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49章 神通永生

第349章 神通永生


b@OAd@VKI“住手!”

天上大佬見他還要下手,連忙出聲喝止,再這樣下去,不僅要出人命,宗門的臉都要被丟乾淨。姬軒然也不和他硬碰硬,主動收手,後退一步任由他將人帶走。這個大佬看著頭破血流的首席,氣得牙根癢癢,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不好以大欺小。“臭小子,瞧你乾的好事!”

姬軒然聳肩,翻著白眼,懶得去迴應他。“下一個還有誰?”

等到兩人走後,姬軒然在場中叫囂了起來,現在背靠劍神宮,能有多囂張,就要有多囂張,最好把矛盾激化到無法挽回的地步。場外眾人神色各異,他們也很為難,若是上去,剛纔那人估計就是下場,可若不去,未免太過丟人,宗門這邊臉上不好看,回去肯定沒好果子吃。作為當代天驕,多是心高氣傲之輩,被這麼多人以審視的目光盯著,他們終究是放不下那個架子,有人走了出來。來人是一名女子,名為寒子凝,身體發育得很好,她一出場,就引起了眾多武者的歡呼呐喊。這些武者不約而同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胸前,規模之宏偉,讓姬軒然直直盯著,陷入了沉默。寒子凝被他這樣看著,不禁紅了臉,開口罵道:“無恥小賊,也不收斂一點。”

“我隻是在欣賞,沒有別的意思。”

姬軒然神色平靜,好像真就是這樣一般。“登徒浪子,去死!”

寒子凝好歹也是一宗首席,大世界名氣不小的天驕,被這樣戲弄,自是無法忍受,將修為壓製在星尊中期之後,率先發動攻擊。刀芒陣陣,向著姬軒然籠罩而去。這點力道,還不足以傷到他,長槍在手中揮舞,輕易地將冰冷的刀光擋在,隨後往後跳出幾米,躲開她的突襲。“該我了。”

話音剛落,他的身影便如同閃電,揮槍向她刺去。“什麼!?”

這一槍蘊含雷電之力,空氣中瀰漫的雷電,讓她身體發麻,反應速度都慢了下來。倉促之間,隻能動用防禦法寶,擋住了這一擊。姬軒然一槍落空,忍不住咋舌,直接釋放出子沁武魂,封印住她的行動,隨即大搖大擺地來到她面前,一句廢話也不說,將她掄了出去。這一粗暴的舉動,頓時激起大量武者的不滿,指著姬軒然破口大罵。對於這些聲音,他也隻是撓撓耳朵,根本就不放在心上。“還有誰?”

很快又有一個人上場了,這次他很雞賊,將修為壓製在星尊後期,可在子沁武魂之下,還是同樣的結局。隨著一場又一場的結束,無一例外,全都是墨子安贏。後續的天纔不敢再上,他們沒有想到該如何破解那個傢夥的武魂,那種能力簡直太變態了。最終,姬軒然嗓子都喊啞了,也沒有一個人上場,看來是不敢上了。劍無痕撫摸著白鬍子,笑得合不攏嘴,這小子天賦果然非同凡響,給劍神宮立了一次威風。離去之際,姬軒然回頭看著他們強調道:“記住了,我的外號叫,臻無敵!”

“這個傢夥!”

那幾十個被胖揍一頓的首席,在同門的攙扶下,望著他囂張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齒。最恨的,莫過於那些女首席,不僅下手重,還被占了便宜。“師姐,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

姬軒然忽略那些痛恨的眼神,牽著**青的手離開了這裡。兩人在城中找了一處客棧,進入房間之後,姬軒然就開始不老實了。**青也不抗拒,嬌羞得半推半就,就隨意師弟亂來。好在房間裡設置有隔音陣法,不然整個客棧的人,今晚都別想睡。第二天清晨,姬軒然與師姐結伴走在街上,心情愉悅。師姐是真的不錯哇,大也是真的大。兩人也沒有在外過多遊玩,兜兜轉轉來到化龍湖邊上,這次的爭奪,將在今天開始。所謂的機緣,在化龍湖底部,根據訊息來看,下面有一方廣袤的秘境,機緣就在其中。“墨公子,好久不見。”

妖萱兒帶著一眾妖族天驕走了過來,微笑著喊了一聲。對於墨子安,她還是很有好感的。姬軒然看到她時,一陣心虛湧上心頭,隨後笑道:“原來是,妖神女,原來你也來了。”

他隨便應付幾句,就想帶著師姐離開,和妖萱兒站在一起,心虛哇。妖萱兒笑吟吟地叫住了他,並沒有看出他臉上的異常,反而很熟絡地問道:“墨公子知道下面的機緣是什麼嗎?”

這倒是讓他來了興趣,好奇地問道:“妖神女知道?”

沒等妖萱兒說話,她身後的幾個男子便冷哼道:“土包子,沒見過世面。”

“這等機緣,與你們人族分享,真是讓人不爽。”

他們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妖萱兒喝止:“你們若是閒得無事,不如去商量如何面對下面的秘境。”

妖萱兒貴為天妖宮神女,地位比他們要高很多,是妖族的一顆明珠。他們也不敢忤逆她的命令,隻能點頭離去,臨走之前,他們還死死地瞪了一眼姬軒然,沒有憤怒,有的隻是嫉妒。姬軒然無心他人,來到妖萱兒面前問道:“這機緣有什麼特別的嗎?”

妖萱兒身材高挑豐腴,一襲黑色紗裙隨風飄搖,絕美的她隻是抿嘴微笑,便讓天地為之失色,眾人為之側目。“當然特別,這次機緣可以一點都不比八卦改命之地差。”

說去八卦之地,她回想起之前的賈無敵,讓她愈發覺得眼前這人順眼,甚至有點小歡喜。雖然墨公子長得平平無奇,但為人寬厚,一身正氣,隻是看一眼,便讓人認定這是可以交付的男人。妖萱兒白玉無瑕的俏臉上,泛起誘人的粉紅,她低頭撩起耳邊秀髮,心中害羞。哎呀,我這是在想些什麼啊?姬軒然見她不說話,就知道她想起了之前的事,厚著臉皮安慰道:“妖神女也不必太難過,說起來還是墨某的過錯,若是我早些解決賈無敵那無恥之徒,你也不會受到他的欺辱。”

說道欺辱二字,姬軒然呼吸都急促了不好,至今她的那聲啼叫還在心中迴盪不去,蕩起陣陣漣漪。那屁股的手感,簡直沒的說哇,好想再打一次。妖萱兒聽他這番話,不免感動,對他的好感又多了幾分,微笑道:“墨公子,此事並不怪你,要怪就怪那個賈無敵無恥至極。”

“嗬嗬。”

姬軒然隻覺得尷尬,身邊的師姐酸溜溜的捏手。“剛纔你說不差與改命之地,那這次的機緣有何作用?”

“自然是對血脈的提升,和八卦改命之敵一樣,這裡也是一門神通的誕生地,本屬於我古帝龍族,隻不過卻在天魔討伐戰中,被天魔奪去,至今下落不明。”

“也是自那開始,我們古帝龍族便從太初級勢力跌落成為不朽級,至今還沒能重回巔峰。”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