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繁體小説網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曆史 軍事 遊戲 競技 科幻
  1. 繁體小説網
  2. 都市現言小說
  3. 吞天主宰
  4. 第323章 形勢嚴峻當爹這種事

第323章 形勢嚴峻當爹這種事


8zB]“這種垃圾,死了也就死了!”

姬軒然態度強硬,來到他的面前,直視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道:“你若是敢攔我,我連你也殺!”

“殺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男子怒極反笑,一把將姬軒然推開:“本公子可是血海魔宗核心弟子,我說的話,你就得聽!”

“我墨子安是劍神宮的人,你覺得我不敢殺你?”

姬軒然幽幽地看著他,讓他神情凝滯。張泉沒想到運氣這麼背,踢到了鐵板。他看向旁邊動彈不得的三人,大義凜然地指責道:“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都不能殺他們!”

“你不知道他們在乾什麼?”

張泉看了一眼瀑布中的**青,冷聲道:“我沒看到他們乾什麼,我隻看到你想殺他們!”

“在這種時候殺自己人,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們幾個,去把他控製起來!”

張泉心中得意,就算是劍神宮的弟子又如何,還不是一樣被自己拿捏。姬軒然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疼得他倒在地上躬成了蝦米。踩在他的臉上,長槍插在他的眼前,霸氣道:“我要殺人,你沒資格,也沒能力管。”

身後飛出三柄本命靈劍,在三人乞求的目光中,斬下了他們的腦袋。隨後,姬軒然一腳將張泉踢飛出去:“滾,再讓我看到有人靠近,我照殺不誤。”

那十幾個武者帶著張泉慌忙逃離,他是劍神宮弟子,惹不起。“師弟。”

**青小聲呼喊,走出了水潭。“師姐先把衣服穿上吧。”

姬軒然疲憊地坐在地上,額頭上冒出虛汗,昏昏欲睡。**青走過來把他抱在懷裡,看著他蒼白的臉色,自責道:“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你也不會這樣。”

姬軒然歎氣,這個師姐也太善良了吧,強打著精神坐起來,看著地上的三具屍體舔了舔舌頭:“不是你的錯,你也不要怪自己。”

她取出一枚丹藥,想要餵給他吃,姬軒然拒絕了,現在與外界切斷了聯絡,在這種危險的地方,丹藥用一顆少一顆。“不用,我有其他辦法,馬上就會好的。”

為今之計,隻能如此了。他撥出一口氣,看著**青說道:“師姐,接來下你看到的,可不要告訴其他人哦。”

**青抿著嘴,手裡捧著丹藥,認真地點頭。漆黑的黑洞撕裂空間,懸在了他的頭頂,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吞噬之力,將屍體裡的氣血全都捲了出來,被他的肉身煉化,成為良藥。身上的傷肉眼可見的恢複,氣色紅潤了不少。這種詭異的能力讓**青縮成一團,小心翼翼地喊道:“師弟,你這是什麼武魂啊?”

姬軒然笑了笑沒有解釋,隻是說道:“師姐答應我的,不能告訴別人。”

“不會的,我不會說的。”

**青往他身上靠了靠,小臉紅撲撲的,用細弱的聲音說了句謝謝。“師弟,你長得雖然普通,可你人真的很好,能認識你,真的很幸運呢。”

我長得普通嗎?姬軒然靠在樹下,視線穿過樹葉縫隙,望著天上的月亮,竟有些哭笑不得。小師姐,那你是沒看過師弟我真正的樣子呀。“該死的傢夥!”

張泉砸裂岩石,臉上還印著鞋印子,被墨子安踩在腳下,他咽不下這口氣。旁邊一個師弟上前說道:“張師兄,難道你沒感覺到熟悉的氣息嗎?”

“熟悉的氣息?”

張泉眉頭緊皺,努力回想當時的感覺,忽地瞪大眼睛,沉聲道:“那個墨子安身上有我血海魔宗弟子的印記。”

那個師弟點頭肯定道:“沒錯,那個印記上面的氣息,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幽師兄的。”

張泉抬手打斷了他的話,在原地來回走動,幽吉星在之前死在了亂葬星域,難不成是被那個小子殺了?若真是如此,必須讓那個傢夥給一個交代!“敢殺我血海魔宗的人,即便是劍神宮弟子,也要付出代價!”

他回頭說道:“去,將血海魔宗的弟子都召集起來,我們想辦法把那個傢夥給弄死。”

姬軒然帶著**青回來時,正巧遇到祈墨秋帶著人,從外面回來。她略顯憔悴,衣裙上還沾染了不少血液,回來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回到天華宮弟子那,打坐休息。看來關山星外面的情況的不容樂觀。他抬頭望著星空,卻驚訝地發現,原本可以看到的清遠星,竟然不在了。“師姐,這是怎麼回事?”

**青也抬頭望著天上,上面是無儘的黑色宇宙,一片死寂。她神色黯然地說道:“聽他們說,那些天魔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將關山星傳送到了一個陌生的宇宙。”

“現在根本聯絡不上劍神宮了。”

她強打著精神笑著鼓勵道:“師弟不用擔心,我們肯定都能回去的。”

即便她用笑容掩蓋自己的緊張,姬軒然還是看出來了:“嗯,會沒事的,師弟我呀,別的不行,就是打架厲害。”

“你就放心吧!”

“哪有,你打架還沒我厲害呢。”

**青感覺輕鬆不少,笑著開起了玩笑。接連在山洞裡待了五天之後,已經有人憋不住,想要出去殺出一片血路。這種想法的人越來越多,可做決定的不是他們,而是祈墨秋。面對大部分都的意願,祈墨秋也感到頭疼,她又何嘗不知,在這裡等下去毫無意義,可關山星,數十億的生靈都變成了天魔的走卒,甚至成為了繁殖的溫床。剩下的倖存者分散各地,加起來都不會超過千萬之數,出去大概率是死路一條。最麻煩的還是丹藥問題,這幾天不斷有人在外面受傷,身上的丹藥根本就不夠,天華宮弟子的煉製速度也跟不上。就連星元丹星辰丹,都已經用來恢複靈力所消耗了。姬軒然獨自一人站在山頭上,眺望著遠處的城池,放眼望去,黑暗中出來密密麻麻呃紫色光點,便是熊熊烈火。頭頂上還時不時有被轉化為天魔的妖獸飛過。“師傅,這天魔還能把其它生靈轉變成同類?”

天華神君看到這副畫面,讓她回想起了以前,那個時候整個大世界狼煙遍地,屍體泡在血水裡,星空中全是屍體。“天魔氣確實能夠做到。”

“天魔是一個很特殊的種族,越強大的血脈越像人類和妖獸,低賤的自然就像是蟲子,不過最噁心的就是那些蟲子。”

“殺不淨,除不絕,隻有有一個活著,就能在短時間內掀起燎原之火,點燃整個星空。”

“最讓人害怕的,還是他們的進化速度,你能想象,一隻蟲子吃掉足夠多的人之後,變成堪比天神的存在嗎?”

姬軒然隻是聽著就冒冷汗,這天魔確實不能用尋常眼光看待。“難道就沒有辦法將他們徹底剷除?”

這種邪惡的種族,就不該出現在世界上。天華神君坐在他的身邊,望著夜色,感歎道:“當初我們一直認為藉助神通能夠做到,可結果看來,並不能。”

“不過嘛,師傅倒是覺得,你有可能將天魔徹底剷除。”

“我?為什麼?”

姬軒然指著自己,不覺得自己有這個實力。“你隻要到處留情,努力在女子肚皮上耕耘,數百年後,整個大世界肯定強者無數,想要剷除一個天魔族,這還不簡單。”

姬軒然臉色發黑,怎麼也沒想到師傅會說出這種話,這也太不符合形象了。她收斂了些,很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擔憂:“你不要覺得師傅是在調侃你,你現在每一步都行走在刀鋒上,說不定哪天就會死在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

“到時候連個血脈都沒傳承下去。”

“那師傅你也不能讓我去當種馬啊?我又不是凡人家圈養的牲畜。”

姬軒然沒忍住抱怨,師傅越來越不正經了。不過他也清楚,自己這種頂尖血脈和武魂,想要傳承下去很難,可現在當爹這種事,自己還沒有想過,目前不是也才二十歲出頭嗎?“你又不虧。”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