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33章 厚臉皮

第333章 厚臉皮


& D}W“我可是金焰宗聖子,你怎麼敢打我!”

王選何成受過這樣的氣,以往走到了哪,別人都是畢恭畢敬的模樣,現在好歹,竟然被一個臭小子給敲打得頭破血流。“聖子又怎麼樣。”

姬軒然覺得這個傢夥很可笑,真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了。他也懶得和他廢話,利用武魂壓製他的實力,再次來到他的面前。長槍自手中飛出,刺向他的面門。王選掄起方天畫戟擋下這一擊,乘勢伸手想要將他抓住,卻被姬軒然藉機擒拿,一腳踢在他的腿上,隨後被過肩砸在地上。其餘人雖然表面波瀾不驚,可心裡已經炸開了花,這個小子竟然能將破空境的聖子給摔倒,當真是要逆天不成?姬軒然沒給他反應的機會,靈劍成群,將他籠罩在裡面。巨大的衝擊力沒能破開他的防禦,卻將他死死地壓進了地面。“墨子安!”

王選憤怒地吼叫,施展星辰術將靈劍擊飛,身體從坑洞中緩緩升起,周身金色神光籠罩,如同一尊掌握金色火焰的神明。“你這點小伎倆於我無用!”

他對自己的體質極為自信,太古金烏體可不比紫月霸體差。“王選要動真格的了,雖然這個墨子安有點手段,但在絕對的天賦實力面前,任何伎倆都沒有用。”

兩邊觀戰的聖子聖女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在他們看來,結局已定。除了神子神女,沒有人,也不允許有人挑戰他們的威嚴。王選身後有三個太古武魂,所帶來的增幅都極為誇張,讓他的實力不止翻了兩倍。他用方天畫戟指著姬軒然傲然道:“這一擊,定叫你飛灰湮滅!”

他開始凝聚力量,天地為之色變。姬軒然冷笑,趁著他還在積蓄力量,閃身來到他的面前,掄起長槍砸在了他的腦袋上。直接將他再次砸進地裡,積蓄力量的過程也隨之被打斷,氣得那些聖子神女起身怒斥。“墨子安你這是在乾什麼?你怎麼可以如此下作!”

“卑鄙小人,簡直可恨!”

姬軒然一腳踩在剛爬出來的王選腦袋上,冷笑道:“下作?卑鄙?”

“你們腦子沒問題吧?”

“難不成我一個大活人,還要站在原地等著他做足準備,讓他打?”

“你!”

眾人語塞,說不出一個合理的理由,隻能陰沉著臉看著他。“將你的腳拿開!”

王選掙紮著要起來,姬軒然發力讓他再次與地面親密接觸。“聖子?也不過如此!”

隨著這句話出口,眾人也才反應過來,兩人之間的境界差距橫跨四個大境界,這是連他們都無法做到得到事情。這意味著墨子安比他們還要妖孽,這讓他們妒忌。祈墨秋也沒想到,這個傢夥竟然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了。姬軒然就沒和他正面對抗過,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隻能見縫插針。四個境界的差距,不是多了一個主宰武魂就能彌補的。“我要殺了你!”

王選手中拿著一個金色的小爐鼎,裡面燃燒著金色火焰,他對著火焰吹了一口氣,頓時火光大漲。姬軒然汗毛炸立,連忙抽身躲避,心有餘悸地看著那個小爐鼎。王選獰笑著站了起來:“墨子安,任憑你有多少小聰明,在我面前也隻有死的份!”

他祭出小鼎,得意道:“此乃我金焰宗神道器的複製品,金焰焚骨爐,乃是上乘靈寶,威力無窮,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抵擋。”

小鼎旋轉起來,火焰從鏤空的縫隙中噴湧而出,化作一個火球砸向姬軒然。他不閃不避,掄起星辰小鼎砸在上面。鐺!金焰小鼎彷彿暈頭轉向一般,找不到方向,火焰明滅不定,飛回了王選的手中。他看著手中的小鼎,怔怔出神,沒有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就連那些武者也都一臉疑惑,連神道器的複製品都能擋下,他到底還有什麼手段沒有使出來?“這個傢夥!”

場外的幾個聖子聖女急得咬牙切齒,又讓這個傢夥活下來了。姬軒然咧嘴笑道:“哎呀,你這個不行哇,好像沒有我的硬。”

說著顯擺了兩下。“少得意!再來!”

王選不服氣,自己都把看家本領拿出來,這都收拾不了你,本聖子以後在外面還如何立足!“金焰出!”

金色的火焰隨著小鼎傾斜,如同水流一樣流淌而出,頓時瀰漫整個庭院,向著姬軒然燃燒而去。天華神君嘖嘖稱奇:“徒兒,這火焰是個好東西,是誕生至神道器當中,若是收服,對於你煉丹一途,肯定大有幫助。”

姬軒然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不過眼前得先把這個傢夥給解決了。他釋放出如同你黑洞一般的吞噬武魂,產生的吞噬之力,將火焰全部捲入其中。或許是火焰的等級太高,導致黑洞都變成了金色。“怎麼會!?”

王選驚訝地大叫,他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個武魂,不過是一個帝級而已,怎麼可能收服金焰!“這小子的武魂很古怪,竟然還能有這樣的作用。”

天子詢也忍不住驚訝,金焰的威力他很清楚,就算是他自己都沒有把握清除掉這陣火焰。“這個傢夥真是神秘。”

姬軒然無力回答他,現在他感覺渾身燥熱,火焰快要兜不住了。他紅著眼看向了王選,將火焰噴射了出去,化作火柱將他瞬間吞沒。這把在場的武者嚇得不輕,這可是會死的!可他們誰也不敢上去,他們沒有把握對抗這種火焰。火焰很快就噴射完了,姬軒然感覺渾身舒暢,長長地撥出了一口氣。“真是命大啊。”

他看著被一尊虛影守護的王選,不禁咋舌。大勢力的人就是不一樣,還有強者出手保命,這讓他很不爽,於是在眾人好奇地目光下,拿著星辰小鼎走了上去。虛影俯視著他,以上位者的姿態威脅道:“小小武者也敢對我宗聖子動手,跪下求本座寬容……”“小爺我不需要你的寬容!”

他掄起小鼎就往虛影上一砸。啵~虛影如同氣泡一樣破碎,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他。特別是天子詢,那可是大世界中的強者,就連自己作為天宮神朝的太子,見了也要禮讓三分,就讓你這麼給砸了?天子詢坐在位子上,還沒從驚訝中反應過來,覺得自己還是小看了這個傢夥,這人甚至比賈無敵還要大膽。王選摔倒在地上,嘴皮子都在哆嗦,不停地往後爬,被姬軒然抓住衣領拎了起來。見他一副慌亂的模樣,姬軒然就忍不住嗤笑:“你這人甚至不如紫光月。”

“我認輸,我認輸!我不該挑釁你的!”

他怕了,徹底怕了,自己最強手段都被化解,最後的保命底牌也沒用,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姬軒然鬆開手,推了他一把問道:“你叫我什麼?”

“墨子安,不不不,臻無敵!”

“沒錯,你們都記住了,我墨子安人稱臻無敵!”

瞧他一臉嘚瑟的模樣,眾人隻覺得臉黑,不過沒人站出來反駁。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