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8章 秦陽又怎樣

第38章 秦陽又怎樣


gQ~ny姬軒然也不猶豫,說出了自己的疑惑:“難道前輩不擔心我加入水月宗嗎?”

金鳴道人暢然笑道:“水月宗破例邀請你,雖然讓我意外,但那是她們的選擇,我無法乾預,你願不願意去水月宗,選擇權在你,我也不會乾預。”

“若非之前元天罡逼迫,我也不會百般阻攔,最多感到惋惜。”

聽了他的解釋,姬軒然對他的敬意又上了一個台階,強撐著身體拱手道:“多謝前輩理解。”

“倒是你,拒絕了水月宗的邀請,這倒是讓我沒有想到。”

“畢竟水月宗,在整個天水帝國都是極富盛名的存在。”

姬軒然撓著頭笑著解釋道:“前輩兩次救我於水火當中,滴水之恩尚且湧泉相報,更何況救命之恩。”

金鳴道人對他的態度很是滿意,笑著說道:“走吧,隨我上飛舟,一同迴天劍門。”

在南小婉的攙扶下,姬軒然走在眾多武者中間,他們全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等到他走遠之後,他們才說道:“他的實力恐怖,還有著強大的體質,日後成就必定不凡。”

“天劍門這是要崛起了嗎?就是不知道比之秦陽如何?”

能夠在武皇的攻擊下活下來,將他們深深的震撼到了,下意識將他和秦陽比較了起來。“這姬陽雖然實力強大,但不怎麼聰明。”

“要是我被水月宗邀請,管他什麼天劍門狂瀾宗,肯定答應。”

“嘿嘿,是我也一樣,到時候入了水月宗豈不是乾爆?”

“嗬嗬,兄弟不愧是同道中人,想到一塊去了。”

……姬軒然取回了重淵劍之後,便跟著金鳴道人坐上飛舟離開了這裡。等到兩個宗門都走了之後,一身黑色輕鎧,戴著面具的影一才走了出來,穿過人群進入了一間客棧當中。那日在洞窟與姬軒然產生交集的女子正慵懶地坐在窗前,望著遠去的飛舟。身邊是幾個修為深不可測的侍女。“小姐,屬下不明白,您剛纔為何不讓自己出手?”

“不是您讓我保護他的嗎?”

說著影一單膝跪在地上,不敢抬頭。女子沒有回頭,枕在自己的雪白的臂彎中,深邃如秋水的眼眸中,有著驚豔的光芒。語氣雍容地說道:“因為用不上,那個狂瀾宗的長老動用的不過百分之一二的實力,殺不了他。”

“若是他連這點力量都抗不下來,那就說明我看走眼了。”

影一聽到這個解釋,嘴角下意識地扯了一下,武皇境百分之一二的實力,就算是絕世天驕在武者境也承受不住吧。小姐真是讓人琢磨不透。“要是沒有什麼事的話,就繼續保護他吧。”

“是。”

影一點了點頭,化作一縷黑煙消失在了房間裡。等到他離開之後,女子褪下了身上的粉色紗裙,露出了雪白的香肩,似要與窗外飛雪爭豔。天生的淡粉色眼影甚至壓過了雪中的寒梅,讓這點著香爐的房間裡多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魅惑。站在後面的幾名侍女下意識地吞嚥著口水,面色羞紅地看著那誘人的背影,作為女人也想要上去一親芳澤。女子優雅地轉頭,用眼角的餘光看著她們問道:“還不走,是有什麼事要說嗎?”

其中一名侍女小臉紅得發燙,低著頭將手中的兩份信件遞了過去。“小姐,耀陽大陸天驕榜第一的身份已經確定了。”

“第一就是秦陽,而且他還是天青仙門的首席大弟子。”

“而且,武魂是九星,體質已經能夠確定,是萬年不出的人王級體質了。”

天青仙門?這讓毫無興趣的女子挑了一下黛眉,不過也僅僅是如此。“哦,還有其他的事嗎?”

這些侍女見她一點興趣都沒有,感到很疑惑,於是好奇地問道:“小姐,您不是一直讓我們關注秦陽的資訊嗎?”

“怎麼現在……”女子雙手捧著自己地臉蛋,看著窗外嘴角畫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秦陽確實不錯,但也僅此而已,不值得我過多的關注,和那個小弟弟比起來,還是差了很多。”

說道姬軒然的時候,她的眼角有著掩蓋不了的笑意。幾名侍女張了張嘴,覺得很不可思議,那可是秦陽啊!天青仙門當代首席大弟子啊!那可是上界的仙門啊!難道小姐就一點也不驚訝嗎?“小姐,就算那位公子能在武皇手底下不死,也不能說明他比秦陽強吧……”對於秦陽,她們這些侍女還是很崇拜的。畢竟對她們來說,這種天賦已經高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了,堪稱耀陽大陸第一天才都不為過。侍女的話讓女子有些許不滿,語氣微冷的說道:“秦陽?確實不錯,但那又如何,以後少在我面前提他。”

侍女很疑惑,很不解,隻能乖巧地點頭。“小姐,這一份是您要求我們收集的資訊。”

侍女說著將兩份信件都放在了女子旁邊的茶幾上,隨後便轉身離開了這裡。出來之後,這幾個侍女好奇地說道:“小姐怎麼會對那位公子如此看好?難道小姐喜歡那位公子嗎?”

“明明秦陽那麼優秀啊,卻被小姐貶得一文不值。”

房間裡,女子拿起兩份信件,一份上面寫的是姬軒然的名字,一份是秦陽的。秦陽的那份她甚至都沒看,隨手就扔進了火爐中,被燒成了灰燼。“小弟弟原來叫姬軒然啊。”

說著眼中亮起期待的光芒,將信件拆開了來。拿在手中仔細地看完了每一個字,像是一本有趣的小說一樣,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完之後,趴在窗戶上用略帶氣憤的語氣自言自語道:“那個滄海郡的郡主真不是個東西,要不讓人去把郡守府給揚了?”

不過這個想法很快就被她給否認了,小弟弟自己的矛盾還是讓他親手解決的好。將信件收起來後,發出了一陣動人的笑聲,宛若銀鈴般讓人聞之心血湧動。關上窗戶之後,解開了身上最後一件褻衣的繫帶,嚶嚀一聲伸了個懶腰,將完美到讓人血脈僨張的身材完美地展露在了房間裡,躺在床上休憩了起來。雲海之上,耀陽當空,沒有壓抑的天色與冰冷的雪花,有的隻是仰望不穿的蔚藍天空。姬軒然坐在窗邊的床榻上,看著陽光下被天仙揉碎了的翻滾的金色雲海,心中豪情萬丈,對接下來的生活越發的期待。哼,女人等著吧,我會證明給你看的。還有那個郡主,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以慰母親的在天之靈。一想到母親,他的眼神變得急切了起來,在眼眶裡不停地晃動著,試圖在這些擬變的白雲間,搜尋那可能熟悉的身影。這時房門卻被南小婉給推開了,開心地蹦躂了進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