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47章 死了換一個就是

第347章 死了換一個就是


qLN金百夜面子受挫,漲著臉色在眾多天驕面前,充起胖子叫道:“墨子安,你不要以為你背後有人,就可以肆意妄為!”

“我告訴你,在此處的無一不是身份尊貴之人,你帶一個劍神宮弟子進來乾什麼?”

他指著**青大叫,作勢就要伸手去抓,卻被姬軒然扼住了手腕。他也不急,反倒冷笑道:“墨子安,在場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是長生大教首席,就是聖地聖子聖女,你帶一個劍神宮弟子,侮辱誰呢?”

**青低下頭,感覺自己給師弟丟臉了。姬軒然將她自責,奮力將金百夜拽在桌子上,壓著他的腦袋說道:“就算是弟子,也是劍神宮的弟子。”

“怎麼,你們這群長生大教和不朽勢力的天才,看不起劍神宮的弟子嗎?”

面對他這一問,不少人臉色陰沉,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對他們的貶低。長生大教是比不上太初級的劍神宮,可自己等人作為首席,也不是隨便一個劍神宮弟子就可以平起平坐的。面對他們的臉色,姬軒然也算是看出他們心中所想,這些傢夥屁本事不大,架子倒是挺大的。金百夜掙脫他的壓製,氣息浮動,五官擠在一起,若不是忌憚他背後的人,早就動手了。“墨子安,你莫要侮辱我等!”

他整理自己的衣冠,隨後暴露目的,獰笑道:“這人必須離開,若是你不願意,那就讓我代為送走。”

“諸位,你們覺得如何?”

不少長生大教的首席冷笑,支援他的決定。有他們的支援,金百夜也越發大膽起來,擊出一掌,要將姬軒然震飛,讓他在眾人面前出醜。神王初期的實力很強,正面對抗,姬軒然根本擋不住,但他也沒有蠢到要與他硬碰。手掌一翻,神品四階的凝冰長槍在手,迎著金百夜的手掌刺去。金百夜譏笑,區區一杆破槍,也想破開本公子的龍體,簡直做夢。周圍的這些天才見此,也沒忍住嘲諷。“愚蠢,我若是他,肯定會選擇閃躲。”

“龍族的體質可不是尋常武器可以破開的。”

噗嗤!溫熱的龍血滴落,吸引住了姬軒然的視線,心中暗驚,不愧是龍血,對自己的體質有著莫大的吸引。怎麼會!眾人驚訝地看著眼前一幕,萬萬沒有想到,強大的龍族體質竟然被輕易地破開了。現場一片寂靜,直到金百夜反應過來,發出淒厲慘叫,這才讓整個樓船陷入嘈雜。金百夜想要將手收回去,可長槍跟著他退,始終插在他的手中。姬軒然用力往前推,長槍直接破開他的手掌,刺入他的肩膀,導致他整條手臂都無法動彈。劇烈的疼痛讓他單膝跪地,面部肌肉緊繃到抽搐,全身都在止不住顫抖:“啊!墨子安!”

槍上的力量再次增強,將他往下壓,疼得他哀嚎不斷。有長生大教首席上前,怒聲嗬斥:“墨子安,你不過一個劍神宮弟子,竟敢以下犯上!”

姬軒然隻是撇他一眼,以下犯上,這些人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我要做什麼,和我的地位無關,敢惹我,敢犯我,那我就有權利處置他。”

說著長槍開始散發寒氣,甚至凝結出水珠,凍成堅冰,死死鎖住金百夜的手臂。刺骨的寒意讓他止不住地哆嗦,一呼一吸之間全是寒氣。“放肆!且不說你隻是個劍神宮弟子,你不要忘了,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劍神宮!”

“你這麼做,就不怕寒了我們的心嗎?”

他們怒聲質問,大有以勢壓人之勢。姬軒然面露不屑,你們與劍神宮鬨掰了纔好,嘴上卻說道:“你們不過是一群有天賦的傢夥,不是你們背後那些強者,死了,換了一個就是,無傷大雅。”

“你說什麼!?”

“豈有此理,竟然敢不將我等放在眼裡!”

他們作勢就要圍上來,卻被金百夜出言製止。他全身冒著冷汗,寒意不斷侵蝕身體,甚至已經凍結了部分血液,這個傢夥是真敢殺自己啊!他驚恐地叫道:“我是黃金龍族少族長,你不能殺我!”

可姬軒然依舊在灌輸寒氣,冷得他心尖發顫,大叫道:“海清哥,救我!”

原本不朽級勢力的聖子聖女,都在最後面觀望,並沒有打算參與這場鬨劇。可自己表弟求組,東海青自是不能坐視不理。他從眾人身後走出,強健的體魄踩在木製甲板上,嘎吱作響。“放了他,不然擰掉你的腦袋。”

一旁看戲的紫光月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笑聲,毫無聖子形象地拍打大腿:“東海青光說不練假把式,有本事你就真擰啊!”

隨後,臉上笑容收斂,做出一副極為認真的表情說道:“不然我看不起你。”

東海青黑著臉一言不發,這種話他也隻是說說,恐嚇而已。這小子有黑金古戒,背後一定有絕強者,怎麼可能真的下殺手。被紫光月這麼一鬨,反倒讓他騎虎難下,在眾人面前被小小地駁了面子。“你要擰我腦袋?”

姬軒然面帶笑容地望著面前這個高大壯漢,伸出腦袋催促道:“你倒是擰啊?”

“別光杵著啊!”

眾人無語,這個墨子安當真是氣死人不償命。**青見東海青氣得臉黑,害怕他一怒之下真的動手,起身勸阻道:“師弟,不要鬨了。”

既然師姐都這樣說了,他自然也就不再刺激他,將目光放在金百夜身上,嘴角掀起一抹不屑:“知道該怎麼辦?”

金百夜額頭滲出的冷汗,已經被寒氣凍結成冰,他連忙點頭道:“知道知道。”

隨即磕頭道歉:“是我的錯,我不該故意找你麻煩的!”

“還請墨公子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姬軒然全程冷眼看著他,拿得起放得下,這種懂得隱忍的傢夥,不能留。那些長生大教的首席臉色難看,金百夜這副模樣,完全是丟了他們的臉。“這個墨子安,真想把他殺了!”

“竟然敢如此侮辱我等,這件事一定要上報給宗門,給劍神宮一點顏色看看。”

“真以為自己是劍神宮弟子,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

東海青見表弟這番模樣,恨鐵不成鋼的冷哼了一聲,這種親戚,簡直丟儘了自己的臉!他拂袖而去,帶著龍族眾多天驕,一併離開。姬軒然收起武器,將金百夜放了。他立馬就起身逃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裡,如同一條喪家之犬。紫光月大笑著走了上來,一把摟住他的肩膀,猛地捶打姬軒然的胸口,險些沒給他乾背氣過去。“墨兄弟乾得漂亮,特別是那句死了就換,是真的爽。”

“你是不知道這些傢夥啊,背景不上不下,卻一個個拽上天,甚至連我,有時候都不被他們放在眼裡。”

“被你這麼一懟,估計跟吃了屎一樣難受吧,哈哈哈!”

姬軒然將他推開,渾身的酒臭味。“他們怎麼想,關我屁事,我隻是說了事實而已。”

紫光月聳了聳肩,摸著鼻子問道:“可你確實把他們給惹到了,這麼多長生大教一起找上劍神宮,也是一個大麻煩。”

“現在是非常時期,一旦他們倒戈,對於我們這邊可就是斷胳膊斷腿。”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