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3章 我拒絕

第33章 我拒絕


O XO^1k金鳴道人疑惑地問道:“下面怎麼回事?”

負責測試的弟子,轉身拱手迴應道:“稟峰主,測試水晶好像出問題了。”

“我立刻進行調整。”

說著便開始著手檢查了起來,可一通檢測下來,這塊水晶完全沒有問題,裡面刻錄的陣法路線依舊清晰,沒有斷開。撓著頭倍感疑惑地翻開了陣法詳註,仔細覈對之後,確定自己的判斷沒錯之後,開口對姬軒然叮囑道:“小兄弟你不要鬆手,我現在調整一下。”

說完雙手並用,掐動法訣,調試了起來,直接將陣法的運轉效率拉到了最高。手掌貼著水晶的姬軒然都能明顯的感覺到,這塊水晶在震動。“馬上就好了。”

可隨著這名弟子的話音落地,砰的一聲,這塊巨大的水晶竟當場破碎,大塊小塊的碎片散落一地。“這是怎麼回事?”

高台上的幾位長老激動地站了起來,開始好奇姬軒然的武魂了。元長老微眯著眼朗聲道:“小子,把你的武魂釋放出來。”

可是姬軒然卻不為所動,彷彿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這時旁邊的瑤月月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讓元長老那雙老練的眼睛綻放出了一縷光華。有些不相信地確認道:“真是擋下你偽玄術的人?”

瑤月月肯定地點頭。元長老嗬嗬笑著,必須將這個來自中域的天才招入宗門,咧嘴笑道:“小子,我讓你釋放出武魂!”

姬軒然沒有抬頭,緩緩的將自己的武魂釋放了出來,當這個漆黑的漩渦凝聚成型的這一刻,在場所有人都被一股淡淡的壓製力所籠罩。雖然壓製力很弱,卻傳達出一種無法反抗的意誌,那是天生的,無可比擬的高等級意誌,針對所有武魂的意誌!人群中立馬就響起了一陣激烈的討論聲,有的武者互相詢問:“你們感覺到了嗎?”

“感覺到了,我的武魂有點害怕,想要臣服。”

“我也是這種感覺。”

“真奇怪啊,我看他那武魂才三星啊,難道是什麼特殊武魂?”

“不知道,這種漆黑的漩渦武魂裡面還長了一棵小幼芽,從來沒有見過。”

……從武魂被釋放出來的那一刻,這些武者口中的話題就變了,不再談論常懷遠,甚至更加的熱烈。這讓常懷遠心裡有點不舒服,在嘈雜的聲音裡冷哼了一聲,顯得十分刺耳,頓時吸引了眾多武者的視線。隻見他雙手環抱在前,不屑地說道:“我當是什麼了不得的武魂,原來就是一個醜不拉幾的三星級武魂,真是可笑。”

姬軒然聽到這話想要開口回懟,可沒等他說話,高台上的元長老便厲聲喝斥,甩給了他一個難看的臉色。“閉嘴!”

常懷遠被懟了一下,臉色難看,面子掛不住,甩著衣袖,牽著蘇輕音的手向著旁邊走去。可他沒有注意到,自己牽著的蘇輕音卻看著姬軒然,眼中充滿了好奇。“兩位,你們怎麼看。”

元長老瞥了一眼旁邊的金鳴道人。金鳴道人撫摸著自己的鬍鬚,眯著眼上下打量著姬軒然,思考了一會兒才說道:“老夫認為,這是一種還未被收錄的特殊武魂。”

“金鳴道友,我和你想的一樣,他的武魂雖然隻有三星,卻讓我的武魂都有種想要跪拜的感覺。”

旁邊的中年美婦,也說出了自己的感受。這讓元長老神色猶豫,一時間拿不定主意。這和他一開始期待的有很大的出入,甚至有些懷疑昨天的天驕榜了。於是側身靠近瑤月月說道:“你將前天與他戰鬥的事細細與我說來。”

瑤月月點了點頭,將之前的戰鬥情況仔細地講述了一遍,聽完之後,元長老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姬軒然為他的實力和天賦感到驚訝。武者七重天就可以硬抗這丫頭的偽玄術,還是能同時佈置兩道陣法的天才陣法師,若是能夠招入我狂瀾宗,假以時日,狂瀾宗未必不能登上天水帝國第一大宗!眼睛在眼眶中快速地左右晃動,還偷偷看了一眼旁邊的金鳴老道,看樣子他也想要將其招入門下。他們應該還不知道這個小子就是天驕榜上的異數,這是機會。於是先一步開口道:“小子,抬起頭來。”

姬軒然深吸了一口氣,握緊了拳頭,現在沒了退路,隻能做好拚死一搏的準備了。緩緩抬起頭,對上了元長老的眼睛,剛一對視,姬軒然就被對方身上那種強悍的氣勢所震懾,險些失了神。好在第一時間咬牙壓住了心中的膽怯,不甘示弱地用頑強的雙眼直視著他。他的表現出乎了高台上幾人的預料,為他的意誌暗自點頭,這個少年未來可期。元長老一腳踩在護欄上,用粗獷的聲音霸氣地說道:“很不錯,小子,我給你個機會,加入我狂瀾宗。”

見姬軒然想要拒絕,於是他主動說道:“你若是加入我狂瀾宗,過往之事,我做主就既往不咎了。”

這讓姬軒然很意外,也讓其他人很好奇。原來他們之間還有什麼過節嗎?這時金鳴道人也開口了,站起來揹著雙手說道:“雖然我天劍門不比狂瀾宗,但仍是天水帝國七大宗門之一,實力依舊強大,你要你肯來,保證你會受到公平的對待。”

這話的意思很明顯了,狂瀾宗雖強,但是在天水帝國七大宗之間,名聲和作風算是排倒數的。此刻,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了姬軒然的身上,期待著他做出選擇。瑤月月全程注視著他,與他對視,雖然之前是生死敵人,但是也很希望他聰明點,選擇狂瀾宗,這樣對兩邊都好。“我……”“抱歉,我對你們狂瀾宗並無好感。”

嘩!聽到這個回答,周圍的武者無不唏噓,為他的勇氣感到意外,更多的是覺得他愚蠢,這種機會可是旁人求而不得的啊!“不是吧,這個傢夥腦子是不是秀逗了?”

“我哪知道,不過就目前來看,確實有可能。”

姬軒然沒有理會周圍的聲音,而是對著金鳴道人點頭。對方救過自己,這也算是一種回報吧。金鳴道人的老臉上掛著笑容,開心地撫摸著鬍鬚:“好好好,現在你就是我天劍門的弟子了,你的實力我瞭解,就不用參加第二輪了,哈哈哈!”

“慢著!”

元長老臉色難看地阻止道。“小子,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來不來!?”

說著右手握拳,淩厲的眼神猶如冰寒的刀刃切進了姬軒然的靈魂。就連那些旁觀的武者,都被這個眼神給嚇得不寒而栗,下意識地往旁邊躲了去,不敢站在姬軒然的身邊。即便是武皇大能的一個眼神,都不是小小武者能夠承受的。姬軒然看了一眼瑤月月,見她對自己不停地搖頭,顯然是讓自己理智點,不要意氣用事。可他自己很清楚,自己現在很理智,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乾什麼,握著的拳頭漸漸地鬆了開來,撥出一口氣,再次直視元長老,斬釘截鐵一字一句地迴應道:“我選擇天劍門!”

“簡直愚蠢!”

“我是我肯定選擇狂瀾宗。”

“可惜了……”元長老眼角跳動了兩下,怒極反笑,意味深長地說道:“金鳴老頭,你就這樣讓他加入天劍門,可是有失公允啊,你們天劍門不是一向自持公開、公正、透明的嗎?”

“可我怎麼覺得,你對他的態度,像是有什麼內幕一樣,嗬嗬。”

那些準備加入天劍門的武者,都齊刷刷地看向了金鳴道人,想要聽他的解釋。這對他們來說確實不公平。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