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74章 寶術第一階段成反咬一口

第374章 寶術第一階段成反咬一口


u8)6U顧楊突然回頭,厲聲喊道:“墨子安沒死!!!”

可這已經晚了,姬軒然在張玄面前破土而出,黑髮沾染血泥,在戾氣中狂舞。他身上有著一條從頭到腳的血痕,若不是天華神君出手,剛纔那一劍,足以將他斬殺。“啊!”

張玄被突然出現的姬軒然嚇得尖叫,摔倒在地,被濃烈到窒息的殺氣嚇尿。楊梓知道他的意圖,張弓想要射箭,可她與姬軒然太近,被一槍抽斷了手臂,橫飛出三百多米遠。“救我!”

張玄嚇得亂了方寸,四肢著地慌忙逃竄。金百夜與另一個的阻攔還未抵達,長槍便已經將他洞穿,被姬軒然挑起。他還想垂死掙紮,揮拳反攻。姬軒然沒有任何遲疑,掄拳反擊,與他的拳頭對撞,輕易將他的手臂打成血泥,順勢轟碎了他的腦袋。張玄死亡這一刻,金百夜與顧楊頭皮發麻,死亡的逼迫感衝擊他們的天靈蓋,轉身就要逃離。姬軒然嘴角上揚,輕咬著牙齒,吐出一口濃濃腥氣。身後吞噬武魂浮現,將張玄吞噬得一乾二淨,身上的傷勢快速癒合,疲憊感一掃而空。“你們,想逃到哪去?”

金百夜炸毛,他對墨子安的手段深有體會,那種感覺讓人絕望!心神緊繃,加快遁逃速度,向著天上飛去。可突然,他發現星辰之力無法動用,從高空徑直墜落,保持著飛行時的姿態,砸入了泥土當中。他眼睛半埋在泥土裡,即便是泥土也無法掩蓋他恐懼的目光。又是這種感覺,為什麼會這樣,明明都做足了準備,為什麼還會變成這樣!?墨子安,為什麼!?這不公平,這不公平!他撕心裂肺地大叫,埋怨著姬軒然。顧楊也沒能逃脫,被子沁武魂封印住了力量,被姬軒然一手提著,忍到了金百夜身邊。他汗如雨下,之前隻是聽聞過,到現在切身體會,才知道這種武魂的恐怖。他強行保持鎮定,用驚慌的眼睛看著墨子安,大聲威脅道:“你不能殺我,我可是千雲教首席,你要是殺了我,千雲教不會放過你的!”

姬軒然對他的威脅充耳不聞,槍上雷光爆鳴,跳動著刺眼光華,照亮了顧楊眼底的恐懼。他終於忍不住哭叫了出來,躺在地上哀求道:“求求你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

“隻要你放過我,讓我做牛做馬都願意!”

他喊道嘶啞,語速極快,害怕自己講不完。可那杆長槍還是向著他落下,沒有絲毫停頓。金百夜大小便失禁,大罵道:“金槐你還不動手!?”

鐺!就在槍頭距離兩人不過一尺的距離,被一隻龍爪給緊緊握住。姬軒然皺眉,向著這個被他忽略的龍。原來他纔是這裡修為最高的那個。“破空境?”

姬軒然與他拉開距離,子沁武魂的領域依舊籠罩在他們身上。即便是破空,不能被完全封印,實力也會減半,也不是不可以一戰。“小子,你的武魂果然詭異,太子讓我跟來,果然沒有錯。”

金槐活動著壯碩的身體,金色龍瞳閃爍著金色危光。姬軒然微微皺眉:“你既然有破空境後期修為,為何黃金龍族的傑出之輩,是這個傢夥?”

“我隻不過是一個貼身護衛罷了,可不是你們這一代的人。”

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實力被壓製了一半,但在絕對的境介面前,他依舊有著自信,能夠將眼前這個少年鎮壓。專門用來保護金百夜的嗎?姬軒然瞭然,果然這些大勢力的天驕,都有人保護。隻是這顧楊,或許錯過這次機會,就再難殺了。不能讓他們逃走。姬軒然催動悟道吞噬武魂,在吞噬領域的影響下,金槐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血液流轉不暢,甚至是連星辰之力運轉的時候都遲緩不少。他忍不住皺眉,心裡沒底了。這小子的兩個武魂都如此詭異,當真是危險至極。“金槐,你還愣著乾嘛,殺了他!”

金百夜嘴裡含著大口泥土,怒聲催促。姬軒然率先動手,全力攻擊,雷光鳴閃不斷,可實力上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很快被壓製住,節節敗退。金槐冷笑:“即便你的武魂再詭異,在絕對的境界差距面前,也無用。”

破空境後期實在太強,足矣碾壓百個神王境,星神境更是揮手斬殺。姬軒然急得焦頭爛額,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死在這裡。他偷偷取出星辰鼎,故意露出破綻。金槐見機會,極速近身,一拳轟擊在姬軒然的胸膛上。他咧嘴譏笑,這一拳非死即傷。可讓他意外的是,一口銅鐘將他的力量完全抵擋,甚至沒能重創墨子安。“怎麼會!?”

“意外嗎?接下來才意外!”

姬軒然壓製動盪的氣血,悍然出手,小鼎哐當一下砸在了他的額頭上,一隻龍角被砸斷。劇烈的疼痛,險些讓他兩眼翻白,就此暈過去。他捂著斷角止不住地後退,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斷角之痛,難以承受。“卑鄙小人!”

金槐疼到面孔扭曲,對姬軒然展開狂風驟雨般的反擊。頭上的傷,讓他的反應慢了不少,甚至難以跟上姬軒然的身影。三百米外,楊梓服下一枚丹藥之後,斷裂的骨骼已經續上,隱痛還不足以影響她射箭。她偷偷地開弓,這一劍灌注了她全身力量。箭矢射出時,伴隨著尖嘯,精準地射在了姬軒然身後。砰!箭矢爆炸,卻沒能撼動他分毫,所有的力量都被千鈞皇骨體所阻擋。可這讓他速度慢了下來,被金槐抓住機會,欺身而上,施展星辰術,一拳打穿銅鐘,狠狠地轟擊在了姬軒然身上。恐怖的力量從姬軒然後背震盪而出,捲動地面一切物品。“嗬嗬,你……你怎麼!?”

金槐的笑容戛然而止,本以為打穿銅鐘,就能夠將他擊殺,可這一次甚是沒能讓他受到影響。“你以為寶術是那麼容易破的?”

剛纔顧楊那一劍,已經讓他的千鈞皇骨術步入第一階段,皮膚堅硬似神鐵,擋下破空境全力一擊不死,輕而易舉。更何況一個被壓製一半實力的破空境。姬軒然露出陽光笑容,掄下小鼎,下著最狠的手。金槐被一這一下敲進泥土當中,暈厥了過去。遠處的楊梓見狀,不敢逗留,轉身飛向遠處,忽覺如芒在背,回頭一看,一個黑洞將她吞沒。吞噬她之後,姬軒然感覺神清氣爽,從金槐的身上越過。槍頭在地上劃出一條痕跡,細微的電弧劈啪作響,不斷衝擊著顧楊兩人的神經。金百夜嘴唇顫抖,哀求道:“放過我,我可你給你很多的東西,女人財富地位,應有儘有,隻要你肯放……”姬軒然用槍頭抽打在他的臉上,一口的牙齒全部打落,疼得他支支吾吾半天,最終哭了出來。“比起你們給出代價……”“住手!”

一隊人馬殺氣騰騰地趕來,看到這一幕地時候,倍感疑惑。龍族與千雲教的天驕急忙出聲嗬斥。**青也跟了過來,看到支離破碎的現場,根本沒有去管兩人,來到師弟面前,就是一陣關心。“墨子安,你竟然敢攻擊我族太子!”

姬軒然看了叫囂的那個人,皺眉不悅,不過沒等他開口,金百夜卻叫道:“他故意把我們叫到這裡來,就是想要殺我們!”

顧楊也在這個時候附和道:“沒錯,此子心性惡毒,對我們施異殘手,有兩個人都已經被他殺了!”

“什麼!?”

眾人聽聞大驚失色,這墨子安竟然敢如此作為!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