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7章 公子可願入我水月宗

第37章 公子可願入我水月宗


10y}空氣震盪,城中的地面直接被掀飛了一層。街道兩旁的屋舍在這颶風般的氣勁之下,被成片地推倒。力量強大到無法抵擋下,姬軒然貼著地面倒飛出了百多米,砸在地上之後,又在筆直的街道上犁出了近百米的溝壑。“咳……”姬軒然癱軟在泥土當中,渾身上下都是鮮血,張著嘴費力地呼吸著,可越用力,口鼻中流出的鮮血也就越多。“這都沒死!”

常懷遠不可思議地看著遠處的姬軒然,意外到了極點。他是怎麼活下來的?這不可能!金鳴道人的金色飛劍直取元長老的後頸,卻被對方轉身揮拳打了出去。兩人對峙,金鳴道人看著重傷的姬軒然,氣得怒髮衝冠,全身上下爆發出一股極為淩厲的氣息,化作一道道鋒利的劍氣,向著四周席捲而去。嚇得那些武者連滾帶爬地逃離了這裡。“你當真無恥!!”

“我要如何行事,用不著你指手畫腳!”

元長老全程冷著臉,處處透露著殺氣。這時高台上的瑤月月趕了過來,大聲喊道:“入我宗門,可保你無恙!”

聽到這話,元長老也沒有急著動手,看著地上的姬軒然,打算給他最後一次機會。此子天賦過於恐怖,竟然能夠同時發動四重陣法,古來罕見,還能以武者境界硬抗自己一拳而不死,若是不能為己所用,斷不能留。南小婉急忙跑了過去,將姬軒然扶了起來,看著鮮血淋漓的他,扁著嘴罵道:“他們太霸道了,簡直不是人。”

說著想要給他止血,卻發現這些血液是從毛孔裡被震出來的,拿著手帕手足無措地哭了出來。“這怎麼辦呀!”

“小子,最後一次機會,入我狂瀾宗!”

元長老厲聲吼道,算是一種威脅。金鳴道人氣得雙眼血紅,喚出九柄飛劍怒喝道:“元天罡,你不要欺人太甚!”

“他是我天劍門的弟子!”

元天罡冷笑道:“這不是還沒入門嗎?著什麼急。”

就在雙方都僵持不下的時候,水月宗的那箇中年美婦終於開口了。“夠了,你們狂瀾宗是想在靈森郡鬨事嗎?”

“到時我上報給皇室,我倒要看看你狂瀾宗如何交代!”

元天罡掃了一眼那箇中年美婦,捏的拳頭哢嘣作響,心中大罵她臭娘們。身上的劇痛時刻刺激著姬軒然的神經:“堂堂武皇不顧顏面對自己這個小輩出手,真是丟臉啊!”

現在的自己被你這個老匹夫打成這樣,還想讓我加入狂瀾宗,做夢!隨後罵道:“入你麻痹……”最後四個字脫口而出,直接點燃了元天罡的殺心。“既然執迷不悟,那就留你不得!”

“你敢!!”

金鳴道人直接發動攻擊,九劍齊出,幾乎禁錮這方空間,讓處在攻擊範圍內的瑤月月頂不住壓力,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元天罡飛上天空,兩人直接在雲層上面打了起來,一招一式宛若雷鳴,震盪著厚厚的烏雲。戰鬥持續了半個時辰才停歇,金鳴道人渾身上下都是戾氣,花白的頭髮上甚至沾染了一點鮮血,看得所有人唏噓不已。“不會吧,難道元長老受傷了?”

很快元天罡也飛了下來,捂著左手,鮮血卻從指縫裡流了出來,臉色難看地說道:“金鳴,你竟然又變強了!”

“好,今天我殺不了他,這筆賬我狂瀾宗記下了!”

元天罡看了一眼下方的姬軒然,感覺自己的顏面已經因為這個小子丟儘了,氣得瘋狂地喊道:“入天劍門者,一律視為與狂瀾宗為敵!”

這話讓那些原本打算進入天劍門的天才,頓時猶豫了。“你無恥!”

“哼!你既然要和我搶人,今天我的話就放這了!”

元天罡此時根本不在乎他怎麼說。金鳴道人雖然打贏了,但天劍門之於狂瀾宗終究是弱太多,這口氣隻能忍著,對此感到深深的無力。最終那些被天劍門選出來的弟子,大部分都去了狂瀾宗,隻剩下十多個仍然堅持留在天劍門。“這個小子就是個笑話。”

常還遠摟著蘇輕音來到了狂瀾宗這邊,他是這裡天賦最好的,他的選擇讓天劍門憤怒又無奈。看到他選擇了狂瀾宗,元天罡心裡終於是好受了一些,沒有那個小子,也有一個不弱於他的天才。就在元天罡打算帶著人離開的時候,水月宗那個戴著面紗的女子忽然開口問道:“公子可願意入我水月宗。”

常懷遠愣了一下,心中狂喜,難道自己的天賦高到水月宗的人都動心了嗎?當即咳嗽兩聲,挺著胸膛上前一步,仔細打量著那個女子。這時他才發現,這名女子僅憑一雙清冷的眼眸,便要勝過自己懷中美女百倍。這讓他呼吸都不由得急促了起來,紅著臉激動地說道:“若是仙子願意與我結為道侶,我也可以考慮加入你們水月宗。”

說完他就發現了異常,周圍全是怪異的視線看著自己,就像是在看猴子一樣。就連懷裡的蘇輕音也尷尬地低下了頭。他們的眼神,讓常懷遠很不喜,皺著眉頭冷聲道:“怎麼你們對我被邀請,有什麼異議嗎?”

“哼,不過是眼紅罷了。”

後面被師妹攙扶的瑤月月實在看不下去,嫌棄地說道:“自以為是的傢夥,就不要在這給我狂瀾宗丟臉了!”

被瑤月月罵了一句,他終於反應了過來,不可思議地看向了吃下療傷丹藥的姬軒然。竟然是他!可憑什麼!引發天地異象的不是我嗎?六星武魂的也是我啊!天驕榜一百名的還是我啊,為什麼會是他!讓水月宗破例收男弟子的為什麼會是他?老子不服!不理解!“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難道不應該是我嗎?”

常懷遠被氣得腦袋發熱,竟然厚著臉皮質問起了那名女子。“丟人現眼的東西,哼!”

旁邊的元天罡這張老臉也掛不住了,一拳把他打暈了過去。“來人,把他扔到飛舟上去,免得在這損我狂瀾宗的顏面。”

說著便帶上所有人上了飛舟,臨走之前,元天罡站在船邊冷眼俯視姬軒然,殺意化作一個個字從口中吐了出來:“小子,別讓我再遇到你。”

姬軒然冷笑迴應,看著狂瀾宗飛舟離去的影子,心中自語道:“一定還會再遇見的,今天這一拳,他日必報!”

吃了一顆金鳴道人的療傷丹藥後,姬軒然的狀態明顯好多了,不過還需要南小婉扶著。“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金鳴道人見他已無大礙,終於是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無妨無妨,哈哈哈!”

水月宗的那名女子怕他沒有聽到剛纔的話,蓮足輕輕一點,宛若天宮仙子般衣袂飄飄,帶著一縷淡淡的清香落在了姬軒然的面前。女子宛若寶珠般清澈透亮的眼睛裡,倒映著姬軒然那蒼白的面孔,認真地看著他再次問道:“公子可願意入我水月宗?”

姬軒然愣了一下,一呼一吸全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讓他心曠神怡,感覺精神狀態都好了不少。那雙眼睛更是讓他覺得驚豔,竟然不比之前與自己有一夜魚水之歡的女子差。哎呀!我這腦袋,忘了問那個女人的名字了。此時的姬軒然後知後覺,為此懊惱不已。女子見他這副表情,有些失落地問道:“難道公子有這麼不喜歡我們水月宗嗎?”

見她誤會了,姬軒然連忙搖頭:“沒有沒有,其實能被你們貴宗破例邀請,姬陽受寵若驚。”

說著看了一眼旁邊慈眉善目的金鳴道人,禮貌地回拒道:“隻不過,金鳴前輩先前有恩於我,後又救我一命,於情於理,我都該入天劍門。”

“姬陽在此謝過姑娘美意了。”

女子眼中難掩失落,這個姬陽天賦非凡,陣法上的天資,更是在整個天水帝國都極為罕見,可惜未能占得先機,慢了金鳴前輩一步。沒有過多強求,輕輕點了點頭,飄然離去。見她走後,姬軒然困惑地看向了金鳴道人。後者見他有話想問,便示意他問就是了。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