槽,一下自己就結束了?”

“墨子安這是什麼武魂?好霸道的能力!”

“有這能力,說不定還有真可能把虛無道給揍了。”

“前不久,虛空神君親自出手,將虛無道救走,耐人尋味啊。”

這些武者隻是各大勢力的弟子,對於他們來說,頂多是討論好奇。可這件事放在他們背後的那些強者眼裡,就是一個參考,需要權衡虛無道的潛力。霸月天神與另外兩個天神聚在一起,通過神識交流道:“你們如何看?”

“我覺得不太真實,虛無道境界遠高於他,加之九大體質和武魂,想要打敗他,沒那麼容易。”

紫血天神搖頭,那墨子安雖有天賦,但也隻是後起之秀。搖光天神托著下巴思考,而後笑道:“我們在給自的勢力中,又不是決策層,管這些乾嘛。”

“頭疼的問題,就讓上頭那些老傢夥去考慮吧。”

霸月天神點頭,他說出一個猜想:“若是這個時候,劍神宮那位展現一下實力,你們當如何?”

“那得看錶現如何,若真是虛無道不行,我想沒人會傻到會繼續跟隨。”

紫血天神眼神極深,在大世界當中,沒有絕對的遵從,隻有絕對的利益。風雲變幻,若是站錯位置,即便是不朽勢力,也難以保全。漸漸地,關於這件事討論的聲音也逐漸平靜。姬軒然帶著手中這人,進入房間,釋放武魂,直接給吞了。五個太古級武魂,一個天神級,這種武魂組合,著實不凡。將其吞噬之後,他身後的兩個武魂,也終於升級到聖級。武魂升級後帶來的反饋驚人,竟直接讓他的境界突破星尊後期,越過巔峰,步入了星神初期。實力突飛猛進,他握緊雙拳,現在的實力,就算是破空境的對手,依靠武魂,他也能擊殺!“師傅,我這實力,算不算堪比聖子了?”

“差不多吧,不過前提是,當前武魂等級,能夠封印那些聖子聖女。”

姬軒然點頭,之前子沁武魂的封印力,對付虛無道根本沒用。那些聖子天賦也十分驚人,或許對上他們,以目前的聖級武魂,或許也起不了作用。他頭疼地敲打自己腦袋,躺在床上感歎道:“武魂升級實在太慢了,體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小成。”

天華神君幽幽道:“隻要你摒棄人性,將天鵬通天術修煉到第二階段,有了保命手段,三年之內,達到天神境都沒有問題。”

“那個時候,虛無道早就被你踩在腳下,淪為食餌。”

姬軒然背脊發涼,拋棄人性,放開了吞噬,他實在不敢去做。這種事,想想都駭人,真要那麼做了,自己還是自己嗎?對此,天華神君解釋道:“這個你不必多慮,當年吞噬神君,從一開始就毫無節製,可性情從未變過。”

“依舊是那麼的賤,那麼的無恥,招人恨。”

“改變你的不是什麼武魂,而是自身的選擇。”

“你師父當初就沒把他人的命,當成人命,所以就不存在什麼迷失。”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歎息,忿忿不平地說道:“為師修煉數萬年才成為神君,結果他橫空出世。”

“從修煉伊始到成就神君,也不過區區十年,十年,你知道十年是什麼概念嗎?”

姬軒然沉默,師父為人或許太賤,可他真正招人記恨的未必隻是為人,更多的,應該是妒忌吧。十年走完別人幾萬年的路,還是通過剝奪別人的一切換來的。他苦笑道:“師傅,有時候,我真的不想做人,太累。”

“我有資格不做人,可我不敢。”

天華神君輕輕歎息,終究是過不了心裡那道坎。手中握有別人無法擁有的機會,這是一種怎樣的誘惑?姬軒然不清楚,他曾幻想過,可都被良知否決了。他不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他本就是街頭泥巷裡的野小子,隻不過多了一個姬家天才的身份。所謂天才之名,也不過是可以隨意剝奪的,隻是一個工具而已。出生於凡人母親的他,更能體會武者的艱辛。隨意剝奪一個陌生人的一切,他做不到,至少現在不能。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